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08:00:38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臭小子,你挺行的嘛!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吗?”

        

好歹替组织经营了多年生意,拉斐尔的小动作,瞒不过麦哲伦。

        

早在命运卡牌找回时,就知道了事情。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

        

没把事说破,主要想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下个月的例行拍卖会,他又在搞事,哪还不明白他的心思。

        

“哎呀呀,就知道瞒不过大人!一切罪责,我都愿意承担,但还请宽限几天,等我比完赛..”

        

知道瞒不住人,而自己很难拿到大赛优胜,拉斐尔索性老实交代。

        

不过他没想到,麦哲伦并非要来找他麻烦:“组织对犯错的人,一向严惩,就你这身板,可经不住折腾!”

        

“拿着这个吧!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希望别再让我失望!”

        

使魔,并非就是魔物,通常是指具有魔力的小动物。

        

魔物野性难驯,并非使魔的上佳之选。 

        

市面上卖的,大多是人工培育而成,或是魔物驯化后繁衍出的后代。

        

没错,拉斐尔派出的岩石蜥蜴,是麦哲伦交给他的。

        

有别于其他岩石系魔物,岩石蜥蜴的防御力不突出,也不擅长攻击。

        

倒在隐匿功夫上,乃至特攻,有着不凡的天赋。

        

【石之波动】

        

此乃封印魔法,岩石蜥蜴的看家本领,从嘴里放出的灰色波动,可强行封印对手的魔法。

        

若是中招,一定时间内,都没法再调动魔力。

        

因它的关系,【抗拒火环】被破得很彻底。

        

嘭嘭嘭!

        

没了无敌光环,密密麻麻的细小风刃,瞬间把红莲吞没。

        

原来是有帮手啊!

        

岩石蜥蜴出招时,动静不小。

        

中毒加深后,红莲的反应有些迟钝,不仅没能事先有所察觉,还没法躲开风刃的狂攻。

        

为想把人一口气打倒,拉斐尔的攻势非常猛烈,

        

火鼠皮铠再牢固,也顶不住。

        

眼看她要被打得起不来,躲开致命一击后,凭借过人的身手,来到了拉斐尔身后。

        

噗!

        

只差一点,拉斐尔就被她砍倒。

        

因重力的关系,两人身形一晃,使得剑砍偏了,只割破了一条袖管!

        

“哼,你捡了一条命!”

        

岩石蜥蜴够警觉,知道被盯上了,胆小的它立马退得远远的。

        

麦哲伦给他使魔,并非没有代价。

        

丢失的拍卖品全被追回,就算用掉了,也要折价补回。

        

【咫尺天涯的爱】被收走,他仅有的防卫手段,便是防壁魔法。

        

红莲出手太快,他来不及施展。

        

被砍伤的位置,伤口较深,哪怕伤害被吸收掉,依旧很疼。

        

最让他头疼的是,被砍中时剑气侵体,右手的魔法回路受损,这可就要命了。

        

拉斐尔的法杖,是根可变成卡片的魔术棒。

        

一般是常在袖子内,好让人觉得,他无需借助法杖,也能施法。

        

其实,他本就能做到这点。

        

但若是没了魔术棒,魔法威力会大打折扣。

        

袖管被划破的同时,脆弱的法杖,也随之被毁。

        

即使身上有备用的,也来不及拿出,毕竟红莲根本不会给人机会。

        

先前拉斐尔怎么对待她,她就怎么对付人家。

        

你不是喜欢玩手段嘛,那你倒是用用看!

        

红莲发起狠来,连自己都怕,眼看她要吃定拉斐尔时,人家来了个金蝉脱壳。

        

被她攻击的,只是具替身玩偶,本体早在岩石蜥蜴身旁。

        

“有意思,这应该你们常说的魔术吧?”

        

身为魔术师,要是不会点魔术,哪好意思说自己是魔术师。

        

即使红莲开启了鬼眼,其中的名堂,也难以看出。

        

没错,她看似占据上风,其实处于下风的,是她。

        

不能彻底掌握剑气时,胡乱动用剑气,是件很危险的事。

        

红莲以杀入道,剑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释放出时,情绪会受到些影响。

        

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时间一长,就会入魔,满脑子只懂得杀戮。

        

她克制得比较辛苦,眼下时间所剩不多,便想速战速决。

        

唰唰唰!

        

拉斐尔不断变换位置,她知道对方存着什么心思。

        

想拖延时间?

        

还是在等我松懈时,展开致命一击?

        

对了,那只臭蜥蜴哪去了?

        

钻进土里了吗?

        

第一场就打得如此困难,红莲丝毫没感到懊恼,反而有些兴奋。

        

替爱丽丝出口气,只是顺带,让拉斐尔匍匐在面前,才是正事。

        

“先前你躲来躲去,在不少地方做了布置,就是为了想拖延时间?”

        

玩捉迷藏,红莲从没输过。

        

她没打算跟人人家好好玩玩,闹剧是该结束了。

        

只见她提剑往身侧一挥,准备玩偷袭的拉斐尔,就被一剑斩飞!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

        

“这都想不明白?当然是你太好骗了!”

        

终究还是实力差距问题,红莲能适应重力变化,他则需要借助魔灵,才可勉强不受影响。

        

拉斐尔会在不停变换位置,看似想伺机而动,其实他连动都不能动。

        

微笑玩偶的力量,他还不能彻底驾驭。

        

比赛开始后,多拉的力量就有在开启着,他早吃不消。

        

魔灵一撤去,漂浮岛上的重力场,顿时压得他动弹不得。

        

这种情况,只好让岩石蜥蜴驮着。

        

本想借助使魔的隐匿功夫,给予致命一击,结果反被重创。

        

拉斐尔清楚要想赢下,只能动用最后的杀手锏。

        

不行,那股力量不是我能掌控的,用出来只会碍事!

        

“岩石蜥蜴,把我背起来!”

        

“哦?都这样了,还想跟我打?”

        

拉斐尔已是风中残烛,岩石蜥蜴脆皮一只,肯定顶不住。

        

眼看红莲的剑就要砍中人,当当声响起,战斗被强行打断:“切,时间到了吗?”

        

平局?

        

算了,没输就行!

        

场景变回擂台后,红莲依旧活蹦乱跳。

        

看那架势,无需歇息,直接来第二场都行:“你们的比赛快开始了吗?”

        

因马上就要上场,红莲的比赛最后阶段,贾罗没有看。

        

这种事,不用看也明白!

        

她是不会输的,我更不能输!

        

值得一提的是,红莲的战斗陷入僵局时,三藏已赢下比赛。

        

蓝宝宝被叫出来后,不到三分钟,对手就被打倒。

        

众人以为他会输掉比赛,结果赢得如此轻松。

        

他的最强候补称号,没再有人怀疑,就看几名候补中,谁更强了!

        

同样作为最强候补之一,皮耶罗没他那么从容。

        

说来也巧,他的对手是大地,曾让红莲吃过亏的那位大叔。

        

大地不仅实力过硬,还相当顽强,不管对手是谁,都能五五开。

        

就是运气不太好,这回要迎战皮耶罗,他特感压力。

        

当然,要想让他输掉比赛,也没那么容易。

        

两人随机到的场景,是片一望无际的花田。

        

还没开打,就要先应付烦人的昆虫们。

        

结果没太出乎人的意料,皮耶罗赢了。

        

让人在意的是,他头一遭受到了很重的伤。

        

他可是金贵之躯,比赛刚喊停,就被医疗小组带走。

        

他身上好些地方红肿,难道是被蜜蜂给蛰了?

        

“臭小子,看到你这张脸,我就觉得火大,有没有兴趣,跟我来场打赌?”

        

“你想怎么赌?”

        

鬼马一副嚣张样,贾罗也厌烦他。

        

终于要上场,听到他说这话,也来了些兴致!

        

听说凛被你整得很惨,等会要不要替凛出口气?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把那恶心的刺青去掉!”

        

他什么意思?

        

看不惯我脸上有刺青?

        

“那我要是赢了呢?”

        

“哼,等你赢了再说!”

        

长得俊,就是有特权。

        

鬼马走上擂台时,观众们一阵欢呼,其中大多是女的在喊。

        

贾罗呢,还没上场,就一阵嘘声。

        

你们说我长得丑?

        

干脆直接认输得了?

        

身边好几个骚包,渐渐地,贾罗也在意起形象问题。

        

不管是帮布鲁打理毛发后,还是洗漱好时,都会在镜子前站上好一会。

        

他自觉得没修帅,但也不算太差。

        

放在人群中,还是能找到自己的。

        

戴着面罩,看上去闷骚,其实他这个人比较开朗。

        

无非深怕黑气感染外人,才没敢跟人好好相处。

        

他的这份开朗,只限定于小家伙们。

        

不管是玩游戏,还是享受悠闲时光,都能跟小家伙们打成一片!

        

脸上的刺青,他倒想去除掉。

        

可这是夜王给他的礼物,也是噩梦开始的源头,想要去掉,并非易事!

        

我长得不够吓人,人们会害怕我,肯定只是因为我的身份!

        

嗯,肯定是这样没错!

        

到了这个阶段,往往用不着打上多久,比赛就能出结果。

        

轮到贾罗时,6号擂台已打完两场。

        

可不管先前打斗有多激烈,场上连点打斗痕迹都没。

        

种子选手之间的较量,可是稀罕事。

        

两人曾都被说成是水货,这一战不仅是要给自己正名,也在给主办方造势!

        

“你的使魔呢?”

        

“笑话!对付你,还用得着使魔?”

        

下午还有比赛,早打完早结束。

        

高手对决,胜负往往只在一瞬间。

        

为防范被定住,贾罗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然而,当场景变换时,他有些懵:什么情况?

        

明明太阳高照,场地开启后,两人被拉进了黑暗中。

        

好臭!

        

魔法光不顶用,我这是在哪来着?

        

周围应该没其他人才对,那为啥耳边会有笑声?

        

“谁?谁在那里?快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