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里流出特仑苏(3攻室友)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06:10:57扇贝里流出特仑苏(3攻室友)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贵女归辞

        

亲人?

        

赵随安打量了眼前的中年男子一番,又瞥了眼他旁边的女子,见她神色稍稍有些尴尬,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时间起了玩心。

扇贝里流出特仑苏(3攻室友)最新章节列表

        

“是啊,我是她亲人,我是她哥。”他说完,看着李明韫一笑,“妹妹,这位大叔是?”

        

李明韫皱了皱眉,不太想配合他。但林温已经开始介绍自己了:“林某之前与明韫见过两次,与之相谈甚欢,今日未曾想在闽州看到了她,便想着让她带林某来此拜访她亲人……”

        

赵随安若有所思地点头,看了眼李明韫,对她挑了个眉,李明韫蹙眉,警告他别乱说话。

        

“听明韫说她是来闽州探亲的,敢问小兄弟,是你独身带她来闽州的吗?没有大人陪同?”

        

林温总觉得此时怪怪的,他瞥了眼旁边几个人都在惊讶地屏吸,心里更是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但李明韫没否定,他只能这样问。

        

赵随安是个聪明人,从林温的只字片语中就明白了他来这里的意图,也了解了些关于面前这女子的事,比如她叫明韫,她是外地来的,她是独自来闽州的,所谓的探亲,可能是谎话。

        

没想到啊,看上去乖乖巧巧,正经又听话的小姑娘还会说谎话骗人,赵随安忍不住笑了一声。

        

林温下意识地皱眉,李明韫立马瞪了赵随安一眼,有些焦急。

        

见她如此,赵随安冲她咧嘴一笑,笑得懒散又亲和。

        

“不是我带明韫来闽州的,她是自己来的。”

        

“……”李明韫瞪他。就知道这人不怀好意!

        

“可你是明韫的哥哥……”林温的眉头皱得越发明显,眼里已经闪现几分凝重。

        

“是啊,我是明韫表哥,表哥也是哥哥。”笑意从赵随安嘴里溢出来,他指了指李明韫,“她来闽州看我的。”

        

“是吗?”林温看了眼李明韫。刚才这男子说是她哥,他就没想那么多,以为明韫是跟她哥来的,可此时又换了说法,他觉得有必要再确认一下。

        

李明韫见赵随安露出一副“有本事就拆穿我啊”的得意表情,心里哼了声,听见林温在问她,想了想,只好扯了抹笑容,点头应是。

        

“我表哥一直在闽州。”她模棱两可地解释了一句。

        

林温点头,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只是他还是不赞同地说道:“明韫,你不该一人前来的。”

        

李明韫讪讪说声是。

        

“这没关系,下回我派几个人去接妹妹前来就是。”赵随安笑着说道。

        

他似乎全然不关心自己的表妹会不会遇上危险,这样的表哥一看就不是什么靠谱的人。林温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家大人呢?”

        

赵随安弯着唇角,看着他自嘲一笑:“没有大人,我爹娘都死了,我独自在外,独身一人。”

        

李明韫一愣。

        

林温有些歉意地咳了咳,语气放缓了一些:“不好意思,林某不知……”

        

“没事。”赵随安似乎不太在意,“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也活到这么大了。”

        

院子里一时默然。

        

为打破这种尴尬,林温又开口道:“小兄弟,这是你家,你能独自照……”

        

“这不是我家。”赵随安说道。

        

“……”李明韫不知道从赵随安的嘴里还会蹦出什么话来,她捏了捏手心,心里已经在想谎言被拆穿后的理由了。

        

“这不是你表哥家?”林温疑惑地说道,看了眼李明韫。

        

李明韫心焦不已,她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就听见赵随安幽幽地开口:“我家在山上。”

        

在山上?

        

林温不解。闽州城里没有山,城外倒是有两座山,只不过山上山匪出没频繁,很少有人会选择住在山上,这位小兄弟独自住在山上,是什么道理?莫不是……

        

“没错。”赵随安瞥了他一眼,“我是山匪。”

        

“……”他当真什么都敢说啊。

        

在场众人的心头一阵凌乱。余五惊得松开了一直扯着薛衍的手,春雨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山匪,李明韫面露错愕,头脑停止思考,就连一向淡定的薛衍都忍不住握了握腰间的剑,在想等下要是打起来他该用什么招式。

        

“他……他是山匪?”这话让林温膛目结舌。

        

此时此刻,他谁都不相信了,就看着李明韫,想从她的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可李明韫根本说不了谎,人家山匪都承认自己是山匪了,她怎么否认?于是,她硬着头皮说了声“是”。

        

林温感到心里有某些东西在崩塌,他想保持得体的微笑,但刚才的话使得他脸上僵硬了几分,实在是笑不起来。

        

他自问自己东奔西走,这天下之大,他没有看全,也看了个七七八八了。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这个道理他懂。可如今,这样的事,他真的是第一次遇到,真是荒唐极了。

        

是这世道变了吗?

        

林温对自己一直以来的游历产生了怀疑。

        

李明韫尴尬地看了林温一眼,目光带了几分歉意,她觉得很对不住他。

        

“为何……为何要做山匪?”林温很久才重新扬起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有几分勉强。

        

李明韫怕赵随安又说些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急忙先一步解释:“他,他是好山匪。林叔,他不是坏人。”

        

林温露出“我懂的”表情,安慰她:“明韫,你放心,我不是歧视山匪,我也不会告诉府衙害你表哥被抓。”

        

“……”这是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着她呢!

        

李明韫抓狂:“林叔,他真是好人,贵叔那个案子就是靠他帮忙才找到那几个山匪的。”

        

她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赶紧扯了扯赵随安的衣袖:“你……你来说,是不是你告诉薛衍山匪藏身何处的?”

        

“是又如何?”一说到这件事,赵随安眼里倨傲又坦然,“那几个蠢货哪里是我的对手,他们居然敢给我扣帽子,要不是你们要留下,我早就把人砍了……”

        

“表哥!莫要再说了!”李明韫喊了句,急中生智掏出手帕想把赵随安的嘴堵住。

        

赵随安长得高,她跳起才勉强拿手帕挨着他的嘴巴,根本就没办法,最后只好垂了肩膀放弃。

        

这一连串动作虽然没有堵住赵随安的嘴,但成功让他不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