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公公与儿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5日09:28:32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公公与儿媳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吉他是一项入门比较简单的乐器,但初学者要过一个坎儿,就是手指会疼。

        

即便是古典吉他的琴弦,刚接触的人,基本上练习十几分钟就会又红又肿。

        

疼了之后还不能省力,因为按不住琴弦,出来的声音就是呲的。

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公公与儿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所以实际上,初学者也就摸个十分钟差不多了。

        

总而言之,因为疼,第一次,时间都长不了。

        

尤其顾星眠这种小女孩,一直拿的是笔,根本就没干过什么重活。

        

皮肤嫩,红肿起来就更快。

        

“左手C和弦,右手53231323.基本上,最开始就是得这样练。”

        

陆长歌:“……”

        

这尼玛,搁这儿数数字玩儿呢?

        

顾星眠还挺有兴致,低着头看着小手指一个一个拨,还问道:“为什么左手不换?” 

        

苏文音说:“因为换不过来。和弦的切换是需要练习的,C和弦并不是最简单的,但是用到的多,所以第一个练习。”

        

实际上,对他们二人来说,C和弦按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至少需要集中精力去想好三个手指的分布,如果再切换和弦,对于第一次弹吉他的人来说确实做不到。

        

“你们两个更喜欢古典吉他还是民谣吉他?”苏文音问到。

        

“有啥不一样?”

        

“emm……简单说就是,民谣吉他又弹又唱,古典吉他只弹不唱,就是纯音乐。”

        

民谣吧。

        

纯音乐还不如去弹钢琴,覆盖的音域还广一些。

        

这之后苏文音做了简单的表演,给他们两个弹唱了一首《大约在冬季》。

        

唱得一如既往的好听,顾星眠听完学习的动力更加强了。

        

陆长歌看着她手指有些红,但还是在那抠53231323.

        

“所以……我和长歌说过,咱们上这个课,一次半小时就够了。要我教的部分,几分钟就说完了,剩下就是自己练。”

        

至于什么弹出感情,又或者强弱音之类的,一首完整的歌都弹不下来,就别谈这些了。

        

陆长歌不解,“那为什么,外面的吉他社都是一节课两个小时?”

        

“时间长一点,可以让学生在课堂上就练习。而且收费也就显得合理一些。”

        

“呼……呼……”顾星眠已经在吹左手的三根手指了,“好疼啊。”

        

“要不要我帮你吹吹?”

        

顾星眠:???

        

还有人在呢!

        

她当然是拒绝的。

        

陆长歌退而求其次,“那要不你帮我吹吹?”

        

苏文音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长歌,星眠。今天就到这儿,等手指好一些,自己再练就可以了。现在的话,我们玩一玩……长歌你有会唱的歌吗?”

        

一说就懂。

        

一人唱,一人弹嘛。

        

“羽泉的《最美》你会的吧?”

        

开玩笑,这是苏文音吃饭的本事,这种流行一时的歌曲怎么会放过呢?

        

“可以。来,我们找一下调。”

        

这时候叫顾星眠唱歌,她肯定是脸红扭捏的。

        

但陆长歌无所谓了,一张老脸怕个吊。

        

不仅如此,他还去把阳台的帘子拉上,又放出客厅的渲染灯,

        

“今天先将就,回头我就把设备补齐!”

        

没考虑到真是失策。

        

明明就是现成的吉他手。

        

“好了,接下来这首《最美》,献给我们的顾星眠女士。”

        

话音一落,吉他的前奏响起。

        

顾星眠抿着微笑,手掌捧住下巴,喜滋滋的看着、听着。

        

“Baby,为了这次约会,

        

昨夜我无法安然入睡。”

        

陆长歌的声音还不错,虽是业余歌手,但至少调儿是准的,再有吉他伴奏,效果可以了。

        

连苏文音都惊讶,“唱的可以啊!”

        

最重要是放得开,

        

反正唱得难听,折磨的是听得人,又不是唱得人。

        

“准备了十二朵玫瑰,每一朵都像你一样美,”

        

陆长歌还有表情的,

        

看到这么卖力,顾星眠也鼓掌,“好听~”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

        

你的坏,你的好,

        

你发脾气时撅起的嘴~”

        

……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只有相爱的人才能体会,

        

你明了,我明了,

        

这种美妙的滋味~”

        

……

        

“铛铛铛铛铛!好,唱的可以!”苏文音最后来了个吉他炫技,噼里啪啦一顿操作,并以此结尾。

        

“啪啪啪!”顾星眠也鼓掌。

        

陆长歌则开始骚包:“说真的,我回头出道得了,搞个乐坛上的华语天王。”

        

“哈哈哈。”

        

两个姑娘都开始笑。

        

“可以的,我们搞个乐队,你当主唱。”

        

“那我呢?”顾星眠问。

        

陆长歌:“你当吉祥物,以后我们出海报,最中间的位置给你,你最好看嘛。”

        

苏文音佩服,

        

这家伙,这张嘴,真是无处不在,见缝插针。

        

像顾星眠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受得了。

        

“星眠,你要不要来一首?”苏文音转头问道。

        

“啊?”她一下闹了个大红脸,“我不要了……”

        

“她不要机会给我,我今天一展歌喉!”

        

于是乎,这个家伙又唱了一首周杰伦的《可爱女人》、

        

目的性非常明显。

        

但毕竟不是专业的人,唱到最后直接破音,惹出一阵哄堂大笑。

        

破了音也要继续唱,大不了继续破音,反正又不损失钱。

        

唱到最后,苏文音都弹不下去了,因为她也憋不住。

        

于是乎三人瘫坐在地毯上,笑啊笑的,时间就过去了。

        

苏文音擦着眼角笑出的泪,“不行了,我要上班去了。三天后我们再来这儿。”

        

陆长歌还要把钥匙交给她,因为他肯定不会每次都来的,“文音,房租抵我们两个学费怎么样?”

        

苏文音一时愣住,

        

她是很喜欢这里,但没敢想要住进来。

        

湖畔风情是这附近都比较贵的住宅小区了。

        

“谁划算,谁不划算我们也不要去算了,就这样。反正这里空着也是空着。”

        

“但是……”

        

“真的会空着的。这里要租出去也没多少钱,我没那心思弄。”

        

顾星眠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她没说话,从她这种单纯的人的角度看,陆长歌大概是在做好事吧。

        

“那万一我要弄坏什么东西……”

        

陆长歌显得无所谓,“这个屋子是投资,除非你把整栋楼都弄塌。不然最值钱的东西是弄不坏的,其他的无所谓。”

        

……

        

……

        

苏文音走后,只留下了他们两个人。

        

顾星眠靠着沙发忽然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其实,我上大学之前想象过精彩纷呈的大学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会交到有趣的朋友吗?好像,这些都成为现实了。”

        

“你满足吗?”

        

“嗯,我很满足。你能让文音姐姐住这里也很棒。”

        

“那帮我吹吹手指?”

        

这……

        

顾星眠又被闹个大红脸,“……不要了。”

        

陆长歌失望喟叹,“唉,做好事也没有好报啊……吹一下我碰你了,还是你碰我了?”

        

“这个……不太好。”

        

“你思想很复杂!”

        

“我没有!”

        

“那你吹啊。”

        

顾星眠被逼得没办法,看着近在眼前的手指,脸蛋儿嫩红的像是要挤出汁儿来,最后还是撅起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