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上的红绸子也消失了自己以后的日子,再也无法安生的过了…

2021年6月5日08:26:32脖子上的红绸子也消失了自己以后的日子,再也无法安生的过了…已关闭评论 0

“少爷,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这事情万一要是被发现了,可是会蹲大狱的啊!就算是让老爷知道了他也得把你打的皮开肉绽!”秦府的小厮跟在秦丘身边嚣张惯了,有时候说话也没了分寸。

“你懂什么?我们家就我这一根独苗,我爹不会真的打死我的,顶多就是申斥两句再罚跪几天祠堂而已,我爹的手段就这些,没什么的。”秦丘毫不在意的说,随即挥挥手走了,留下一屋子的狼藉。

屋子里面的大床上,正趴着一名浑身赤裸的女子,她的脸朝外,双目怒睁,但脖颈上缠绕着一根红色的绸子,看样子是被勒死的,而罪魁祸首就是刚刚离开的秦丘。

脖子上的红绸子也消失了自己以后的日子,再也无法安生的过了...

秦丘是清水镇首富秦明山的独子,从小被娇生惯养着长大,向来受不得一点委屈,再加上秦夫人不分好坏的溺爱,养成了他顽劣不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在秦丘的认知里面,无论他惹了什么事情,他爹娘都能用银子摆平,所以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都没有限制。

因此秦丘在清水镇也成了臭名远扬的的“小恶霸”,镇上的人都不敢惹他,见到他也都躲着走,就怕有什么地方得罪他然后招来报复。

虽说人不敢招惹秦丘,但是鬼可就不一定了,她都死后成鬼了,还有什么的不敢招惹的,反正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灰飞烟灭,没什么可怕的。

而这个立誓要报复秦丘的鬼,就是那天惨死在房间里的赤裸女人,她本是清水镇南边一庄户人家的女儿,因为绣工不错,便在家绣了些帕子拿到镇上卖。

谁知就这么倒霉的遇上了秦丘,面对秦丘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便被秦府的下人带进了他常去的那个客栈。

女子深知自己出逃无望,但她仍旧抵死不从,秦丘本来看到个样貌不错的小娘子心情不错,可这人太不识趣,一失手便把人勒死了。

可他看到女子尸体的时候也丝毫不慌乱,甚至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能用银子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而死去的女子也看到了自己的爹娘上门要说法被秦府的小厮打出去的场景,那一刻她恨透了秦丘一家。

即便后来秦明山派人给她家送去了一百两银子,可她仍旧觉得心里的怨气还是没消散,因为罪魁祸首什么事情都没有,仍旧在外面逍遥。

如果照这样下去,她相信一定还有更多的人在秦丘手下受害,所以她要让秦丘这一辈子都不敢再踏出秦府一步。

这天秦丘照例带着小厮出门找他那些狐朋狗友玩乐,可是刚出门没两步,他就突然踩到了一块香蕉皮,摔了个四脚朝天。

因为摔跤他一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但还是坚持着去了酒楼,但是下马车的时候又因为小厮没扶住又摔了一跤,这下他的心情可以称得上是烦躁了。

在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坐定,秦丘这才压下心中的烦躁,但此时他的那些朋友都没到,他只能自己先要一壶酒和两碟小菜吃着。

但他在酒楼坐了都快的半个时辰了,左等右等还是等不来一个人,他心底那点火气又出来了。

“你去看看他们怎么的还不来!真是胆肥了,居然敢让少爷我等他们!”秦丘吩咐身后的小厮去打听一下。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秦府的小厮终于回来,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可称不上好看,还没等秦丘问,他便慌张的说:“听说那几位昨天突然死在家里了!都是被红色的绸子勒死的!”

小厮的话让秦丘瞬间想起来他前段时间勒死的那个女子,他连手中的酒杯都端不住了,放下东西就往外面跑,他觉得下一个可能就是自己。

急急忙忙赶回家之后,秦丘躲在自己的房间不出去,可他仍能感受到周围有什么在盯着自己,他把头埋在被子里面。

没一会儿因为呼吸不畅又掀开被子,下一秒他的脖子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条红色的绸子,当然这一切都是女子搞的鬼。

秦丘快吓疯了,他想把自己脖子上的红绸子拿开,但是任凭他使劲全身的力气也拽不动那红绸子。

而且因为他的挣扎,红绸子反而越收越紧,他猛地松开手不敢再拽了,可现在的他呼吸也不怎么顺畅。

就在他想尖叫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那天被勒死的女子,他吓得噤声,但下一秒那鬼影就没了,脖子上的红绸子也消失了。

可秦丘却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再也无法安生的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