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自己做那个事)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13:26:03把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自己做那个事)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几年前,山东有一位高三学生,是全校师生眼中的学霸,同时也是同班同学眼中的怪胎。

        

这个少年似乎光顾学习,跟同龄人很少交流,甚至同班同学跟他说过话的也没几个,而往往跟他说过话的同学都像得了便秘似的,有口难言。

        

用语出伤人来形容这位少年比较恰当,每每开口总是容易得罪人,而他自己尚不自知。

把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自己做那个事)最新章节列表

        

比如同学问他一道题,他开口先说:你是笨蛋吗?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

        

诸如此类,久而久之,没有同学找他问问题,找他搭话的同学也越来越少。

        

但不论怎样,这个少年成绩是真好,当年高考市状元,被清华大学录取。

        

要说这少年吧,也确实是个怪胎。

        

高考结束之后放飞自我,拿着父母给的奖励游山玩水去了,他还跟别人外出旅游不同,别人家的孩子出去玩,要么跟团,要么约上三五好友同行,去的地方也都是名胜古迹旅游胜地之类的,而他不一样,他没朋友,也不跟团,甚至都没有固定的目的地,就连买高铁票那也是到窗口买,手机就是摆设。

        

而且他买票还跟别人不一样,售票员问他去哪,他说就近一班高铁。

        

就这么着,没有目的随意走了几座城市,他觉得没意思了,开始往深山老林里钻。

        

这一天,他来到秦岭终南山某个偏僻小山村,这处村落风景是真好,白天空谷幽兰,竹山树海,入夜清风明月,树影婆娑,有时候走着走着,还会遇见某位隐士,令他忘却城市喧嚣,心情大好。 

        

甚至兴起结庐隐居的念头。

        

当然他知道不可能,要是他真敢这么干,他那暴脾气的军人父亲会把他打个半死。

        

要说他的运气真心不错,老林子里瞎转悠居然遇到一只国宝大熊猫。

        

在他的印象里,大熊猫都是动物园里那种蠢萌蠢萌人畜无害的可爱样,可他哪里知道野生大熊猫性格可不好,那是熊啊,凶起来能一屁股坐死你。

        

他想跟大熊猫亲近。

        

刚靠近,大熊猫对他呲牙,那对墨镜眼露出凶光。

        

那个憨货却不自知,还以为国宝在跟他闹呢,伸手就要摸脑袋。

        

野生大熊猫多凶啊,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呲牙向他扑去。

        

直到这会儿,他才发觉不妙,可再想躲哪里还来得及,直接被大熊猫扑到在地。

        

眼看这个憨货要被大熊猫当成入侵者对待,竹林里忽然传来人声:“孽障,不得伤人。”

        

一位老道出现眼前,他力大无穷,拎起大熊猫就像拎小猫一样,顺手打了熊猫屁股,扔回竹林里。

        

这位老道就是道门老神仙俞大,而这位高三学生就是李大川之子李小壮。

        

一老一少初次相遇,其实没谈几句,老道离开了。

        

不过他们两人是真有缘,第二天再次遇见,又一次交谈,这次两人谈了时间稍长一些。

        

可没想,第三天两人居然又见面了。

        

而这次见面,一个在地上,另一个在天上。

        

常人如果见到一个在天上飞的人八成大惊小怪,可李小壮不会,他就是个憨货,抬头问老道:“你会飞呀?”

        

老道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笑容可掬反问:“你想学吗?”

        

李小壮当然想学,是个人都想学好吧!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李小壮跟在老道屁股后边走遍大江南北。

        

几年时间,不仅学了一身精湛医术,也学会了飞天遁地的道术。

        

期间放弃清华,不见父母,救过不少人,见过不少精怪,也整治过不少恶人,杀过几只作恶精怪。

        

几天前,老少二人青城山中静修,老道夜观天象,言道:天象有异。

        

前日,二人来到洞明湖畔,入夜老道再观天象,又言:“双星胧月,月明星坠。”

        

昨日至今日,双龙大战,神龙陨落,尚有恶龙横空。

        

今天前去云集岛码头途中,李小壮曾询问老道:“双星胧月,月明星坠。胧月之相已显,可星坠是一星坠还是双星坠?”

        

老道未答。

        

李小壮又说:“如果是一星坠,神龙陨落应验,若是双星追,恶龙尚在。”

        

老道答:“本为一星坠,却有神药现世,再生因果。”

        

李小壮不太明白,老道却不作解释,直到李小壮在云集岛码头见到从水中冒出的甘一凡,他恍然明白“再生因果”的“因果”应在谁身上。

        

按前日天象来看,双星胧月,月明星坠,星坠更大可能单指神龙陨落。昨日天象如何,师徒俩都在山腹之内不得而知,但神药现世,李小壮当然明白指的就是吞服神药的甘一凡。

        

恶龙杀死神龙,因果再生,此因果正应在甘一凡身上。也就是说恶龙杀神龙,甘一凡杀恶龙。

        

得出这个结论,李小壮心有不甘。

        

为什么是甘一凡杀死恶龙而不是他?

        

所以他抢先一步赶去西岸,目的只为打破因果,由他来杀死恶龙。

        

当恶龙被打落云端落水,他的心情颇为微妙,即希望恶龙就此死去,又担心恶龙没死,反而给甘一凡创造屠龙机会。

        

他情不自禁回头看去,恰巧看见甘一凡下水,顿时醒悟,恶龙应该没死,因为作为因果的另一方尚未到场。

        

果然,没过多久,恶龙腾空,凶焰滔天。

        

他再不犹豫,单枪匹马直冲恶龙。

        

他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自己有没有能力杀死恶龙,如果此刻他能静下心来反思,说不定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嫉妒甘一凡。

        

距离飞快缩短,此刻李小壮距离恶龙接近百米。

        

直到这时,他恍然清醒,自己要如何杀死恶龙?

        

但事已至此,他顾不上了,药锄在手,精血喷吐,拼尽全力对着恶龙脑袋猛砸而下。

        

然而,此刻的恶龙不是刚才的恶龙,刚才的恶龙有顾虑,现在的恶龙抛开一切,誓要杀死所有伤害过他的人类。

        

药锄正中恶龙脑袋,开了个大口子,白的红的直往外冒。

        

恶龙却好似忘却痛苦,回头一记烈焰杀。

        

艳红火焰汹涌烧来,还未临身,李小壮已经感受到皮肤发烫,想要避开却办不到,之前那一击用尽全力,几乎没给自己留余地,现在旧力方去,新力未生,他连移动都困难。

        

眼看火焰即将临身,一股熟悉的吸力从身后传来,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拽离危险区域。

        

老道及时赶到,他手中的葫芦就是他的宝物,可作为空间法器储物,亦可当做战斗法宝使用。

        

刚刚挽救李小壮那一下,就是葫芦用法之一。

        

“朝元,茗玉,助我一臂之力!”

        

老道凝气传音,青云观朝元道长与茗玉真人顿时拔地而起,二人做不到像老道那样翱翔于空,甚至做不到像李小壮那样御物飞行,但升空一击还是可以办到的。

        

就见朝元道长身随剑走,剑气如虹,从恶龙一侧发起必杀一击。

        

茗玉真人再度使出绛雷术最强一招以身化雷,从另一侧击杀恶龙。

        

上方是老道,指尖精血挥洒,于葫芦刻画符咒,眨眼间,一个“禁”字显于葫芦表面,顿时金光四射,葫芦迅速放大,像一座山从天而降。

        

三个方向,三道攻势,以老道攻势最猛也最快,如山葫芦砸中恶龙,大大的“禁”字仿佛烙印在恶龙身上,恶龙顿时动弹不得。

        

紧接着,如虹剑气由恶龙一侧刺入,透体而出。

        

以身化雷的茗玉真人由另一侧击中恶龙,顿时在“禁”字咒的基础上再添一道电网。

        

有一个大概两三秒的时间,恶龙完全动弹不得,从高空跌落,而在距离水面几十米处,它缓过来了,巨大肉翼煽动,烈焰覆盖自身,将“禁”字咒与电网同时解除。

        

“哎呦!可惜了!”身在指挥部的老人扼腕叹息,回头问副手,“牙山那边系统重启完成了没有?”

        

副手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他也只顾看卫星画面,忘了跟牙山联系,连忙拨通卫星电话,回道:“已经重启完成,正在锁定目标。”

        

老人一拍桌子,急吼吼道:“告诉他们,以最快速度锁定恶龙,炸死他个狗养的!”

        

亲眼见到炮团战士被恶龙活活烧死,老人吃了它的心都有。

        

可却在这时,一直盯着监控画面的战士弱弱的道:“报告首长,有人从恶龙脑袋爬出来……”

        

战士自己都不相信亲眼见到的一幕。

        

“啥?”老人副手愣了一下,大声斥道,“你做梦呢,胡说八道……”

        

可当他看向监控画面,顿时哑口了。

        

一个血淋淋的人真真切切站在恶龙头顶,还能看见这个人拿着一把又细又长的黑刀,一刀接着一刀刺恶龙,而恶龙就好像死了一样,从空中跌落湖中完全没有反抗,就那么让他刺。

        

由于卫星监控角度原因,负责监控的战士没看见这个人是从哪里出现的,而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就是从恶龙脑袋里钻出来。

        

卫星监控画面拍不到,不代表没有人看见,地面上一干道人与两位顶级战力,加上莫涛严鸿君几位异能强者都看见了,但那些普通战士,他们同样没看见,只因这个人的速度快到肉眼难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