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撞击敏感点跪趴(百合开车文案)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12:44:17鲤鱼乡撞击敏感点跪趴(百合开车文案)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御馔津的话,直接让罗宁愣住了。

        

这是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神祗的影响力不用多说,现在的世界格局,就是祂们潜移默化导致的结果。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种族,每一个文明,都有各自的信仰,各自的神系,美联邦如此,英帝国如此,华夏自然也不例外。

鲤鱼乡撞击敏感点跪趴(百合开车文案)最新章节列表

        

华夏神系的庞大不用多说,作为东方古文明的结合,华夏神系的体量远大于圣堂,北欧,希腊等西方神系。

        

这一点,从人口数量上就看得出来,在这个信仰与灵魂为资源框架的世界,人口数量就是神系实力的直接表现。

        

按照道理来说,华西神系体量庞大,实力雄厚,在这个世界应该有巨大的影响力才是,但罗宁却发现他们很没有存在感。

        

这并不是贬低,而是现实如此。

        

天启即将降临,诸神都在提前布局,为自身创造优势。

        

以西方世界为例,圣堂,地狱,天使,恶魔,还有那一票乱七八糟的家伙,哪个不在搞事情,别说西方,东瀛这边,也一样百鬼夜行。

        

华夏呢? 

        

只有两个字——平静!

        

过分的平静,甚至有种脱离时代,脱离背景的感觉,好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不要说百鬼夜行这种重量级的超凡事件了,就是异常一些的气候现象都没有,华夏的修行者好像也不怎么活跃,根本见不到超凡力量引发的各种乱象,甚至连超凡力量的影响与痕迹都很少。

        

这让罗宁感到十分诧异。

        

按照御馔津的说法,诸神之战,不仅是信仰与灵魂的争夺,还关系到诸多神器的归宿,乃是各大神系的根基所在,不容有失,所以各大神系,无论愿与不愿,想是不想,都必须要参与进来。

        

如此,华夏神系没理由排除在外啊,华夏这么多人口,这么多的灵魂与信仰,还有这么多只能留存于人间的神器,怎么能够舍弃不要。

        

所以,御馔津给出的答案,让罗宁感到很是意外。

        

华夏神系为什么不参与这次神战?

        

罗宁惊异的目光,终是让御馔津感觉找回了几分颜面,轻笑说道:“很意外?”

        

“确实很意外!”

        

罗宁点了点头,说道:“华夏神系为什么不参与这次神战?”

        

“吾也不清楚。”

        

御馔津摇了摇头,说道:“想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什么事情耽搁了?”

        

罗宁神色诧异,问道:“还有事情比这更加重要?”

        

“怎么没有?”

        

御馔津白了他一眼,说道:“诸神之战,虽然关系人间的各种资源与各种神器的归属,但也不一定非要下场争夺,华夏神系体量庞大,实力雄厚,即便祂们不争,也能保证本土不失。”

        

“嗯?”

        

罗宁眉头一皱,仍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潜规则。”

        

御馔津一笑,说道:“诸神之战虽然重要,但神系的根基也同样重要,各大神系体量庞大,不可能做真正的生死之争,很多时候都是点到为止,这一次如果华夏神系不下场,那鉴于祂们的实力,各大神系就不会将战火波及到华夏本土,同理,其他神系不争时也是一样。”

        

“潜规则?”

        

罗宁喃喃一声,又是问道:“所有人都会遵循这种潜规则吗?”

        

“当然不可能。”

        

御馔津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各大神系之间的潜规则,也只限于各大神系,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例如那些疯狂,混沌,不可接触的邪神,就不会遵守这个潜规则,它们只会四处破坏。”

        

听此,罗宁更是不解了,问道:“那如果这些邪神趁机进攻,那不下场的神系岂不是要被他们夺占本土?”

        

“有这个可能。”

        

御馔津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就算神战不争,本土也要做好防守,华夏这一次,似乎动用了一件极强大的仙器,布下一个天地大阵,将华夏本土的天地灵气封闭了起来,所有不属于华夏神系的力量都会被大阵压制到几乎消弭的地步,就好像之前天地沉寂的状态。”

        

“原来是这样。”

        

罗宁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就是说,其他体系的超凡者,进入现在的华夏,都会变成普通人。”

        

“差不多吧。”

        

或许是跟罗宁相处久了,御馔津说话也是随意了起来:“别说其他体系的修行者,就是华夏自身的修行者,也会受到阵势限制,至多只能保有中低阶的实力,所以,这次华夏的修行者也不会向外扩张。”

        

说罢,御馔津又挑了罗宁一眼,轻笑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吾不建议你加入华夏神系的原因,这一次祂们根本不打算参与,你加入华夏神系,未必等得到下一次神战,即便等待了,也未必能抓住机会。”

        

罗宁望了她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神人有别!”

        

御馔津大袖一挥,合在膝上,淡声说道:“不是所有神明都像吾一般这么好说话的。”

        

神人有别!

        

这话不是玩笑,也不是刻意的挑拨,而是事实!

        

方才,御馔津为什么要让宫箦媛给罗宁奉茶?

        

是为了表示对罗宁的看重吗?

        

或许有几分可能,但她真正的目的,还是敲打宫箦媛。

        

此次天丛云剑丢失,八岐大蛇复活,有三分责任,在御馔津自身,是她不察之过。

        

有六分责任,在倭建命与宫箦媛,是两人看守不利之失。

        

还有一分责任在众人,未能舍身忘死,豁命阻止之故。

        

御馔津自领罪责,但她身份尊贵,此时人间无人能责罚于她,所以暂且不计。

        

但作为此间神明,暂代三贵子总领人间事宜的稻荷大明神,对于倭建命与宫箦媛这两个第一责任人的罪责,她不能不做追究。

        

只是追究归追究,敲打归敲打,御馔津知道分寸,绝不会过了线。

        

什么分寸?

        

方才她让命宫箦媛给罗宁奉茶,这是敲打!

        

最终却没有让宫箦媛如实行动,这是分寸!

        

宫箦媛虽然只是下位神明,但下位神明也是神明,更不要说她还是天照御的属神,倭建命的妻子,代表着天照御,素盏鸣,还有倭建命的颜面,御馔津岂能让她真的给罗宁这个凡人奉茶?

        

不能!

        

如何都不能!

        

人再尊,也是人!

        

神再卑,也是神!

        

如果御馔津强逼宫箦媛低头,那就越过了这重界限,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宫箦媛也不会接受,宁死都不会。

        

所以,最后御馔津只是点到为止,敲打一番,呵斥一番,便让宫箦媛回神界去了。

        

这就是神人之别,双方的身份,双方的地位,根本就不对等。

        

东瀛神系如此,华夏神系也是一样。

        

不清楚这个道理,贸然越过这重界限,那就是自讨苦吃了。

        

对此,罗宁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当即说道:“多谢提醒!”

        

御馔津一笑,淡声说道:“不用向吾道谢,这是看在清雅面上给出的告诫,她未来将会是吾的属神,你若还是一个凡人,那须得清楚神人之别,尊卑之差。”

        

罗宁望了她一眼,没有在这上面太过纠缠,只道:“话说回来,华夏神系那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吾不是说了吗,吾也不清楚!”

        

御馔津白了他一眼,淡声说道:“各大神系虽然实力雄厚,但也并非全无对手,圣堂与地狱对敌,希腊与泰坦对敌,北欧那边也有巨神之争,吾东瀛也饱受妖魔之扰,华夏神系自然也有祂们的麻烦需要应对。”

        

说罢,御馔津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上一次神战,华夏神系也未参与,但本土的防御又出了差错,无奈之下,只能请佛门援手,以至于佛法东传,占去了一部分利益。”

        

罗宁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多谢讲解。”

        

“哼!”

        

御馔津轻哼一声,斜视着他,问道:“还是要回华夏去?”

        

罗宁一笑,说道:“看情况吧。”

        

从属之神,不是罗宁的方向,起码不是现在的方向。

        

所以,华夏神系也好,东瀛神系也罢,罗宁都不会加入。

        

他问这么多,只是想要了解华夏的情况,毕竟,前世今生他都是华夏人,一直不管不问,怎么都说不过去。

        

现在看来,华夏的情况还是不错的,没有卷入这场风波,也不需要罗宁做些什么,反而可以做罗宁的后路支撑。

        

如果哪一天他在外边搅得天怒人怨,圣堂,地狱,希腊,北欧一票人都要弄死他,那他还有一个避风港。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如果可以,还是不要给国家添麻烦的比较好。

        

华夏的事情暂且不说,罗宁望了御馔津一眼,将杯中还有些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再站起身来说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

        

御馔津双眉一蹙,也没有阻拦,只是说道:“罗宁!”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罗宁的姓名,语气听来有几分严肃。

        

罗宁站住脚步,回过神来,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御馔津沉默了片刻,最终说道:“吾不想哪一日与你兵戎相见!”

        

罗宁一笑,说道:“我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