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爽的45个动作(穿书之蜜宠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09:27:26让男人爽的45个动作(穿书之蜜宠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好一会儿之后,她忽然叹息了一声,道:“苏忘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诸葛浅蓝一眼,道:“那么,你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诸葛浅蓝犹豫了片刻,才道:“我明白了,其实,她一直都并没有什么大碍。”

让男人爽的45个动作(穿书之蜜宠h)最新章节列表

        

苏忘尘道:“和她无关。而且,即便真的和她有关,也和这次的事情没关系。”

        

诸葛浅蓝闻言,芳唇张了张,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她美丽的眼眸也因此而黯淡了几分。

        

诸葛浅韵则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轻轻的牵住了诸葛浅蓝的手,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再争取了。

        

诸葛浅蓝神色复杂,却还是以一声轻轻的叹息,结束了这样一场看起来很莫名其妙的交流。

        

苏忘尘则以一种淡漠的眼神扫了诸葛连城和穆清鸾一眼,淡淡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就你们这种,还能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在我眼中,你们连跳梁小丑都比不上,甚至,连当蝼蚁的资格都没有。”

        

诸葛连城面容苍老,眼神浑浊,身材佝偻。

        

此时,他声音沙哑,却依然面目狰狞,狞笑嘶吼道:“哈哈哈哈哈,成王败寇,不过是你现在确实是有了一些成就、获取了一定的优势罢了。

        

但是身处这一方世界,你永远也不可能摆脱你的命运。

        

永远!

        

永远!

        

永远摆脱不了你那卑微低贱的命运!”

        

穆清鸾也一字一句,声音沙哑如破锣:“曾经在我面前卑贱如狗,如今只是稍微得势,便如此趾高气昂——

        

你以为你真的崛起了?

        

你以为你真的成功了?

        

在我心中,你从来都是那么卑微无能,从来都是那么的低贱,那么的令人恶心。

        

所以,哪怕是曾经的那些日子,也不过是我忍着恶心,与你虚与委蛇而已!

        

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获取那些功法罢了。

        

就你这样的废物,我穆清鸾这辈子,永远都不会看上你!更不会喜欢你!”

        

穆清鸾的话语沙哑却也尖锐。

        

这些,明显是歇斯底里的话。

        

带着炽烈的仇恨之意。

        

“哈哈哈哈哈。”

        

苏忘尘闻言,却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你没资格笑!”

        

穆清鸾更愤怒了,她已经苍老得满是皱纹的脸此时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曾经将你们当成是人,尊重你们,那并不是卑躬屈膝,而仅仅只是基于青蝶与你们的友情,而给予的一份尊重。

        

只因,我在乎青蝶。”

        

“但是,青蝶和萱儿在我心中离去之后,我就知道,我该为了自己做些什么了。”

        

“有青蝶和萱儿将你们当回事,在我心中,你们才是那么回事。而没有她们,就如我之前所说,你们在我心中,什么都不是。”

        

“另外,你们的目的我也知道,功法也是真的,但是——洪荒皇族的功法,我都是有夹带私货的。”

        

“所以,你们没有发现,你们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效力吗?”

        

“不要那么不愿意相信或者是一脸疯狂仇恨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我真的很开心。”

        

“你们越是痛苦,我就越是觉得有成就感。”

        

“那些将我当狗的人最后却发现,他们高贵的生活只是平时向我摇尾乞怜之后获取的一坨坨的那啥的时候,那份反差,当真是令人惬意。”

        

苏忘尘说着,抬手虚空作画。

        

很快,画面之中,出现了一座古老的村庄。

        

村庄里,有许多老头儿,老太婆。

        

这些人,身材佝偻,气血枯竭,都像是犯了老年痴呆一样。

        

而此时,诸葛连城和穆清鸾,则直接被苏忘尘抬手一抓,打入了那一幅的画卷里。

        

这时候,诸葛连城和穆清鸾所在的地方,连连爆炸了足足十几下。

        

“噗噗噗——”

        

一片片的血雾不时炸开。

        

其中,还能聆听到来自于诸葛连城和穆清鸾的凄厉的惨叫声。

        

那声音,令人不寒而栗,令人灵魂都为之震颤。

        

惨。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凄惨。

        

现场,再次一片死寂。

        

好一会儿之后,苏忘尘才抬手拍碎了那一幅画。

        

接着,那一幅画很快便融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现场一切恢复了正常,只是,苏忘尘的神情却也落寞了许多。

        

苏忘尘看了人皇一眼,人皇避开了苏忘尘的眼神。

        

女娲欲言又止,却也没有开口。

        

苏忘尘则没有说话,而是在静静的等待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滴答。

        

滴答。

        

时间的流逝的声音似乎都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十余个呼吸之后,诸葛浅蓝所在的地方,虚空出现了一道轻微的涟漪。

        

涟漪中,一道浅蓝色的光晕形成了一道虚空之门。

        

虚空之门自行向两边拉伸。

        

其中,一名身穿七彩色绚丽纱裙的美丽女子,静静的站在门中。

        

她身材修长,身材炸裂,整个人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冷静,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冷漠。

        

“忘尘哥哥。”

        

女子脸上的冷漠终究还是在见到苏忘尘之后,渐渐消散,化作了一缕悲悯与落寞。

        

她的声音很轻,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栗。

        

“青蝶,你终于愿意以原本的面目来见我了吗?”

        

苏忘尘轻声开口。

        

“忘尘哥哥,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知道,你一旦这么选择,你——”

        

公乘青蝶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之意。

        

苏忘尘叹了一声,道:“首先,我已经没有了情感,也没有了爱。所以,我们之间,也已经彻底成为了不可能。”

        

公乘青蝶抿了抿嘴唇,美眸黯淡。

        

她微微低头,美丽的头型和身前巍峨的风景,似乎形成了一个‘品’字。

        

苏忘尘却没有继续看,而是再次叹息道:“原本,以我过往的性子,是一定会为了你而放弃很多的坚持,甚至放弃自我的。

        

而在见到你的时候,在听到那一声‘忘尘哥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公乘青蝶闻言,似有一刹那的错愕。

        

随即,她才轻轻抬头,美眸之中带着疑惑之色的看着苏忘尘。

        

“但是现在,我不会这么做,也不准备这么做了,因为我对这一方世界,已经不再有任何的希望了。

        

人皇不是人皇。

        

女娲不是女娲。

        

甚至,我也不是我了。

        

但是我终究还是找回了我。

        

所以,我不会归还忘尘寰的归属,也不会对你的表哥诸葛连城手下留情。

        

刚才,我以逆转天机的手段,毁灭了他的所有分身,甚至是本体,也被扼杀了命运。

        

这是我执掌忘尘寰二十万年的最大研究成果。

        

而如今——我也需要告诉你们一个很残酷、也很幸福的事实。

        

谛听兽的因果,从来都没有被剥夺走,而仅仅只是我让沐君逸以为他剥夺走了的。

        

所以,所有一切,也都是你们以为的成功。

        

甚至,包括此时——你们依然认为,你们还有希望一样。

        

其实,是没有希望的。

        

最后,想以真情唤回源自于忘尘寰的因果和谛听兽的因果?

        

想要拯救你心爱的诸葛连城?

        

你做不到哦。”

        

“再者,萱儿虽然不是我的女儿,但是,终究还是挂了这样一个名义,所以,对于她的审判,我会留给另外一个我。”

        

“一个,更完美、更可怕,但是也和我完全不同的我。”

        

苏忘尘说完,接着,又朝着公乘青蝶笑了笑。

        

公乘青蝶眼瞳收缩了一下,情绪变得的异常激烈。

        

她依然想要矢口否认。

        

但是,她却又忌惮这只是欺诈,只是试探。

        

只是,她还在思考的时候,苏忘尘忽然看向了远方的黑袍残影。

        

“轰——”

        

刹那之间,天河大开。

        

黑袍残影和苏忘尘的身影,几乎瞬间融合到了一起之后,直接炸开。

        

“轰隆隆——”

        

剧烈的声音肆虐虚空。

        

那是法则破败的声音。

        

那也是忘尘寰彻底崩塌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这一方世界,竟是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血色细雨。

        

天色,刹那之间变换,自先前的万里无云,变得如黄昏的昏暗。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天机气息,法则气息,似乎也都被一层无形的荒古、蛮荒气息所笼罩。

        

这一方天地,似忽然之间,已经变得驳杂不纯了。

        

血色的黄昏笼罩之中,炸裂的虚空黑暗气息弥漫而去。

        

随后,其中,一道身影,重新凝聚了出来。

        

这一道身影,一身白袍,身影儒雅,气质卓绝。

        

其颜值看似普通,却蕴含着无尽道韵,无尽仙华。

        

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俊逸超凡,也是一种朴实无华的返璞归真。

        

这一道身影出现之后,其身后,更是重新汇聚、甚至显化出了十二祖巫的虚影图腾。

        

每一道图腾都并不大,大概只有不到半米大小。

        

可,就是这不到半米大小的图腾,却比之前实实在在的祖巫实体,更加的强横,更加的恐怖。

        

此人,正是苏离。

        

苏离重新凝聚了出来。

        

或者说,之前所谓的死,也仅仅只是因为一些因果,而暂时退离此地,并将此地交给苏忘尘而已。

        

十颗潜龙丹的智力,已经不仅仅只是智力上的碾压了。

        

所以,在这群人无法应对因果的情况下,只能以情出击,想要从情感来进行各个击破。

        

可惜,苏忘尘,早已经不是拯救的苏忘尘了。

        

而如这般事情,也没有谁比苏忘尘更加合适了。

        

此时,当苏离出现之后,也有很多人陆续出现了。

        

不过,对于苏离而言,他同样对于这些人没什么在意。

        

“为什么——”

        

这时候,不远处,人皇身边的女娲还是开口询问了一句。

        

很突兀。

        

也奇怪。

        

似乎也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出现时间断层?为什么没有出现时空法则短暂的紊乱?为什么没有出现变化?”

        

苏离忽然询问道。

        

女娲闻言,怔然半晌。

        

人皇迟疑着,似想要开口阻止。

        

但,他仔细思索之后,却没有出言规劝。

        

苏离朝着人皇微微点头致敬,随后,才背负双手,行走于虚空。

        

他轻声道:“人皇,是我华夏一脉人族之皇。这一点,你们的规则创造,几乎已经达到了极致,差不多做到了完美,但却多了一丝人性,少了一丝皇者的威严。

        

而女娲娘娘,那是我华夏一脉的圣母娘娘。

        

你们的规则创造,非但没有达到极致,反而对于许多方面的打造,还差了那么点儿意思。”

        

“而这一切,是因为青帝宫吗?还是因为,仅仅是以魅儿等人的部分性格为模板?”

        

苏离的询问,让现场鸦雀无声。

        

好一会儿之后,诸葛浅蓝才歉意道:“事情其实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糟糕。我们也知道,你是有办法保住魅儿和她的孩子的。

        

所以,我们这边——”

        

苏离打断了诸葛浅蓝的话,道:“你只代表你自己,你代表不了天道,让真正能代表的那个人出来说——不然,我只会无比的憎恨、厌恶你。”

        

诸葛浅蓝闻言,俏脸微微黯淡了几分,然后,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之后,她身后的地方,一道涟漪荡漾之后,又出现了一名身材火|辣的奇女子。

        

这女子一身火红色的纱裙,整个人的气息,炽烈如火,如烈焰一般,自带英武不凡气质。

        

此人,正是之前苏离见过的姬炎炎,也就是炎姬。

        

此人出现,包括诸葛浅蓝都是一脸懵逼,似乎没有搞明白,这般时刻,这种人为什么会出现。

        

只是,苏离却一点儿都不奇怪。

        

最想和他、苏叶、苏忘尘产生关系的人,往往都会是最核心的人。

        

所谓的‘反间计’之类的计谋,不一向如此吗?

        

这时候,姬炎炎一步一扭,言笑晏晏道:“苏离,苏神算,你真的很厉害。这一次,竟是没有动用天机逆魂、逆命之类的手段!”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好让你们种下的天罗地网进行精准打击吗?”

        

苏离反问道。

        

“啧啧啧,真的很厉害,这都被你察觉到了。只是,很奇怪,如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判断出来呢?”

        

姬炎炎很奇怪。

        

似乎,这也是她心中的疑惑。

        

“难道,你真的不在乎魅儿的死活,甚至是不在乎她体内的孩子的死活吗?”

        

姬炎炎再次询问。

        

这话问出来,不远处的魅儿的神色略微有一丝的不安。

        

苏离平静的看了魅儿一眼,这才淡然回应道:“在乎自然是在乎的,但是正因为在乎,反而不能动用天机逆魂、逆命之类的手段。

        

因为,如果我是我的敌人,我要对付我自己,首先一定是要从‘逆魂’、‘逆命’等方面下手的。

        

但,只要这两方面的能力还没有被破除掉,那么我永远都还有底蕴可用。

        

可一旦用掉了,反而就没有机会了。

        

魅儿和我的孩子很重要,但我宁可陪伴着她们一起去死,也不会让这样的能力落入你们之手。

        

苏忘尘可以做到为爱入魔,弃爱入魔。

        

我当然也可以做到。

        

只不过,我可能会更狠一些罢了。”

        

苏离说着,又道:“而既然人皇和女娲知道这样的情况,是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甚至,他们宁可去委屈自己。

        

这就是皇族的大义。

        

你们不懂,也永远不可能懂!

        

所以,这一次苏忘尘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将计就计,将天池血河那三层独立的记忆禁|区和忘尘寰彻底进行了结合。

        

你们以为你们执掌了因果,获取了一切。

        

实际上,苏忘尘从一开始,就种下了囚笼。

        

他种下囚笼却并不是为了算计,而纯粹只是——以防万一,想要留下一线希望。

        

他是给你们留下的希望。

        

最终,却反而成全了他自己也成全了我。

        

所以,有几个字,很适合你们——自作自受!”

        

“不可能!苏忘尘绝不可能留下囚笼!”

        

“如果他留下囚笼,岂能欺瞒得了天道?”

        

姬炎炎的声音冷冽了几分。

        

苏离没有说话,而是道:“那东西,不是囚笼,而是‘希望之源’。

        

但是,留下的希望火种,反而成为了罪恶之源,成为了你们的噩梦。

        

因为,你们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希望,也不希望拥有希望!

        

所以,归墟浩劫十万年一次的核心因果,就在这里了。

        

一个没有希望的文明,是不可能持续存在的。

        

而正是因为苏忘尘不以‘囚笼之心’去种下希望之源,所以天道才无法判断出他种下了囚笼。

        

按照他的意思,他的出发点是伟大而博爱的。

        

这样的出发点,这样的本心,反而是会受到上天眷顾的。

        

所以,说到底,你们在抗拒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渴望和享受。”

        

苏离淡淡开口,言语却深刻无情的揭穿了姬炎炎一行人的老底。

        

姬炎炎闻言,俏美的脸都差点儿绿了。

        

因为,这一刻,她实际上是可以判断出苏离的话是真的。

        

更恐怖的是——这时候,这一方世界的轮回体系,已经彻底的崩乱了。

        

没有了忘尘寰。

        

那也就没有了特殊的轮回。

        

这一切,已经彻底的掌控在了苏离的手中。

        

这一方世界,恐怕已经再也脱离不了苏离的掌控了。

        

这是最严重也最危险的。

        

“现在,具体说一下——我这独立出来的记忆禁|区三层,已经形成的比较完美的轮回之地。

        

这个地方,我会进行一番布置,以独立的空间建立更完善的轮回体系。

        

而这样的地方,今后,将被命名为‘阴曹地府’。

        

这样的决定和命名,不接受反驳。”

        

“同时,我现在定下规则——以阙德为十殿阎罗之首,以南宫婉儿终身监禁于奈何桥上,定位为孟婆,手持还魂汤,消弭前世今生记忆,方可正常进入轮回……”

        

“后续的职位安排,会陆续进行下去。”

        

“你们可以有意见,但是我不会听。”

        

“另外,天池血河历练会正常开启。”

        

“体悟不朽奥义规则的,也可以继续。”

        

“其余事情,一切照旧。”

        

苏离冷声开口,同时大手一挥,原本消失的记忆禁|区三层特殊虚空,立刻笼罩了这一方天地。

        

而这时候,随着苏离重新降下这天池血河以及对应的隐藏地府,顿时,原本已经变得有些不同的人皇和女娲,浑身竟是出现了一道道的秩序锁链。

        

这些秩序锁链,竟是立刻发生着无比扭曲的变化。

        

最终,全部绷紧之后,直接炸裂。

        

而人皇女娲,则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发生了如举霞飞仙般的极道蜕变。

        

人皇具有皇气。

        

女娲更是如真正的圣母娘娘临尘一般。

        

而这时候,他们身上的画卷气息,道痕气息,也全部尽数崩断,反而笼罩上了一层层洪荒混元的神秘气息。

        

“恭迎人皇降临,恭迎女娲娘娘。”

        

苏离这时候则躬身朝着两人行了一礼。

        

人皇眼神温和,充满着欣慰之意,朝着苏离点了点头。

        

女娲则温柔一笑,接着抬手挥洒五色神光,直接笼罩了魅儿。

        

“孩子,辛苦你们冒如此巨大风险。这份因果,吾助你平之。”

        

女娲娘娘说着,那五色神光笼罩魅儿之后,原本属于魅儿的所有禁锢、隐患,竟是全部如一层黑烟般,顿时消散。

        

而与此同时,魅儿身上,竟是忽然掉落下了一幅画。

        

只是,这一幅画,此时已经成为一片空白。

        

“从此,你不再是画中人,不再是纸人身,而是正统的华夏血脉,华夏魂。”

        

“天命,是华夏之天命。三魂七魄,也是华夏之三魂七魄。”

        

“魅儿,你可愿意接纳这份蜕变?”

        

女娲娘娘轻声询问道。

        

魅儿闻言,泪如雨下。

        

“魅儿愿意,魅儿拜谢女娲娘娘。”

        

魅儿哽咽,娇|躯轻颤。

        

“嗯。有时间,多来青帝宫,吾传你绝世画技。”

        

女娲柔声道。

        

魅儿立刻点头。

        

随后,女娲和人皇化作七彩流光,顿时飞向了苏离。

        

苏离抬手于虚空作画,直接化出了一幅青帝宫的画卷。

        

这些做完,苏离才冷冷的瞥了姬炎炎一眼,道:“还有什么话可说?”

        

姬炎炎的脸色很苍白,也很难看。

        

“没什么话好说的话,将苏家人抓过来吧。是时候开始审判这群贱|人了。”

        

苏离一字一句道。

        

对于苏星曌、苏星亦一行人的密谋,苏离拥有强大的天机神算能力,又岂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