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男开荤是不是很吓人(40本禁书)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08:18:56处男开荤是不是很吓人(40本禁书)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在死神的规则之下,如果不想自相残杀,光靠消极避战是完全行不通的。

        

因为一共只有十轮挑战的机会。一旦十论还没有决出任何胜者,死神将自己指定胜利者!

        

这就等于所有人都放弃,乖乖地将命运交给死神了。恐怕死神最乐意见到的也就是这样的结局!

处男开荤是不是很吓人(40本禁书)最新章节列表

        

好在沙漏漏沙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看起来至少还能漏上一刻钟,所有人都有足够的时间思考。

        

“咳,我说诸位。”

        

在死神发言之后死一般的沉默中,抽到挑战者资格的李世白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想诸位都是聪明人,应该不会不明白死神的意图?”

        

他的双手依然拢在袖子里,没有人能看到他手上的动作。他的头却靠着椅背,目光先后直视所有人。

        

“如果死神是想光明正大地来狩猎我们,他根本没有可能成功。

        

“这是死神在利用他的规则逼迫我们自相残杀,他则大占便宜地借着我们的能力和身体复活!

        

众人大多沉默不语。唯独他对面的螳螂王冷笑了一声:“知道,但那又如何?” 

        

“你们几个螳螂人,本来就巴不得把自己奉献给死神吧?”

        

李世白懒得和这些异族人废话。他冲着剩下几个青芒人:孟飞、孙诺、冷月说话。

        

“只要我们能团结起来,就算是死神,就算是在这个死神制定规则的领域内,我们一样可以活着出去!”

        

他情绪有些激动,双手伸了出来,一拍桌子。他本来要站起,但受到领域束缚,没成功。

        

“陛下,恐怕没有这样的好事吧。”

        

孙诺似乎来了兴趣,但又表示怀疑,有点畏畏缩缩地问了一句。

        

李世白并没有回答孙诺,却继续看向所有人,尤其是孟飞、小落和排行末尾的几个女人。

        

“我会依次挑战诸位。如果各位肯信我,我们根本不用交手。你们可以直接把手上的牌交给我。

        

“根据规则,手上没有能力牌,别人就不能再挑战你们,所以你们一定能安全地活到这个领域终结。

        

”而我,只要拿到十张异能牌,立刻就成为最终胜者。我会向死神提出愿望:要求他释放我们所有人。

        

“这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得救。既不用自相残杀,也不会成为死神的祭品!

        

“死神的阴谋将被我们粉碎!”

        

孟飞不得不佩服,李世白这家伙不愧是能登上帝位的人,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儿鼓动人心的能力。

        

他说的方案可能的确是一种解法。但要实行起来因人而异。

        

如果在座是九个小落加上一个何马,何马一声呼唤,九个小落都把自己的牌送给他,不要说十张,二十张都能凑齐。

        

但发出呼吁的是李世白这个将会历史有名的大政客,这就尴尬了。

        

明显在座几个螳螂人和他是生死对头,甚至可能和死神沆瀣一气,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牌都交给他。

        

李世白这么说的时候,几个螳螂人除了冷笑之外,毫无反应。李世白也根本没有指望联合螳螂人。

        

他看中的是在座的青芒人。

        

“何马,我读过你的著作。我想你足够睿智,知道这种情况下该如何选择吧?”

        

何马、孙诺、冷月这三个人都是正经的青芒人。而小落也算半个。

        

根据死神规则,他只需要拿到十张异能牌就能立刻获胜。

        

自己已经有两张了,剩下只要这四人能被他说动,他就可以成功。

        

何马其实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一个忠心耿耿的女巫族女仆呢。

        

如果说服了何马,就等于一次说服了两个人。六张牌到手,他的离成功将能前进一大步。

        

就算剩下几个人不吃这一套,他手里有六张牌,对付其他人也更有底气。

        

反之,如果何马无法被他说服,那就是他最强的竞争对手之一。

        

何马和小落是天然的联盟,这两人如果用故意认输的方法转移异能牌,何马就能拥有四种异能,对付起来显然会更难!

        

孟飞假装纠结了起来,问道:“陛下认为我应该如何选择呢?”

        

“这还用说吗?”

        

李世白一指那三个螳螂人。

        

“你没看出来吗?

        

“那三个螳螂人,其中一个是螳螂王左锋,另外两个是他的左臂右膀。

        

“相貌年老、花白胡子的那个是他哥哥左格。而另一个年轻的秃子是他忠实走狗罗安。

        

“为什么这三个人一起出现在赌局上?”

        

李世白原本以为以何马的聪明,这种问题想也不用想就有答案,但偏偏孟飞双目一片迷茫,有点呆傻地问:

        

“为什么?”

        

皇帝陛下简直要气急了。如果这个人是他的臣子,而且他现在能站起来的话,他会用手中的权杖敲破这家伙的脑袋。

        

“这还用问吗?这三个家伙肯定是和死神达成了某种见不得人的交易!

        

“如果我没猜错,他们三个人会联起手来,全力搞定其他人中两个最弱的。这样合起来就有十张牌了。

        

“这些牌最终肯定会被送到螳螂王手上。然后他们三个人通过胜者愿望得到赦免,我们其他所有人成为死神的祭品。

        

“如果我没猜错,这本来就是这些身为死神余孽的螳螂人所布下的一个局,是一个吃掉我们这些青芒人的局!”

        

孟飞并不知道李世白是怎么来到了这里。但他觉得这位英明神武的皇帝此时此刻的判读,确有一定的合理性。

        

“所以呢?”孟飞继续装傻问。

        

“所以我们必须联手!我们都是青芒人,必须联手才能自救!”

        

“呵呵,”

        

孟飞忍不住笑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青芒人应该联合起来自救。

        

“但是刚刚我问过小落了,她不愿意把她的牌给您,只愿意给我。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陛下您再您的两张牌给我,我就有六张牌了。

        

“剩下只要再找到两个人合作,我们就可以大获全胜。

        

“就算找不到,我有六种异能,挑战别人去夺取更多的牌也是完全可能的吧?

        

“我要是赢了,一定会把皇帝陛下您救出来的!

        

“这样的计划是不是更现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