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那个怎么那么大呀(欲乱风韵熟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07:43:15哥你那个怎么那么大呀(欲乱风韵熟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证据的齿轮结合到当前地步,几乎可以判断青瓷也是槐溪村后代。

        

谈完两次时空裂口,饭局近乎尾声。

        

李十三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和青瓷说真相。

哥你那个怎么那么大呀(欲乱风韵熟妇)最新章节列表

        

“李先生,今天有幸请您用餐,我们全村人也感谢您的大恩。”

        

“不客气,我想问个事情,如果能让你们在梦里见到那些亲友,行吗?”

        

“真的可以吗?!”

        

村老脸上的皱皮线条更为僵硬,显得无比严肃,“哪怕只是梦,李先生能让我见见家人,老头子我…”

        

“别,我只敢说试试看。”

        

点击游戏界面,李十三从背包拦里取出道具:新月之羽。

        

和刚刚入手时完整、漂亮的新月之羽不同。

        

为了在噩梦神的梦魇世界中保护玩家,新月之羽有所磨损,色泽变得黯淡,少了小半截。 

        

新月之羽在游戏中的文字说明是驱散噩梦,与原主人美梦神相对,也能让人进入美梦。

        

李十三打算尝试通过新月之羽,让青瓷在美梦中见到母亲。

        

不知是否能实现,为了不让青瓷失望,先拿村民们试试看。

        

“我把话说在前边,只是试试看,不好说是否成功。”

        

大牛率先站起,“我意愿先试试!”

        

“嗯。”

        

新月之羽有所消耗,倒是不担心被一个村民耗尽。

        

直面噩梦神神格力量,新月之羽消耗半截,相对于让一个人做美梦,应该算不得什么。

        

“风铃铃!”

        

蓝色小风铃飞出游戏界面。

        

“用哈欠让这位先生睡一觉吧。”

        

大牛已经坐好,摆出上课趴桌面睡觉的姿势。

        

风铃铃好奇触碰着新月之羽:好像不用技能耶。

        

“那用什么?”

        

风铃铃:我试试看,纯用精神力触发新月之羽的力量。

        

嘿——!

        

随着风铃铃一鼓捣,只听得咣咣几声,房间里包括小闺蜜在内的槐溪村村民倒下一地。

        

“这…只要让那位大叔试试水,你怎么…”

        

风铃铃露出憋屈的神色:我没想到嘛。

        

李十三紧张观察着村民们的表情。

        

好在新月之羽总归是美梦神的东西,他们满地躺得四仰八叉,脸上的先是微笑,又泪流满面,有些还哈哈大笑且放肆流泪。

        

更有一些呼喊着某某人的名字,不断道歉,不断道歉…

        

风铃铃给吓到了:老板,他们怎么像是在做同一场梦?

        

“是不是同一场不知道,肯定是同一场景。”

        

风铃铃让所有人陷入睡眠时,新月之羽发出柔和的暖璜光团,如今消散。

        

意思有点像新月之羽是个引路明灯,指引他们走入美梦,后续的梦境就是梦中人间的自由发挥了。

        

手中的新月之羽,原本仅剩的半截在作用于十多人身上后,缩短到原本的1/6。

        

好险。

        

一开始只想拿大牛做实验,一个不小心催眠全员,消耗巨大。

        

“没想到新月之羽是个消耗品…”

        

村民集体睡着,李十三得负责任,不能打搅人家的美梦,也不能交给别人看着,只好等咯。

        

打开包间房门,外边有专门的服务生随时等候吩咐,他转身询问需要时瞥见房间内横七竖八的身影,脑中闪过“尸体”二字。

        

“李李李李李李先生。”

        

“去叫你们老板过来。”

        

“是是是是是是…”

        

“别紧张,人家以为我水字数呢。”

        

“不不不会的李李先生,您这是免费章节。”

        

叫来250号,李十三示意这些人中了类似催眠术的精神术式,在梦中和想见的亲友相距。

        

“喔?有点意思。”

        

“不是让你看热闹的,我不知道他们会睡多久,待会儿可能要安排客房。”

        

“放心,管够。”

        

事情没有李十三想象中那么拖沓,村民们的梦境有长有短,村老和大牛的最先醒来的一波,他们眼角还残留着泪痕。

        

纵然有一万个好奇,李十三依旧没有去打听。

        

“感觉怎么样?”

        

“李先生,您以后有事随便吩咐,我们赴汤蹈火…”

        

“得得得,我没那么夸张的委托。”

        

槐溪村先醒的村民起身买单,才发现开销被打了1折,对李十三报以不太妥当的笑容。

        

李十三摆摆手,示意无妨,让他们自己人照顾自己人。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李先生您慢点。”

        

送李十三离开房间,村老朝着村民们感慨,“我们生命里的贵人呀。”

        

“小槐米,他也是你生命里的贵人,可得好好珍惜。”

        

慈爱的目光汇聚在小闺蜜身上,她还在梦中呢喃。

        

“我…飞黄腾达后会报答好姐妹的...”

        

离开安云酒店,李十三再三思索,应该把真相告诉青瓷。

        

而且…让青瓷做个好梦。

        

再次拿出新月之羽,游戏道具只剩前端一小截,看着像是即将消散的能量体。

        

不敢拖延,连忙拨号,生怕这东西自然耗损殆尽。

        

电话很快接起。

        

“十三?”

        

“课代表,你在哪里?”

        

“这么晚了,当然在宿舍呀。”

        

和槐溪村村民们聊得有点久,还让他们睡了几小时,从饭点跨入夜里22点过半。

        

“课代表,我想见你。”

        

“哈?”青瓷吓了一跳,以为出了急事,“我马上过去,你在哪?”

        

“我们锻造屋见。”

        

“好,我出发!”

        

通话结束,真不愧是青瓷,没有半句过问原因,马上奔来,甚至比李十三还早到目的地。

        

“十三!你怎么了!”

        

“没有呀,单纯想见课代表。”

        

“什么?!”青瓷大惊失色,“肯定是撞坏脑子了,不然不会这样说的!”

        

“课代表…”

        

几番打闹,李十三带着课代表进入锻造屋里。

        

还是老样子,锻造器械站了一大块,包好的钢琴占了一大块。

        

原本的小榻榻米区域显得更为拥挤。

        

和李十三呆在狭小的空间里,青瓷不由抱怨,“真是的,没事情吓唬我,你知道圣兰女子学院有门禁的吗?”

        

“现在是暑假耶!暑假也门禁?”

        

“是,过22点禁止学生进出,都是因为你,我翻墙进来的。”

        

青瓷虽然没有战斗方面的训练,但3星修行者底子存在,翻墙没问题。

        

“那么,作为补偿,课代表,我跟你讲个故事。”

        

“什么故事?”

        

“在虹海市东城郊,有个荒废的小村庄。”

        

青瓷不由得把身子往李十三边上靠了靠,“大半夜的,讲溾故事吓我?”

        

“不是溾故事,是你心底向往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