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囊袋拍打h(娇乳喘息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4日07:23:56紫黑囊袋拍打h(娇乳喘息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砰咚萨——”鼎外巨响强光不断闪过。王冲在鼎中暗自庆幸,多亏不久前,他因为孙子王导之死,上逸清山找紫贤对质,将当年天帝赐予紫贤的震天鼎要来。这震天鼎乃是昆仑山的紫金葫芦所铸造,灵性敦实,极为坚固。要不然,今日便着了那小妮子的道了。

        

半柱香后,外面一切归于平静,他将震天鼎缓缓掀开,秦怀玉与洞渊早已不见踪影。

        

四周地上全是一个个被焚烧黑糊的深坑,王冲一怔,天罗之火无根无影,专焚精魄,怎么会在地上砸出火坑?他的胡子剧烈颤抖起来,这不是天罗地煞符!!

紫黑囊袋拍打h(娇乳喘息h)最新章节列表

        

...

        

不死神泉结界外,罗响抱着陈华身形显现在一块巨石前。与他们同时移形换影出结界的还有芬秋。

        

“罗郎,我们出来了!”芬秋惊喜道。

        

罗响毫不理会芬秋,满目痛惜的望着怀中的陈华。

        

陈华气若游丝,头顶灵光越来越暗淡,已经是命悬一线了。

        

罗响迅速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续命丹,在她耳边呼唤,“陈大力,你挺住!都是我的错!我还有很重要的话没跟你说!你不许死啊!”

        

他的名人剑已毁,无剑可御,正打算施出行脚风去找紫贤真人。突然巨石后转出三个人,俱是金仙修为,居中之人正是王眉。

        

芬秋脸色瞬间惨白,吓得躲到了罗响身后。 

        

王眉笑道:“罗少侠,这是哪里去?”

        

罗响心中一凉,脸色故作镇定,“逸清派的陈女侠受了伤,我这要带她去疗伤。”

        

王眉一脸淡定,不经意的扫了陈华一眼,“果然伤的很重啊,不过抱歉,你们恐怕走不了。”

        

王眉身后两位金仙挥舞着灵剑,向罗响等人刺来。

        

“啊——”一阵惨叫声响彻夜空......

        

...

        

不死神泉结界内,一片绵延的山丘前。

        

怀玉扶着洞渊,望着眼前数百里密密麻麻的山洞,竟生出一丝眩晕感。

        

“怀玉,寻个隐蔽之处,我们先躲起来。”洞渊的声音有些低闷,似乎在强忍着巨大的疼痛。

        

怀玉四处瞭望,突然望着一个洞口眸光闪了闪。她将洞渊扶进这个山洞。山洞的洞口不大,里面却很宽敞,怀玉燃起一道引火符照明。

        

“噗——”洞渊刚坐在地上,又是几口鲜血呕出。怀玉见那滩血中夹杂丝丝黑气,眉头紧皱起来。

        

“洞渊,王冲的魔毒太厉害了,你要尽快运功逼毒,我替你护法。”

        

洞渊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并没有运功。

        

怀玉何其冰雪聪明,立即明白了洞渊的顾虑,“你担心若是运功疗伤的话,王冲找过来,我会有危险?”

        

洞渊苦笑着点了点头。

        

怀玉目光坚定,握住他的手,“洞渊,你放心疗伤。刚才我进这山洞前,我便想到一个权宜之计。我观这个山洞外周竟然形似两条首尾相接的鱼。你听过太极双鱼图吗?”

        

洞渊眸光微亮,“怀玉,你要摆太极双鱼阵?”

        

怀玉:“不错。”

        

洞渊:“太极双鱼,号称是万物之源,生出阴阳二气,相生互变,坚不可摧!若是利用这山洞地形摆下太极双鱼阵,的确有可能挡住王冲。只是此阵需要一个阴眼和阳眼,才能不断衍生出阴阳二气,我的紫辉塔乃是至阳法宝,可做阳眼。何物做阴眼呢?”

        

怀玉:“符阵之盾的符法本源引得的是山海灵蕴,山海灵蕴属阴水,为至阴,所以符阵之盾可以做阴眼,符阵之盾本就有神甲加持,还可以增加太极双鱼阵的威力。”

        

洞渊颔首同意,二人毫不迟疑,立即开始摆阵,将紫辉塔和符阵之盾摆至阴眼和阳眼,洞渊运转灵力,一道金光打入阴阳二眼中,阴阳二眼光芒闪耀,一条白鱼从阴眼飞出,一条黑鱼从阳眼飞出,黑白二鱼头尾相衔,在山洞上空快速旋转,一道光墙自鱼身倾泻而下,将整个山洞包裹起来。

        

“成功了!”怀玉眸光微动。

        

洞渊继而盘膝而坐,祭出右手心的金色石环,顿时紫色火焰燃起,洞渊的周身被一抹紫光萦绕,下一秒,他已闭目入定。

        

怀玉知道洞渊在借助手心的金色石环,吸取天地灵气帮助他疗伤恢复功力,不敢惊扰他,在旁边为他护法。

        

洞内一片安静,只有那团紫色火焰不断闪烁发着光。

        

“砰砰——”一阵剧烈的震动从山洞外传来。

        

怀玉眉间一紧,快步来到山洞口,但见王冲正在施法妄图突破太极双鱼阵。可是他连着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怀玉见状,知道太极双鱼阵暂时能护住他们,心下稍安。

        

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她一扭头,对上洞渊那双深邃的眼睛,眸光深处神光闪现,一股醇厚绵长的灵力自他手上流入自己体内,汇聚在丹田之处,让她百骸舒适。

        

怀玉惊叹道:“洞渊,你这么快就恢复了功力?”

        

“有这金色石环辅助,恢复很快!”洞渊望着洞外皱眉道,“王冲找到我们了。”

        

怀玉:“嗯,不知这太极双鱼阵能撑多长时间?”

        

洞渊想起什么,“怀玉,他似乎很怕你的天罗地煞符?”

        

“那根本不是天罗地煞符。”怀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我现在的修为和灵力根本无法使出天罗地煞符。刚才的天罗之火是我用飞火流星符幻化出来诓王冲的。”

        

洞渊微愕,“地煞之气也是假的?”

        

“地煞之气是真的,要不然怎么能唬住王冲,只是那点地煞之气,恐怕连个凡人都杀不死。王冲是被混天魔祖的名头给吓蒙了。”

        

洞渊没有作声。

        

怀玉望着他,“洞渊,你不问我为什么会混天魔祖的天罗地煞符吗?”

        

洞渊沉声道:“你若想说,自然会说;你若不说,必有缘由。”

        

怀玉心中一暖,刚要开口,“我其实.......”

        

“唉——”一抹沉重悠远的叹息声自山洞深处传来。

        

怀玉与洞渊顿时警惕起来,怀玉向着声音来源处,抛出一张引火符,山洞尽头似乎有一个瘦长的黑影。

        

二人严阵以待,慢慢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这黑影竟是一把深插地面的长剑,这把剑通体漆黑,剑柄处刻着“天地正气”四个古篆字,上面蒙着一层厚厚的尘土。

        

怀玉有些奇怪这把剑的来历,正要再仔细查看。

        

“唉——”她的背后再次传来一声深沉的叹息声。

        

怀玉猛地转身,声音是从她身后的石壁传来,这块石壁有三丈多高,表面洁白平整。

        

洞渊眸光幽深,将怀玉拉至身后,将一束金光射入石璧。

        

下一秒,洁白的石璧上显现一道淡淡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