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男女暧昧气氛的句子(露b装)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3日13:20:46描写男女暧昧气氛的句子(露b装)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纸牌背面朝上,画的是手里拿着镰刀,咧着空洞只有牙齿的大嘴贱笑的死神。

        

大多数人和孟飞一样,小心地将纸牌拿起,并用谨慎的目光盯着其他的人。

        

桌上将会只有一个胜者。只有一个人能活,其他人全得死!等于桌面上所有人都已经成为成为自己敌人。

描写男女暧昧气氛的句子(露b装)最新章节列表

        

牌面既然是朝下的,说明自己拥有的异能并不为人其他所所知。既然如此,当然要小心别人的偷窥了。

        

“小心你的牌被别人看到。”

        

孟飞小声对小落说。

        

“嗯,大人放心!”

        

小落重重地点了点头。

        

在目前的规则下,小落和他至少必死一人,还有大概率一起死,这女孩现在还精神抖擞的样子?

        

或许是小落根本没想那么多,或许是情况并不那么悲观。

        

因为规则中还有一条,那就是死神会满足胜利者一个愿望。 

        

如果他赢了,就可以让死神满足自己一个愿望。这时候,要求带小落一起走不就可以了?

        

千年之前的罗安在这里,目标就是这个:先获胜存活,然后让死神满足自己一个愿望:释放齐美的灵魂。

        

只不过罗安失败了,并没有看到结局。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死神与青芒女神之间的神战已经分出结果。

        

所以,在这个死神领域中,面对不可挑战的规则,最重要的依然是在决斗中取胜!

        

孟飞展开了自己的牌。牌面上果然是用燃烧着的火焰般的文字,写着一种的特殊能力。

        

“能力名称:治愈。”

        

“描述:可以瞬间恢复自身和他人肉体所受到的所有伤害。”

        

下面是更细的文字,详细描述了这个能力的细节和各种限制。

        

另一张牌上则是:

        

“能力名称:剥夺。”

        

“描述:可以瞬间剥夺任何人的某种特殊能力。”

        

虽然描述很简单,但下面的细节很复杂。他剥夺别人的能力也有不少限制。

        

比如,对方必须在他目视的范围内,对方必须在他目视的范围内施展过该能力。

        

如果这两点不满足,他依然是无法使用这个能力去剥夺别人的能力的。

        

还有一点:即便能力被剥夺,能力牌依然有效,依然可以转移给胜者。得到这张牌的人依然可以使用能力。

        

在不能传音的情况下,孟飞把小落的手牵了过来,在她手心写字。

        

“你的能力是什么?”

        

小落会意地在他手心写字回答道:

        

“控制、免疫。”

        

小落的第一张牌和她现实中的异能是一样的。第二张牌的“免疫”则是说她对所有意识类异能的攻击免疫。

        

第二点很可能也是来源于现实。虽然何马没有试过小落在面对意识类异能攻击的反应,但是知道她有特别强的意识力。对意识攻击很可能本身就是免疫的。

        

千年之后的萧涵也有同样的特性。艾义复制了她之后却无法融合她的意识,不得以采用了回避她的意识的方式来操控她。

        

直升机上的一战,艾义再次试图攻击萧涵的意识,结果当场溃败!

        

换句话说,这些异能牌看似是死神的规则所赋予的,其实依然是来源于在座这些人在现实中就拥有的异能。

        

在座所有他认识的人,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小落、罗安、孙诺、甚至已经死了的冷月,全部都有异能。

        

冷月的异能虽然被他的最强BUG系统给修复了,但在死神的规则领域之下估计恢复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可以合理推测,在座所有人,都是拥有两种以上的特殊能力的异能者。

        

死神想吞噬这些人来复活自身?

        

从道理上说,死亡的死神只是一个游荡在积尸山地下的亡灵,根本就没有办法在积尸山之外施展任何能力。

        

甚至他在积尸山施展一点能力,可能都是要倾家荡产的。

        

他如果是想要一个个地吞噬这么多异能者,根本就没有可能。

        

究竟是他精心策划,还是因缘际会,导致了这么多拥有多重异能的异能者汇聚在这里,所以他乘机做了最后一搏,倾尽最后的家底开启了规则领域?

        

在这个规则领域中,他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只需要用规则引导这些人自相残杀,相互争夺异能就行了。

        

最终除了一人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成为他的祭品,成就他的复活?

        

孟飞思索着这一切现实背后的逻辑。千年之前的这个赌局应该就是这样成立的。

        

只是死神最后还是失败了。死神并没有复活。但不知道是什么变故,导致了饕餮的诞生?

        

对孟飞来说,他并不需要去做太多猜测。只要他按何马的想法来思考,继续推动剧情的发展,一切都将展现在他面前。

        

等时光螺旋的再次重置的时候,他就会自然而且地清楚一切了。

        

只是这其中还有一个变数,就是那个和他一样来自这个时空之外的饕餮的分身。

        

那家伙会不会找到打破时光螺旋的方法呢?

        

在孟飞忐忑不安地思索的时候,死神的手指发出咯咯咯如同陈旧木偶转动的声音,向上摊开。

        

他的惨白的手掌上多了一枚古铜色的骰子。

        

这枚骰子并不是六面体,而是一个更复杂的多面体。大概是这桌上有多少选手,就有多少个面。

        

其中向上的那一面尤其明亮,投出锥形的光线,在虚空如投影机映出在场某人的现场直播的形象。

        

把玩着手中的骰子,死神咧嘴怪笑道:

        

“呵呵,让我们猜猜第一个挑战者是谁。”

        

他的面前有一个凹陷而光滑的铜碗。骰子落入其中,开始叮叮咚咚极速地跳动。它向上投影出来的图像也随之令人目不暇接地变化着。

        

几经摇晃之后,画面定格在一个身穿银甲、相貌英武的中年男子身上。

        

青芒皇帝李世白,第一个被抽中了!

        

接着,一个倒计时的沙漏在空中出现了。死神再次用他那不用咧嘴也露出所有牙齿的怪嘴笑道:

        

“你们开始挑战的时候,我就会消失。

        

“但如果挑战者在沙漏漏光前没有发起任何挑战,就视同放弃挑战资格,我会再次出现投出骰子。”

        

话音刚落,死神消失了。只剩下沙漏在不停地漏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