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怜中药反攻花城(女操男)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3日08:44:41谢怜中药反攻花城(女操男)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

两个灵魂意味着北辰的精神力要比一般人的强大。

        

不过,双生双瞳者精神力的强大并非因为肉身内有两个灵魂的原因而与生俱来。

        

事实上,精神力的强大来自两个魂体之间的不断抗衡与排斥。

谢怜中药反攻花城(女操男)最新章节列表

        

就像是妖兽对于自己领地的宣示与争夺。

        

魂体与魂体之间也在无时无刻都在争夺着对肉身的控制。

        

在这个过程中,魂体与识海都将会不断地变强。

        

而且这类人与普通修士不同,他们自降生之日起便先天开辟识海,可以说是天生的修行胚子。

        

在未开化之前,双魂会处在识海的滋养之中。

        

直至双魂意识苏醒,开始争夺对肉身的控制。

        

根据古籍记载,双生双瞳者还有一个特性,共生!

        

他们无法彻底消除自己体内的另一个魂体,只能在抗衡的过程中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因为个体之间的强弱差异,此类人的双魂最终会形成一个主次双魂的格局。

        

历史上甚至有强大的双生双瞳者将次魂封印在识海,为自己的主魂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力。

        

双魂共生,次魂在失去对肉身争夺权的情况下,双方所形成的格局又被称之为寄生,也被称之为双魂寄生!

        

毫无疑问,双魂寄生的强者便是双生双瞳这类人中最为强大的存在。

        

从北辰之前的状态不难看出。

        

北辰的双魂还处于相互拉锯的状态,并未形成主次分明的格局更未到寄生的地步。

        

只是这充满阴寒之气的魂体似乎已经有发展为主魂的趋势。

        

若是放任不管,怕是最终会成长为双魂寄生者。

        

而此类人最为可怕的还不仅是先天开辟的识海和强大的精神力。

        

他们的肉身也同样强大得可怕。

        

强大到可以在还未正式修行之前便能容纳双魂,甚至承载识海!

        

你以为这就完了么?

        

你以为他们的双瞳仅仅只是双魂拉锯,抗衡的一种体现?

        

天真!

        

双生双瞳者最强大的是他的瞳术。

        

天生瞳术,囚魂刑狱。

        

这是一种根本无法靠修行获取的瞳术,因为他是天生的。

        

发动的媒介与血瞳类似,靠的都是双眼。

        

不同之处在于,囚魂刑狱也可以直接通过精神力攻击发动,不需要像血瞳那般对视。

        

更为恐怖的是,寻常幻术主要针对的是修士的识海。

        

通过诱导,探查潜意识的存在,挖掘受术者内心的恐惧,创造令他深陷的场景,无法自拔。

        

囚魂刑狱在一点上犹有过之。

        

他不仅可以让受术者深陷其中,还能让受术者在幻境中受到的一切伤害显化在肉身。

        

如果在幻境中断了一臂,那么肉身也会如此,被称之为幻境与肉身同现。

        

受术者即便破除了幻境,他肉身所遭到的苦难也还是得到了继承。

        

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因为在幻境中,施术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可比他用杀意瞪人厉害得多了...

        

念至此,他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

        

北辰习得多种秘术,又是双生双瞳,实力还远高于他,若是不慎,今天怕是要完犊子了。

        

“你好像知道一些什么?”,北辰神色冰冷,侧头看着李忆安。

        

他装作淡定的回道:“双生双瞳,就师兄这体质怕是宗内同境无一敌手。”

        

北辰哈哈一笑,“你果然很有意思。”

        

“当年秘宗堂找到我的时候确认了数次才最终确定了我的体质。”

        

“而你只是一眼!”

        

他想到了什么,低头笑了笑,“李忆安,看来你对秘宗堂还不了解。”

        

“我的强大在秘宗堂里的某些怪物面前不值一提。”

        

“等你见识过那些怪物就会清楚,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可怕。”

        

他伸出双指指了指自己的双瞳,“你知道双生双瞳,那你知道囚魂刑狱么?”

        

李忆安点了点头,“了解一些,能让肉身继承延续幻术的伤害。”

        

北辰嗯了一声,“我这双眼睛便是触发刑狱的媒介。”

        

“对那些怪物而言,我只是培育这双眼睛的容器罢了。”

        

“哦,对了~”

        

“你师姐很幸运,有你这样的师弟为她出头。”

        

“如果对传闻中‘虚’能量的研究失败,那你师姐体内的仙体也会被用秘术转嫁到某个怪物身上。”

        

李忆安闻言眉头紧锁。

        

秘术与禁术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

        

如果秘宗堂没有丧失了对界限的判定,那将是极为可怕的事情。

        

北辰看了一眼李忆安,缓缓收起了那股阴寒之气。

        

“你不会真以为你能一人抗衡秘宗堂吧?”

        

“你以为秘宗堂内只有陈文一个太上长老?”

        

“哈哈哈,天真!”

        

“据我所知,最近那些怪物的研究出了些问题,秘宗堂和丹堂的长老现在都脱不开身。”

        

他摆了摆手,缓缓朝着李忆安走来。

        

当二人之间不过三米之时他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李忆安上下打量。

        

“二十岁不到的骨龄,却拥有能越阶一战的本命境战力。”

        

“不仅由剑心开启剑意,还能使用杀戮一道的杀意对敌。”

        

“对了,听说你那日的剑招也是非常精妙,可惜我来得太晚。”

        

他低沉一笑继续说道:“本来这秘境对你来说是一个杀局,可你居然借用那两头妖兽的精血炼体,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

        

“还有你的隐匿术法,也是让我废了一番功夫。”

        

他微微一顿,身子开始向后飘去,“李忆安,你很有意思,我决定不杀你了。”

        

“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打赌?

        

李忆安想起了天无策,怎么最近都喜欢打赌了...

        

不过,能不动手自然是顶好的,因为他的确没什么胜算。

        

“好啊,你想怎么玩。”

        

北辰思索片刻,“以你的修行速度,本命境九阶不算什么。”

        

“等你与我同阶之时,你要与我一战!”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的全部术法和你修行的最大秘密。”

        

“比如,你的心法!”

        

见李忆安略显诧异,他咧嘴一笑道:“我回宗后就查了你的资料。”

        

“你的修行经历几乎是一片空白,但还是有一些信息可以从中发现。”

        

“你修行时间短,而且你仙体品阶不高。”

        

“既如此,你的修为必然是你心法所带来的提升。”

        

“是秘术级别的心法还是禁术级别?”

        

李忆安此时的内心有些精彩。

        

他的心法虽然特殊,但境界的提升主要是因为那神秘的仙体不仅能升级品阶还能吸收远超常人的真元。

        

可你要说北辰错了吧,他的分析的确还有点道理。

        

北辰见李忆安不说话,不由猜测一声,“难道你也是特殊体质?”

        

李忆安:“...”

        

猜吧猜吧,猜对了我倒立练剑!

        

他依旧沉默不说,北辰也是自知无趣停止了猜测。

        

“那要是我赢了呢?”

        

北辰闻言神色阴冷地看向了他,“你要是赢了,我这双眼睛归你!”

        

“我不要。”,李忆安当即拒绝。

        

恶心不恶心啊,你给我你眼珠子我有个毛用。

        

自己的眼珠子用着不香么?

        

北辰:“...”

        

“你不要?这可是能施展囚魂刑狱的媒介。”

        

李忆安没有犹豫,说出了两字,让北辰差点暴走。

        

“恶心!”

        

北辰嘴角一抽,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特么...”

        

李忆安想了片刻,询问道:“师兄,你除了那对招子就没啥值钱的了?”

        

钱?

        

北辰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特么是能用钱来衡量的?

        

“李忆安,你知不知道双生双瞳的体质几乎就是为了供养这对招子。”

        

“你又知不知道,囚魂刑狱是多么可怕的瞳术。”

        

李忆安点了点头,“知道,可是恶心啊,我要他干嘛!”

        

李忆安说的这是实话,血瞳最擅长的就是幻术,虽然没双生双瞳这么变态但人家至少人家干净啊。

        

此时另一个北辰有些忍不住了,在识海中狂笑不止。

        

只见北辰踉跄着后退了两三步,双瞳一阵旋转,随即整个人的气势浑然一变。

        

他无奈摇了摇头,“忆安师弟,是我,他已经走了。”

        

“他让我告诉你,不论你是否答应,在你与他同境之后他便会来找你一战。”

        

李忆安摊了摊手,人家真要主动找上来,他也没什么办法。

        

北辰继续说道:“他之前所说的事情你也要注意。”

        

“你...暴露了太多。”

        

“据我所知,你已经引起了不少秘宗堂长老的注意,这很危险。”

        

“对了,不到离开的时间,你千万别去三大栽种区附近!”

        

“为了对付你,这次轮值的弟子之中安排了不少骨龄超过三四十的师兄。”

        

“即便你现在修为踏入了本命境,你也万不可小觑了他们。”

        

李忆安有些困惑,但还是行礼表示感谢。

        

“师兄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在剑宗的时候他就觉得北辰的态度有些问题。

        

不像秘宗堂那般仇视也不同于其他弟子对战堂的敌视。

        

北辰犹豫片刻后开始向后退去,“因为你师傅楚狂人曾救过我一命还助我破境。”

        

“在他眼里我不是怪物,这一点,我很感激。”

        

还有这事儿?

        

李忆安点了点头,至于真伪估计要找楚狂人才能验证。

        

能确定的是,至少目前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应该是不会再动手了。

        

“师兄,你体内的另一个意识为什么放弃了动手,反而与我打赌?”

        

北辰一愣,“不动手不是挺好的么?非要知道原因?”

        

李忆安点了点头,“好奇!”

        

北辰:“...”

        

他笑了笑,随即收剑御剑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因为他觉得,你和我们很像,也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