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太深不要在车上做(办公室的亲吻)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日10:00:53太大太深不要在车上做(办公室的亲吻)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承娧

        

立秋又气又好笑的抚着主子背脊,顺着乖张逆鳞,唇际噙着无奈笑意,佯装委屈说道:

        

“哎呀!原来辛苦从东越日夜奔袭赶回来,主子半点欢喜也没有,看样子一代新人换旧人啦!”

太大太深不要在车上做(办公室的亲吻)最新章节列表

        

虽作势要扒开身上的附着物,立秋怎么也不舍得真放开人,任由她紧紧抱着,自相识至今分离最久的一次啊!

        

她的职责本就游走在各国间,东越之事泄漏了脸面身份没受到惩罚,仍能留在颜娧身边已然知足。

        

“行了,都说不走了,还不行?”立秋可没想到能见到她撒娇装嫩,傲娇如她算是太阳打西边来了。

        

颜娧挑眉抬眼,一闪而过的狡黠,贼兮兮笑问道:“那先跟阿娧先说说东越什么状况?”

        

大意失荆州啊!原来小姑娘想知道消息吶!

        

这是担心她会隐瞒什么?

        

“爷在呢!瞎烦什么心?”立秋拧了拧小巧琼鼻,还是没忍住不由得夸赞她一番,“这几次的事儿,主子处理的十分妥当,爷也瞎烦心了。”

        

俩人处理起这些糟心事都各自游刃有余,根本不需要她来烦心,回道她身边只是再添一双羽翼吶!

        

“姑姑夸我了?”颜娧绽出甜美笑容,等着接下来的夸奖,没料到等到的问候久违的臀部吶!

        

一阵久违的问候被打得猝不及防,不用说也知道为何被打。

        

如若是立秋跟着,她哪有机会逃出升天?

        

若说整个归武山除了莫绍与她,还有谁最熟悉宅子里的地下通道?

        

除了立秋还有谁?

        

捂着发疼的臀部,颜娧嘟嚷着说道:“谁让姑姑也不回来,都被关在宅子里面关慌了。”

        

“我回来就不跑了?”立秋觉着一定会被答案给气笑。

        

“嘿嘿——”颜娧慧黠眼珠一个滴溜闪避着问题。

        

“不说我也知道。”立秋动作迅速地为她束起发冠,来了兴致地问道,“走,说说这一年进步了多少?”

        

走?

        

颜娧茫然回望,不是要用拳脚说吧?

        

还没来得反应过来,便被拉着跃上屋脊。

        

“真打?”

        

瞧立秋毫不犹豫颔首,架式不像开玩笑吶!

        

好似真真要将她揍一顿......

        

颜娧抚着发疼的额际,低头瞧见取葛布回来的春分,一脸雀跃的等着开打,楚风也一派悠然地落坐在二门屋脊上,勾着兴味浅笑环胸看着。

        

“验收。”

        

立秋莲指轻动轻动,掌劲如落英纷飞般来袭,丝毫没留情地扑面而来,足下轻点屋瓦步步进逼,顷刻间原本立足另侧飞檐的立秋已来到面前,掌风凌厉,左右进击。

        

颜娧:......

        

姑姑玩真的啊!

        

掌劲欺近,颜娧回身空旋,迅即腕转承风,化解掌力,无形的压力在寅夜中破碎四裂,院中老树枝叶碎散飘落。

        

几番迅即追击,逼得她无处可逃,劲气拦腰来袭,翻身腾空,想伺机推却藕臂,化解掌劲。

        

立秋唇际扬起惬意浅笑,也不舍得真打疼了主子,一个横劈长腿,躲过腾空奇袭,迅速勾住横空而落的颜娧,单肘一挑,在失衡跌落屋檐前拉回人。

        

明显落了下风的颜娧,还能怎么着?

        

实战啊!

        

她缺乏实战经验啊!

        

瞧瞧立秋几个旋身横渡便叫她处于下风,出去还怎么好?

        

这分明是来告诉她,不应该自个儿跑出门吧!

        

小半辈子都是一路逢凶化吉习惯了,自然也养成她胆子大了些。

        

不需要这么来打击她吧!

        

内息再深沉没有良好实战经验,怎么能在对峙时斩获先机?

        

“姑姑是特地回来打击我的?”颜娧不悦地嘟起小嘴,收了内息拒绝再战,落坐在屋脊,双肘靠膝捧着下颌,凝视着前方。

        

立秋掩不住唇际笑颜,跟着落坐在主子身旁,藕臂揽上纤瘦肩际,佯装无奈的叹息说道:“不如说是回来告诉妳,人心险恶。”

        

一路上的好人好事她都听说了,偷偷遣去东越的两只部队,虽然看着挺头疼也仍获得妥善安置。

        

虽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也不疑得心大了些。

        

来个百兽园已叫晁焕看着背脊发凉,吓得赶紧号招工队,将晓夷山远离人群、兵营之处,按照清家要求兴建兽园。

        

除了满泽巨鳄,又来满山猛兽......

        

好不容易安顿好猛兽,没多久又来一群“流民”,随时随地能化身战士的肮脏流民,又叫晁焕折腾好些时日,将最贫脊的庄子在最短时间内改建成军营......

        

全部都想小师妹有多害怕晓夷山遭什么变故?

        

送药送香也就罢了,猛兽军、无籍军士也能送一摞?

        

纤手搔搔额际,颜娧偏头探向立秋,不解问道:“出事了?”

        

“妳那三师兄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哪那么容易出事?把人吓得不清就是。”没好气的睨了颜娧眼,再气也没敢对主子动手啊!不由得苦笑问道,“有这么刺激的事儿,能不能先行通知一下?”

        

“人生地不熟,最需要的不过人手,这样不是挺好?”颜娧干笑了两声。

        

实话说,还真没想得那么细致,直觉着先把人手送到了再说,开拓荒地、种植庄稼,种种万事初开,最需要一群能够带动气氛的工作者。

        

看着清家与关纬不差啊!

        

瞧着东越百姓贫苦至斯,定会想办法配合承昀,看看如何予以百姓最大帮助,真没想到会吓到人便是。

        

“送人还能理解,送猛兽呢?别说其他人看到猛兽躲得无处可逃,光看到清家一家老小全出现在晓夷山里,我也吓得不轻!

        

四国说也说不动,请也请不了的百兽园,全集中在靖王封地,这要是传出去了,怎么好?”立秋直想敲开她脑壳看看,百兽园可以说整个搬空了啊!

        

“我要的就是这样啊!不这么做,如何撕毁恭顺帝与奕王的合作?”这点真真半点不后悔,不扯掉这两人虚假合作的面罩,怎么能甘心?

        

颜娧苦恼地凝眉问道:“三师兄没叫消息传出去?”

        

立秋吶吶无言,不知该从何骂起:......

        

一点都不怕引火烧身的小姑娘啊!

        

“我刚真该好好打妳一顿......”

        

“嗯?”

        

颜娧惊恐闪身躲过立秋突来的掌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