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从圣女到贱奴容容(儿子的好大)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日09:20:31第15章从圣女到贱奴容容(儿子的好大)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诺亚的声音浑厚响亮,他说的是英文,但陈六合能够听得懂。

        

“我怕你撑不过一分钟。”陈六合冷冽直笑,说的是炎夏语,他知道对方一定听得懂。

        

“迷之自信。”诺亚说道。

第15章从圣女到贱奴容容(儿子的好大)最新章节列表

        

陈六合不说话了,无比沉静的站在那里,他在极力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他今天伤的太重,刚才的一个时辰,虽然让他的状况好转了许多,可他的状态依旧非常糟糕。

        

可以说,这一战,连陈六合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必败无疑的。

        

但陈六合从没把内心的沉重表露出来,他依旧显得是那般的自信,自信的让人有些看不懂他。

        

凝视着诺亚,感受到生杀台上弥漫开来的肃杀之气,陈六合内心没有惧怕,只有着逐渐浓烈高涨起来的战意。

        

没有退路的一战,只能一往无前!

        

“做好了接受审判的准备了吗?”诺亚开口。

        

陈六合咧嘴狞笑,无声的做了一个嘴型:“去泥佬佬的!”

        

“嗖!”一声轻响,仿若有厉风呼啸,诺亚的身躯化成了一道光影,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陈六合。

        

那一身劲芒,爆耀疯涨,强悍且浑厚,给人带来无比震撼的气势。

        

人还未到,那狂风就在席卷,烈烈炸响,空间都像是要被撕碎了一般的可怖。

        

“砰!”下一瞬,诺亚冲至陈六合身前,直接出击。

        

一声闷响,陈六合身躯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他竟然连诺亚的一招都没能扛住。

        

这一幕,禁不住让人惊呼了起来,人群中,已经有人不自觉的提起了心弦,他们竟然在为陈六合担忧。

        

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说,陈六合这种具备如此天纵风采的人,若是死在了生杀台上,当真就太可惜了。

        

他还很年轻,他战力值可怕至极,他未来的上升空间太大,他潜力无穷!

        

若是世上少了这么一个天才,那该失去了多少精彩?

        

这些人自己都没察觉到,在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他们本来的想法已经在悄然改变。

        

他们已经开始在因为陈六合的优劣处境而心绪波动起伏......

        

“果然是外强中干的花架子了,强弩之末就是强弩之末,再怎么强装镇定,都不堪一击。”诺亚得意的笑了起来,陈六合的表现,可以说已经不对他具备任何威胁了。

        

一击得手,诺亚没有停顿,他身躯继续前蹿了出去,一腿扫出,抽向身在半空的陈六合。

        

陈六合仓皇的抬起手臂格挡了一下。

        

“砰!”一声轻响,伴随着陈六合的闷哼声,他的身躯被横扫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

        

不等他起身,诺亚就再次杀至,隔空一拳砸下,那汹汹劲芒带着凛凛杀气铺面而下。

        

陈六合眼神连续闪烁,他头皮都快要炸开,一个狼狈的翻滚,快速滚向一旁。

        

他的反应已经够快,可还是被那劲芒给击中,身躯当即一震,口中鲜血喷涌!

        

这一战,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刚开始,陈六合就被打的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他直接就被逼到了一个绝境当中!

        

这样的实力,还真持续这一战?

        

不可能会有奇迹发生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饶是王霄和竹篱等人,也都这样认为了,他们面色阴沉的可怕,眼中满是忧愁与惊惧。

        

唯独,奴修还在强自镇定,他目光炯炯有神,一眨不眨的盯着生杀台。

        

他不相信陈六合会这么脆弱,他不相信一直坚持着要上生杀台的陈六合会这么不堪一击!

        

他虽然看不穿陈六合,可他坚信,表面上看到的,绝不是陈六合的全部。

        

这一战,一定会有转机出现。

        

“老疯子,真的就这样认命了吗?你那个便宜徒弟撑不了多久了,随时都有可能被击溃。”王霄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战况,对奴修说道。

        

“没这么简单,我相信他。”奴修咬着牙关,几个字眼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

        

“你也跟陈六合一样,迷之自信。”王霄眉头深深的拧在了一起说道。

        

“现在不做什么的话,等下再想做什么,怕是来不及了。”竹篱疾声说着。

        

“破坏生杀台规矩,成为众矢之的吗?”奴修道。

        

“目前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除非我们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陈六合倒下。”枪花说道。

        

“他做事,向来不喜欢别人来帮他擦屁鼓。”奴修道。

        

“这是要冒着多大的风险来赌这一局啊,恕我直言,老身都不知道你们的底气在哪里。”竹篱道,她也看不出陈六合身上到底有什么名堂。

        

至少,她现在也没看出陈六合的翻盘点在哪里。

        

生杀台上那个一直被狠狠压制,在不断败退的年轻人,并没有展现出什么特别之处。

        

奴修没说话了,他的双目倒竖,眉宇与眼角都有狰狞之色显现,可想而知,他此刻承受着多大的心里压力与精神煎熬。

        

可他仍旧要选择相信陈六合,如果他们这些人现在选择强行出手救人的话,那先前的一切努力,就全都前功尽弃了,他相信那绝不是陈六合想看到的。

        

生杀台上,杀局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一分钟时间,陈六合就已经伤痕累累了,嘴角挂着一道长长的血线。

        

他被一次次的打趴下,他就像是不断的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他在强行支撑,他在弥留之际!

        

烈风中摇曳飘忽的烛火,也不过如此吧?

        

恐怕来的都不如此刻的陈六合惊心动魄。

        

“砰!”一声巨响,陈六合再一次被诺亚给砸飞了出去,身躯也重重的砸落在地。

        

“哇”一大口鲜血再次从陈六合的口中喷溅。

        

这不像是一场搏杀与对弈,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从头到尾,陈六合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人群中,已经有人不忍心看了,有人扭过了头,不想看到刚刚还风采逼人英伟万丈的年轻人,落到这般惨烈狼狈的下场。

        

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小看和轻视陈六合,他们内心只有遗憾与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