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教师的情乱小说(《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日14:37:19我和女教师的情乱小说(《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林凡在右侧通道十四楼步梯朝下喊话的内容,被躲藏在各层房间内的人听了个大概。

        

不少人幸存者都明白,外面那个‘鬼’拥有一些限制,并且,他们会在六点之后安全脱险。

        

而林凡与陈壶时不时“左17”“右3”的喊声,更是让幸存者们明白,这两人在溜鬼。

我和女教师的情乱小说(《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感觉他们二人胆大的难以想象,但有人溜鬼,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这意味着,那两个胆大的家伙不死,那他们就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水茹云躲在房间内,原本颤抖的身体,渐渐平复了下来。

        

她已经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外面,不时响起的报数声,就像是一条坚守在洪水面前的生命线一样,让她安心。

        

……

        

……

        

一架上行的电梯中,林凡好整以暇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露出了微笑。

        

“下午四点半了,再剩一个半小时,这诡异就该结束了吧!” 

        

真正与陈壶一起溜鬼之后,他实际上的运动量并不大,除了一开始还象征性的跑了跑,到了后面,基本上就是坐着电梯来回倒。

        

因为,诡异无法确定他具体要到哪一层楼,所以会在他坐电梯的楼层等待着,确定了他的位置,才会使用其他电梯追上来。

        

而等诡异追上来,林凡早已经在通道另一侧的电梯里了。

        

“叮!”

        

电梯门开了,林凡漫步朝外走去,正要朝另一侧通道走去时,他突然愣住了。

        

在他对面,原本应该显示在三楼的电梯,却显示出了一条横杠。

        

“电梯故障?”

        

林凡怔住了,在他面前,不是一座电梯故障,而是除了他坐的这一座电梯外,其他三座电梯,都是故障的状态。

        

“怎么可能?”他有些愕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在右侧通道,其中一号电梯已经坠毁,另外两座现在却是同一时间故障。

        

两座电梯同一时间故障的可能性不大,所以……

        

“是诡异弄的?”

        

林凡面色有些凝重,迅速动了起来,朝着左侧通道跑了过去。

        

他的猜想成真了,左边的四座电梯,同样被破坏了,显示着故障的标志,无法使用了。

        

“这鬼东西,竟然还有这种脑子?”

        

林凡诧异了一声,连忙跑到步梯,朝下大喊了起来。

        

“所有电梯都被破坏了,启动B计划!”

        

所谓B计划,便是陈壶提出来的,针对电梯可能损坏,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他们不得不以步梯作为逃生通道而设计的计划。

        

与通过电梯拉扯溜鬼一样,B计划也是同样的目的,但具体形式却与电梯拉扯溜鬼有些许的差别。

        

主要体现在,坐电梯溜鬼时,他们相对惬意,只要不犯错,鬼几乎没有追上来的可能。

        

而现在,电梯不能使用后,就只能通过楼梯逃命了,这种情况下,体力才是最大的问题。

        

“要开始真正接力了啊!”

        

林凡脸上却是有了一丝兴奋。

        

说实话,电梯溜鬼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危机感,就好比一个一心想玩过山车刺激一把的人,发现这个过山车,不过就是个老年代步车,完全没有意思一样。

        

他等在步梯口,竖着耳朵倾听楼下的动静,并没有急着乱跑。

        

之前那一声喊叫,毫无疑问,让他处在了明处,所以这新赛道的第一棒,就该由他来开始。

        

“噔噔噔~~!”

        

果然,没一会,他就听到楼梯间下方传来了一阵狂烈的上楼声。

        

林凡露出笑容,大喊道:“第一棒开始,左上右下,逆时针!”

        

喊完之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右侧通道跑了回去。

        

陈壶没有回应,林凡也没想着他能回应,因为按照原本的接力点,陈壶目前跟诡异的位置很近,所以他肯定是不敢说话的。

        

“踏踏踏!”

        

林凡听着脑后传来的追击声,脸上带着一股兴奋劲,开始不停地下楼。

        

“生死大逃亡!!”

        

一路狂奔,他几乎每一步,都能跨越五到六个台阶,几乎三步下半层,七步下一层,甚至,跑着跑着,他在过扶手拐角处时,还玩起了跑酷动作,直接跨越。

        

“嘭嘭嘭!”

        

一层又一层,林凡速度飞快,没一会,就下到了四楼,但让他惊愕的是,后面的诡异不仅没有被甩掉,甚至声音还更加近了一些。

        

真快啊!

        

他带着兴奋之色,迅速下到三楼,接着就跑进了通道,急速朝着左侧跑去。

        

按照B计划已经现行循环的素数,陈壶目前肯定就在通道左侧的三楼等着接力。

        

林凡感觉自己化身跨栏选手,每一步都尽可能最大化跨步,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

        

到达左侧楼梯口,果然,陈壶正在三楼半的位置等待着。

        

嗯?

        

陈壶看着一脸兴奋的林凡,怔了一下,来不及多想,迅速就朝着楼上跑去。

        

而林凡,则是平缓了呼吸,提起脚后跟,垫着脚掌,迅速钻到了二楼,接着就等待了起来。

        

“嘭嘭嘭!”

        

诡异随后跑来,没有一丝犹豫,就跟着陈壶的脚步声,追上了楼。

        

而林凡,则是带着兴奋迅速赶往下一个碰面点。

        

虽然,在这种生死逃生中很不应该,但林凡真的是从心中感觉很爽,非常刺激。

        

这种刺激感,强烈冲击着他的大脑,让他对被诡异追到的后果都暂时忽视了。

        

而在爬楼中的陈壶,却是在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林凡刚才面带笑容的状况。

        

若不是林凡没追上来,他都要怀疑林凡变成诡异了。

        

因为,只有那个诡异,才会在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哪怕被自己从十四楼丢下去,依旧挂着诡异的笑容。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陈壶觉得自己太敏感了,林凡也许就是见面对自己微笑打个招呼罢了。

        

就这样,又是一阵急追逃状态,相比于林凡,他的速度更快,比诡异还快,没一会,就来到了下一个碰头点。

        

当他看到林凡的那一刹那,身子骤停,心脏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整个人差点魂飞魄散了。

        

只见林凡的脸上,挂着一抹不该出现的,非常灿烂的笑容。

        

若不是接下来林凡对他点了点头,他都可能会掉头跑掉。

        

陈壶强压着心中的不适,迅速与林凡擦肩而过,去另一个楼层躲了起来,将新的一棒,交给了林凡。

        

就这样,两人一人一棒,玩起了上下楼接力赛,被追上的人会没命的那种。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壶终于在心中确定了一个事情。

        

“林凡这家伙,心理可能有点问题!”

        

经过连续多次的上下爬楼,他的体力已经大幅衰减,甚至速度降到了比诡异还慢一些的程度。

        

连他都如此了,林凡自然更加不堪,可是,每一次,他与林凡见面的时候,都能看到那带着兴奋的笑容。

        

在将新的一棒交给林凡后,陈壶听着诡异追击而去的声音,皱起了眉头。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显示为下午五点二十五分。

        

距离游戏结束,还有三十五分钟。

        

但是,林凡与诡异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这说明林凡的体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他跟诡异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照这样下去,坚持不到六点钟啊!”

        

陈壶一边朝下一个碰面点走去,一边皱眉盘算着。

        

按林凡表现出来的速度,下一次,他可能就坚持不住了。

        

一个普通高中生,能在坚持上下爬楼近一个小时,虽然中间与他有交替,能够休息,但也很不可思议了。

        

“不行,必须要休息了,再这样下去,别说他了,我也扛不住了!”

        

陈壶自己的双腿,此刻都酸痛难忍,僵硬的甚至都快要抽筋了。

        

若不是多年军旅生涯培养出的坚毅忍耐性格,换个普通人来,早就歇菜了。

        

在接力点等了一会,他发觉,林凡比之前来的要更迟了一些。

        

他到极限了!

        

“噔噔噔!”

        

在林凡露面的刹那,陈壶迅速低声道:“找地方藏起来,实行D计划!”

        

D计划,便是最终计划,与其他幸存者一样,找个房间,当缩头乌龟,属于听天由命碰运气的计划,而现在,距离六点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D计划实行之后,幸存概率很大。

        

可下一秒,他的瞳孔陡然收缩了起来。

        

在林凡刚刚下了楼梯四个台阶的同时,诡异就在他身后追了下来,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就差一两米的距离。

        

“跑!”

        

让陈壶愕然的是,林凡竟然朝着他喊出了“跑”字。

        

他难道,想牺牲自己吗?

        

不等他内心悲愤之情酝酿出来,就见林凡一扭头,喊道:“大哥,自己人!”

        

紧接着,诡异直接无视了林凡,扭头看着陈壶,面带诡异微笑,狂奔着追了过来。

        

陈壶的嘴巴,从一个O型,一下子闭住了。

        

只来得及吐出一句“淦!”字,就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

        

这一刻,他脑海中,只有这样一句话在不停地浮现着。

        

小丑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