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出轨情人h(男下女上)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日08:37:01总裁的出轨情人h(男下女上)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

他猛地伸手,揪住了撒离喝的领子,硬是把他提了起来!

        

二人四目相对,兀术怒喝:“汝为太祖养子!忘恩负义!”

        

撒离喝竟然不惧,反而哂笑道:“汝为太祖亲子,要灭亡女真乎?”

总裁的出轨情人h(男下女上)最新章节列表

        

“你!”

        

兀术暴怒,狠狠一推,又把撒离喝摔出去好远,弄得撒离喝几乎昏厥,不过他到底没有畏惧兀术。

        

恼怒的兀术却也没有杀他,而是把撒离喝关了起来,还关在了离自己住处不远的地方,生怕有人杀了撒离喝。

        

安排之后,兀术依旧不甘心,便找来了秦桧。

        

“秦学士,你心思细腻,替俺去问问撒离喝这个畜生,问问他为何要背叛大金!不把他的心思弄清楚了,俺总觉得不对劲儿!”

        

秦桧点头……撒离喝虽然年幼,但勉强也算是跟着太祖的那一批人……年轻一代尚且不论……太祖时代的老人,娄室殉国战死,粘罕父子三人,一起死在了战场上,吴乞买死在了皇宫,便是银术可,也冲阵殉国……

        

这一波人真正创造了女真基业,经历了苦难,虽然勾心斗角,非常厉害。但是到了最后关头,还都愿意拼命,愿意殉国,大金这两个字在他们心中,那是相当有份量的。 

        

即便退而求其次,不要求撒离喝战死,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该投降大宋,充当宋皇的使者,怎么都说不通啊!到底是中了什么毒?

        

难不成赵宋皇帝有控制人心的本事?

        

兀术越想越觉得奇怪。

        

……

        

“我没有降宋,我只是负责修订金史,勿使宋人污蔑太祖……我,我是太祖养子,维护死后名声,难道有错吗?”

        

撒离喝扭头,质问秦桧。

        

秦桧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突然道:“你可知道,修史意味着什么?”

        

撒离喝愣了片刻,脸上神情纠结,越发痛苦,仿佛失去了珍宝一般,良久,才缓缓吐气道:“大金亡国矣!”

        

秦桧继续道:“你愿意看着大金亡国?”

        

又是一阵沉默,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最后才传来悲戚的声音,“大金如何不亡?”

        

“秦学士,你原是宋臣,自然知道大宋有多少子民百姓……你也知道大宋的钱粮军械是何等雄厚!这一次我随着宋军北上数百里……船只满黄河,车马塞道路……百万民夫,如同蚂蚁一般,运送辎重。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都凉了,我们凭什么跟宋朝拼啊!”

        

“诚然,几年之前,是赵佶在位,朝中尽是奸佞,军中都是老朽庸才……可现在不是啊!赵桓雄才大略,气度格局,怕是太祖重生,也未必能比得上。现在宋军将领,韩世忠,岳飞,哪一个不是当世名将,他们又都听从号令,上下一心,没有半点可乘之机。”

        

“眼下的大宋,根本不是我们能战胜的……偏偏六年来结怨太多,大宋百姓都恨我们入骨,有那么多人都想着屠灭女真,一个不留……赵官家能答应我不必投降,能让我修金史,便是说明,宋皇不会赶尽杀绝,天心仁慈,已经实属难得!”

        

“女真人的命就不是命吗?就一定要跟着四太子一起送死吗?此刻也不需要投降,只要撤回塞外,和宋皇妥当商量,就能保全大家伙的性命……我扪心自问,对得起太祖恩养,对得起女真百姓……他四太子可以杀我,我……死得其所!”

        

撒离喝说到这里,竟然多了几分神圣庄严的味道,他想通了,看透了,自然理直气壮,无所畏惧……有本事杀了我吧!

        

……

        

“真当我不敢杀他吗?老子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兀术气哼哼怒骂,几次抽出佩刀,却终究没有动手,半晌之后,兀术才对秦桧道:“我现在杀了他,是不是便宜了他?”

        

秦桧无奈苦笑,“四太子,撒离喝固然不敢殉国而死,但他也不是真的就怕死了。”

        

“哦?怎么说?”

        

“四太子请想,他守卫永静军,被宋人攻破,不过是战死个普通的金国将领罢了……如今他若是劝说了四太子,便是盖世奇功,如果……如果死在了四太子手里,日后赵宋也不会真的把他就给忘了。”

        

兀术眉头紧皱,半晌后,又顺着秦桧的话道:“倘若我战败了,女真完了,就是我不听撒离喝的劝说,他反而成了女真人的英雄,是也不是?”

        

秦桧越发凄苦,却也不得不承认,的确如此!

        

撒离喝这货还挺能算计的。

        

“他是想瞎了心……我要提兵决战,彻底击败赵宋……我还要恢复燕京,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兀术大声咆哮,连着叫嚷了好一会儿。

        

只不过秦桧一直低头不语,能打早就打了……岳飞突破燕京,河东的金人就乱套了,兀术手下的万户,有人主张立刻勤王,有人主战坐观成败……一直吵到了合剌入太原,才算有了定论,大家伙重新聚集在新君身边。

        

兀术也能乘机掌控大权,彻底控制住了这些兵马。

        

这也是他格外看重秦桧的原因所在……当时没打,现在又怎么可能打,不过是发泄情绪而已。

        

果然,一会儿之后,兀术就放弃了,自嘲苦笑,“秦学士,你说我是不是不如赵桓?”

        

秦桧稍微愣了一下,连忙道:“四太子,切莫心灰意冷……你和宋皇的情形不同,不能相提并论的,能维持住如今的局面,便是不容易了。”

        

兀术沉默了一阵,直接起身,去了拔离速的住处,随着老将凋零,能仰仗的人越来越少了,兀术也不得不学会礼贤下士……不过再怎么惨,也不会比当初赵桓去大牢看韩世忠的情形惨……说到底,大金国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

        

“官家,前面五十里,就是河间府了。”

        

赵桓勒住战马,问道:“河间府的金人有多少?是谁驻守?”

        

曲端立刻道:“官家,守卫河间的是阿骨打第六子,完颜讹鲁观,兵马应该在三万左右,其中有半数汉儿军。”

        

赵桓颔首,“此刻还追随金人的汉儿军,比之金人也差不多了,他们必定会负隅顽抗的,不可轻视。”

        

诸将一起点头,表示知道。

        

连续多场战斗下来,尤其是和银术可一战,军中已经没有谁敢说赵桓不知兵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又有人来报,说是发现大股金兵,沿着滹沱河而来。

        

“兀术还不死心?”

        

曲端忍不住抚掌,“官家,撒离喝这一去果然有了作用!”

        

赵桓面色如常,并没有什么激动的……前面他也判断兀术直接撤走的可能更大……但毕竟是万里大国,就算是输了,也要挣扎一下子。

        

更何况就算兀术进兵,也未必是真的来打,大可以虚张声势。

        

“怎么样?鹏举那边有消息了吗?”

        

“有!”曲端答道:“刚刚刘子羽到了。”

        

“快请!”

        

不多时,刘子羽赶来,跟赵桓见礼之后,立刻介绍了情况。

        

“回官家的话,岳帅在这段时间,已经占领了燕山一线,所有要害,并且分兵驻守。随后又攻占了保州和雄州等地,此刻除了河间府之外,其余地盘,尽数光复!”

        

赵桓含笑,“鹏举之能,朕是万分信任的。你们现在还能调动多少兵马南下?”

        

问到这里,刘子羽突然有些尴尬了,“回官家的话,连续征战,岳帅部下能战之兵,不足八万,扣除守卫各地的将士,最多只能派出三万五千人南下,再多就会影响地方安定……也因为如此,岳帅才迟迟没有南下河间。”

        

赵桓表示知道。

        

曲端默默在心中算了一下,当初赵桓手下的兵马就少,经历了大战之后,虽然得到了补充,却也只有五万出头。

        

“官家,河间府横亘中间,兀术手握总兵,不管对上我们还是岳飞,都占兵力优势啊!”

        

赵桓颔首,“立刻传旨,召集所有将领,共同商议……这是宋金争夺两河的最后一战,若是赢了,便一切顺畅,克复燕云,近在眼前,告诉大家伙,都打起精神来!”

        

听到了这话,众将自然是倍感振奋……可是说实话,却也是压力不小……“我军久战兵疲,相比之下,兀术的河东兵马还算精锐……而且他们手握河间府,又有兵力优势,这一战并不好打。”

        

韩世忠哈哈大笑:“曲端,我看你是太谨慎了,打了这么长时间,哪一仗容易了?可哪一仗输了?兀术一条死狗,不值一提!此战斩杀兀术,拿他脑袋祭旗!”

        

韩世忠的乐观,感染了许多人。

        

可也有人并不这么看,刘锜就说道:“当下的重点在河间府,如果能攻克河间,我们就能和岳帅会师,到时候无往不利……相反,如果拿不下河间,我们有被兀术各个击破的风险,切莫大意。”

        

赵桓突然道:“能不能像对付燕山府那样,用火药炸开河间府?”

        

众人来了兴趣,可很快刘锜就道:“官家,臣看过了,河间府外面挖了许多壕沟,戒备森严,甚至听说城头还有水车,看样子是戒备起来了,不会那么容易得手。说到底,还是岳帅那边的人马太少了,就不能想办法增加两三万人吗?哪怕一万也好!”

        

听到这话,赵桓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或许该让张荣的水师上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