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老妇的故事(君子难逑)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日07:46:17我和三老妇的故事(君子难逑)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否则到时候肯定会牵连到整个莱恩格尔家族。

        

与其这样,不如主动揭露。

        

莫谦暗叹了一声。

我和三老妇的故事(君子难逑)最新章节列表

        

只能对不住路渊和素问了。

        

贤者院在世界之城拥有绝对的统治和至高无上的地位,谁敢得罪贤者院?

        

说穿了,莫谦觉得一个嬴子衿不值得让莱恩格尔家族死命保护,和整个贤者院对上。

        

他曾经也偶然听过,为什么贤者院一定要清除世界之城内拥有黄金血的婴儿。

        

不知道多少个世纪之前的那场圣战,让贤者院损失惨重。

        

以贤者恶魔为首的几位贤者带军反叛,行径恶劣。

        

这是邪恶的贤者。

        

如果他们转世了,也一定要将他们的转世扼杀在摇篮之中。

        

在贤者没有恢复记忆和力量之前,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不过,现在还没有一个事例能够证明,黄金血的婴儿是贤者的转世。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莫谦一边走,一边迅速联系贤者院。

        

他要尽快见到贤者女皇或者贤者教皇!

        

**

        

这边。

        

素问陪着嬴子衿把饭吃完:“今天回家住吗?妈妈让人把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

        

她眼里是满满的期待。

        

“嗯。”嬴子衿喝下最后一口汤,“回去。”

        

她沉思了两秒。

        

换个地方,傅昀深照样也能开窗。

        

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房间够大,床也能睡下几个人,就是——”素问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欲言又止,委婉,“年轻人,体力是充沛,但也需要节制。”

        

嬴子衿:“……妈,没有的事。”

        

“什么?”素问惊讶,“你和昀深不都在一起一年半了?”

        

居然还没有进到最后一步?

        

素问不由地有些忧虑。

        

不会是不行吧?

        

嬴子衿撑着头,第一次无奈了:“很宝贵,他说要留到结婚后。”

        

素问点了点头:“这样啊。”

        

这一句话,让她彻底放心了。

        

先不说能力如何,尊重女性,就值得去选择。

        

“小西奈说她马上就过来了。”素问看了一眼表,“我回家处理一些事情,你带着她一起逛逛,晚上妈妈来接你。”

        

嬴子衿颔首:“好。”

        

素问抱住她,笑:“我女儿真乖。”

        

卧室里的座机在这时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这个座机方便学员们联系研究所各大办公室。

        

嬴子衿微微眯眼,接起:“喂。”

        

“嬴子衿同学?”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很冷淡,“这里是教务部,你昨天晚上不在宿舍,一夜未归,也没有请假,请尽快来。”

        

“否则,你将会被记处分,严重会被开除。”

        

素问也听见了,神色一冷:“夭夭,我陪你去教务处。”

        

作为世界之城排在前列的势力,研究所和顶级世家都不是好生存的地方。

        

但一次未归就要被开除,显然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她也见惯了这样的明争暗斗。

        

虽然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会耍手段也是个人能力的一种体现。

        

素问还是看不上这种只会背后耍小心眼的人。

        

她起身:“以前没有,但现在有妈妈和莱恩格尔家族给你撑腰,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妈,没事。”嬴子衿打了个哈欠,挑挑眉。“小事情,还不牢您出面,我还想吃您做的番茄鸡蛋面,这件事情更重要。”

        

素问的注意力果然被拉走了:“好,我回家给你做。”

        

嬴子衿送素问上车,这才去教务部。

        

教务部部长就在里面坐着,见到女孩,不冷不淡:“来了,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嬴子衿单手插着兜:“私人事情,无可奉告。”

        

“私人事情?”部长皱眉,“私人事情,也必须要说出来,进了研究所,就不需要。”

        

“嗯。”女孩说得风轻云淡,“我去杀人了。”

        

部长眉皱得更紧,声音也冷下:“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既然如此,处分也只能给你记上了。”

        

他刚抬手,办公桌猛地一个震动。

        

部长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

        

嬴子衿转头,看到被轰开了的门:“……”

        

她知道西奈会炸东西的习惯传自谁了。

        

“什么处分?记什么?”诺曼院长的手上拿着一杆激光炮,指着部长,“我说我要把这个学生保下,你们教务部敢记?”

        

部长一愣,张大了嘴巴:“诺、诺曼院长……”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搞的鬼。”诺曼院长冷笑了一声,“基因院那群废物是吧?要不然,你收拾收拾去基因院?”

        

“你要是乐意,我现在就给所长说,让他把你调到基因院去。”

        

部长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的确是基因院院长多给他提了一句。

        

但没想到,一向不插手学员事情的诺曼院长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

        

教务部管理的可是整个工程院,要是被调到了基因院,跟降职没有什么区别。

        

部长也怕被基因院一些疯狂的学员抓去做实验。

        

“诺曼院长,我绝无此意!”部长有些惊慌,“是基因院那边夸大其词,我只是按照规矩来办事!”

        

“行了,别说了,你就是舔基因院呗,我知道。”诺曼院长摆手,“留着话给所长说吧。”

        

他又朝着女孩招手:“走了,别和这乖孙子废话。”

        

部长瘫在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嬴子衿被诺曼院长带走。

        

“气死老头子。”诺曼院长冷哼,“基因院的动作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得想个办法压一压他们。”

        

嬴子衿若有所思:“我在想,我应该先进基因院,从内部粉碎他们。”

        

“你对生物感兴趣?”

        

“我会一点炼金。”

        

诺曼院长:“……乖徒儿,你不要吓我。”

        

玩炼金的,那都是变态。

        

“回头可以给您一点炼金药物,对您的身体有帮助。”嬴子衿微微点头,“老师,我有点事,先走了。”

        

“哦哦,话说你要干什么去?”

        

“带小姑姑玩。”

        

诺曼院长奇怪:“你不是家里没有人了吗?小姑姑从哪里冒出来的?”

        

嬴子衿言简意赅:“你大徒弟。”

        

诺曼院长的手一抖,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

        

卧槽?

        

他小徒弟就是今天传的沸沸扬扬地那位莱恩格尔家族归来的小姐?!

        

他怎么两个徒弟都是莱恩格尔家族的?

        

这家族基因和天赋,未免也太强大了。

        

**

        

这边,素问回到了家族。

        

她径直来到后方的墓园,吩咐:“开坟。”

        

管家立刻让人把坟墓开开。

        

里面的确是一副婴儿的骸骨,

        

也是当初蓬威·连州偷换的那个死婴。

        

素问闭了闭眼:“换个地方,好好地安葬了吧。”

        

管家抱拳:“是,大夫人。”

        

如今大小姐已经回来了,这座坟地再留着不吉利。

        

素问拢上披风,吩咐护卫队:“跟我去连州家族。”

        

到连州家族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连州家族正在进行晚宴。

        

长桌上,数十位家族成员们看着直直闯进来的素问,都有些吃惊。

        

“素素,怎么今天想起回来了?”蓬威不动声色地扣住手中的佛珠,“你这突然一回来,也不给家里说一声,什么都没有准备。”

        

“你在莱恩格尔家族家族待惯了,连州家族这边清寒,恐怕不和你心意。”

        

素问解下披风:“回来看看而已,又不会用你们的东西。”

        

蓬威皱眉。

        

素问对她的态度,疏离了不少,难道是知道了什么?

        

蓬威抬手:“给素素安排一个座位。”

        

“不用了。”素问淡淡,“腰疼,坐不了。”

        

蓬威被噎住,脸色不太好看。

        

在这么多人面前都不给他面子,果然他不该对她有任何怜悯。

        

“诸位可能不知道,我小妹回来是干什么。”夏枯放下筷子,微微一笑,“我这外甥女找回来了,是件喜事。”

        

“小妹她想着儿女双全,所以打算收麦冬为义子,喜上添喜,是不是?”

        

他不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素问还能对他怎么样。

        

“是挺喜的。”素问笑了笑,随后笑容一收,冷冷,“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