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我妈结果成功(《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1日06:18:02撩我妈结果成功(《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王家出事,柳芽自然要赶回锦城去。

        

可铃铛的伤势不适合奔波,只能暂时留在庄子上,眼泪汪汪的看着柳芽带着靳北疆新安排的丫鬟先一步离开。

        

王家的事暂时没有传给王云那边,柳芽也不知道在她启程离京之际,王云母女几个也坐上了北上的船,准备到京城与柳芽团聚。

撩我妈结果成功(《少女的心》)最新章节列表

        

“叶儿,娘这几天眼皮子总跳,该不会有啥事吧?”

        

上船后,王云心有不安的问道。

        

“娘这是累着了,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

        

柳叶柔声道,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竟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虽然柳叶还是温温柔柔的模样,可是那双眼睛却有着从前缺少的自信光芒,便是腰背也比以前挺的更直了。

        

“兴许是吧,昨儿老是觉着有啥东西忘装箱了,可不是没睡好咋地。”

        

说着,王云打起了呵欠,当真是有些困了。

        

透过窗子看向玩的高兴的柳苗姐弟三人,王云听了柳叶的劝说便去歇着,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这一次北上只有她们母子几人,以及下人,冯娘子等人都留在南边守着生意,也是想要个新的开始。

        

柳叶的视线落在甲板上,看着弟弟妹妹们愉快的玩耍,脸上的笑意越发温柔。

        

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块玉佩,正是安逸送给柳叶的定情信物,她从不曾离身。

        

而除了柳叶之外,没人知道在她背上之前,安王妃曾乔装与她见了一面,说了一些让柳叶觉得沉重却也脸红的话。

        

“定亲吗?”

        

唇瓣微启,三个字温柔又娇羞,柳叶不觉间便红了脸颊。

        

虽然没有见证人,也没有定亲宴,可安王妃已经送来了安逸的庚帖以及婚书,只待局势稳定后便可对外宣布这门婚事。

        

王云这边自然是先且瞒着,倒不是安王妃不尊重王云,这般做法只是给柳叶一个安心。

        

日后安王府若有变故,柳叶可以单方面的不承认亲事,也不会牵连到柳家。

        

想到此处,柳叶眉头轻攒,摩擦着玉佩的动作一顿,良久化作一声低低的叹息。

        

且说柳芽几乎是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锦城。

        

白桃虽然是受害者,可到底是自尽身亡,且为了护她身后的名声,也不能报官处理,故而早已经下葬。

        

王青痛失爱妻与尚未出世的孩子,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可为了顾及家里人,王青不敢放纵自己,白日里忙的如陀螺一般,夜里则是喝的酩酊大醉,不过是月余的功夫便瘦到脱相,连胡须也不曾打理过。

        

柳芽赶到王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王青这幅模样,哪里有少年的意气风发?

        

“表哥,我有话想和你说。”

        

柳芽没有进王家的门,在大门口拦截了王青,将他带到柳宅。

        

王青的颓废,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让人看了便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期望。

        

早已让下人准备了下酒菜,柳芽拿出了空间里酿制的酒,就算王青喝醉了也不会伤身,反而因灵泉水的缘故能调理被他自己拖垮了的身子。

        

一向有话说的兄妹俩,在花园的小凉亭里落座后,竟是一句交流都没有。

        

王青想要买醉,柳芽便由着他灌酒,自己则是浅啜,总不能两人都醉了。

        

“我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可每每想到白桃为何会出事,以及她最后绝望的带着孩子去寻死,我便不能原谅自己。”

        

“都是我无能,才让白桃受了那样的委屈,是我没能护住她!”

        

“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我就不该救她,更不该娶了她,是我害死了她和我们的孩子!”

        

喝了一坛子的酒之后,王青只有两三分的醉意,近来喝酒太多,想要喝醉也不容易。

        

“所以呢?表哥想要白桃九泉之下,知道的是你后悔娶她?”

        

柳芽淡淡的问道,脑海里也浮现出那个苦命了十几年的少女。

        

白桃是个好姑娘,骨子里也是坚韧的性子,可惜的是遇到了那样的原生家庭,没一个人愿意护她一两分,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境地。

        

“不是的!”

        

王青忙摇头,猛地又灌了几口酒,忽然抓住柳芽的手臂,恨声道:“表妹,你知道我多想为他们母子报仇吗?”

        

“可我惹不起那人,要不是怕给家里带来灾祸,我真想和他同归于尽!”

        

王青所说的那人,自然是零辱了白桃的尚书家的侄子。

        

京官本就是百姓所得罪不起的,何况还是尚书这样的大官,王青会顾忌也在情理之中。

        

再如何喜欢白桃,自幼便知道自己肩上承担什么的王青,也做不出拉着一家老小陪葬的事。

        

“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表哥在锦城待了这么久,还没学会变通吗?”

        

手臂被抓的生疼,柳芽没有挣脱,今日她单独和王青见面,就是想让王青能畅所欲言,这样才能打开心结。

        

白桃已经没了,柳芽不希望再折一个表哥进去,这点上她是自私的。

        

“变通?”

        

王青呢喃着,良久才哈哈大笑,却是笑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我想过雇人去杀了他,可他身后的靠山太强大,谁敢对他动手?”

        

“出了这事,即便到时候没人能查出来是谁做的,王家也必定会成为他们泄愤的对象,我怎么能为了报仇,就连累了全家人?”

        

王青抱头痛哭,自小到大,王青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哭的这般无助。

        

柳芽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王青哭,看着他悲痛又绝望。

        

直到王青哭够了,柳芽才上前将人扶起来。

        

“表哥若信我,就振作起来,别让亲者痛仇者快,我相信表嫂也不希望你如此难过。”

        

又递了一坛酒给王青,柳芽低声道:“表哥今日再醉一场,明日开始便努力走出悲伤,争取让人不敢再伤害你在意的人。”

        

“至于表嫂和小侄子的仇人,咱们一个也不能放过!他有靠山,那咱们就推倒他的靠山又如何?”

        

柳芽霸气的话,叫王青听的怔愣。

        

一个有实权的尚书,他们这样的人家当真能搬得倒吗?

        

可瞧着柳芽那认真却又透着厉色的神情,王青竟觉得一定能做到。

        

将酒坛摔碎在地,王青摇摇晃晃的起身,朝柳芽弯腰一躬。

        

“这辈子欠表妹的,怕是还不清了,请表妹受我一拜。”

        

柳芽忙要起身扶人,却听王青又道:“多谢表妹成全,但我醉的够久了,该是清醒的时候了。”

        

闻言,柳芽轻笑道:“表嫂知道表哥振作起来,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待大仇得报,表哥为表嫂和小侄儿供上一盏长明灯,也是全了今世的情分。”

        

王青重重点头,到底是喝多了,不等问清柳芽要如何报仇,便倒在桌上睡的香沉。

        

命人扶王青下去休息后,柳芽唤来了暗卫,神色冷冽的吩咐道:“去查清楚,那畜生祸害了多少孕妇。再传信给你们主子,京城那边先不急着动作,等那畜生入了牢狱再动手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