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60岁的岳在医院(1v1h紧致双处)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5月28日07:03:23和60岁的岳在医院(1v1h紧致双处)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和这个家伙对话,真是一点秘密也没有……莫文紧闭嘴巴,不再讲任何一句话,或者一个字。

        

冷风吹起灰白长发,梦先生见状,看着他的眼睛,悠悠笑道:

        

“不用这么害怕,你和我之间没有本质的仇恨,更没有利益牵扯。”

和60岁的岳在医院(1v1h紧致双处)最新章节列表

        

3.1415926……莫文提线木偶一样坐着,心中默念圆周率,就是不回应。

        

梦先生十指相扣,身体略微前倾,继续说道:

        

“连交易内容都不听一下,你确定要拒绝我?”

        

“我猜,你目前一定在为第5阶层配方苦恼,坦白讲,这个世界,除了我,没谁能够给你第5阶层的配方。”

        

……这句话毋庸置疑的说到了莫文心坎里,一时不知该怎样开口。

        

晋升材料、搭配顺序、特殊咒语、特定时辰等,只要一样出错,晋升就会失败,结局有三,一是当场死亡,这一点,莫文晋升“魔法使”就体验过,二是被“灵界”伺机感染,黑化成为只会杀戮的怪物,三是思维死亡,身体机能正常,也就是变成活死人。

        

还有很罕见的晋升失败情况,职业者正常,但永远被困当前阶层,无法进一步提升。

        

阶层越高,明白的越多,所以,莫文并不敢再像以往那样,胡乱的晋升,有“复活币”,不代表不惧怕死亡,如此,他就需要准确安全的晋升配方。 

        

梦先生轻抚乳白色封面的书籍,没去催促莫文回答,笑了笑道:

        

“我很欣赏你,你敢在第2阶层,就正面迎击并封印‘魔神’撒尔蒂亚,独自一人闯入兰蒂斯,后又带领一群小家伙横跨起源之城,找到所罗门帝国星月之柱遗迹,获得神权认可,与教会开战。”

        

“你优秀程度超乎我预料,千年前,我以为阿莫是我要等的钥匙,可我错了,你才是我要等的钥匙。”

        

顿了一秒,梦先生饶有兴致地讲述:

        

“这个世界存在四扇门,分别位于四块大陆,第一纪元,起始纪元,我就要开启‘北’之门时,‘远古太阳神’以神灵之躯,摧毁了‘北’之门,祂也同样死去,‘北’之门遗迹就在兰蒂斯。”

        

“第二纪元,灾变纪元,我去了西大陆,想要开启‘西’之门,结果,命运女神、光明与奇迹之神,星月之主、智慧与胜利之神、战神,祂们联手击碎了‘西’之门,重伤了我。”

        

“又是漫长等待,第三纪元,诸神纪元,我一步一算计,眼看就要打开‘南’之门,谁知,我从未在乎的‘灵皇’、‘魔皇’、‘羽皇’,祂们联合五尊正统神灵,埋伏了我,不但破坏了‘南’之门,还将我永恒封印在了梦中世界。”

        

“可笑的是,封印我后,五尊正统神灵趁着‘三皇’神性虚弱,利用四件神器,将祂们强制封印在了‘灵界’、‘深渊’、‘天城’。”

        

“一等就是一个纪元,我甚至有些绝望了,认命了,这时候阿莫来了,一开始,他不救我,但我清楚,他一定会救我,他是一个野心庞大的人……事实证明,我赌对了,他救了我,我也帮了他。”

        

“四扇门,只剩最后的‘东’之门,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而这个时代,‘远古太阳神’死了,五尊正统神灵死了,‘三皇’被封印了,没有谁能够妨碍我……千算万算,我还是遗落了‘祂’,千年前,我抵达‘禁海’区域,天降‘天碑’,隔绝四块大陆。”

        

“我又失败了……”

        

“换作上个纪元的我,击碎‘天碑’轻而易举,可梦中世界的无尽折磨,令我的实力,十层不足一层!等呀,等呀,我仿佛习惯了这种等待,直到你的出现,我看到了希望,你也没让我失望。”

        

“还得感谢你,帮我解除了‘天碑’。”

        

“交易内容,我给你晋升第5阶层的配方,你晋升后,帮我打开‘东’之门,毕竟,打开门,需要深厚的灵能作为支撑,你现在还不行,事后,我再给你晋升第6阶层和第7阶层的配方。”

        

“到时候,你就有机会晋升阶层7,成为半神。”

        

……原来纪元历史中存在如此不为人知的一段篇章……你……你这是逼迫我不得不与你进行交易,这种诱惑,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对于成为第9阶层和最强职业者没有太大欲望的莫文听得怦然心动,他想变强只为了营救米拉和回到地球,第7阶层或许就足够。

        

至于神灵与梦先生之间的恩怨,他完全不想插手,不想牵连自己。

        

沉淀心神,莫文最终还是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我拒绝,你还是将我扔下去吧,我不想活了!”

        

梦先生也不生气,反而玩味笑道:

        

“将你扔下去,然后,你就可以利用某种复活的手段,再别的地方复活,摆脱我,对吗?”

        

他很享受这种慢慢摆平困难的过程,就像当初他为了说服阿莫解救自己,花费了许多精力和口舌,这只会让成功变得更加愉悦和美味。

        

我只是打算跳入“深渊”游个泳,你信吗……想法被看穿的莫文半是叹息半是吐槽,不答反问道:

        

“你不能亲自去开启‘东’之门?”

        

他没敢多问,也没敢多想,害怕暴露更多的秘密,尤其是“梦境空间”和“生命之树”。

        

当然,他怀疑对方也许已经知晓了“梦境空间”,之前一句“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交易”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他只有在面对生命起源会的成员时,才做出频繁的交易,现实中,基本没与别人进行过交易。

        

本以为自己的态度会激怒对方,要么被杀了,要么被丢进深渊,身体被摧毁更好,莫文就可以凭借仅剩的一枚“复活币”,在水晶棺材里复活。

        

梦先生笑了一下道:

        

“你解除了‘天碑’,你就是开启‘东’之门的钥匙,起初我也不确定,现在,事实就在眼前,这就是——命运。”

        

……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懂了,我TM被算计了!那位贤者和梦先生是一伙人,千年前就留下文献,故意引诱我去“禁海”,致使“天碑”碎裂,达到他们的目的……莫文一下明白了很多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掉入了对方的局里,当初道格斯的死亡是由于对爱情的背叛和“微笑的面具”,可其中疑点还很多。

        

阿尔诺森并非凶手,丹尼也不是真正的凶手,那么凶手……

        

梦先生坦然地点了点头道:

        

“没错,凶手是我,道格斯创作的《来自深渊的凝视》很有趣,我只是把书中的故事,变为了现实。”

        

“我尝试过夺取你的‘命运’,这样我就可以自己解除‘天碑’,开启‘东’之门,可惜,我无法承受你的‘命运’。”

        

说话间,这位灰白长发,黑眼睛,皱纹醒目,形销骨立的男人缓慢站起,握住了手杖,两把椅子消失,莫文依旧无法动弹,保持坐姿。

        

“我想和你友善交易,但你拒绝了,没办法,我只有将你带到那座岛屿上,借助残留的‘神性’,进入梦中世界,一个完全隔绝干扰的世界,剥夺你的一切,相信我,过程会极其痛苦,你复活的手段也不会起作用。”

        

探手开启空间之门,梦先生爱惜地抱紧生命之书,迈出一步,这一步很小,似乎刻意为之。

        

“等等!”莫文张嘴叫住对方,望向空间之门,那仿佛就是他命运终结的门,“我答应和你交易。”

        

死亡强烈的压迫下,他只能答应,补充道:

        

“你交易的内容不公平,我要改改。”

        

梦先生嘴角勾勒一抹浅笑,宛如都在他预料之中,挥手关闭空间之门,兴致不错地反问:

        

“你说,要怎么改?”

        

莫文张开嘴巴,斟酌着表述:

        

“第一,阶层5的我才可以开启‘东’之门,你以阶层5的配方作为交易物品,实在太没诚意了,我不晋升阶层5,就无法开启门,因此,晋升阶层5的配方,你要免费给我。”

        

“第二,不能等到事后,你还要给我晋升阶层6和阶层7的配方。”

        

“第三,这段期间,你不能监视我,不能干扰我,不能……”

        

“你有些过分了,贪婪的人,下场会很惨。”梦先生眉头一皱,打断了莫文话语。

        

过分?你才过分,想用晋升阶层5的配方就让我去冒险,我很廉价吗……其实莫文还是比较担忧,万一梦先生二话不说,一阵恼怒后,不再与他进行交易,而变成强制性的剥夺,那就完蛋了。

        

他咳嗽两声道:

        

“呃……就这三条,你答应就交易,不答应,我保证想办法死给你看!”

        

“深渊”之上,气流很冷,氛围静谧。

        

梦先生思索几秒道:

        

“最多给你阶层5和阶层6的配方,事后再给你阶层7。”

        

“成交!”莫文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勉强为自己争取了更多的利益,总比之前的交易内容强。

        

这位神秘的梦先生松开手杖,翻开生命之书,从书籍中间取出了几张黄褐色羊皮卷。

        

然后,他抽出两张羊皮卷,又把剩余的放回书籍内,合拢生命之书。

        

霎时,莫文手臂动了一下,表情一愣,他发现恢复了肢体控制权,下意识就想逃跑,可环顾四周,好高,好冷,无处可逃。

        

“拿去,这是配方,我知道,你会怀疑配方真实性,你可以自己去验证。”梦先生口吻平淡,递出两张羊皮卷。

        

迟疑两秒,莫文接过黄褐色羊皮卷,也没当场看,直接卷起,紧紧握在手里,沉声道:

        

“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吧?”

        

梦先生轻抚生命之书,笑着说道:

        

“不急,带你来‘深渊’,是想让你见识一番,炼狱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