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被老师摸下面(放荡受np纯肉)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5月27日14:39:05在教室里被老师摸下面(放荡受np纯肉)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说是港商,其实并不准确。只有两位土生土长,另三位来自东南亚一带,只不过为方便来内地发展,在香港开了公司分部。

        

但有一个共同点,都准备投资房地产。

        

白手不以为然,或者说,对港资入沪,他持反对态度。

在教室里被老师摸下面(放荡受np纯肉)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已经热得不能再热,现在又突然进来几十亿资金,搞不好非烧糊了不可。

        

本来是一桌菜,一桌客人,已经不够吃了。现在又来了一桌客人,这饭菜怎么安排。

        

白手在应邀之列。

        

白手不去。

        

白手叫来老李、老顾和余全宝,把请柬放在茶几上。

        

“你们仨推一个人去参加欢迎港商的酒宴。对了,可以另带一个人。”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笑着摇头。 

        

老李说,“小白,请柬上写着你的名字。”

        

白手笑着说,“我派出去的人就是我。”

        

老顾说,“我建议,这次让全宝去。”

        

“我也赞成。”老李忙着补充。

        

余全宝最怕社交,急忙摇手,“我不行,我不行。两位前辈,你们就别害我了。”

        

白手也有心让余全宝去。

        

在白手的心目中,余全宝是未来的总裁,不能没有社交能力。

        

“老余,就你了,带上你老婆。”

        

“老板。”余全宝很为难,“老板,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呢?”

        

老李帮白手解释,“全宝,你又不是不明白。老板现在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尽量不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

        

余全宝推辞不了,决定拉上一个人,“老板,我想和小蔡一起去。”

        

“没问题。”白手爽快答应。

        

余全宝起身要走。

        

老顾笑了,“全宝,酒宴要六点开始,现在才三点半,你急什么嘛。”

        

余全宝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这头发有点乱。还有,我得回家一趟,找件好的衣服。”

        

这很重要,白手强调,“去吧。告诉小蔡,你俩代表的是腾飞公司,不能掉链子,不能丢面子。”

        

余全宝应声而去。

        

老李问白手,“小白,这几天,你一直在研究市场,能不能分享分享?”

        

白手笑了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想先听听二老的看法。”

        

老顾说,“老李的关注度比我高,让老李先说,我来补充。”

        

老李说,“现在可以说是风平浪静,我想原因有三。一是他们资金没有到位。二是土地价格正处高位,他们不轻易出手。三是等政府优惠,直接划地。”

        

白手打了一个比喻,“他们好比是躺在杨梅树下,等着杨梅自己掉下来。”

        

老李又说,“有两个现象,值得咱们注意。一是政府很为难,前期把计划内的地都卖光了,连明年上半年的地都卖掉了。现在要卖地给外商,恐怕上面不会批准。二也是政府很为难,另外拿出地来给外商,这价格怎么确定?定高了,外商不高兴,定低了,咱们不高兴,老百姓还会骂娘。”

        

老顾补充说,“关键是土地市场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了,万一引起混乱怎么办?谁来负这个责任?”

        

白手问最近的土地价格。

        

老李说,“市场在观望,几乎一动不动。”

        

点了点头,白手说,“最近,我研读了这五位港商的资料。”

        

白手总是这样,喜欢琢磨人。

        

老顾忙问,“有什么心得?”

        

“呵呵,资本家,就一个德行,决不会做没有收益的生意。”

        

老李哦了一声,“投机?”

        

白手点点头,“你们读读最近的报纸,报纸上有他们的讲话。全是大话套话空话鬼话,就没有一个说自己的投资计划的。他娘的,你好歹说几句实话也行啊。”

        

老顾说,“资本家是贪婪的,所以资本也是贪婪的。”

        

白手笑指自己,“我也是资本家。”

        

老顾笑着说,“你不一样。他们捞了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你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你必须有情怀。”

        

白手大笑,“老顾,你说得我好不自在。”

        

老顾笑,老李也笑。

        

老李笑着说,“情怀也好,不情怀也罢,我反正坚持我的观点。狼来了,狼是肯定要吃肉的。”

        

老顾点着头说,“我深表同感。”

        

“好吧,我也同意。按照一般的情况,国庆节后是一重要节点。老李,老顾,你们要密切关注。”

        

可到了九月中旬,土地市场仍然波澜不惊。

        

有关部门那里,也没有新的消息传出。

        

白手很困惑,扔一颗石子到水里,也能听见水响。据说那五个外商已到位资金十五个亿,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呢?

        

终于有响动了。

        

国庆节刚过,五个外商就开始拿地。

        

他们行动一致,出手不凡。

        

在浦东新区,他们以市场价的百分之八十,很优惠的拿走了六千亩土地。

        

这不算什么,浦东新区是全面开放的,你有钱你也能买,八折优惠也不算特殊,像腾飞公司这样的内地企业也能拿到。

        

白手关注的焦点,是他们在浦西市区的动向。

        

一个星期之内,他们以溢价百分之十的幅度,迅速收购了四千亩土地,四分之三是住宅用地,另有四分之一是商业用地。

        

他们的收购,又把土地价格推高百分之二十五。

        

白手办公室的隔壁,还有一间房子,东西两面墙上,各挂着一张占满整面墙壁的地图。

        

东墙挂浦东新区地图,西墙挂浦西市区地图。

        

浦西市区图上,贴了不少小红旗和小蓝旗,小红旗和小蓝旗犬牙交错,像是一张军事地图。

        

白手与老李和老顾三人站在地图前,像三位正在研究作战计划的将军。

        

老顾说,“这就是当前的形势。小红旗代表咱们的地,小蓝旗代表那五位的地。这态势正应了那句老话,我中有敌,敌中有我。”

        

白手指了指地图,对老李说,“老李,你说对了,狼来了,狼已经来了。”

        

老李笑着说,“你说得更对,狼来了,钱来了。咱们现在要是抛售土地,就能大赚一笔。”

        

不错,当初平均六万三千块一亩买的土地,现在已涨到了每亩二十万块以上。

        

是抛?还是不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