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感觉像想要的难受(公公和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5月27日14:05:31下面感觉像想要的难受(公公和媳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3

重塑千禧年代安得广厦千万间100新浪人眼中的方卓新浪热线有了位史无前例的外来总裁。

        

外来总裁粗暴的调整了六位骨干的职务。

        

骨干们不满的静默示威。

下面感觉像想要的难受(公公和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兄弟公司给予人手支援。

        

以及新浪热线召开了收购风波以来的首次会议。

        

就在行业、媒体、公众还在对新浪控制权之争议论纷纷的时候,新浪内部已经发生了很多让人瞠目的变化。

        

“小段,你进的这个SP短信业务组到底是什么东东?”

        

7月6号的周四,临近中午休息,埋头工作的段诚忽然听到了前面工位的同事声音。

        

他有点茫然的抬头,愣了一会才从工作中回神,然后就发现已经有几位前辈都把椅子挪了过来。

        

“许姐,就是昨天开会新成立的部门,还不知道呢。”

        

许艺林再次问道:“真的啊?没布置什么任务吗?” 

        

“就是让从用户角度思考什么样的短信服务是愿意花钱的,别的没说什么。”段诚老实的答道。

        

许艺林摸着下巴,也是,小段来公司没多久,进了新部门也分不来什么活。

        

她瞧着旁边的同事都在摸鱼,领导也没在,干脆就八卦起来:“你们说,这方卓会对邹学林他们六个妥协么?”

        

“妥协个屁,没看到方卓都喊人来了嘛,他的意思多简单啊,老子有人,你们随意。”旁边另一位老员工杨健有点愤愤不平的说道,“方卓压根无动于衷!这怎么斗?”

        

许艺林和邹学林有点过节,这两天倒是有点幸灾乐祸,嘴上调侃道:“老邹战斗力不行啊,老那么坐着咋成?是爷们拎着汽油桶冲进方卓办公室啊,好歹也能吓吓他。”

        

杨健对新来总裁的工作作风很有意见,闻言冷笑道:“倒不失为一个办法,方卓这么年轻,肯定不禁吓,要是老邹能更狠一点,找点公司外的朋友……”

        

右边的同事邓清滑着椅子就过来了,他放低声音又难掩兴奋:“不是吧,不是吧,你们消息也太闭塞了吧?还想去吓方卓?还拎汽油桶?那可真是正中他下怀!”

        

这一下,连低头默默工作的段诚都好奇的抬起头来,怎么还能正中下怀呢?

        

许艺林最具八卦精神,问道:“怎么说?”

        

邓清看向刚才赞同拎汽油的杨健,神神秘秘的笑道:“江湖传言,方总在申城办公室就碰见过这种事,有人拎着汽油就找他去了。”

        

几个闲聊的人都大吃一惊。

        

杨健愕然道:“后来呢?”

        

“人家压根不怕这个,后来啊,后来听说那个拎汽油的人就跟着方总干了。”邓清没怎么打听到后续,看着几个同事不太相信的表情,他补充一句,“这个事百分之七八十是真的,我堂姐就在申城恒隆写字楼里上班。”

        

邓清有些得意的炫耀小道消息:“我姐还跟我说了一句话。”

        

“申城恒隆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听说这是方总众目睽睽之下放出的话,好些个风投都没敢再继续纠缠。”

        

几个人面面相觑,这话听起来倒和方卓的粗暴工作作风很符合。

        

许艺林喃喃的说道:“这样看来,方卓,方总不找人拿汽油浇老邹他们几个就不错了!”

        

一直没出声的段诚插嘴道:“咱这是京城,怎么可能啊?而且,上回我去他办公室,方总看起来挺温和的,都是谣传吧?”

        

邓清急了,赌咒发誓:“我姐就在恒隆写字楼,和方总的恒隆23就差3层,这都是她电话里亲口和我说的。”

        

“整个23层都是方总的!”

        

“还有,方总的挂号网都知道吧?他那个一进门就能瞧见领导题字。”

        

“方总那么年轻,凭啥能上央视?凭啥能插手医疗领域?真以为靠坑蒙拐骗啊?”

        

邓清手指往上指了指:“人家上面有人!人家白的黑的都不怕!”

        

“咳,咳。”刚才赞同拎汽油的杨健突然大声咳嗽。

        

一瞬间,邓清的声音高了起来:“啊!关于这个无线业务,我认为我们得认真考虑用户心理!”

        

“对对对,无线业务得追赶上去,我们有最好的内容!”许艺林的音调也比平常要高了两分。

        

片刻之后,新浪热线总裁方卓匆匆走过,扫了一眼聚众的小圈子。

        

没过一会,他带着几个人又匆匆离开。

        

邓清收起讨论,嘀咕道:“方总走路怎么没声音的……”

        

“方总的眼神还真挺凌厉。”杨健吐了一口气,他刚才不小心碰上了方卓的眼神。

        

许艺林看了眼时间:“快下班了,吃午饭去,邓清,走,再给我们爆爆料。”

        

她又扭头招呼新人:“小段,走,一起。”

        

段诚有些羞涩的拒绝这位大姐:“许姐,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东西没搞完。”

        

许艺林点点头,也没在意。

        

五分钟之后,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下楼吃饭,临走前的讨论声还传到了段诚的耳中。

        

“你们说,方总还得开几次会?成立几个新部门?”

        

“怎么不得开个四五天摸摸情况啊,新官上任,硬的已经来了,那得给咱们开会攒攒劲啊!”

        

段诚摇摇头,他昨晚留下来加班,SP短信业务小组有个短暂的碰头会,可能这两天就开始进行正式的工作。

        

据说还要弄个什么KPI的考核。

        

反正,这样看来,方总的动作似乎会很快,有种和之前大会小会迥异的感觉。

        

“K,Key,P,Performance,I,Indicator。”

        

段诚随手拿笔在纸上写下三个英文单词,觉着这方总还挺会整新鲜玩意。

        

他思考了一会,脑海中关于用户群体描述的框架渐渐清晰,也就重新埋头工作,准备很快到来的正式内容。

        

然而,出乎段诚意料,或者说,出乎所有新浪员工的意料,新浪热线的工作仅仅在7月7号就正式的开动起来。

        

来自申城易科的骨干小组即插即用,简单两天熟悉原本就熟悉的工作内容后就仿佛拽动了链条,领着啊新浪热线转动起来。

        

刚开始的几天还有人讨论邹学林六人的骨气,把每天经过过道都能看到的一幅画面视为新浪热线的奇观,但很快,大家都忙碌个不停。

        

再加上,方卓不是时常在公司,他经常是早晨到了新浪就点几个人一起出门去找运营商洽谈、提供方案、敲定细节。

        

所以,邹学林六人就很尴尬了。

        

这继续坐在副总裁办公室外的工位上吧,人家压根不在里面,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不坐吧,好像是灰溜溜的半途而废,让人心有不甘。

        

7月12号,距离新浪热线总裁召开首次会议的一周整,新浪副总裁办公室的门上贴了各组KPI考核表。

        

以周为单位,一共六周。

        

有的人没明白这样的时间设置,经过提醒才想起六周过后就到8月底的又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届时这个考核能不能持续下去还是两说。

        

同事们热切讨论,因为考核之下还有优渥的团队与个人奖金,而就在他们讨论声的旁边,六位段系员工颇有些不是滋味的保持沉默。

        

“方卓是妄想,等到临时股东大会的股东投票,段总一定会回来的,那可是全体股东大会。”邹学林等到讨论的同事们走完之后如此对同伴说道。

        

其他五人也只能点头。

        

只是,接下来一周的时间,新浪热线几乎是每天都能听到新消息。

        

“方总带人和华夏移动重新进行商务谈判。”

        

“华夏移动在比较新浪热线提交的三个方案。”

        

“华夏移动和方总签约了!据说合同方案有很大变动!”

        

六位段系员工时不时听到飘进耳朵里的只言片语,作为局外人,几乎是最鲜明的感受着公司气氛的变化。

        

还没到第一周公布KPI考核结果的时候,忙碌的新浪热线员工已经没了讨论“奇观”的兴趣,转而开始思考一些方总及其团队所带来的人生哲理。

        

比如,破镜到底能否重圆?

        

比如,分手了还能不能当朋友?

        

比如,前任每天都见面要怎么处理?

        

原本申城易科“进京勤王小组”的玩笑称呼渐渐在新浪热线流传,以无线业务主管张胜辉为首的九个人充满干劲的展示能力。

        

顺带,他们也洗刷一些原本的郁闷。

        

——我离职不是能力原因,是大环境,是你们的派系,是你们领导的眼光问题。

        

7月18号,第一周KPI考核公布的前一天,华夏移动的SP分成抵达新浪热线账户,据说,据说,这是一笔百万级的数字。

        

这一周时间就干了一百多万?

        

上个月底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广告业务收入一共是408万美元,这项主营平均到每周也才两百多万而已!

        

这天晚上,新浪热线立即召开会议,就流出的消息来看,方总对于本周表现并不满意,认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不过,就在第二天公布各组KPI考核的时候,方总和消息中的姿态不同,他直接走出办公室,也不召人去会议室,喊着员工从工位上站起,进行了简短的发言。

        

“上周表现不错,继续努力。”

        

“不要整那些有的没的,我来新浪就是赚钱的。”

        

两句发言伴随着KPI考核周的团队和个人奖金,新浪的公司氛围似乎一下子受到了冲击。

        

赚钱,赚钱,赚钱!

        

连续亏损,上个季度还亏损490万美元的新浪最起码是在新浪热线这个独立事业体有了热烈而鼓噪的情绪,嘴里终于不再是互联网泡沫的肥皂味,鼻尖好像能嗅到一些迷人的肉香。

        

这一周过去,六位段系员工忽然有一位因身体健康问题没再出现在副总裁办公室对面,此后似乎是传染般的又让四个人也悄悄从奇观工位上消失。

        

到了第二周KPI考核公布,只有邹学林一个人孤伶伶的坚守在岗位,传递着他也分不清究竟是段永基还是自己态度的强硬。

        

然而,已经没有人在乎了。

        

方卓从始至终都没在乎过。

        

新浪热线的员工们则是顾不上在乎这样一位前董事长的铁杆支持者,他们从段诚口中听到了来自方总的一句指示。

        

赚钱不积极,脑壳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