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湿黄文蜜汁喷在他脸(我想尝下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5月27日09:50:26看湿黄文蜜汁喷在他脸(我想尝下下面)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这是京城无数人都在关注的事情。

        

当张居正走进皇宫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里,等待着张居正进宫的结果。

        

再一次走进这座皇城,张居正心情有些复杂。

看湿黄文蜜汁喷在他脸(我想尝下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离开的时间不长,可是再一次回来,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刚开始,张居正以为自己的心境出了问题。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是。

        

自己还是自己,心境还是那个心境,是皇城里面不一样了。

        

整个皇城的气氛都不一样了,与自己离开的时候完全不同。每个人走过时露出来的精气,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一样。

        

张居正很快就明白了,皇城里面起了某种变化。

        

这种变化是因何而起?

        

是因为做主的人而起。 

        

以前这里做主的是太后,是冯保;现在这里做主的是陛下,是皇后,整个气质都不一样了。

        

“张阁老。”张宏来到张居正的面前笑着躬身道。

        

张居正点了点头,语气随意的问道:“张公公不必如此客气。这宫里好像多了很多生面孔?”

        

张宏瞳孔一缩,暗自感叹张居正的敏锐。

        

是,宫里不是多了很多生面孔,而是少了很多熟面孔。

        

这也是为什么张居正感觉宫里气氛不一样的原因,这些生面孔的做事和行为方式与原来可完全不一样。

        

“张阁老,此事说来就话长了。”张宏有些迟疑的说道。

        

事关宫里的机密,张宏实在没有想好要不要和张居正说。可是他就觉得这些事情应该告诉张居正,所以有些纠结。

        

张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张宏,也不说话。

        

他想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这个时候逼迫张宏可不是什么好的办法。

        

静静等待就可以了。

        

“是这样的,阁老,前些日子太后生病。宫里面有人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把太后气得病严重了,陛下便罚了一些人。”张宏语气很轻的说道。

        

张居正眉毛一挑,心里大概明白了。

        

张宏虽然只是说了一件事,而且是谁都能够打听到的事情。

        

这本身这就不是什么秘密,张居正昨天就听说了。可是他却明白,张宏在告诉自己,皇宫里起这样变化的原因陛下故意为之。

        

真的是因为太后,还是假的因为太后,张宏不知道,也不敢说。他只能告诉张居正,陛下是故意这么做的。

        

当然了,这话不能说出来,只能隐喻。

        

说了一件都知道的事情,看似平常,也足够隐晦,能不能领悟就只能看听的人了。

        

显然张居正是绝对的聪明人,一瞬间就领悟了。

        

“多谢公公解惑。”张居正笑着对着张宏抱了抱拳。

        

“阁老客气了。”张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便转身在前面带路。

        

闲聊结束,该去见陛下了。

        

西苑。

        

张居正从没有想过西苑会是眼前这一副模样。

        

这里还是皇家的西苑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

        

周围的景色倒是没变,可是怎么看着都不对劲。

        

一群孩子正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好似在播种着什么。

        

周围有不少成人也在帮忙,争吵声和欢声笑语不时都会传过来。

        

“张阁老,”张诚这个时候也迎了上来,笑着躬身道:“陛下在凉亭等着阁老。”

        

这一幕让张居正的瞳孔一缩。

        

张宏居然没有直接把自己带过去,可见陛下已经对张宏不喜了。

        

这个张诚还真是有两下子!

        

“多谢张公公!”张居正笑着说道。

        

在张诚的引领下,张居正继续往前走。

        

这短短的时间,张呈居然让陛下对他宠信至此。当真了不得!

        

到了张居正这个地步,当然不会有什么鄙视的心态。为臣也好、太监也好,能够在陛下面前固宠,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本事。

        

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张诚?

        

看来还是有能人啊!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凉亭。

        

朱翊钧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张居正,直接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张居正说道:“张先生,您终于回来了!朕可想死你了!”

        

张居正连忙道:“臣也甚是想念陛下。”

        

见张居正要行礼,朱翊钧一把拉住他的手,笑着把他带向凉亭,一边走一边说道:“朕听闻先生能够提早回来,心里边欢喜得紧。”

        

“只是一日没见到先生,朕心里就一直放心不下。今日见到先生,朕很高兴。”

        

张居正看着十分兴奋的皇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论皇帝这样的做派是发自真心还是装的,张居正都很高兴。

        

两人来到凉亭以后,朱翊钧拉着张居正坐下,笑着说道:“自从先生离开以后,朕倒是有大半的时间都住在这边。”

        

“宫里和京城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母后那边让朕有些担心。”

        

听着朱翊钧的话,张居正十分认真,每一句话都不敢错过,甚至皇帝的每一个表情都没有错过。

        

他想看出一些什么来。

        

可是他失望了,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陛下的语气很随意,看起来就像是在唠家常一样,说起京城的事情来也是一副不在意的语气,似乎真的是不太在意。

        

“陛下,太后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不日便会痊愈。”张居正轻声说道。

        

虽然他很想说点别的什么,但是不行,一定要先关心太后。这是重点,也是轻重规矩。

        

聊了一会儿之后,两人这才把话题转到朝堂上来。

        

张居正说道:“陛下,臣昨日回京,便有不少人到臣这里告状,说是东厂横行霸道,在京城里到处查封店铺抄家,民怨沸腾。”

        

这事根本就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外面那些人把动静闹得这么大,宫里面怎么可能不知道?

        

与其猜测,还不如直接说。如果自己不说,反而给了这些太监搬弄是非的机会。

        

“先生信吗?”朱翊钧笑着问道。

        

“臣自然不信。”张居正也笑着说道:“臣也听说了,陛下为太后祈福才会做这些事情。陛下孝心感动天地,相信上天一定会让太后痊愈。”

        

“先生信得过朕,朕很高兴。”朱翊钧一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