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坐进去什么感觉/语文老师你的好紧嗯爽

2021年5月14日14:31:36自己坐进去什么感觉/语文老师你的好紧嗯爽已关闭评论 5

      

东山村的木耳搞的越来越好,农科员小赵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的就过来一趟,人家现在在先农科所搞起了农科讲学,也挺忙呢。

        

小赵不来对东山村弄木耳的老百姓来说也没多大影响,他们有什么不懂不会的就去找知恩,知恩什么都知道。

        

现在,东山村弄木耳菌规模最大的是二宝和孙影,其次就是知恩,两家也没差多少,一到采摘木耳的时候就都忙的不行。

自己坐进去什么感觉/语文老师你的好紧嗯爽

        

赵巧巧也没少弄,其实她还想整更多的,只是家里条件实在不允许,只就能弄那么多。

        

赵巧巧一个人供养两个孩子,支出很大。大姑娘读高二,下学期就是高三,读大学就是眼巴前儿的事儿,大学的学费生活费肯定更多!二姑娘读初一,再有两年也要读高中,花的也不少。

        

两个姑娘都住校,平时都不在家,赵巧巧为了方便照看地里棚子里的木耳,干脆在地里搭了个小窝棚,忙的时候就住在小窝棚里。

        

她胆子也没多大,荒郊野地里住着也挺害怕,所以外边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她就能醒。

        

赵巧巧的菌棚距离二宝和孙影的菌棚不多远,平常二宝夫妻没少照顾她,她忙不过来的时候二宝夫妻都会帮她干,要不就现在这点儿菌她都不一定能弄的过来。

        

这天晚上赵巧巧正在窝棚里睡觉,突然被外边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她警惕的摸出手电筒,没着急打开,而是竖起耳朵先听外边的动静。

        

是脚步声,拖拖沓沓的,应该也不是多爽利的人。

        

这大晚上的,谁不睡觉在外头的大地里逛游?

        

不会是二宝或者孙影过来瞅木耳吧?不大像,这两口走路都贼利索,绝对不会这样拖拖沓沓。

        

越琢磨越纳闷儿,赵巧巧悄悄爬起来,扒着窝棚的帘子悄摸的往外头瞧。

        

天气不错,无风无云,月光皎白,正好能看清楚外边的情况。

        

确实有个人打她窝棚前走过,是个男人,个儿不高,走路懒得哈的不抬脚,背还有些佝偻,一眼就能辨出是谁来。

        

这黑灯瞎火的,大老孙来地里干啥?

        

赵巧巧继续观察,发现大老孙手里拎着东西。

        

等大老孙走的稍远一些,赵巧巧壮着胆子跟出去,倒要看看这大老孙作什么妖。

        

大老孙直奔二宝和孙影家的菌棚,然后将一直拎着的袋子打开,沿着菌棚的一角开始往地上倒东西。

        

倒的是什么?

        

赵巧巧眯着眼睛仔细看才看出来,是桦树皮!

        

这玩意儿一般都是用来点火的,贼爱着,点火非常好用。

        

赵巧巧马上琢磨明白大老孙要干啥!

        

现在回村叫人已经来不及,再等下去大老孙就要把菌棚点着了!

        

这老大的一个菌棚,二宝夫妻费了多少心思啊,真要一把火点了,他们损失的可不仅是这一批木耳菌的投入,早前建棚投里头的钱也都打了水漂,损失太大了。

        

不及多想,赵巧巧直接冲了过去,在大老孙摸出火柴正要擦火的时候一电棒子削他后脑勺上。

        

手电筒威力不算大,削一下挺疼但是没把大老孙怎么地。

        

一看袭击自己的是赵巧巧,大老孙也没当回事儿,想着这个赵巧巧跟知恩孙影也是一伙儿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也收拾了。

        

他伸手来扯赵巧巧,赵巧巧当然不能任由他摆布,使出全部力气回击。

        

大老孙这人平常太懒,瘦弱不堪,即便是男人也没办法跟常年劳作能扛麻袋的赵巧巧比,撕扒几下,大老孙就被赵巧巧摁在了地上。

        

赵巧巧是一点儿没手下留情,手电筒挥的贼快,一下一下往大老孙的脑袋上砸,没几下,大老孙就开始求饶。

        

那能放过他吗,赵巧巧将绑裤腰的绳子扯下来将大老孙双手捆上,然后将人从地上提溜起来,呼哧带喘的说道:“好死不死你撞我手上了,必须得给你好看。走,跟我回村,咱把话都说清楚。”

        

大老孙受了伤,血糊了一头一脸,看着挺吓人的,其实就是皮外伤,没啥大事儿。

        

赵巧巧也没管这些,揪着他大步往村里走。

        

正好二宝家在村边儿上,也不会吵到村里的其他人家。

        

二宝和孙影被豁拢起来,听赵巧巧讲完事情经过都特生气,好脾气的二宝甚至要再揍大老孙一顿。

        

孙影忙拦住他,让他冷静,别把人打出个好歹,那样他们可就有理变没理了。

        

大老孙还打算烧知恩的菌棚,不过今晚上知恩在菌棚住,他不好下手,这才先去的二宝和孙影的菌棚。

        

孙影指使二宝去叫知恩,既然跟他也有关系,那就大家一起商量着该怎么办。

        

往这边来的路上二宝就跟知恩说清楚是咋回事儿了,知恩没着急去二宝家收拾大老孙,而是回自家打电话报了警。

        

他当过警察,知道不管多生气都不能私自处理这些事情,还是交给警察最靠谱。

        

报完警,他才急急来到二宝家,跟大老孙好好聊了聊。

        

大老孙一看二宝知恩他们都没有动手打他的意思,不仅没有见好就收还嘚瑟上了,梗着脖子骂人,骂的还贼难听。

        

说到底,他就是怨知恩他们把他娶妻生子的大好事儿搅合黄了,觉得他们是天底下最恶的大恶人,他烧他们的菌棚是替天行道。

        

就这套理论,知恩都不屑跟他辩。

        

这种人是没救的,说什么他都不信,只信自己那套歪理邪说,就感觉别人都要害他,都对不起他,他就是这天地间最可怜的小白菜儿。

        

呸,他连老腌菜都配不上。

        

就他这活不起的德行,谁吃饱撑的没事儿干去害他啊。

        

知恩甚至有一种早前送大老孙那些吃的还不如喂狗的感觉,喂狗狗还知道感激知道看家护院呢,给大老孙不仅没得一点儿好还成了恶人,这上哪儿说理去。

        

警察过来的时候天都亮了,村里原本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的人也都知道是咋回事儿了,这一次全村人倒是挺齐心,一致认为抓的好,像大老孙这种人就该抓起来好好收拾收拾。

        

春阳一晚上睡的贼好,一觉醒来听曹佩瑜说晚上发生的事儿还觉得挺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