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腿间花蕾吃饭/转过去趴好把屁股翘起来

2021年5月14日09:43:07惩罚腿间花蕾吃饭/转过去趴好把屁股翘起来已关闭评论 3

赫利米斯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王都中的局势,已经是因为他的两次判断的不正确,正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

        

他只是操纵着自己的魔吼链,让魔吼链一边在自己的身周徘徊,一边呼吸微微有些起伏。

        

情绪的略微失控,让他消耗了过多的魔力。

惩罚腿间花蕾吃饭/转过去趴好把屁股翘起来

        

而随着魔力的过量消耗,赫利米斯身上的气息已经隐隐的变得有些不稳定了起来。

        

具体来说就是,他那独属于魔人所有的强悍气息,正在慢慢的往下降。

        

虽然下降的趋势还不是很明显,但赫利米斯很清楚,这个趋势的出现,正是自己即将跌落当前境界的征兆。

        

“呼...”

        

赫利米斯只能尽量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及气息,让体内的魔力尽快流动起来。

        

近万年的经验告诉了他,怎样才能缓解这种境界下跌的速度。

        

可是,这种感觉,依旧让赫利米斯不是很好受,乃至是有些暴躁了起来。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赫利米斯真的是无比排斥这种感觉。

        

这种从无所不能的神坛随时有可能往下跌落的感觉,让赫利米斯不知道多少次为之发狂。

        

或许,在寻常人的眼中,极限级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强者,能够站在世界顶端的存在。

        

但,作为既算超脱级,又算极限级的人物,赫利米斯却非常的清楚,这两个级别之间的区别,究竟有多大。

        

毫不客气的说,两者之间是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即使是像尤琳以及赫特雅黛那样拥有连超脱级都无法忽视的独有技能的极限级存在,她们或许能让超脱级的存在重视,却绝对无法对超脱级的存在造成威胁。

        

极限级,那在人世间已然是生命的顶点,真正的至强者。

        

可这一级别的存在,即便是其中的破格级人物,在超脱级的眼中,依旧不过是“有点意思的人物”罢了。

        

别人或许很难体会到两者之间的差距,赫利米斯却能无比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差距。

        

所以,在知道了超脱级的强大,拥有了超脱级的强大以后,还时不时的得从这种强大的状态中跌落下来,变成一个“蝼蚁”般的存在,这种感觉,又怎能不让人发狂呢?

        

别说是在一个当事者的眼中,就是在旁观者的眼里,这一状态都是极其碍眼的。

        

如果是希恩的话,那就会知道,前世里,不知道多少书友在看到小说中的主角因剧情需要而被强行削弱的情节时,那种感觉,究竟有多让人抓狂。

        

赫利米斯则是亲身体会着这种感觉,且一体会就是近万年,一直都以“半魔人”、“半成品”、“瑕疵品”、“不完全”的状态存活。

        

这种感觉,让他几乎都快疯了。

        

因此,他才不顾一切的选择叛出魔族,不顾一切的冒着大不忌开发出【炼魔仪式】这样的邪恶魔法仪式,并不惜一切代价的培养一个半身。

        

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完整,变成一个完全的魔人。

        

他甚至不惜对那些相当于是自己的姐姐一样的人物们出手,企图吞噬她们的魔人之躯,以此来完善自身的魔人之体。

        

这一切,便都是为了摆脱这种让他不禁发狂的状态。

        

“快了...快了...”

        

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已经走向终盘,自己一直以来的期望亦是即将达成,赫利米斯这才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不由得,赫利米斯瞥了一眼上方的乌云层。

        

在那里,宛如风起云涌一般,无数的乌云以及漆黑的浓雾在疯狂的发生着变化。

        

一大一小完全不成比例的两道身影便在激战中,一个在似龙似魔的吼声中喷吐着壮烈的龙息,一个在煽动着十二片黑翼的同时翻手释放出可怕的邪气,让龙息和邪气不住碰撞。

        

那就像是天外的恒星在产生着碰撞及爆炸一般,轰鸣声如雷声般震耳欲聋,却因为距离过远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才会传递到赫利米斯这里,想传到地面,那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了。

        

如此声势的碰撞及激战,若是发生在地面之上,只怕,王都都得分分钟被整个轰飞。

        

赫利米斯便看着那道似龙似魔的巨大身影,眼中闪烁着狂热之意。

        

“很好,就是这样。”

        

魔之龙·麦哲尔。

        

经过【原初恶魔】千年的培养,以及赫利米斯自身的“牺牲”方才成功制造出来的另外一个半魔人。

        

它虽已经完全成型,却和赫利米斯一样,状态极其不稳定。

        

可它又和赫利米斯不同。

        

赫利米斯是消耗了力量的话,就会让状态下跌,从而从超脱级的境界上跌落到极限级。

        

麦哲尔则是完全相反。

        

它想发挥出达到巅峰的状态,必须经过一场能够尽情的宣泄自身力量的战斗。

        

只有尽情的宣泄了力量,它的状态才能越来越稳定。

        

这种与赫利米斯完全相反的体质,正是他所需要的。

        

只有将这两种相反的体质合二为一,才能成就真正完整的魔人之躯。

        

这也是赫利米斯为什么要发动这次侵略的原因。

        

不仅仅是为了向世人宣告自己的回归和成功,也不仅仅是为了报复那些曾经看不顺眼的人,还是为了让自己的计划能够继续进行下去。

        

“等到麦哲尔的力量攀升到巅峰,状态彻底稳定下来的时候,就是我等合二为一的时候。”

        

为此,赫利米斯才策划了这次行动。

        

他自己的话,因为状态不稳定,肯定是无法满足麦哲尔尽情宣泄力量的需求的。

        

只有在三族会谈的这个时候,王都里,才会有复数能够满足它的战斗对象。

        

有鉴于此,赫利米斯来了。

        

既为了破坏三族会谈而来,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来。

        

“发泄吧。”

        

“发泄吧。”

        

“等你发泄够了,我们就都能变得完美无缺了。”

        

赫利米斯便眺望着云层中那似龙似魔的巨大身影,心中也是开始发热了起来。

        

至于希恩这个勇者?

        

在赫利米斯的眼中,已经完全是个死人了。

        

他的计划里不需要勇者。

        

他的未来也不需要勇者。

        

勇者对他来说,就是个碍眼的人物。

        

加上希恩坏过他的好事,对于他,赫利米斯只有除之而后快的情绪。

        

“要怪就怪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吧。”

        

赫利米斯看向前方还未完全消去的大爆炸,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可很快的,赫利米斯的这抹冷笑僵住了。

        

“......就这?”

        

伴随着有些微妙的声音,前方的大爆炸的中心,那道手持圣剑的身影又是缓缓的出现。

        

他看了一眼徘徊在赫利米斯身周的魔吼链,再看了一眼毫发无伤的自己,表情要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那表情,就好像在说“我没有大意,却也没有闪,但这偷袭好像不太给力”一样。

        

赫利米斯甚至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个疑问。

        

“你确定你瞄准了吗?”

        

就是这样的一个疑问而已。

        

“怎么可能...!?”

        

赫利米斯看着完全毫发无损的希恩,已然失声。

        

自己消耗了大量魔力,不惜差点跌落境界,经过魔吼链的增幅以后发出的攻击,居然完全没有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赫利米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可以肯定,刚刚那一击,就是换做魔人六姐妹来了,都不敢硬接。

        

命运女神莉妲斯或许敢,却也绝对没办法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硬接这么一击。

        

而希恩呢?

        

赫利米斯明明就有看到,他既没有闪避,也没有做出任何的防护,直接就这么被命中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不可能的!

        

可惜,这样的赫利米斯并不知道,他的攻击,至始至终都没有命中希恩。

        

回想起刚刚承受那一击时的光景,希恩再一次的确信了。

        

“魔吼链的攻击,真的在即将命中我的时候,自己散开了。”

        

就是这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呢?

        

希恩不知道。

        

希恩只知道,不仅是自己确信了魔吼链的攻击自行避开了自己,魔吼链那边似乎也确信了自己这边有什么东西一般,竟是隐隐的传来了一些亲近的感觉。

        

想到这里,希恩沉吟了一会,随即向着赫利米斯的方向举起了手。

        

“过来。”

        

他便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赫利米斯先是一怔,随即怒不可遏。

        

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希恩的挑衅。

        

然而,下一秒钟,赫利米斯脸上的愤怒化作了惊愕,随即化为了惊慌。

        

“哗啦!”

        

只见,原本徘徊在赫利米斯身周的魔吼链竟是突然自顾自的翻腾了起来。

        

它们脱离了赫利米斯的控制。

        

它们像是受到了母亲的召唤一样,传出了欢快、高兴的感觉。

        

紧接着,魔吼链一一飞窜而出,穿透了空间,汇聚到了希恩的身边,像是回到母胎之中的孩子似的,在希恩的身周不住的环绕、交错。

        

“什...!?”

        

赫利米斯面色终于为之大变。

        

他能感觉到,魔吼链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拥有了它近万年的时间,这件与魔族的转魔池及虹魔钻齐名,均为魔王亲手所制造的魔族三大至宝之一的魔武具,在这一刻里,离他而去。

        

证据就是,他与魔吼链之间的魔力联系,已然断开。

        

反倒是希恩的魔力,竟是被魔吼链所接纳,逐渐的产生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