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领导威胁后让他摸了/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

2021年5月14日09:24:51被领导威胁后让他摸了/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已关闭评论 13

这一次的孩童身上产生的仙光与之前那些孩童大不相同,淡淡的白色光芒上透着丝丝缕缕的“仙气”,具体是什么不得而知,只是沾染上一丝后如同浑身如沐春风,清爽且舒适。

        

想来是远远看见魔云洞遗迹上的异象有所领悟。

        

他的想法是正确的,想要这些孩童有所领悟需要将他们带出去见识广阔的世界,无需刻意引导什么,只需要他们作为一个见证者即可。

被领导威胁后让他摸了/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

        

“咿咿呀呀!”

        

小奶娃坐不住了,手脚并用的爬到那几名体表绽放仙芒的孩童近前,一把将他们按倒在地上,揪住小辫子就是一通乱拽,他有些着急了,眼瞅着身边的小屁孩儿一个两个的都是脱胎换骨,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紧迫感。

        

“可曾感受到肉身有何变化?”

        

李小白将小奶娃扒拉到一旁,看着眼前的几名孩童问道。

        

“咿咿呀呀!”

        

仙芒逐渐内敛消散,几名孩童起身煞有介事的打了一套“醉拳”,摇摇晃晃,奶声奶气,可惜什么也没有发生。

        

“似乎是体质和大道根基发生了某种变化,回头让六师兄看看。”

        

李小白拨弄几名孩童,这几个小不点尚且年幼无法掌握运用方才的力量,他不懂修炼看不出什么,回头找懂行的人看看。 

        

小奶娃不满,起身走到孩童中央,扎了一个马步开始打拳,引得一众孩童纷纷侧目,大眼睛中满是崇拜。

        

李小白无言,这奶娃个头不大,野心倒是不小,没有经历过佛门信仰之力的洗刷倒是不知这家伙身上是否也有某种奇异的特质。

        

“咿咿呀呀!”

        

同样是摇摇晃晃的一套醉拳过后,小奶娃开始拳打方才几名体化仙芒的孩童,一通暴揍过后再度确立了自己孩子王的地位。

        

“轰隆隆!”

        

一阵引擎轰鸣声响起,重装大卡车爬上了那座山峦,魔云洞废墟上的异象并未消散,一行人愈发临近,山门已经清晰可见。

        

半晌后,卡车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处气度恢宏的山门,门派前一块巨大的石碑矗立,其上龙飞凤舞撰写着三个大字:魔云洞。

        

据说早年魔云洞乃是一处山崖上开辟而出的石府,内部蕴含广袤无垠的小世界空间,后来前任掌教认为将宗门藏匿在小世界中容易被人针对,故而进行大迁徙将宗门搬了出来。

        

毕竟小世界内只有一条空间通道,若是被贼人掌控住他魔云洞将面临灭顶之灾,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将宗门搬到连绵一片的山峦上也仍逃不过身死道消的下场。

        

“师尊,我们到了!”

        

符天天翻身下车,显得很是激动。

        

“把坐骑收起来,咱们步行以免惊扰了诸位前辈。”

        

李小白淡淡说道,他知道眼前这座山门只是幻象并非是真实存在,也许其中还会有某种不知名的危险,需要谨慎前行。

        

“是!”

        

队伍徒步前行,李小白走在正前方,一众孩童在后方俯身爬行进入了魔云洞内。

        

宗门之中山头林立,仙气飘渺,一名名修士脚踏飞剑互通往来,道路两边不时的还能看见修士们摆摊出售各种妖兽材料,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一切景象都真实的可怕。

        

“王师兄!”

        

符天天看着一旁摆摊的某位白衣青年惊喜的叫道,在她的记忆中这位王师兄是亲传弟子,拼死将她送出中州的众多师门长辈之中有此人一份。

        

“今天打烊了,不交易了。”

        

那王师兄抛了抛手中的钱袋子,淡笑着说道。

        

“师兄为何在此?”

        

符天天继续问道。

        

“我在等小师妹回来呢,母胎单身三十多年,等她给我讨个老婆。”

        

王师兄笑嘻嘻的说道。

        

“放心吧师兄,给你找大家闺秀,咱们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符天天摸出一个小本认真记下:给王师兄讨个老婆。

        

王师兄脸上挂着淡笑,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欣慰,身形与地上的摊位缓缓淡去,等符天天抬头时眼前已经是空空如也了。

        

“师……师兄?”

        

符天天有些惊惶的四处张望,试图再次找出王师兄的踪影,可惜周边已经是空空如也了,在王师兄消失的瞬间附近的几家摊位也一同消失了。

        

“他已经走了,走的很安心。”

        

李小白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这整座宗门应该都是一个巨大的执念,因为某种不知名的缘故具象化了出来,能让符天天最后再见他们一面。

        

但也不是所有的执念都如同王师兄这般可以交谈,像是虚空中那些脚踏飞剑机械化行动的修士显然不具备交谈的能力。

        

“咿咿呀呀!”

        

小奶娃也爬到符天天的身旁学着李小白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脚踝,想要安慰一番。

        

“弟子知道的,王师兄已经死了。”

        

符天天揉了揉眼睛,抱着小本继续前进。

        

没走多久,再遇一位执念体,这是个女修,发丝飞扬双眸猩红满脸的煞气,附近偶尔有脚踏飞剑的执念接近便会被其一把捏碎,李小白打量着她,生前应该也是个狠人,临死之际想必是受过奇耻大辱故而才会产生出这种怨气。

        

“师门被灭,吾心不甘!”

        

“我心若猛虎奈何身死道消,不甘!”

        

女修痴狂,嘴中念念有词。

        

“柳师姐!”

        

符天天上前两步轻声唤道。

        

女修眸中的凶芒顿时消散内敛不少,狰狞的眉宇也是舒展开来。

        

女修朱唇微启:“我在等小师妹呢。”

        

符天天:“等她做甚?”

        

女修:“魔云洞的葱花饼只有小师妹才做的出来,我想那个味道了。”

        

符天天再度举起纸笔认真记下:“给柳师姐做葱花饼。”

        

“师姐,我会替你报仇的!”

        

女修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她的眉心: “有葱花饼就足够了。”

        

“那边,掌门在等你。”

        

柳师姐指向了一个方位,符天天顺着手指看去那是她和爷爷一起居住的院子,再回头时张狂女修已经消失不见了。

        

符天天再度前行,不知何时周遭的宗门环境变化,从连绵起伏的山脉化为了只有通往那间别院的一条道路。

        

这似乎是某种指引,李小白知道这执念真相的答案应当就在那间别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