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挤进她的腿间/出轨男人偷偷让小三到家里

2021年5月14日07:41:15在教室挤进她的腿间/出轨男人偷偷让小三到家里已关闭评论 3

唐起给韩宾打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回头去看首相那副嘴脸。

        

韩宾匆匆回头一瞥,把首相那副极富深意的尊容尽收眼底。

        

“看到了没有?”

在教室挤进她的腿间/出轨男人偷偷让小三到家里

        

唐起问道。

        

“看到了,这下我确定他是一名外星人无疑了。”

        

韩宾拉开车门,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很明显,他有着极其敏感的心理感应能力,虽然听不懂我们的语言,却能从我们的表情、举行中,准确读懂我们要表达的意愿。不然,他不会摆出这副针锋相对的嘴脸,来挑衅我俩刚才的叫嚣。”

        

唐起在副驾上坐了下来,当他系上安全带后,整个人的表情也坚定了下来:

        

“这下我有十分的信心了,马上就能找到让人信服的证据,把披上首相肉身、隐藏在里面的那个面目可憎的外星人,给揭露出来。”

        

正是目睹了这个“首相”的嚣张,唐起才坚定了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这个首相,的确不是什么首相了,他已经被一名外星人,哦,准确讲应该是一名外星生物入侵了大脑,夺占了身体。

        

气象台离得有些远。

        

当韩宾、唐起两人赶到气象台时,那里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

        

唐起赶紧动用了疾控中心的人脉关系网,让一个工作人员十分不乐意却不得不赶回来,为他俩调取了一个月前的空气数据——日全食那天,大田市的空气与气象数据。

        

“根据孤立波的穿行特征,假如意识孤子是从月球上,借用了太阳的辐射,穿越了地月之间的距离,并进入到大气层之内……”

        

唐起看着气象卫星记录下来的气象云和大气层的流动图,开始琢磨着怎么去寻找他要找的东西:

        

“那么敏感的空气,就会呈现出该有的扰动痕迹。这些痕迹是符合矢量波的特征的……我需要大田市的地面气象观测数据。”

        

唐起对那个一脸不乐意的工作人员,提出请求道。

        

“给你……下班还加班,怪不得你们唐国人的寿命,没有我们东林国的长……”

        

工作人员发着牢骚,把大田市的地面气象观测数据,从储存库里调取出来,丢到唐起的面前:

        

“你还需要什么,请全说出来,我一次性给你调出来,然后统统拷贝走。我还要赶回家去陪女友过生日。”

        

韩宾仔细打量着这个一脸猥琐样子的家伙,心想这货也会有女朋友?

        

转念一想……哦,明白了,肥宅女友嘛,懂了。

        

听到这工作人员不满的提醒,唐起想了想:

        

“没了……哦,有一个小请求,那就是气象模拟系统的软件,请给我电脑安装一份。还有数字渲染外挂,记得补上。”

        

工作人员给唐起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安装了气象模拟系统,并把他提到的渲染外挂,给挂上,然后把唐起要到的数据,全部输入后台数据库里:

        

“可以了,回去直接点开日全食的日期,所有数据和画面,就会显示出来。”

        

“谢谢你!”

        

……

        

回到那栋设在医院的办公大楼,国际援助队的其他成员,早已经下班走掉了。

        

“咦,藤原先生呢?”

        

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唐起发现不见了藤原不娶的身影。

        

赶紧与韩宾把整层大楼都搜查了一遍,仍然不见他的去向。

        

“会不会跑到楼上医院楼层去了?”

        

唐起有些担心猜测道。

        

这栋七层高的楼房,二楼是国际援助队用来搞研究的办公场所,一楼是大厅,三楼以上是住院部的病号房。

        

藤原不娶要是跑上三楼以上的楼层,那的确是个隐患——鬼知道他会不会突然袭击别人?虽然检查到他脑内有灭活型病毒,但也担心会有异变,突然就传染别人。

        

“应该不会吧,二楼可是封闭型办公楼,门口有保安。”

        

韩宾想了下,指指门口道:

        

“要不,我去问问保安吧。”

        

说完,跑去门口询问去了。

        

没一会回来,唐起看到韩宾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们了,原来藤原先生被送去首相府了。”

        

“送去首相府了?”

        

唐起一愣:

        

“为什么要送他去首相府?”

        

“保安说,是首相在今晚举办了一场告慰宴,代表内阁向这些患上人格分裂症的患者,赔不是,是他们的失职,才导致了‘日全食’事件的发生。他做为东林国的首相,还第一个中招,更是不应该。这次邀请这些患者前来参加告慰宴,是要让他们建立起信心,首相都康复了,他们一定也离康复不远了。”

        

韩宾把队长的话,转述了出来。

        

……这突然办起一场告慰宴?还专门邀请跟“日全食”事件有关的患者参加?

        

唐起怎么想,都感觉这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情:

        

“队长人呢?”

        

“队长陪同藤原不娶去参加告慰宴了。”

        

韩宾不怎么上心地道。

        

“什么,队长竟然也去了?”

        

唐起赶紧问:

        

“除了那些患者,还有哪些人去了?”

        

“据保安打听到的消息称,内阁大臣们,以及今天我们在首相府,碰上的那些要职人员,也都去了。”

        

韩宾告诉唐起道。

        

“这——会不会出事?”

        

唐起起疑道。

        

“能出什么事?去了那么多正常人,不更放心了吗?”

        

韩宾拍拍唐起的肩膀:

        

“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你放心,那些患者并非是全去了,而是挑选了离首相府比较近的代表去。再说,要是所有患者全去了,别说一个首相府了,就是整个国会大堂都容不下啊。”

        

“哦,只是挑选了一些代表去?”

        

听到这里,唐起算是放心下来了,然后摸摸肚子,对韩宾道:

        

“有点饿了,要不你去打点宵夜回来?我现在要忙着去分析那些气象数据,必须尽快把证据给找出来。”

        

知道唐起任务重,于是韩宾点点头,示意唐起赶快去忙。

        

然后,他吹着口哨,出去打宵夜去了。

        

把笔记本取出,放上台面,然后把屏幕,投射到挂在墙壁上的大显示屏上。

        

这是唐起一贯的研究作风,找最大的显示屏看资料,好钻他的牛角尖。

        

大显示屏接上后,唐起开始启动气象模拟软件,把日全食那天的气象图开动了起来。

        

用软件分析出空气湍流层,再选定了大田市的区域范围,然后把地面气象观测到的数据,影射进去,对照出扰动的区域,再把这些区域标上序号。

        

唐起开始尝试从第一个序号开始突破。

        

“根据孤立波的穿行特征,哪怕是遇到对流层,孤立波的矢量波仍然会保持着它的形状和速度,穿透对流层。到了大气层的低空,敏感的空气会呈现出它的穿行轨迹,就跟纸面盖在硬币上,用铅笔就能拓印出那些凹凸起伏的图案……”

        

唐起在软件里设定了算法,并在第一序号的湍子流里进行验证,得出一个结果。

        

接下来进行修正,反复几次,最后得到一个可靠的非线性偏微分方程。

        

把这个方程套入选定的大田市区域,把所有序号的湍子流全囊括进去,点击运算……

        

字节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神魔乱舞般跳动,运算结果出来,得出了一群密密麻麻的不弥散解——这些就是发生矢量波穿行的地方。

        

“排除掉最大阙值,和最小阙值,把剩下的转换成数字渲染,进行渲染运算。不出意外,就会得到一个动态的、可视化的图象,那将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一看运算时限,至少要三个小时!

        

“好吧,吃个宵夜,静等结果吧。”

        

这时韩宾在外面吃完宵夜,并给唐起打了一份回来了,一看要三个小时后才有结果,于是他搬来几张办公椅子,并排在一起,组成了临时沙发。

        

“出结果了,叫我一声。”

        

韩宾说完,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就在唐起掀开饭盒盖子,开始动筷子吃他的晚餐加宵夜时,十五的圆月开始渐渐爬上了午夜的天空,并慢慢移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点上……

        

首相府里,光筹交错,内阁大臣们都举杯庆祝着首相的康复。

        

队长及他带来的藤原不娶,被分开坐在了不同的宴位上。

        

队长扫了一眼整个首相府,从大厅到外面的庭院,都摆满了席位,官员们和首相亲属们,以及选派代表的那些患者们,全错落地相偕而坐。

        

圆月当空,月华如水,普照夜幕下的东林国土……

        

从探测器采到月球泥样回来开始,历经半年时间;从最初的电场激发的“敏电菌体”开始,然后是非病毒的、携带着神经中枢信号的“失狂病毒”出现,接下来这种“病毒”突然在患者身上消失,然后在日全食过程中让患者发生了“失瞳”现象。解剖大脑后,发现大脑内出现了灭活型的病毒。

        

此时此刻,这些安静的病毒,在月光照射下激活……

        

原本表现得畏畏缩缩的患者们,突然一个个打了个机灵,都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了挂在天空中的圆月……

        

那是一轮血红色的圆月!

        

红红的一个大盘子,像血果子挂在那里。

        

同样抬头欣赏圆月的队长,意外发现今晚的月亮真是漂亮,又大又圆,黄澄澄的,煞是好看。等到他收回目光,看向邻桌时,坐在旁边的患者,突然眨动着血红的眼眸,一张嘴,朝他一口咬了下来……

        

大街上,繁华的城区,原本和乐的家庭,那些被强拽回来的患者,开始在家中大肆嘶咬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

        

呵额——

        

吃完宵夜,不知不觉趴在台上睡着的唐起,突然一个机灵惊坐而起:

        

“是梦,一场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