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小东西你抖得很厉害

2021年5月14日07:28:09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小东西你抖得很厉害已关闭评论 2

镜心是知道阿糯的命格,

        

天命的命格,岂有犯太岁一说。

        

这样的命格,便是那太岁星君撞见阿糯的命格都会退让一步的。

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小东西你抖得很厉害

        

那这人忽悠阿糯的堂妹给阿糯的到底是什么符?

        

沈燕毫不犹豫的掏出平安符递给仙婆大人。

        

她还是更相信仙婆大人的话,

        

因为仙婆大人看她的眼神实在太温柔了,就像看自己的晚辈和家人一样。

        

而且她也听闻仙婆大人很慈悲,

        

总比姚氏好许多,她就是打心眼里不信任姚氏。

        

镜心接过符,

        

符是叠成三角形的,她拆开后便愣住了。

        

她颤声道:“这符是谁让你给阿糯的?”

        

沈燕瞪大眼,

        

她都没提堂姐的名讳,

        

仙婆大人连堂姐的名讳都知道了吗?

        

“是,

        

是阿糯姐的前婆母给我的,她也会相面之术,

        

还会画符,

        

经常用符帮村里人治病,

        

可以止血压惊甚的。今天早上,她找到我说,

        

说她观阿糯姐面相,

        

发现阿糯姐犯太岁,甚至还会有次大劫,

        

所以给我一枚平安符,

        

让我给阿糯姐,还说这枚平安符只要带够七七四十九天,

        

就能化解阿糯姐的太岁煞,也能躲过剩下的大劫。”

        

沈燕说完,忍不住盯着仙婆大人看。

        

她见仙婆大人神情复杂,似还带了点疑惑迷茫的情绪。

        

过了半晌,

        

她才听见仙婆大人说,,“这不是平安符,这是桃花符,你仔细看,这符的画法很复杂看不出什么,但是看这里,这里有人的名讳和生辰八字。”

        

她又念出一个名字和生辰八字后问,“这是阿糯那个状元郎前夫的名字吧?生辰八字应该也是他的,这枚桃花符,阿糯若戴上七七四十九天后,她会对崔洛书生情,所以这不是平安符,而是桃花符,生桃花运的符篆。”

        

镜心知道阿糯的事情,知道她是崔家儿媳。

        

知道崔家长子高中状元郎,还从京城带了县主回来,想娶为平妻,阿糯不愿,两人和离。

        

这事儿在附近的城镇早都传开了,毕竟崔家出了个状元郎,百年难遇的喜事,所以大家连带着就知道阿糯的名字。

        

沈燕一边震惊姚氏欺骗她,又一边震惊着为何仙婆大人什么都清楚?

        

连着阿糯姐同崔家的事儿都是知晓的?

        

镜心又把符叠回三角形递给沈燕,“你把符给阿糯吧,让阿糯自己决定。”

        

沈燕急了,“仙婆大人,这符万万不可给阿糯姐,我是不知为何姚氏一定还要阿糯姐对她儿子生情,但我总归觉得不是甚好事儿,说不定现在就是看阿糯姐姐日子过的好起来,想折磨阿糯姐的。”

        

镜心轻笑,“别担心,这符就算是你无意中送给了阿糯,对她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阿糯第一次画符就能成功,这桃花符她又岂会看不出门道来?

        

沈燕怔住,不懂仙婆大人为何这么说。

        

是这符没画好,是假的,才对阿糯姐无用吗?

        

还是阿糯姐并不会受到这符的影响。

        

见沈燕呆呆的看着自己,镜心笑道:“乖孩子,你也算是问得巧了,其实阿糯是我的徒弟,她懂相面之术和画符的,这符你回去后直接给她吧,她自己会处理。”

        

沈燕彻底呆了。

        

阿糯姐竟,竟然仙婆大人的徒弟?

        

她从来都没听阿糯姐提起过。

        

镜心失笑,把符递还给沈燕,“乖孩子,快回去吧,你阿糯姐才从我这儿回去的,走的还没半刻钟。”

        

沈燕这会儿甚至忍不住想,难怪她进仙婆家时,觉得那饭菜的香味太熟悉太诱人了些。

        

原来是阿糯姐来过。

        

沈燕还是震惊又有点迷茫,她接过符犹豫半晌才跟仙婆告辞离开。

        

走到快门口时,沈燕想到些什么,连忙转身回来把身上那两碎银子掏出给想给仙婆。

        

仙婆坐在长凳上,面带笑意,“这个我就不收了,阿糯是我徒弟,你又是阿糯的堂妹,也是我的晚辈,而且你这次来,还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还要感谢你才成。”

        

是的,她从这桃花符上面看出些东西。

        

这桃花符的画法,有些像一个人。

        

像她的师姐镜安。

        

她和师姐的师父镜无知没有正统的门派,师父学的东西比较杂乱,画符也是如此,玄门道门或是别的宗门的一些画法,师父都学了些,她跟镜安也是跟着师父学的。

        

这桃花符的画法像是师父传承给她们的。

        

但她没法保证其他宗门或者其他玄门家族有没有这样的画符。

        

毕竟这些符篆的画法,都是师父从其他地方学来的。

        

这几十年,她一直在寻找师姐的下落。

        

当初她和师姐离开师父,在江湖闯荡,师姐年少成名,被请入宫中做国师。

        

可师姐被京城的繁华富贵权势迷了眼,她想要的更多,开始修炼邪术,利用其他人的运势来修行。

        

最后甚至想要取代当初的先祖皇帝,成为大凉的女帝。

        

师姐开始引诱当初的先祖皇帝,祸乱朝纲,培养爪牙。

        

那时先祖皇帝被师父用术法迷惑住,不管朝政,让师姐来处理政务,朝堂上忠臣觐见,却被师姐用术法控制着先祖皇帝,杀害忠良,自此,朝中一片混乱,百姓们也是苦不堪言。

        

后来,她实在不愿师姐继续错下去,劝说师姐回头,师姐却不听。

        

她终与师姐反目,两人在宫中斗法。

        

最后她以一身修为和经脉寸断为代价,终于制伏师姐。

        

她最后斩杀师姐时,到底心软了些,没让师姐魂飞魄散。

        

到师姐那般修为,若不是魂飞魄散,也可借由夺舍或者其他法子重生的。

        

师姐性子带有天生的邪念贪婪,让她重回人世间,同样会搅起一片腥风血雨的。

        

所以这些年她一直想寻到师姐。

        

这些年,她也撞见不少人画符或者其他些本事像是师姐,但都不是。

        

所以阿糯的前婆母会不会是师姐,她也无法肯定的。

        

她需得去查下。

        

不过阿糯的前婆母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自家儿子都已重新娶了县主为妻,她却还想让阿糯进她家门。

        

莫不是知晓阿糯的命格?所以想借用阿糯命格?

        

但想要借走天命命格的运势是很难的。

        

想要阿糯的运势,就必须让阿糯成其家人。

        

难道当初崔家去阿糯家提亲的心思就不单纯吧?

        

那姚氏会画符还懂相面术,难保她早就知晓阿糯命格,所以当初才要娶阿糯,就连阿糯非要和离后,都还不愿放弃阿糯。

        

天命的命格和帝王命格都是天底下最难得的命格。

        

想要她们的运势,非常的难。

        

就跟当初先祖皇帝一般,命格太重,师姐无法直接取代先祖皇帝成为大凉的女帝,她想要先祖皇帝的运势,就得让先祖皇帝拱手相让,所以她用术法迷惑先祖皇帝,让先祖皇帝痴恋她。

        

最后师姐身死,先祖皇帝也醒了过来。

        

他知晓自己是被师姐控制后做下这些错事后,痛恨所有玄门异士。

        

但先祖皇帝知道是她制伏师姐后,并未杀她,只是给了她一笔赏赐,让她远离京城,这一生都不可在回京,否则再见她也会杀了她。

        

后来先祖皇帝格外痛恨玄门道门的人,宫中再也无国师这一职位。

        

想起这些往事,镜心眉心微蹙。

        

待她寻到师姐后,若师姐还是为非作歹,她这次不会再心软,会让师姐魂飞魄散。

        

她自己也会把这条命还给师姐的。

        

………………

        

沈燕又从永环村回到水云村。

        

这一路上她都很是恍惚,她怎么都想不到,阿糯姐竟是仙婆大人的徒弟?

        

所以阿糯姐也会相面之术吗?

        

不到半个时辰,沈燕回到水云村,她带着那枚桃花符准备去寻阿糯,路上竟还遇见姚氏,姚氏见到是她,还装模作样很忧愁的模样,“燕子,可把平安符给了阿糯?”

        

沈燕心里简直要气死了,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对姚氏说,“刚没寻找我阿糯姐,我这就准备再去阿糯姐家一趟,把符给她。”

        

姚氏心中欢喜,“那燕子快去吧,早些把符给她,我也安心些。”

        

沈燕心里冷笑声,忍了又忍才没说出难听的话来。

        

她快步离开姚氏身边,朝阿糯家而去。

        

姚氏见她去的位置的确是沈糯家,心里彻底放下心来。

        

沈燕很快到了二叔家,这次阿糯姐也在家中,正在药房忙着,她敲门进去,见到阿糯后,把那枚桃花符交给沈糯,“阿糯姐,这个符给你。”她从一大早遇见姚氏开始说起,最后说到她虽接受了这符,但始终不放心,就去寻仙婆帮着给沈糯算了名,看看是不是犯太岁,最后仙婆让她回来直接把符给她的事儿全都说了。

        

沈糯听完后很惊讶,她拆开符看了眼,眉心微蹙,“的确是桃花符,上面还有崔洛书的名讳和生辰八字。”

        

这姚氏还没死心,竟用这样的法子哄骗燕儿来让她中桃花术。

        

桃花符戴在身上七七四十九日后,就会成术。

        

幸好燕儿聪明,还知道去寻师父。

        

不过就算燕子把这符直接给她,她也不会中这桃花术的。

        

她已经看过师父给她所有的符的画法,这世上大部分的符她都知晓怎么画的了。

        

对符的反应也都清楚的很。

        

她甚至不用打开这张符,就能知晓这符大概是什么作用的。

        

明显就不是保人平安有着淡淡生气的平安符。

        

“燕儿谢谢你。”沈糯跟沈燕道谢,“我符我自己一会可以处理掉的。”

        

沈燕忍不住小声问,“阿糯姐,你,你真是仙婆大人的徒弟呀?”

        

沈糯笑着点头,“的确是,之前因缘巧合认识仙婆,她说我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收我做徒弟了,这事儿也一直没家里人说过,所以燕子能不能继续帮我保密。”这事儿的确没必要宣扬的人尽皆知,现在的大凉对玄门道门并不是很信服,所以她也暂时没打算让家人知道,知道了反而会担心。

        

沈燕攥拳,“阿糯放心,我谁都不会告诉的。”

        

沈糯过去药房隔开的小隔间里面,调了朱砂墨,画了张平安符递给沈燕,“燕儿看,这才是平安符的画法,这张符赠与燕儿,希望它能保你平安。”

        

沈燕接过平安符,小心翼翼叠好后装在了自己的荷包里,最后跟沈糯聊了两句,她才小声说,“阿糯姐,那你继续忙,我先不打扰你了。”

        

等沈燕离开,沈糯看着掌心的桃花符。

        

她回到隔间,把符在桌案上固定好,食指中指并拢直指桌案上的桃花符,念道:“天阳地阴,二气化神,天地自然,秽炁分散,破!”

        

只见桌案上的桃花符忽地无火自燃,很快就被烧为灰烬。

        

这桃花术也不算正统的术,到底算是强迫人的行为,说是邪术也不过分。

        

她自然是要破术的。

        

所以崔洛书会被术法反噬,可就怪不到她身上来了。

        

…………

        

远在京城的崔洛书这会儿还在翰林院里。

        

自打小皇帝拒了让他去礼部的后。

        

他就还一直留在翰林院,翰林院里面很多其实都是京城权贵家里的孩子们熬资历的地儿。

        

也没多少人因着崔洛书是阁老的孙女婿而敬着他。

        

甚至总有人调侃他,说他何时能让阁老把他弄去礼部。

        

他攀比心太重,这些子弟的家世都太过显赫,他在里面格格不入,所以每次有人问起,他都说快了,还说若能去礼部,会请大家吃饭,可谁知小皇帝直接拒绝了让他进礼部的事儿,这话还不知怎么传开了,他脸面都要丢光了。

        

每次面对翰林院的同僚们异样的目光,他都抬不起头来。

        

后来他想起母亲曾告诉他,阿糯命格的事情。

        

他仔细一想,还真是因为跟阿糯和离后,他才开始倒霉起来。

        

他写了家书求母亲帮他想想法子,他必须再次娶到阿糯,他终于后悔和离,甚至还给阿糯写了封信,让母亲递给阿糯,上面写的都是两人以前的情意,他觉得阿糯对他可能还是有情的,只要他多哄哄阿糯,阿糯肯定还会愿意跟他在一起的,还会愿意做他平妻的。

        

等再娶到阿糯,他的运气会再次好起来。

        

到时候他便可去礼部,说不定还能一跃成为四品的礼部侍郎。

        

京城不论大小官职,过年都是休沐七日,今儿已经是初四,都开始去各自官衙应卯。

        

崔洛书哪怕再不想去翰林院,也得去,他突然吐血昏迷时正巧就坐在窗棂下想着今后再娶到阿糯的美好未来,想着娶到阿糯后,官至内阁,封侯封相时,猛地一口鲜血喷出,都把旁边坐的同僚惊呆了。

        

等他瘫软身子倒地时,周围的同僚们才反应过来。

        

“状元郎这是怎么了?”

        

“不知,好似生病了,要不要抬去外面的医馆让郎中瞧瞧?”

        

“什么病还吐血?有些吓人,那你们去抬吧。”

        

“我不抬……”

        

“我也不想抬。”

        

最后还是这些人喊了外面守着的官兵,把崔洛书抬去医馆,再去穆府叫人。

        

而郎中给崔洛书把脉也把不出什么来,只是脉象非常虚弱,为何吐血,也找不出缘由,后来只能开了些补身的药材送回穆家。

        

穆秀娇见夫君被抬回家中,又见他衣襟处全是血迹,吓得脸色发白,以为他在翰林院被人打了,直到送人回来的官兵说他在翰林院是突然吐血,没与人起争执,穆秀娇悲痛欲绝,只能让人先把崔洛书抬回房间,喊人伺候着帮忙擦拭换洗过身上的衣物。

        

而崔洛书在床上躺了整整三日都没醒来,穆家找遍所有的郎中也救不回他。

        

穆秀娇甚至还让穆阁老喊了宫里的太医,但太医令宿钟伯说自己很忙,只是让宫中其他太医来穆府为状元郎看病。

        

结果连太医都找不出状元郎昏迷的原因。

        

好在过了三日,状元郎终于醒来,但身子虚弱的很,连翰林院都暂时没法去了,请了一个月的假。

        

穆秀娇因担心崔洛书的身子,整日也是以泪洗面。

        

…………

        

沈糯知道这样破术会对崔洛书造成什么后果,崔洛书以后的身体只怕都会病恹恹的,除非能有生气为他慢慢的蕴养身体才能恢复。

        

但她可不管崔洛书以后如何,这一切不过是崔洛书同姚氏自作自受。

        

破了这小小的桃花术后,沈糯继续忙着雕刻玉符。

        

她要用安安给他的那块羊脂玉雕刻两枚平安符,剩下的切好的小玉牌也需雕刻成符,用来在沈家四周布上聚气阵。

        

她忙了两三日,先把给摄政王和安安的平安符雕刻好。

        

雕刻好的平安符,沈糯用帕子包好放在了箱子里。

        

她现在没法把两枚平安符交给摄政王,家里距离军营太远,她也不放心让沈小狐去送,上次还是她带着沈小狐到军营门口让沈小狐送信的,现在单独让沈小狐去,至少上百公里的路程,她肯定不放心。

        

不过等家里的聚气阵布好后,她需去饶城一趟,去给师父买配药的药材。

        

饶城距离嘉宁关不算远。

        

到时候可以顺便把这两枚平安符送过去。

        

沈糯忙着继续雕刻其他八枚布阵的玉符。

        

…………

        

而在盘临镇的县衙。

        

郑县令这几日一直忙着处理灵鹤门的事宜,晚上也直接歇在衙门。

        

到了初四,他才抽空回府一趟,发现儿子竟瘦了一圈,还病恹恹的模样。

        

郑县令吓了一跳,问郑夫人,“子石这是怎么了?不过几日没回,他怎么瘦了这么多,还有那日他来给我送信,说他差点也被坏人杀了,这都是怎么回事?”

        

那日他急着过去南街抓人,也没仔细问过儿子。

        

这会儿正好是午膳时,郑夫人正带着长女跟儿子一起吃午膳。

        

郑夫人其实只是郑县令的续弦,郑县令原先有妻子,妻子给他生下长女郑玉兰后,没半年就病逝了,他才经媒婆介绍娶了现在的郑夫人,郑夫人嫁来郑家后,虽没怎么苛刻过长女,但到底不是亲生女儿,也没怎么关心过长女,都是交给府中的丫鬟婆子们照顾着,有时候郑玉兰不愿跟他们一起吃饭,几天见不着长女的面,她也不会想着去问句什么的。

        

而且郑夫人一直娇宠着自己生的儿子,以前儿子小的时候,有时欺负长女,她也就是口头上说说儿子,并没真的放在心上。

        

现在经过前几日小仙婆那事儿,她才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所以回府后,她开始尝试改变。

        

回府后,儿子也因那场惊吓大病一场,高温惊厥。

        

她照顾了儿子两日,高温才褪去,儿子才有了点精神。

        

这几日,她也一直让长女过来她的房间用膳。

        

看的出长女很拘谨,总是小心翼翼的。

        

郑夫人有些难过,毕竟她忽视长女数年,她也不求长女能真的把她当做母亲,只是希望弥补这些年长女缺失的母爱。

        

长女如今也就十岁左右,她今后会仔细照料长女,与儿子一视同仁,待以后长女十七八岁,再为她寻一门好亲事。

        

所以这几日,郑夫人一直带着郑玉兰在自己房中用膳。

        

今日郑县令回,听见他的问话,郑夫人道:“老爷先用膳吧,待用过膳我在同您说那日发生的事情。”

        

她说着还给长女夹了一筷子蒸鱼,柔声说,“玉兰多吃些鱼,你正长身子骨的时候,多吃点鱼有好处。”

        

郑县令也有些惊讶,他平日总让妻子多关心长女,但妻子总说长女同她不亲近,长女有自己的婆子丫鬟,后来他公务繁忙,也总不能纠结后宅之事,再者,妻子除了同长女不亲近,也没短缺苛刻长女,所以他也就没再管。

        

今儿还是他第一次见妻子这般温柔的对待长女。

        

郑玉兰也有些受惊若宠,“母,母亲,我自己来。”

        

她因着没有亲生母亲,继母也不怎么管她,身边都是下人,性子养的很是怯弱。

        

郑夫人柔声道:“好,那你多吃些。”

        

郑子石一直病恹恹的,吃完饭后,又回床榻上睡下。

        

等丫鬟们撤下桌子,郑夫人叮嘱女儿,让她也回自己院子休息,等着人都离开,郑夫人屏退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屋里只有她和郑县令后,她才把那日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告知郑县令。

        

说到前面时,郑县令一直皱眉,最后忍不住说,“这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大凉朝现在虽对这些邪门歪道打压的不算严,但只要是骗人的,也会抓入大牢,你怎么还信这种话。”

        

郑夫人急道:“老爷先听我说完。”

        

她把后面发生的事情也详细的,一五一十告知郑县令。

        

听到后面,郑县令皱着的眉头也变成满脸错愕,他结结巴巴道:“这,这世间当真有人有这种本事?”

        

郑夫人叹息道:“我原先也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信,而且那位小仙婆还告诉我,子石是命带死劫,就算子石度过这次的死劫恐也无用,还需再去找小仙婆一趟,需要化解一下,但就算化解,子石以后的命格也是照样,还说她能帮的也只是这一次,以后子石想要改变自己的命格,靠的还是子石头自己。”

        

说到这里,郑夫人呜呜咽咽的用帕子捂着脸颊哭泣起来。

        

她始终想不明白,她儿子只是调皮了些,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为何这样的命格会落在儿子身上。

        

可她没有办法,既是这样的命格,她也不想放弃。

        

以后她会好好教导子石的。

        

不管以后子石命格到底如何,她至少不会后悔。

        

“这,这事儿总感觉……”郑县令还是觉得此事太太靠谱。

        

郑夫人擦掉眼泪,气道:“不然你说说为何那长刀快要砍在子石身上时忽然被弹开?那些可是灵鹤门的人,你还指望他们善心大发突然收回刀?还是觉得子石像那些江湖侠士们,有了内力,自个把刀给弹开的?”

        

郑县令道:“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他就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太过神奇。

        

郑夫人又接着说,“而且要不是有小仙婆帮忙拦下灵鹤门那些人,那日百姓们肯定会死伤无数。”

        

郑县令一下子惊了,“夫人你的意思是,那日最先帮忙抵御灵鹤门的就是你口中的小仙婆?”

        

“正是。”郑夫人道:“此事你莫要对外嚷嚷开,毕竟是灵鹤门,怕他们找小仙婆寻仇,小仙婆还是咱们儿子的救命恩人。”

        

郑县令道:“夫人放心,我自然不会说出去的。”

        

郑夫人叹气,“所以过几日等子石好起来,我会带他在去见见小仙婆,还得带些礼过去,还得让子石去跟小仙婆的弟弟道歉。”那日是子石撞人,害的小仙婆的弟弟差点落在盘临河里。

        

到了初八,郑子石才彻底好起来。

        

但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