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下/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2021年5月14日06:42:38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下/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已关闭评论 2

    

这句话要怎么说,梵生尘是反复想过的。

        

他并不想杀唐时锦,也不觉得自己杀的了,但是他可以先抛出这样一个诱饵,足够诱.惑又足够威慑。

        

只要他动心了,下头就好说了。

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下/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就算他不动心,在他显露出的本事面前,他也不敢造次。

        

万无一失!所以他说的笃定极了。

        

没想到,他才刚刚说完,冯半沉的身体就猛的一僵,然后他大骂了一声:“X你.娘!”

        

他不管不顾的向后一撞,梵生尘猝不及妨,被他的后脑勺重重撞在了脸上,他手里的刀划过他脖子,然后掉在了地上。

        

冯半沉迅速转身,一边扑上来拳打脚踢,一边破口大骂:“我X你个瘪犊子,你把爷爷当成什么了!我再不识好歹也知道王爷是大庆朝的神仙,王爷杀了我,我都不带皱眉头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就凭你个藏头露尾的XX玩意儿,也想对付王爷,做你的春秋大梦……”

        

他一边大骂,一边不管不顾的疯狂攻击,完全不防守。

        

梵生尘的功夫,当然不会被他打到,但是他这个反应,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他完全被打懵了,节节后退,终于还是一翻身,跃出了围墙。

        

冯半沉也跃出来追上,一边追一边还在大骂:“站住!就凭你也想杀庆王爷,你个瘪犊子有本事别跑!”

        

斜刺里忽然有人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动上了手。

        

梵生尘猝不及防,被人一掌击中肩头,退了一步,急抬手招架,结果那一处源源不断有人冲上来,足足出来了七八个人,围着他打,个个身手还都不错。

        

冯半沉追上来,气喘吁吁的道:“快,快抓住他!送国安部!这个人想杀庆王爷!”

        

又有不少人过来,一人道:“你这是伤着了?快,给你帕子捂着,我这是干净的!”

        

冯半沉谢了一声,接过帕子捂着脖子上的刀口,旁人纷纷打听:“这是怎么了?这人是谁?”

        

冯半沉就道:“我正想睡觉呢,这个人突然冲出来,拿刀子比着我……”

        

他飞快的讲了一遍,大家顿时感同身受,义愤填膺,“什么东西!敢打庆王爷的主意!”

        

“快杀了他!”

        

“不能杀!”冯半沉道:“不能私下杀人!你们帮我把他抓起来送国安部!我是国安部的贴刑官!”

        

这局面,梵生尘都蒙了。

        

眼看人越聚越多,他不敢恋战,更不敢杀人,飞也似的击退诸人就跑了。

        

有几人飞檐走壁,追了上去,余下的百姓还在地面上跟着跑,跑了一阵儿,连影子都看不到了,这才成群结队的回来,一边还在议论纷纷。

        

冯半沉也追了一阵儿,可能是血流的太多,有点头晕,然后被大家拽了回来。

        

他也不急着找大夫,就被大家拉了过去,不止一个人要请他吃饭,好听他细说说,还有大夫现场跑回铺子取药,给他现场包扎。

        

国人为了听八卦就是这么拼。

        

追出去的是贺延墨几个人。

        

烧烤是贺延墨的最爱,只要有人出摊儿,他能从春吃到秋,结果几个人正吃着呢,听到冯半沉嚷嚷,立刻就过来了……

        

但是梵生尘的功夫,就算在迦罗山都算好的,他们最终还是没追上,只能回来了。

        

那家烧烤摊儿上,无数人还等着听后续,老板嘴都笑咧了。

        

起先大家一呼啦都跑了,他还担心来着,怕有人逃帐。

        

结果不一会儿就都回来了,而且不少别的摊子的人,生怕错过第一手消息,吃一半的都过来他摊儿上吃……挤的满满当当。

        

贺延墨一回来,不知道多少张嘴问:“抓着了没?”

        

贺延墨苦笑摇头:“没抓着,让他跑了。”

        

大家失望的吁气。

        

贺延墨道:“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们通知了羽林军了,估计一会儿就会有人搜查。”

        

等大家问了几句,冯半沉才靠过去,低声道:“是不是那个佛遗宗?”

        

贺延墨点了点头。

        

冯半沉立刻站起来:“我先去跟江大人说一声。”

        

贺延墨又点了点头。

        

冯半沉就急匆匆走了,走出十来步,才想起来道:“延墨,帮我会钞!”

        

贺延墨应了一声。

        

老板笑嘻嘻的道:“不用不用,这位官爷的就免了!”

        

旁人笑道:“我们的咋不免?”

        

老板笑道:“别的不说,我就问问你,刀子比在你脖子上,你敢翻脸骂人不?你要说敢,我也给你免!”

        

那人哈哈的笑道:“我还真就……不敢!”

        

众人无不大笑。

        

那边冯半沉急匆匆去了江府,结果门房说江必安进宫了。

        

冯半沉想着可能是为了下午的事儿,又忙不迭的去了皇宫,跟守门的人说了一声,那人进去又出来,道:“王爷说这事儿她已经知道了,让你放心,早点回去休息,”他给了一瓶药:“这个是王爷影卫给的药,让你敷一敷。”

        

冯半沉连声谢了,这才抽身走了。

        

前后脚的功夫,江必安也出来了。

        

他白天没在国安部,听到消息回去的时候,唐时锦已经走了,他急匆匆进宫求见,唐时锦也没见。

        

江必安在外头站了一个多时辰,唐时锦才叫人传话,让他先回去。

        

其实唐时锦倒不是生他的气。

        

江必安这个人,他的管理方式,是军队式的管理方式。

        

靠着身先士卒和人格魅力去管理,而不是技巧。

        

这也就导致了,他的人确实忠心,但是聚集在他身边的,大多是跟他同类型的人,比如陆纵。

        

而戚曜灵,他根本上来说,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者,他更习惯孤军奋战,并不擅长合作和领导,他很难付出信任。

        

岳登临、陆凤楼,倒是都有管人的潜质,但资历太浅,而且他们的管理,也会带着一些江湖气。

        

毕竟,不管她承不承认,世家出身的人在京城,做事确实更顺畅,打听消息也更容易,更有手段。

        

其实一个机构,就像如今的财政阁,一个精通“财事”的唐时锦,加上一个精通“人事”的王慎行,两人又能一心,才是合理高效的管理层设置,但是她没有那么多的王慎行。

        

所以,还是手头的人才太少。

        

但这个天下的人才还是很多的,国安部的人才也绝对是很多的,所以她如今需要的,就是去发现一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唐时锦吩咐下头:“叫人在国安部给我腾个地方出来,我准备盯上一阵子。”

        

下头人应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