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僧多肉/赵小兰赵大庆赵虎许晓雅小说

2021年5月14日06:26:51圣僧多肉/赵小兰赵大庆赵虎许晓雅小说已关闭评论 6

虎平涛认真地说:“张红超身上那套“阿迪达斯”挺贵的,至少得一千多。”

        

张艺轩道:“他脚上那双AJ也不便宜。你跟他说话的时候,我在手机上查了下官网,标价一千七。”

        

说到这里,两人相互对视,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意外的目光。

圣僧多肉/赵小兰赵大庆赵虎许晓雅小说

        

虎平涛笑了:“你观察力挺仔细的。”

        

张艺轩很满意对方的态度,笑意比之前多了几份真实:“你也不错,看来王队把你拉进刑警队不是没有理由,你走的也不是裙带关系。”

        

虎平涛顿了一下,收起脸上的笑,压低声音:“为什么张红超对王永昌有那么强烈的敌意?”

        

张艺轩摸着下巴,陷入思考:“姐弟恋?我觉得不像……要不就是来自血缘关系的嫉妒,他不希望张红霞嫁出去?”

        

虎平涛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张红超的身形资料:“他很壮实,不过与监控画面上那个男人还是有一定区别。肌肉没那么结实,整体轮廓线条也没那么明显。”

        

张艺轩有点顾虑了:“按照顾德伟之前的调查结果,张红霞的很大一部分收入补贴给了家里。她父母很疼爱张红超,在家里养儿子,很宠溺的那种。这就能解释张红超的衣服和鞋子,还有他名下的那辆“波罗乃兹”。”

        

“这会不会就是张红超对王永昌的敌意来源?”虎平涛问:“张红超认为张红霞一旦结婚,就失去了来自他姐姐的经济支持。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想法很正常。”

        

“你该不会觉得是张红超杀了张红霞吧?”张艺轩看了他一眼:“张红超应该没有杀人动机,你说的这个理由也很牵强。说简单点,张家老两口和张红超都不太可能是凶手。张红霞死了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活着才能源源不断给他们更多的钱。”

        

“如果是为了张红霞名下的那套房子呢?”虎平涛的语气不算强烈,却带有显而易见的疑惑成分:“张红超年纪不小了,他迫切需要一套婚房。”

        

张艺轩沉默了很久,微微点头:“这的确是个理由。”

        

虎平涛笑道:“我的猜测不一定正确,我只是提出一种可能。其实这案子的关键,还是要找到案发当晚扶着张红霞回家的男人。”

        

张艺轩对此表示赞同:“是啊!可目前我们对此毫无线索。张红霞的亲友圈里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人。那种程度的肌肉……啧啧啧啧,要我说,根本就是块状脂肪,壮得连衣服都穿不上。”

        

他这些话充满了浓浓的嫉妒成分。

        

女人都喜欢肌肉男。哪怕你相貌一般,但只要脱掉上衣,露出如钢铁般的一块块肌肉,立刻就能成为所有女性目光的焦点。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新款《好了歌》还有另一种唱法。

        

男人都晓肌肉好,唯有锻炼做不到。别人早起我睡觉,蔬菜寡淡,红烧肉最妙。练杠铃的是煞笔,我爱薯片和汉堡。掀开衣服,你有腹肌,我是肚腩佬。

        

张艺轩的说笑之辞,猛然间,让虎平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新思路。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就凶手如何离开作案现场,曾经有过争执?”

        

张艺轩点点头:“当然记得。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共同看房:凶手使用了绳索之类的辅助工具。”

        

“凶手没用绳子。否则他进入小区的时候,身上就应该背着一个包。”虎平涛的声音里透出浓浓的怀疑:“我反复看过那两段监控画面,他没带包。”

        

张艺轩注视着他,反问:“你认为凶手是以什么方式逃离作案现场?”

        

“就地取材。”虎平涛说出了自己深思熟虑的想法:“他用的是丝袜。这段时间我查过资料,无论包芯丝还是莱卡纤维,都具有很强的柔韧性。”

        

“丝袜?”

        

张艺轩愣住了。

        

他张着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这是与虎平涛交锋以来,他第一次产生了失控的心理。

        

无数画面如电流般从脑海中闪过,张艺轩忽然发现自己在“凶手如何离开”这个问题上,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思维误区。

        

耳边传来虎平涛的案情分析。

        

“不瞒你说,我买了几双丝袜,连裤的那种,打水手结,把两头栓紧,结成一条长绳,只要踩着中间打结的位置,再加上足够的技巧和腕力,从六楼滑下来完全不是问题,很安全。”

        

张艺轩眨了眨眼睛,思维和脸上的神情都有些茫然,望着虎平涛,目光难以置信:“你说的是真的?丝袜……啧啧啧啧,就你这体重,拴在楼上真的挣不断?”

        

虎平涛善意地笑了:“那玩意儿很牢……这样吧,路上找家女式内衣店,我买一双,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这话很暧昧,尤其是两个男人。如果有第三者在场,肯定会浮想联翩。

        

张艺轩问:“你确定?”

        

虎平涛的答复非常肯定:“如果你能用双手把一双丝袜从中间拉断,我请你吃大餐,随便点。”

        

……

        

回警局的路上,有一家招牌为“天使丽人”的女式内衣店。

        

虎平涛把车停在路边,两个人下了车。

        

看着商家靠着店门摆在路边的巨幅内衣招牌,张艺轩觉得很尴尬,装作散步,不去看走进店内的虎平涛。直到后者买了东西出来,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张艺轩这才如蒙大赦,小跑着上了车子副驾驶位置。

        

看着虎平涛递过来一大包封面有性感模特露着长腿的丝袜,张艺轩有些发呆。

        

“……你……你就这么买了?那店主没问你别的?”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男人买这种东西,不是被视作变态,就是正走在通往变态的进化道路上。

        

虎平涛目视正前方,拧转钥匙发动引擎,面不改色心不跳:“当然问了。”

        

张艺轩忽然生出浓浓的八卦之心,还有本能的恶趣味:“你怎么回答的?”

        

他觉得这是一个充满颜色的故事,很滑稽的那种。

        

虎平涛似笑非笑地偏头看了他一眼:“我说这是替人代劳,帮别人买的。”

        

张艺轩下意识联想起之前在分局食堂一起吃过饭的苏小琳,点头道:“帮你女朋友买,是个不错的借口。”

        

“没有啊!我没说是帮我女朋友。”虎平涛满脸无辜的表情:“我说是帮你买的。”

        

张艺轩的神情瞬间凝固。

        

足足过了五秒钟,他才压抑着怒火,低声嘶吼:“你干嘛要扯上我?”

        

“你跟我是一个组的。再说了,我去买这种东西总得有个合理的理由。难道我说买给自己穿啊?”虎平涛理所当然地回答。

        

张艺轩不再吭声。

        

他感觉掉进坑里,身上全是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

        

古渡分局,刑警队办公室。

        

看着手持一双丝袜,如杀父仇人般狠狠撕扯的张艺轩,再看看站在旁边笑吟吟的虎平涛,王雄杰感觉这俩人之间肯定发生过情节复杂曲折的故事。

        

“小虎,你怎么确定凶手逃离现场用的是丝袜?”王雄杰嘴上问着,伸手从摆在桌上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双未开封的,细细端详:“这牌子质量不错,我媳妇以前也买过。”

        

“金昌小区所有住户,就没有这么一个魁梧彪悍的肌肉男。”虎平涛解释:“他在后期的监控画面也从未出现过,所以只可能是杀人行凶后从窗户离开了作案现场。丁哥在现场做尸检的时候,说过凶器可能是丝袜。我当时就怀疑凶手是连杀人带逃走都使用了同一种工具。”

        

张国威凑过来问:“小虎你的意思是,凶手用丝袜结成长绳,从窗户滑到楼下,然后点火,烧掉了作案工具?”

        

虎平涛拿起一双丝袜,拆开包装,用力拽了几下,从王雄杰那里借了打火机,从长袜边角点燃,只见火团猛然上蹿,短短几秒钟就变成一条燃烧的火龙,将整条丝袜彻底吞没。

        

唐元在旁边发出惊叹:“烧得真够快的。”

        

虎平涛指着扔在地上正在燃烧的丝袜:“这玩意儿是石油产品,主要材质是弹性纤维,属于工业化纤原料,燃点非常低,起火迅速,有很强的可燃性。一旦燃烧,立刻形成大面积蔓延。我算过,从一楼到六楼的长度,最多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全部烧光。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二十一幢六零一厨房排水管表面没有大面积的燃烧残痕。”

        

王雄杰神情凝重:“燃烧残留物还是应该有的。可我们在楼下马路上没有找到类似物质。”

        

虎平涛的回到符合逻辑:“那条马路上的清洁工很早就开始打扫。另外,凶手应该是个思维缜密的人。他可能一直呆在楼下,收集了从空中飘落的燃烧残留物。”

        

“我还有一个问题。”张国威蹙起眉头:“从六楼到一楼,长度有好几十米。这一双丝袜拉开了还得系上两头,剩下的部分就算韧性再好,也只有一米左右。凶手从哪儿搞到这么多的丝袜?”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虎平涛道:“由此可以确定,凶手与死者张红霞很熟,甚至很清楚张红霞衣橱里摆放的衣物数量。正因为如此,凶手才制定了周密的杀人计划,利用丝袜逃离作案现场。”

        

顾德伟很是惊讶地问:“用丝袜编成这么一条绳子,至少得好几十双啊!张红霞买那么多丝袜做什么?”

        

虎平涛解释:“她在企业工作,又是在职秘书,平时大部分时间呆在办公室。平时要求穿职业装,夏天基本上都是西装裙配高跟鞋。这样一来,丝袜损耗很大,一次性买几十双备用很正常。”

        

说着,虎平涛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关于女式服装的论坛页面:“我看过一些相关的评论,有人是这么说的:一个女人衣橱里如果没有一箱丝袜,就无法渡过一个浪漫温馨的夏天。”

        

顾德伟撇了撇嘴:“我认识的几个女人,从来就不穿裙子,只穿裤子。”

        

王雄杰满脸都是思索:“如果小虎的推论没有错,那就可以锁定凶手的身份。看来还得对凶案现场进行再次勘察……小顾,你再跑一趟,主要调查张红霞这几个月的网购清单,看看她都买过什么东西,尤其是丝袜。”

        

顾德伟心领神会:“头儿,你要确定发货和收货时间?”

        

王雄杰肯定地点点头:“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那个肌肉男。”

        

唐元在旁边开玩笑道:“要我说,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女人假扮的吧?”

        

顾德伟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张红霞的亲友圈子里就没几个男性朋友。”唐元把双手一摊:“她的朋友绝大部分是女性。你再看看案发当晚的监控录像,那男的戴着口罩,还有墨镜和帽子,明摆着做足了准备,不想让人认出来。”

        

这话如电光火石般蹿过虎平涛的大脑。

        

他恍如梦醒,张口叫出声来:“……女扮男装……伪装……道具……等等,我好像明白了。”

        

几个人纷纷看着他,就连张艺轩也扔掉手上正在撕扯的丝袜,走了过来。

        

王雄杰敏锐地问:“小虎,你想到什么了?”

        

“不在场时间证明!”虎平涛神情激动:“王队,我们调查过的所有人不在场时间证明,只有王永昌是漏掉的。”

        

按照正常程序,张红霞亲友圈里所有人都做了不在场时间证明。

        

张父张母当晚跳健美操,十点多回家,有小区出入监控为证。

        

张红超当晚外出与朋友喝酒,有四个人证。

        

至于张红霞的同事,也各有证人,表明他们不在作案现场。

        

唯一例外的就是王永昌。

        

他自称那天下午在单位上画画,晚上回到宿舍休息。虽说理由很充分,却没有证明人。

        

王雄杰面露疑问:“小虎,就王永昌那体格,软绵绵的,别说是腹肌了,就连胸肌也看不出来啊!”

        

虎平涛连忙道:“肌肉是可以伪装的。”

        

王雄杰奇道:“怎么伪装?”

        

“塑胶道具、肌肉型伪装服,还有自制的软质物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