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啊…终于得到你了/情趣宫颈扩张器

2021年5月13日13:00:53公主啊…终于得到你了/情趣宫颈扩张器已关闭评论 5

张一鸣:

        

【但好在,在你手机微信里的小离美女、菲菲小姐、浅浅女郎、小乔美女的帮助下,我一点都不紧张了,完全完全不紧张了。】

        

曲斯年:“……”

公主啊…终于得到你了/情趣宫颈扩张器

        

陆君寒:“……”

        

简懿:“……”

        

难怪刚才某个姓张,名为大壮的某人,挣扎的跟个古代被流.氓调戏,差点失去清白,恨不得跟信同归于尽的忠贞烈妇一样。

        

敢情一封信里,藏了这么劲爆的信息。

        

这下老底都被张一鸣给扒光了。

        

就是没想到,张大壮居然这么重口,连小萝莉都下得去手。

        

张大壮见他们表情怪异,欲言又止,真是羞愤的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去,但还是努力的给自己辩解了:“她成年了,真的!只是看着小而已,而且,我就只是看看,真的只是看看!没做什么其他的!我还没那么变态!”

        

曲斯年等人一脸“我懂,我都懂,其实你就是这么变态,但没事,你继续编,反正我们不会信”的表情。

        

张大壮忍了。

        

啊啊啊啊啊啊!!!!!

        

臭小子,被你害死了!

        

你爹我真没脸见人了!

        

这边,一代水王,张一鸣还在深情的念着:

        

【反正,爸爸,太谢谢你了,还有谢谢小离美女、菲菲小姐、浅浅女郎、小乔美女,要不是你们,我肯定还会紧张的。】

        

曲斯年:“……”

        

这字数凑的,你老师看了恐怕都得气哭!

        

又听了一遍,张大壮隐忍之下,已经不太想活了。

        

他回去就找个绳子,把自己给吊死算了!

        

但水王张一鸣还没完,又开始念下一段:

        

【我希望,我下次考试,我爸爸、小离美女、菲菲小姐、浅浅女郎、小乔美女,还能继续帮助我,让我不要紧张。】

        

陆君寒:“……”

        

简懿:“……”

        

曲斯年:“……”

        

可以了,闭嘴吧!

        

本来念一遍他们还记不住的。

        

现在念三遍——

        

我们已经知道你爸爸微信里面小离美女胸大很软,菲菲小姐屁股圆,小萝莉浅浅,还有活好漂亮的小乔美女了!

        

张大壮深吸了口气,继续忍。

        

没事,忍忍就过去了,反正也没多少了。

        

对!

        

反正也没多少了!

        

忍忍就过去了!

        

谁知,张一鸣还没念完,

        

【我还希望,下下次考试和下下下次考试,我爸爸、小离美女(嘿嘿嘿胸超大——】

        

曲斯年:“……”

        

陆君寒:“……”

        

简懿:“……”

        

张大壮:“……”

        

我再忍……

        

妈的!

        

还忍个屁!

        

再忍下去,曲影帝他们都能把他微信联系人给倒背如流了!

        

张大壮“唰”的一下,从座位上直接起身,大步过来,大手一伸,将还在念着信的张一鸣给拖出了教室。

        

然后将他狠狠的收拾了顿!

        

上来就对着他,啪啪的好几下,差点将他的小屁.股打开花。

        

张一鸣:“……”

        

张一鸣:“!!!”

        

干什么!

        

打他干什么!

        

为什么要打他!

        

是他的信念的不好吗!

        

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念了啊!

        

比他写信的时候还要努力呢!!!

        

……

        

两分钟后——

        

张大壮拖着被打的极惨极惨,到现在都还在嚎啕大哭,眼睛红红的张一鸣回来时。

        

曲斯年和简懿正在劝陆君寒这个独苗苗,别再挣扎了。

        

就放小陆梨去念信吧。

        

曲斯年这下也没有之前想拉同盟下水,或者拉着其他家长一起下地狱的幸灾乐祸了,反而像是认命了般。

        

他摊手,叹了口气:

        

“陆总,真的,挣扎没用,你看我们,挣扎了那么久,各种办法都使完了,到头来,还不是被念了信?”

        

简懿也在劝,他从还泪眼汪汪着的简西谚手里抢过信,正准备写感想,寡淡无波的平静话语,一如既往的简洁:

        

“早死晚死都得死。死之后,还能打他们一顿。我们,不算亏。”

        

才回来的张大壮也是这么觉得的:

        

“确实,陆总,你看,本来刚才我还憋着好几股气的,甚至都恨不得回家上吊了,这不,打完之后,气顿时就顺了!天空蓝了,草绿了,花儿也变漂亮了,吊也不想上了,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这臭小子要是不念信,我还找不到理由打他呢!”

        

陆君寒:“……”

        

陆君寒要是能被他们说动,那他就不叫陆君寒了。

        

当然,以陆君寒向来倨傲冷漠,不轻易服输的孤傲性子,他也不可能看到别人的失败,就放弃自己的挣扎。

        

有些事情,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不过,他向来惜字如金,不爱说废话。

        

因此,对于曲斯年他们苦口婆心的劝阻,也只是微微靠在了椅子上,掀了掀冷淡的眼皮,抿着薄唇,并没有多做辩解。

        

而是直接转过头,看向旁边正在往书包里摸糖吃的漂亮小萝莉,淡声道:

        

“把你的信给我看看。”

        

陆君寒刚才一说不让小陆梨念信,她就急,怎么都不肯把信给陆君寒,说她就是要念信,就是要念!非念不可!

        

不给她念,她甚至还委屈上了。

        

但这会儿陆君寒一说要看信,小姑娘眨巴着乌黑澄澈的大眼,半点都没多想,甚至一句话都没说,就乖乖的把手里的信给他了。

        

曲斯年:“……”

        

简懿:“……”

        

张大壮:“……”

        

不是,脑筋不要这么直啊!!!

        

你爸爸要看你的信,就是不让你念信的意思啊!

        

你以为信到了你那丧心病狂的爸爸手上,还有要回去的可能吗!

        

但不管怎么样,陆君寒都成功的拿到了小姑娘的信,把之前抢信失败了两次的张大壮看的眼红不已。

        

他家那臭小子怎么就没陆总家的小闺女好骗呢!

        

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还是小棉袄贴心!

        

小陆梨将信给了爸爸之后,又将刚从书包里摸出来的糖塞进嘴巴里,蓦地看到张一鸣回来了。

        

她眸光直接一亮,小奶音高兴道:

        

“爸爸,一鸣哥哥念完回来了,现在到我念信了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