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到三根手指/吃饭也埋在里面

2021年5月13日09:18:47增加到三根手指/吃饭也埋在里面已关闭评论 2

      

冬麦看着这情景,

        

一下子明白了,敢情还是前天那件事,

        

当时王秀菊怕了沈烈,没敢提这个话茬,现在估计是自己儿子要回家了,胆子大了,开始横起来了。

增加到三根手指/吃饭也埋在里面

        

旁边的沈烈神情平淡,望着王秀菊:“婶,我叫你一声婶,

        

这是敬你是和我爹娘一个辈分的长辈,咱也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了,可是你欺人太甚,

        

这声婶我就叫不下去了。”

        

王秀菊见沈烈这么说,

        

顿时更来劲了,心想沈烈这是怕了,

        

这是心虚了,因为自己找到了石蛋,他害怕石蛋说出来了! 

        

当下她更加得意:“人家石蛋都听到了,人家说得明明白白,

        

就是你媳妇和我儿子说了啥,

        

我儿子才掉下来的,人家亲眼看到了,

        

怎么,

        

你现在是怕了,

        

你媳妇干了坏事,你竟然还护着?沈烈,婶当长辈的,

        

可得好好劝你,哪天说不定你媳妇把你也给咒了!”

        

说着,王秀菊怂恿石蛋:“石蛋,你说话,到底当时冬麦怎么说的,她是会念咒还是会施法,怎么就害得我儿子掉下来了!”

        

王秀菊这一说,不知道多少双眼都落在石蛋身上。

        

石蛋嗫喏了,他偷偷地看了一眼林荣棠,林荣棠一双眼黑沉沉的就那么盯着他。

        

这,这能说吗?

        

这可是男人的面子啊!

        

石蛋虽然还没娶媳妇,但是冬麦的那句话他听明白了,那意思是说冬麦嫁给沈烈,才知道真男人什么样的。

        

那不就是变着法说林荣棠不行吗?

        

那林荣棠和冬麦在一起时候,到底咋回事,没生孩子咋回事?

        

石蛋头疼,他后悔死了,后悔不该承认自己听到了冬麦的话!

        

正热闹的时候,石蛋的娘来了,石蛋的娘和王秀菊关系不错,看到这情景,便骂石蛋;“你婶对你一向不错,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你婶问你,你赶紧说啊!”

        

王秀菊也说:“石蛋娘,让你家石蛋说,说了后,我给你石蛋介绍我娘家的闺女,人家长得又好看又能干,保准让你石蛋娶上媳妇!”

        

石蛋娘一听眼睛亮了,指着石蛋:“你这混小子,还不赶紧说!”

        

石蛋本来是怎么也不好意思说,现在被他娘这么一骂,又听王秀菊给他介绍媳妇,一狠心,张嘴,终于开口:“冬麦,冬麦说——”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

        

冬麦竟然真说了啥?她到底说了啥咒,竟然让林荣棠直接从房顶掉下来!

        

王秀菊兴奋了,忙催着说:“你快说啊,你快说!”

        

石蛋硬着头皮道:“冬麦说荣棠不行,说沈烈才是真男人,荣棠听了,直接气得从房顶掉下来了……”

        

这话一出,胡同里顿时安静下来了,大家瞪大眼睛。

        

过了一会,不少人缓过神来,看向了冬麦,看向林荣棠,看向沈烈。

        

冬麦安静地沈烈在他身边,脸上有些红,不过也没说话。

        

她是多少有些羞耻,没想到自己当时为了气林荣棠特意说出的话,竟然就这么被别人听到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沈烈微微挑眉,其实他早知道,林荣棠,自己和冬麦的那点子事,不说也就罢了,说了,别人难免揣测,揣测你家炕上那点事,甚至揣测林荣棠和冬麦的那点事,作为男人,他当然并不希望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他没说的原因。

        

但是现在,既然被人家扯出来了,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他只是并不想让冬麦被人议论围观,当下身子动了动,挡住了望向冬麦的视线,将冬麦护住。

        

林荣棠黑眸沉沉,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

        

这时候,王秀菊爆发了,她扑上去,直接给了石蛋一巴掌:“你是什么玩意儿,竟然编造这种瞎话!你家穷,你长这么丑,娶不上媳妇,你就编排我儿子了?我呸,活该你一辈子打光棍!”

        

一巴掌下来,石蛋惊讶地瞪着王秀菊。

        

不,不是说好了要介绍媳妇的吗?他也是被她逼着说的啊!

        

石蛋娘也呆了,呆了一会后,气得要命,指着王秀菊骂:“是你让我儿子说的,你啥意思,我儿子说了你给我儿子一巴掌,你不逼着我儿子说,我儿子能这样吗?”

        

王秀菊掐着腰一通乱喷,冲着石蛋娘叫嚣:“你儿子编排我儿子,我儿子怎么就不行了?我儿媳妇已经肚子大了,你说我儿子不行!要点脸吧,有你们这样的吗?明天我儿子结婚,怎么,你们这是害得我儿媳妇不进门吗?你们自己娶不上媳妇就编排别人,有意思吗?以为谁都像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

        

石蛋娘:“我家石蛋是老实人,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听到了,人家谁说的你找谁去,你找我们干嘛!”

        

王秀菊一想也是,转头对着冬麦,指着鼻子问:“说,是不是你编排我儿子?你这样编排我儿子,我儿子才掉下来的!!”

        

沈烈护住冬麦,挑眉,轻笑了下:“婶,敢情路上随便一个人说个什么,你儿子就能掉下来?到底是心里有鬼还是怎么着,你可得好好掂量掂量。”

        

沈烈这一说,大家想着,也对啊,冬麦如果说了这话,凭啥林荣棠就要掉下来?林荣棠自己没毛病,至于吗?

        

还是说,林荣棠根本就是有毛病?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看着林荣棠的眼神就不对了。

        

王秀菊隐隐也意识到这事情不对,怎么怪怪的?

        

然而林荣棠却突然冷笑一声,道:“这句话,我从来没听过,也根本没有这回事,我掉下来,是自己不小心,我没听冬麦这么说过。”

        

啊?

        

王秀菊傻眼了:“儿子你说啥?”

        

林荣棠盯着石蛋:“石蛋,你刚才说的话,是谁教你的,为什么用这种话败坏我的名声?”

        

石蛋只觉得林荣棠那双眼挺吓人的,他吓得直接后退一步。

        

林荣棠盯着石蛋,缓慢地说:“是谁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败坏我的名声?我林荣棠去医院检查过,我身体很好,没有任何毛病!我马上要娶媳妇,我媳妇已经怀孕了,你们竟然这么污蔑我的清白,你们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吗?你们这是要逼死人吗?”

        

说着,他突然跑回家。

        

大家当场呆住,心说这是干嘛。

        

王秀菊也急了:“荣棠!”

        

林荣棠却很快从房中出来,拿出来一个证明,白纸黑字,他抖着那个证明:“你们看,这是陵城医院的章,上面对我林荣棠的身体做了检查,你们不信别的,能不信这个?我的女人已经怀上了,马上就能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石蛋,你怎么这么编排我?”

        

他突然走近了一步,咬着牙道:“你要是再乱说什么,败坏我的名声,咱们两个就单挑,打不死不算!我林荣棠堂堂正正的男人,马上娶媳妇生孩子,你们这么编排我,这就是血海深仇,我和你没完!”

        

石蛋吓得脸都白了。

        

之前他还不敢太相信,不太相信有问题的竟然是林荣棠,但是现在他信了。

        

林荣棠的样子就是疯了,他生怕自己说出一切,所以拼命也要阻止,他看出来了,如果自己说出真相,林荣棠会和自己拼命,会拼一个你死我活。

        

石蛋还没娶媳妇,他还想娶媳妇过好日子。

        

他胆小地缩了缩脖子。

        

他嗫喏着,脸憋得通红,一句话都不敢说。

        

王秀菊在那里愣了半响后,终于想明白了:“我知道了,是冬麦,她故意指使石蛋说这个,我儿子是自己掉下来的,她故意用这件事挖坑让我们钻,这就是故意借着这事败坏我儿子名声,她和石蛋是一伙的!”

        

周围一群人听到这个,都惊呆了。

        

心想你还能更不要脸点不?说人家冬麦害得你儿子掉下来的是你,说人家冬麦没害你儿子故意挖坑害你们的也是你,话都被你说了!

        

一时也有人看不下去了,便劝王秀菊:“你儿子明天结婚,你闹腾啥,赶紧准备婚礼是正经,哪有那么玄乎的事呢!”

        

“正话反话都是你说,人家可是什么都没说!”

        

“你儿子都说了和人家冬麦没关系,你这样拉着人家赖也没意思啊!”

        

王秀菊听着这话,也觉得有些心虚了,只是,话都说不出了,她能怎么着,只能硬着头皮了,不然今天这一顿闹腾算什么?

        

沈烈这个时候,却是终于发话了。

        

他肃着脸,却是回首问冬麦:“冬麦,你看婶说你故意用了什么计谋害荣棠的名声,这事你到底做了没有?”

        

冬麦一脸无辜:“没有啊,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石蛋都没说过话,我怎么可能联合石蛋害他,再说人家石蛋怎么说,关我什么事?今天我们好好在家,是她自己扯扯出来的啊!”

        

说着,冬麦便委屈了:“难道你竟然怀疑我和石蛋串通?天地良心,石蛋说的话关我什么事!”

        

石蛋娘从旁也道:“对,我家石蛋根本没和冬麦说过话!我家石蛋是老实人,有一说一,怎么可能害人!”

        

沈烈听了,便向王秀菊道:“婶,你也听到了,我媳妇也挺委屈的,她没和石蛋说过话,也没你想的那些弯弯绕心思,你如果非这么说,那就是挑唆我们夫妻关系,抹黑我媳妇的名声,别的事我可以无所谓,但是这种事,我肯定查个一清二楚,谁诬陷我媳妇,我饶不了她。”

        

王秀菊一听,这不是反打一耙吗,当即叉着腰说:“那石蛋好好的干嘛说这种话,这不是你媳妇编出来的是谁编出来的?”

        

沈烈眼神发凉,嘲讽地道:“还不是婶你自己逼着人家石蛋编的?你说要给人家介绍媳妇,你非要人家说,关我们什么事?”

        

王秀菊:“这事反正和冬麦脱不了关系,今天这事——”

        

林荣棠从旁听着,陡然大吼一声:“娘,够了,我都说了,这件事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关别人什么事!你能消停消停不?”

        

王秀菊没想到自己儿子突然这样,吓了一跳。

        

她虽然平时挺嚣张,但骨子里还是觉得作为女人应该听儿子的,儿子这么一吼,她也吓到了。

        

周围人都议论纷纷的,有笑的,也有劝的,王秀菊无奈地望着儿子,也是懵了,想着儿子怎么扯自己后腿?

        

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这是还惦记着冬麦那个小贱人吗?

        

沈烈却在这时,凉笑一声,牵起冬麦的手:“以前冬麦和荣棠结过婚,但他们离婚了,离婚了就是一了百了,当时交割明白,各奔前途,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娶了她,她是我媳妇,就是我沈家人,谁再把我媳妇和乱七八糟的人扯一起,别怪我不客气,我这个人平时自认为还算讲理,对乡亲们也和善,但是涉及我媳妇,我家里人,我性子也不太好,真惹急了我,拳脚可是不长眼。”

        

说完,直接飞脚一踢。

        

他这么一脚下去,周围人都看傻眼了。

        

他踢的是林荣棠家的墙头,那墙头是砖头和土坯混合的,有些年头已经不结实了,可那到底是土和砖啊!

        

结果人家现在一脚过去,竟然把几块砖活生生踢下来,稀里哗啦掉下来,满地土。

        

王秀菊也吓得脸煞白,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这个沈烈就是仗势欺人,他可别打自己!

        

她连着后退两步,嘴里念叨:“我,我二儿子回来了,我大儿子今晚就到家,他们都是城里的,都是青天老爷,你,你可不能打我!”

        

这话音刚落,就见林荣阳和戴向红过来了。

        

他们也是刚到家没多久,车子折腾了半天,累得够呛,谁知道刚吃了口饭,就听说了这事,只能赶过来。

        

看到这情景,戴向红冷笑连连,拿眼剜了林荣阳一眼,意思是你娘你管,她可不想丢这个人显这个眼!

        

林荣阳无奈,今天傍晚才让人家沈烈帮忙修车,结果晚上自己娘就找人家麻烦,这叫什么事呢?

        

王秀菊看到二儿子,便要向二儿子诉苦:“荣阳啊,你快来看看,你亲娘在村里被人家欺负得没法活了,这个沈烈,他欺负你娘我啊,你快给你娘做主——”

        

林荣阳无奈,咬牙:“娘,你够了,别说了,沈烈人挺好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欺负你!”

        

王秀菊听这话,脑子没转过弯来:“荣阳,你,你啥意思啊?”

        

林荣阳很是歉疚地望向沈烈:“沈烈,我娘她性子就这样,你别在意,今天真是对不住了,你别多想,回头当哥哥的给你赔礼道歉。”

        

王秀菊顿时傻在那里了。

        

一直以来,她都是风光的,三个儿子呢,都有出息,都孝敬,结果现在,三儿子吼自己,二儿子竟然让自己去给沈烈赔礼道歉!

        

她还指望着儿子能帮自己出一口气呢!

        

戴向红看着自己婆婆那呆愣的样子,便出来当好人了:“娘,冬麦那不是挺好的,你哪能大庭广众那么说人家?也难怪荣阳没法,荣棠摔下来,这不是和人家没关系吗,你说你老人家何必呢?”

        

王秀菊:“怎么就没关——”

        

戴向红连忙道:“娘,你这是糊涂了,咱回家慢慢说,赶明儿,咱给人家冬麦赔礼道歉,这事算过去了。”

        

赔礼道歉?

        

王秀菊都听晕了。

        

她这儿子媳妇都咋回事,竟然让她给那个小贱人赔礼道歉?!

        

*********

        

沈烈和冬麦进了家门后,冬麦忍不住闷笑出声:“你刚那一脚真厉害,我看周围人都吓一跳。”

        

她其实也看傻了眼,想着怎么那么厉害,不过还是努力装作淡定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进屋了,其实好想再看一眼!

        

沈烈却没怎么吭声,将买来的白纸卷放在一边,两个人吃了饭,吃过饭后,一起收拾了灶房。

        

沈烈将白纸卷裁剪成十六开的,裁剪得整整齐齐,装订成本子,冬麦则是烧了水。

        

今天折腾了这么半天,身上出了汗,她想洗洗。

        

沈烈这里是老房子,西屋空着,她便提着暖壶过去,正打算过去提凉水桶,就见沈烈过来了,提着水桶,拿着盆,还帮她把胰子毛巾都拿来了。

        

她便有些脸红,接过来了。

        

接过来后,她以为他要出去了,结果他依然站在那里。

        

冬麦便有些意外,看着他。

        

沈烈明白她的意思了:“可是我也要洗。”

        

冬麦便道:“那我先洗,我洗完了,给你准备水,厨房锅里还有热水,放一把火再热热就行了。”

        

沈烈抿着唇,黑眸定定地看着她:“那我们干脆一起洗。”

        

他停顿了下,认真地解释:“这样省水。”

        

啊?

        

冬麦眨眨眼睛,看着他,顿时脸红了。

        

还能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