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cao才爽~下面一张一合很难受

2021年5月13日08:09:59抱着cao才爽~下面一张一合很难受已关闭评论 1

空港内,正有道道紫色激光从不死鸟号舰身上各处射出,射向厚厚的大门,却在有能力穿透的情况下皆未穿透。

        

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激光正徐徐划动,好像要在仓门上刻出什么特定图形。

        

同时,空港外,看着屏幕上越来越接近的卫星,伟大的鲍里斯舰长还目光紧紧盯着通讯器,等着“您的账户转入1亿贾比”的美妙消息传来,沉浸在兴奋、期待和幻想中。

抱着cao才爽~下面一张一合很难受

        

直到离约定时间只剩3分钟,他的兴奋和期待才在达到顶点后直线下滑,终于生出一些警惕来:

        

怎么回事?不仅钱还没到账,他们甚至都不和我讲一下价钱,这也太奇怪了吧!

        

再把侦查机器人拍到的那些人脸在脑海里过一遍,鲍里斯徒然就打了个寒噤:

        

不好,那络腮胡的老头不会是化焰境吧!

        

但下一秒,他就否定了那个其实是正确的想法。

        

不可能呀!能请得起化焰境高手的人得多有钱?怎么可能别墅里还那么脏!

        

作为一个从业时间较长的星际海盗,鲍里斯其实还是很有经验和见识的。

        

他知道: 

        

到今天,有私人卫星的早大都不是什么“大肥羊”,反大都是些手段凶残的“大暴龙”,不是他们这些“小星鲨”能碰的!

        

私人卫星之所以会成为星际时代最顶级的奢侈品,除私人卫星的建设费用极高外,更大的支出其实还在后头,在于它的维护费用。

        

不说卫星的基础设施需定期进行大规模检修,光维护内部生态平衡什么的,就成本不菲,每个月最少要几十万贾比。

        

至于在安保设施和护卫上的投入,就更是惊人,也更是必不可少。

        

否则,在星际海盗横行的当下,私人卫星里装着的就真是一只只“大肥羊”。

        

可从群“阀”并起导致有钱人购买私人卫星蔚然成风,到后来这股奢靡之风达到巅峰,再到后来随国家分裂渐渐趋于平淡,“大肥羊”们已渐渐被宰光。

        

今天剩下的,能有私人卫星的,基本都是体态庞大、手段凶残的“大暴龙”!

        

一般他们都不敢靠近。

        

而这次鲍里斯之所以敢盯上伊曼一行人,除形势所迫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卫星内不仅生态系统有失衡迹象,看起来久未维护,连卫星里的那座小别墅都破败不堪,看不到一个仆人。

        

这样的伊曼她们怎么能请得起实力高超、要价夜更高的高手护卫!

        

是故,又一次“出海”、又一次一无所获的鲍里斯,不由拇指大动,果断调转航向,向着伊曼的私人卫星笔直杀来。

        

他也知道此行仍有一定风险,可他真也没别的选择。

        

鲍里斯一伙本不在赞巴鲁克附近空域活动,而是在地方民兵团前区管的地方逍遥自在。

        

只是,最近一两个月来,前区地方民兵团活动越来越频繁,对治下星域的海盗团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围剿。

        

无数海盗死无全尸,他们亦逼得四处狼狈逃窜,成天提心吊胆,才不得不逃到这边。

        

可糟糕至极的是,好不容易逃到这边,他们存粮就已见底,现几乎每个海盗都被饿得饥肠辘辘,格外暴躁疯狂。

        

再不弄点“猎物”回去,凭鲍里斯这些天一直克扣其他海盗口粮、中饱私囊的无耻行径,他这个海盗团长将成为他那些绿着眼的手下们第一个活活分食的对象。

        

鲍里斯说要把顾雷他们变成硬邦邦的干粮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们真会那么做!

        

星际海盗虽什么都打劫不假,但唯有运送高能氢的货船和龙食运粮船,他们一般是不敢去动的。

        

和高能氢一样,龙食价格昂贵、利润惊人,粮商皆非常有钱,有些富可敌国,甚至就是国家在经营。

        

担任的护卫的也大都是各国的顶级强者,见微境的都不缺。

        

他们哪有那个熊心豹子胆去碰?

        

加上臭名昭著、人人喊打,他们要买龙食,当然要付出远高于常人的价格。

        

实际上,他们常常要面对龙食短缺的情况,就难免比大多数人更明白一个黑暗无比的冷知识,那就是:

        

人某种意义上,就是龙兽,可应急!

        

这时,鲍里斯就有一个手下,正绿着眼睛,一边舔着一根布满牙印的白森森大骨,一边垂涎似地盯着鲍里斯强壮有肉的背影。

        

那既灼热又阴冷的诡异视线让鲍里斯内心暗暗发毛,更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不行,这一票说什么也得干!另外干完后还是去投靠那什么狗屁海盗王古斯塔夫吧!

        

他只能强压下内心所有的不安,和所有的不甘,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想:

        

看来,这家的主人很可能是几乎快破产,说不定连那艘私人飞船都是租来的,所以他们才连和我谈判都不敢。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和我谈判的资本。等等,那岂不是说……

        

想着想着,鲍里斯的目光就愈发残忍,也愈发淫邪,马上就想到那两个容貌倾城的绝色少女。

        

许久未近女色,他当然不会对那两个姿容那么出众少女没念想。

        

在这时代,民用飞船一被星际海盗盯上,别说男人们会绝望得想自杀,一些女人只要见海盗追得过紧,就可能因过度害怕而立即自杀。

        

再等飞船被瘫痪或被海盗船的钩锁抓住,绝大多数女人都会果断自杀,不管年纪老少。

        

甚至有专门的毒丸就是给孩子配的,还附有说明书教父母怎么诱骗孩子乖乖吃下去。

        

最悲哀的是,这样极度残忍、同鼓励自杀无异的行为,却前所未有地从未再受过任何人指责。

        

一旦被星际海盗俘虏,除非是贵族,否则女人会比男人活得更久,却也更生不如死。

        

海盗们可不会因女人年纪太小或太大而区别对待,顶多是有一丁点“玩具会不会被太快玩坏”的微薄担心。

        

因此,各方面的原因都将星际海盗不断向扭曲异化的极端方向引导。

        

而同样饥渴的鲍里斯之所以没色令智昏,一开始不同意连船带钱带人一起抢过来,是注意到伊曼和纳斯塔西娅的冷淡气质,怕她们是贵族。

        

但现在,既然她们不仅请不起仆人,还交不起赎金,落魄至此,毫无贵族威风,那不就意味着……

        

嘿嘿,那样的话,他们不就可以……

        

想到一幅幅残忍变态的血腥场景,鲍里斯本还算克制的表情终究是大幅扭曲,再不成人形,变得和他背后的手下们一样疯狂恐怖,全非人哉!

        

只要成为星际海盗,那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克制的人,也只会渐渐堕落成完全非人之物,扭曲异常。

        

直到空港内传来越来越高的高能反应,鲍里斯扭曲的可怕表情才稍稍恢复正常,眼里亦恢复一点清明。

        

可他也只以为伊曼他们是在预热引擎,准备全速逃跑。

        

不死鸟号是最新型的太空战舰,外形更像大型客机。加上为防止炮台在高速运动中被空气融化,都做成了隐形炮台,外观上的威慑力的确不强。

        

且就算知道不死鸟号是一艘比他们的海盗船还要先进的太空战舰,他也不会过多担心。

        

一艘被困在空港里的太空战舰能有什么速度?那又会有什么威胁?

        

这只让他更觉得伊曼和纳斯塔西亚不过是某个破产富豪之女,表情变得更加扭曲淫邪,疯狂而恐怖。

        

若她俩是贵族的话,何必选择这么冒险的举动?

        

这样等空港的大门打开,再等飞船加速,哪怕是仅仅加速到数百公里每秒,也最少得几分钟。

        

而别说是那几分钟,只要几秒,他们将会遭到数百发威力堪比小型核弹的电磁炮弹攒射,很容易被连飞船一起撕成碎片。

        

那结局对贵族来说,可比投降危险多了。

        

真是贵族的话,鲍里斯他们都不敢让她们上海盗船,怕引发误会。

        

但既然她们不是,他自不用顾忌。

        

见距离只剩1.3万公里,鲍里斯愈发的兴奋地命令两艘海盗船进一步减速,都减到46公里/秒,以保证炮台稳定性,防止误把那两个绝世美女连船一起炸死。

        

鲍里斯的嘴角马上流露出一丝残忍至极、却也自信至极的笑容,邪笑着命令道:

        

“各炮手马上全力开火,给我把那铁做衣裳和不是铁做的衣裳,全扒光喽!”

        

其他海盗们也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淫邪笑容,纷纷扭曲而狂热地回道:

        

“是,船长!”……

        

登时,鲍里斯所在主舰和另一艘僚舰内皆传出疯狂邪异的兴奋吼叫,恍若群魔乱舞。

        

两艘海盗船上的8门要塞级电磁大炮全部雷光大盛,马上就要开火。

        

鲍里斯错误的以为,就算猎物如今家道中落,那移民卫星也该是家道中落前建立的,空港的大门必非常厚实,没那么容易穿透。

        

但实际上,日耳曼侯爵不仅是一个顶级强者,更身经百战,自信大门被攻破也不虞,那扇大门并没鲍里斯想象的那么耐打。

        

而以海盗船每发都相当于数千吨级核弹的炮弹,空港厚达两米的合金大门将会被轻易穿透。

        

更糟糕的是,顾雷等人其实正欲借如此易穿透的大门掩护,配合空港大门外的摄像头瞄准,隔着大门先废掉敌人一艘战舰。

        

只不想敌人却是先一步准备开炮!

        

到时不管是战舰还是里面的顾雷、伊曼等人,皆会粉身碎骨,而伊曼依旧想等敌人靠得更近一点。

        

幸好,顾雷已突破到射心境,能分辨出更细微的光线变化。

        

就在海盗船即将开始齐射的前一秒,就在伊曼眉头微微皱起时,顾雷已惊觉敌炮口电光有异,果断抢过指挥权,大吼道:

        

“开炮——”

        

操纵主炮的小石头没犹豫,立即扣动扳机。

        

鲍里斯也当即心有所感,不禁寒毛直竖,却是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回避,全力回避——”

        

不一秒,空港紧闭的大门突然就是一亮,眨眼就出现一个融化的、穿透性的圆形小洞。

        

不死鸟号舰首的主炮——坠日,咆哮开火,从张开的鸟嘴里射出一道夺目的细细金光。

        

紧跟着,鲍里斯主舰旁的僚舰,仅能偏转一点航向,就被那道长不知几百几千公里的金光洞穿出一个大洞,连碎片都全以超音速飞出。

        

这一秒,没爆炸声传出。

        

太空中没有空气这样的介质,有爆炸也听不到声音。

        

且从主舰的通讯器里传来的也只有惊恐的尖叫而没爆炸声,可见僚舰的确没发生什么大爆炸。

        

电磁炮的确可以说是热兵器中的冷兵器。

        

但这自不意味着电磁炮的威力不如其他热兵器。

        

鲍里斯的僚舰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其实是极严重、极可怕的。

        

令鲍里斯和主舰内的所有海盗都心胆俱裂的是,通讯里正越来越惊恐的尖叫声:

        

“救命啊——”

        

“救命啊,诶呀,好痛啊!”

        

“啊,好烫,好烫!救命啊——”

        

“救命啊,我快被烧死了,啊啊啊啊……”

        

……

        

不死鸟号的这一炮已把该舰核熔炉打穿,使整个引擎包括电磁力场发生器在内的部分全停止工作。

        

如此,没强电磁力场束缚,核熔炉内温度高达上亿度的等离子体正像岩浆般在战舰内肆意奔腾,不管是舰体还是人体皆无法抵挡,皆在燃烧、皆在融化、皆在哀嚎。

        

整艘战舰的内部都异常明亮,更有道道等离子射流如光剑一样从该舰内部刺穿舰体,把整艘长达两百米的战舰都扎得千疮百孔。

        

鲍里斯面前的屏幕正越来越来亮,把他的脸色映得越来越惨白,也越来越恐惧。

        

在那样堪比恒星内部的高温环境中,别说射心境,就算化焰境亦极难抵挡。

        

“救命啊,啊——,啊,好痛,我受不了啦——”

        

“啊——,啊,好烫啊!”

        

“啊,疼死我啦!啊,啊啊啊……”

        

“神啊,饶了我吧!”

        

……

        

更多的抵抗实际上只能给海盗们带来更持久、更生不如死的痛苦,却也是更理所应当的惩罚。

        

他们终于体会到了那些曾被他们蹂躏至死的男女老少们的痛苦。

        

那惨叫声久久不绝,声声皆凄厉刺耳。

        

而伴随着这样的一声声惊恐绝望、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叫,鲍里斯的僚舰在他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整个发红融化,并像上百米长的怪异大红面条一样,弯曲、旋转、断裂,最终全部化为灰烬。

        

不死鸟号出师告捷、首炮建功,以万吨核弹当量级主炮——坠日,射穿黑暗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