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女女夜晚污污/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榨汁

2021年5月12日14:01:58男男女女夜晚污污/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榨汁已关闭评论 24

    

在小楼重新恢复安静时,凌安秀正望着房门不断张望。

        

她想要出来找叶凡,却听到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下一秒就见叶凡推门进来,毫发无损,连笑容都不曾消减。

男男女女夜晚污污/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榨汁

        

叶凡向凌安秀笑了笑:“我没事了!”

        

这四个字虽然简单明了,却给予了凌安秀极大的安全感。

        

她心里从所未有的感觉到温暖。

        

似乎只要有眼前的男人在,自己就永远不会再被欺负!

        

晚风从窗户徐徐吹来,清新中带着凉意,还带着一丝久违的安宁!

        

凌安秀反应过来,忙对叶凡喊道:“快来吃饭吧!”

        

叶凡洗洗手,回到餐桌坐下,正要端起碗吃饭,凌安秀先递给一碗汤:

        

“先喝汤,再吃饭,这样不会伤胃。”

        

她把一碗热乎乎的肉汤放在叶凡面前。

        

叶凡微微一怔,随后看着女人一笑,这种好女人,真不该被上天这样折磨。

        

他轻声一句:“谢谢!”

        

凌安秀低头浅笑:“你我是夫妻,何必这么客气?”

        

叶凡喝汤的动作一滞,随后连汤带苦笑一起喝完。

        

吃完饭,凌安秀抢着去洗碗收拾厨房,让叶凡陪着叶霏霏看电视。

        

她还给叶凡泡了一壶茶和一碟水果。

        

看着女人的勤快和贤淑,叶凡眼里有着欣赏,但也有着无奈。

        

一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早上,叶凡早早起来,想要做早餐,却发现厨房已经有了动静。

        

他走了过去,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纱裙,貌美如花的女子站在蒸锅面前忙碌。

        

为了干活方便,裙下摆被她撩上来,围裹在腰间,修长的腿在纱裙遮掩中若隐若现。

        

水蒸气带来的水珠,在她脸上凝聚,顺着那光洁的下巴垂落。

        

头顶灯光投射下来,让那张脸反射出近乎迷眼的光芒。

        

明明看起来如此娇艳魅惑,却又给人一种难言的干净纯粹。

        

不得不说,此时的凌安秀有着一种岁月静好的美丽。

        

“叶帆,你起来了?”

        

感受到目光,凌安秀下意识回头,看到叶凡,俏脸止不住带着一丝喜悦。

        

“你赶紧洗漱,我给你挤好牙膏,放好热水了。”

        

“洗完了,就准备吃早餐。”

        

“吃太多速食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我今天就亲手做了一些点心。”

        

凌安秀向叶凡嫣然一笑:“你试一试我的手艺。”

        

“好!”

        

叶凡轻轻点头,随后神情犹豫开口:“其实我不是……”

        

“快去洗漱了,别叽叽歪歪了,待会霏霏也要醒来上学了。”

        

凌安秀没等叶凡把话说完,就笑着把叶凡从厨房推出来。

        

叶凡掠过一抹无奈笑容,随后去洗手间洗漱。

        

“叮——”

        

叶凡刚刚洗漱完毕,凌安秀桌子上老款手机就响了起来。

        

叶凡拿起来扫过一眼,发现是母亲两个字。

        

随后他顺势递给跑出来的凌安秀:“你电话。”

        

凌安秀看了一眼手机,神情微微僵滞。

        

她有些抗拒接听,但又不舍得放下。

        

显然她很是思念父母,但又怨恨父母没有保护好自己。

        

“别想太多了,不管什么事情,勇敢面对就是。”

        

叶凡拿过手机按下免提:“记住,我会在背后支持你。”

        

凌安秀望了一眼叶凡,一颗心平静了下来。

        

“喂,是凌安秀吗?”

        

电话零端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鸭公嗓声音。

        

凌安秀脸色一变:“你是谁?你怎么拿着我妈的手机?”

        

“很简单,我在你爹妈家里做客哈哈哈。”

        

鸭公嗓声音很是得意:“只是你爹妈和弟弟好像不怎么欢迎我。”

        

“所以我只能把他们打一顿,然后吊在天花板上好好反省了。”

        

“可惜啊,我以为他们会是硬骨头,结果没几分钟就哭天喊地求饶了。”

        

他嘿嘿一笑:“你听一听他们的声音,好不好听!”

        

“凌安秀,快救救我们,我手快断了,受不了了。”

        

“姐姐,你害死我们了,你害死我们了。”

        

“不要脸的东西,你招惹了敌人,却让我们受罪,你怎么不去死?”

        

“你十年前害了我们,今天又害了我们,我们造的什么孽,生下你这个女儿啊。”

        

电话另端很快传来歇斯底里的喊叫,痛苦不已中带着一股子愤怒。

        

对凌安秀得罪人牵扯到他们的愤怒。

        

叶凡微微皱眉,算是明白凌安秀为何如此凄惨了。

        

不仅凌家放弃了她,连父母都把她视为耻辱,她日子又怎能好过呢?

        

凌安秀身躯一颤,脸色苍白,有着痛心,但很快被父母惨叫吸引。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父母?”

        

“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凌安秀对着鸭公嗓声音吼道:“是不是凌清思让你们干的?”

        

“是谁让我们干的,你不配知道。”

        

鸭公嗓狞笑:“你现在要知道的,是你爹妈和弟弟在我手里,随时会死去。”

        

凌安秀吼出一声:“你想怎么样?”

        

“给你一个小时!马上回到你爹妈的别墅。”

        

鸭公嗓声音笑着开出自己的条件:“还要一个人单独回来。”

        

“你迟到一分钟,我就要你妈一个手指。”

        

“迟到十分钟,我就要你爹妈一双手。”

        

他补充一句:“迟到一个小时或者报警,你就等着给你爹妈收尸吧。”

        

接着他发出一个指令:“让凌小姐感受一些她家人的痛苦。”

        

话音落下,电话另端传来了其余人的狞笑,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棍棒击打声。

        

凌氏父母和弟弟惨叫不已,声音非常刺耳,俨然遭受了蛮力击打。

        

只是棍棒停止,哀嚎不已的他们缓过气来,不是对鸭公嗓怒斥,而是迁怒凌安秀:

        

“凌安秀,你快回来,快回来救我们。”

        

“我们不想死啊,不想断手啊,你快回来听他们发落。”

        

“你弟弟如果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害死了我们,我们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电话另端又是凌安秀父母和弟弟一番控诉。

        

凌安秀嘴唇颤动,手腕也抖动,她知道回去的后果。

        

她憋屈,她愤怒,她不甘,生活刚刚有了起色,怎么老天又来这样一出?

        

“怎么?没想好?还在犹豫?”

        

鸭公嗓声音笑了笑:“现在过去一分钟了,还有五十九分钟,抓紧时间。”

        

就在凌安秀张张嘴巴要回应时,叶凡已经走了过来,一把拿起手机。

        

他对着电话另端淡淡开口:“滚!”

        

随后叶凡直接挂掉了电话。

        

凌安秀下意识出声:“叶帆,我爹妈……”

        

“这件事,交给我全权处理。”

        

叶凡拉着凌安秀向门口走去:“走,跟我一趟凌家大本营!”

        

凌安秀眼皮一跳:“去凌家大本营?”

        

不是应该去父母家里救人吗?

        

叶凡毫不犹豫开口:“没错,就是去凌家老宅!”

        

凌安秀颤声一句:“去干什么?”

        

“去杀人!”

        

凌氏父母死活他不在乎,叶凡在意的是铲除祸患。

        

叶凡叮嘱蔡令之照顾叶霏霏后,就带着凌安秀出门,直奔凌家大本营。

        

“呜——”

        

半个小时后,几辆车子冲入了横城豪宅区半山溪谷。

        

车头几个偏转后,横在了凌氏宅子面前。

        

十几名凌家保镖和子侄下意识张望哪个不长眼的这么嚣张?

        

“砰——”

        

叶凡一脚踢开车门,拉着凌安秀出来。

        

“叶凡携凌安秀前来讨回公道!”

        

“挡我者死!”声音激荡,气吞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