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老头趴在雪白的身体耸动

2021年5月12日13:45:50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老头趴在雪白的身体耸动已关闭评论 2,334

君落渊狭长的凤眸微眯,不是有万不得已的事,凌风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他轻轻的放开凤惊羽,准备出去看一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怎料他一动,凤惊羽便醒了过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老头趴在雪白的身体耸动

        

“发生什么事了?”她睡眼惺忪的看着君落渊问道。

        

“对不起吵醒你了,想来没什么大事,我出去看看,你接着睡吧!”君落渊垂眸在凤惊羽眉心落下一吻。

        

“反正我也睡不着了,不如陪你一起去看看。”说话同时凤惊羽已经坐了起来。

        

君落渊拗不过她,只能点头答应,他细心的拂去她额前的碎发,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下了榻。

        

“君落渊你不用这样,我只是怀个孕而已,真还没到断手断脚的地步。”看着他那副模样,凤惊羽嘴角一阵抽动。

        

君落渊什么都没有说,替她把鞋子穿好。

        

寝殿的门一开,不用凌风说,看着那冲天的火光,凤惊羽和君落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竟然是君氏一族的宗庙着火了。

        

凌风慌张的很,他看着君落渊拱手说道:“尊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上突然降下几道惊雷,正好落在宗庙上,宗庙便起火了,老尊主还有诸位长老已经带着人去救火了。”

        

凤惊羽挑眉看着那滔天火光,心道,这火即便扑灭了,宗庙只怕也不剩什么了。

        

宗庙里放的可是君氏一族列位先祖的牌位。

        

她有些担忧的朝君落渊看去。

        

夜色中男人的双眸格外的幽深。

        

“阿羽,你留在这里看着几个孩子,我去宗庙那边看看。”君落渊凝神看了凤惊羽一眼。

        

“嗯。”凤惊羽点头目送着他离开。

        

她凤眸一凝,抬头望着星光熠熠的夜空。

        

她嘴角勾勒着一丝冷笑。

        

这算什么?

        

苍天示警,还是战书?

        

……

        

君落渊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渊儿。”

        

“尊主。”君司烨与几位长老便大步朝他走来。

        

宗庙的火还没有扑灭,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的很。

        

“父亲,诸位长老。”君落渊看着他们微微颔首,他抬手带出一道灵力,朝宗庙之上熊熊燃烧着的火扫去。

        

诡异的是这些火不惧水也就算了,竟然也不惧他的灵力。

        

君落渊面色一沉,他抬手又带出一道灵力。

        

“轰……”这一次,宗庙之上的火非但没有熄灭,似乎有了灵力助涨的缘故,反而越烧越旺。

        

“渊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司烨的面色格外的凝重。

        

君落渊没有开口,他缓缓抬起头将目光落在深邃无边的夜空,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瞳孔微缩,眼底掠过一丝寒意。

        

几位长老急得不得了:“尊主你快点想想办法呀,宗庙里面可全是诸位先祖的牌位。”

        

最后还是凤惊羽来,用灵泉水才将火熄灭。

        

等人能进去的时候,君氏一族先祖的牌位已经被烧的一干二净。

        

君司烨与诸位长老的脸色难看的厉害。

        

天降惊雷烧了君氏一族的宗庙。

        

这一晚,很多人都难以入眠。

        

凤惊羽也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拥着她的君落渊同样睁着眼。

        

“阿羽睡吧!别多想,这只是个意外。”他轻声安抚着凤惊羽。

        

凤惊羽不信,却也没有反驳。

        

她微微颔首,缓缓闭上眼,依偎在君落渊怀中没有在动来动去。

        

过来今晚,还有两日他们就要成婚了。

        

这真的只是个意外吗?

        

君氏一族宗庙被烧,第二日云都城中流言纷纷,街头巷尾说什么都有。

        

君落渊命人将流言压了下去,并命人张贴告示,告诉众人这不过是个意外。

        

云都众人已知他乃上古神族。

        

对于他的话没有人不信的。

        

众人很快平静下来。

        

偌大的云城安静的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转眼便又入了夜。

        

这一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凤惊羽与君落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相拥而眠。

        

很快东方吐白。

        

也不怎的凤惊羽突然惊醒了。

        

“阿羽怎么了?”她一醒,君落渊便醒了过来。

        

在他的注视下,凤惊羽摇了摇头。

        

“时间还早,你在睡一会吧!”君落渊拥了拥凤惊羽,他嘴角含笑,宠溺的在她的鬓角落下一个细碎的吻。

        

凤惊羽缓缓闭上了眼,这一次,她主动伸手抱住了君落渊。

        

君落渊含笑看着她,如水般的涟漪在他眸中深处荡漾开来。

        

他盯着凤惊羽看了一会,扭头看向窗外。

        

太阳就快要升起来了,将层层云海都染红了。

        

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凤惊羽才闭上眼,她还没有睡着。

        

忽的,她只觉得大地仿佛晃动起来。

        

她才睁开眼还来不及开口,只见屋里所有东西剧烈晃动起来。

        

“阿羽不好了,地龙翻身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君落渊一把抱起她,用了瞬移,瞬间来到外面空旷的地方。

        

“孩子们还在屋里睡觉。”凤惊羽一惊,她闪身就要去救几个孩子。

        

“我去,阿羽你在这里等我。”君落渊身形飘忽,已然化作一道残影。

        

不等他冲进屋里。

        

“娘亲,娘亲……”小白,小凤,还有小一它们,已经把几个孩子带了出来。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娘亲在这里,你们不用害怕。”凤惊羽伸手把几个孩子拥入怀中。

        

君落渊闪身来到他们身边。

        

大地还在剧烈的摇晃着。

        

“不好了,不好了,地龙翻身了,地龙翻身了……”紧接着惊慌失措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多还在睡觉的人,他们什么都顾不得,拼了命的从屋里冲了出来。

        

“凤丫头,你们没事吧!”兰姨也来到凤惊羽和几个孩子身边,她满目担忧的看着她还有几个孩子。

        

“没事。”凤惊羽缓缓摇了摇头。

        

大地晃动的越发剧烈。

        

凤惊羽与君落渊同时扭头朝无极宫外看去。

        

“轰隆隆……”顷刻间很多房子倒塌,掀起阵阵浮灰,就连无极宫都不例外。

        

幸运的是君司烨,凌风,凌云,还有诸位长老都安然无恙。

        

地震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

        

屋毁人亡,不知道多少人被掩埋在废墟之下。

        

等大地不在晃动之后,君落渊将凤惊羽和几个孩子安置好,他便带着人去救人了。

        

所幸他们的住的宫殿并未坍塌。

        

方才还有太阳,这会便下起雨来。

        

且雨越下越大。

        

凤惊羽忧心忡忡的坐在那里。

        

兰姨给她倒了一杯茶,让她放宽心,什么都不要多想。

        

凤惊羽端着茶杯,她垂眸看着杯中青色的茶汤。

        

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

        

明日就是他们的婚期了。

        

他们的婚事还能如期举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