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 夜夜春宵 第五部分/抓住圣女的玉女峰

2021年5月12日12:53:10老扒 夜夜春宵 第五部分/抓住圣女的玉女峰已关闭评论 2

   

“我去把我架子鼓搬来。”池凤说着,抬起脚,却看见一个陌生女孩。

        

门口站着的,是一身粉嫩的女生。她抱着一把琵琶,露出酒窝来:“请问这里是白萧然的练习室吗?”

        

这女生有着一张标准的漫画脸,大眼睛,小嘴巴,脸上还肉嘟嘟的,少女感十足。

老扒 夜夜春宵 第五部分/抓住圣女的玉女峰

        

“你,你是谁?”池凤见了她,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白萧然听到声音,也走向门口。

        

那女生见到白萧然,开心的蹦起来:“你就是白学姐吧?我是孟婉,程辉学长叫我来的。”

        

白萧然愣了。

        

眼前的女生是孟婉,而且是程辉叫来的?

        

白萧然自从上次宿舍聚餐,就再也不搭理程辉,处处都避开他。

        

没想到,程辉竟然还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程辉和你?” 

        

白萧然虽然希望孟婉助阵,但也不想和程辉扯上关系,更不想欠他什么。

        

孟婉连连摆手:“程辉学长是应老师要求,送我来这里帮你的。”

        

“我听说能帮助漂亮学姐,就乐呵呵来了。”

        

孟婉说着,看向池凤:“你也是白学姐的助阵队友吗?”

        

“我我我,我叫池凤,我擅长打鼓和”

        

池凤还没介绍完毕,就见孟婉主动将琵琶扔过来:“既然是队友,那就拜托你帮我分担一点重量啦。”

        

池凤没有机会说不,只好将琵琶搬回练习室。

        

“我还要去搬架子鼓,我去去就回。”池凤前脚踏出训练室,孟婉就黏上来:“什么?你要出去一趟?”

        

“那你可以帮我带一杯蜂蜜奶茶和蛋挞吗?”孟婉眨着大眼睛:“我早上没有吃饭,肚子好饿。”

        

“孟婉,池凤他很忙的。”白萧然在一旁搭话:“待会我陪你下去买吃的吧。”

        

“哦。”孟婉噘嘴,眼神仍然追着池凤。

        

白萧然忍不住说道:“这个帅哥说他不会拒绝女孩子,要我们自己掌握分寸。”

        

孟婉听了,忍不住皱眉:“我忽然好难过啊。”

        

“不是的不是的。”池凤涨红了脸:“我们是一个队伍,应该团结友爱。”

        

白萧然忽然来了精神:“这么说你愿意帮我们带东西了?”

        

“我没有说你。”池凤看着白萧然就来气:“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学妹,我要一杯牛奶加芝士。”白萧然冲着孟婉,比划一个爱心。

        

孟婉急忙上前,隔空接着爱心,放在怀里:“收到,学姐放心,只要我有吃的,就不会少了你。”

        

孟婉捧着一把空气,对着池凤抿嘴:“我把小心心给你了,你要完好无损还给我哦。”

        

池凤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他沉重的点头:“小心心什么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池凤抬脚,飞快下楼了。

        

“帅哥,钱不够了记得开发票!”白萧然站在栏杆上,对着池凤吼:“我赶时间排练。”

        

池凤听到她的话,差点踩空。

        

这个白萧然,真是难缠。

        

待到池凤的身影消失不见,白萧然和孟婉对视一眼,笑了出来。

        

“学姐,听说你是白富美校花,我还担心你很难相处呢。”孟婉一蹦一跳走进训练室:“没想到你这么幽默。”

        

“人美心善,还幽默有趣,正和我胃口。”

        

孟婉的性格活泼,她一开口,就打散了白萧然心里的疑虑。

        

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不会和程辉扯上关系。

        

“孟婉,我听说你号称琵琶女,和我们组黄菲菲有得一拼。”白萧然说起正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孟婉将琵琶外面的防尘布揭下,笑道:“什么琵琶女,都是唬人的东西。”

        

“我和黄菲菲学姐齐名,纯粹是那些圈外人瞎搞的。”

        

孟婉将琵琶放在大腿上,手指轻轻拨动琴弦试音:“黄菲菲学姐,那是天纵娇子,勤奋好学。”

        

“我呀,顶多是东施效颦。”孟婉回头,看向白萧然:“我这人,懒得出奇。”

        

孟婉一身粉嫩的洛丽塔,配上精致的妆容,拿着一把琵琶,有一种画中仙的感觉。

        

她手指轻点,飞快在琴弦上舞动。

        

琵琶的声音清脆悦耳,缓慢时如柔声细语,痴缠纷扰;急促时如猫爪挠心,勾魂诱人。上一个音高悬,下一个音必定空落,张弛之间,自有一番境界。

        

就算是零碎的撩拨,也足以让人忍不住侧耳倾听。

        

白萧然闭上眼,听着这琵琶声,脑海里浮现出漫天星海,闪耀动人。

        

这星海并不是一群没有生命的发光体,它们依次闪耀,争相绽放。这样的星海,逐渐有了滚动的韵律,星星接着星星,光芒连着光芒。

        

是了,就是这种漫天星辰的感觉。

        

琵琶虽然不及竖琴空灵,却有一种俗世的烟火气息,美的刚刚好,不骄也不躁。

        

一曲琵琶后,白萧然的心情,豁然开朗:“孟婉,你的琴音太妙了。”

        

“奉承迎合,是琵琶最好的武器。”孟婉收起琵琶,笑道:“学姐喜欢就好。”

        

“你刚刚弹奏的,可是《星辰琴声》?”白萧然连连发问:“你竟然提前练习了?”

        

孟婉摇头:“我都不知道曲子,怎么提前练习呢?”

        

“我是刚刚进门,进看到你桌子上的曲谱了。”孟婉说着,伸手翻开曲谱:“可惜,我弹错了一个音。”

        

白萧然震惊了,孟婉只是看了一眼,竟然记住了曲谱?

        

“孟婉,你不会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吧?”

        

孟婉闻言,露出一抹笑容:“是又怎么样?”

        

“记忆力好,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孟婉的手,又缓缓落在古筝上:“有时候想记住什么,反而忘得快;有时候想忘掉什么。反而记得久。”

        

“我因着记忆力好,从来不练习曲子。”孟婉说着,连声叹息:“这才败在黄菲菲学姐手里。”

        

“看到她,我才明白,什么是天才。”

        

白萧然不知道孟婉和黄菲菲有什么过节,她还没搞清楚,毕福和黄菲菲的关系呢。

        

这个黄菲菲,看起来柔软,其实暗藏实力。竟然连孟婉,都对她赞赏不已。

        

孟婉的手指拨动古筝,发出一声悲鸣。

        

“学姐,你的古筝堪称一绝,我还没听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