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颖和景程翁熄粗大/坐在学长鸡上面做作业

2021年5月12日12:12:11小颖和景程翁熄粗大/坐在学长鸡上面做作业已关闭评论 11

     

“爹爹。”

        

济南城头,建文臣子铁铉,听到身后的轻声呼唤,回身看着小女儿铁凌霜。

        

燕王朱棣以“清君侧”之名强掩叛乱,出兵靖难,势如破竹,击败建文大军,如今兵临济南城下。

小颖和景程翁熄粗大/坐在学长鸡上面做作业

        

往日繁华的济南城中战火纷飞,城墙上插满箭羽,遍布碎石,靠近城墙的街道里弄,也是房倒屋塌,瓦砾散乱,血迹与连绵火势中,哀嚎遍布。

        

原本的山东布政史,如今的兵部尚书铁铉困守济南城已逾两年,褪去了寻常书生气息,一身戎装,手拄着苍龙泣血枪,他身材瘦削,面容憔悴,胡须应是许久未剃,稍显杂乱,只有那双眼睛,温润如玉,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小女儿。

        

天下大变,倒覆就在顷刻之间,却没有想到,小女儿也是大变。

        

昨日还是懵懂顽童,领着一帮同样调皮捣蛋的玩伴,不管这纷争天下,还在济南府中做着她的小霸王。

        

今日已经长成了大女孩,眉眼如凤,和她的母亲真像,鼻子嘴巴倒是更像自己。

        

父亲看女儿,越看越欢喜,忽略了她一脸刀疤,也不关注她为何不穿的花红柳绿,只是一身青灰衣服手中还拎着她娘的刀,欣喜的走到女儿身前,拍了拍她的头发,老父心怀大为畅慰,

        

“霜儿,你长大了。”

        

十年未得相见,父亲还是当年模样,身上战甲斑驳,满是伤痕,眼中也满是血丝。 

        

自从济南围城,父亲就变了,平常笑言渐少,大多数世间都在这城头,一整日也不见人影,而且还严令自己,不得偷跑上城头。

        

上次自己偷偷跑到城上,被父亲冷颜赶走,回家还挨了三十手板,气的铁凌霜半个月没有理他。

        

这一次跑上城头,父亲难得温和,铁凌霜也难得满眼泪光,抬袖抹去眼角快要溢出的泪珠。

        

站在城头,铁凌霜和父亲并肩而立,看着城下的燕王大军。

        

一排排红衣大炮列在阵前,左右相护,大炮之前,甲胄鲜亮的军士纵横驰骋,骏马长嘶,叫骂声远远传来,邀战不绝。

        

大炮之后,就是朱棣的中军大营,帐篷林立,军士一队队严阵以待,和外面猖狂叫骂的鲁莽兵丁不同,大营内军士来往此地有序,不见任何破绽。

        

“元末乱世,名将辈出,多在我大明洪武皇帝麾下,大将军徐达公,常遇春和冯胜,真可谓是名将如云,当今这位燕王,自小就长在军营,跟着他们南征北战,如今一代新人换救人,老将们都已追随先帝而去,当年天下,兵阵第一人,非燕王莫属。”

        

铁铉看着城下大军,叹息不已,若燕王此人是不知天高地厚之徒,那靖难就是个笑话,可这样一个当世名将,身边还跟着一个无论智计还是武功都是决定的黑衣和尚,济南城拦不住他们,这天下也拦不住他们。

        

大明朝要何去何从?

        

铁凌霜还在混沌迷茫之中,隐约间好似看到了济南城破漫天大火,但总时想不起来是在何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如今看到父亲对着燕王大军,不贬低反而称赞,铁凌霜低下头,轻声问到,

        

“父亲,有想过,投降吗?”

        

“想过。”

        

铁凌霜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父亲那双眼睛,满含笑意,却又坚定如铁。

        

“怎么了?霜儿,父亲不可以投降吗?”

        

铁铉呵呵轻笑,铁铉遥遥指着远方,带着女儿的目光,越过城头,越过城下的燕王大军,指着远处,那里是泰山。

        

“人生一世,就是要用你的所学所见,所思所想,在心中堆起自己的那座山,然后再起而行之,日日磨砺。你问的选择二字,是怯懦是勇敢,是正大还是阴损,是天地正气,还是杂然浑浊之气,都是你日日修行的结果。至于父亲的是非功过,都由后人去评,休要去管。”

        

见女儿眼中的还在沉思之中,疑惑并未消解,铁铉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着说到,

        

“别想了,快回家吧,你娘还在等着你呢?”

        

娘?

        

刚被父亲传授了一通道理的铁凌霜忽然从迷茫中醒了过来,转身看向济南城中。

        

天地忽变,济南城已经被一片大火笼罩,浓烟漫天,哀嚎四起,变成了人间九幽炼狱。

        

大火正中,一道身形,跪伏在虚空中,长刀竖在胸前,漫天大火都涌入向她身上,她的身上,火光遇见浓郁,但也闪出道道裂痕。

        

“娘!”

        

铁凌霜一声大喊,一头冲向大火之中。

        

......

        

火,热。

        

“娘!”

        

铁凌霜梦中大火,浑身燥热,一声急喊,翻身从床上跃起。

        

穿着粗气,环视四周,房间宽敞明亮,一应桌椅摆设俱是上佳,是专供三品以上大员的休憩之所。

        

回过身来,铁凌霜仰面躺在床上,四仰八叉,毫无淑女风范。

        

这是驿馆,又做梦了。

        

“还好见到了爹爹,十年过去,爹爹还是当年模样,见到我就教导不停,可惜没有走到娘亲面前,和她说说话,再挨两下手板。”

        

思入过往,铁凌霜翻身抱过被子,埋头其中,肩头耸动,罕见的软弱。

        

若是可以,她还愿意回到济南城,做一个无所事事日日胡闹的顽童,没有仇恨,没有责任,也不用想什么妖魔鬼怪,在父母庇佑下快活一生。

        

就算做个无用之人,也好。

        

闷了半天,直到满头大汗,心中怒起,软弱的铁凌霜一脚踹开被子,横了眼明亮的窗台,张嘴骂道,

        

“怎么这么热!”

        

换了衣衫,拎刀出门。

        

门外骄阳如火,刺眼的日头带着湿热水气扑面而来,铁凌霜愣了,禁不住挠了挠脑门,好不容易打理整齐的头发又乱成了一团糟。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昨日大雪漫天?

        

且慢且慢。

        

铁凌霜在门口转了两圈,看着楼下满是积雪的院子已经不见了半分雪迹,对面楼顶上的雪花也不见了踪影,空气湿热蒸腾,正是积雪消融,挥散在空气中所至。

        

而且,院子中有几株花草,昨日凌寒盛开的梅花已经衰落,而另外几株兰花,却正值盛开。

        

“我,应该醒了吧,这不是梦中梦?啪!”

        

铁凌霜轻声嘀咕,随手拍在自己手背之上,手背皮薄见骨血脉多,一拍上去剧痛钻心。

        

摇了摇脑袋,眨了眨眼睛,面前景象依旧。

        

不是梦。

        

新年之始,大年初五,昨日还是漫天白雪冷风朔蒴,今日就变成了骄阳当空,花红柳绿的盛夏时节,翻遍史书,亘古未有。

        

此等新鲜事情落在了青州府的头上,就在铁凌霜眼前,她不得不信。

        

“中说过一则故事,说是大周武则天女皇,在深冬时节,口含天宪,敕令百花齐放,一夜过去,果然城中花草尽开,花香满城,唯有牡丹不尊圣命,被贬至洛阳。没想到书中才有的场景,今日让我遇到了。”

        

铁凌霜惊奇之后,连番赞叹,拎着长刀向楼下走去,驿馆内颇为清净,不见杂人,来到院子中,铁凌霜走到梅花树下,看到昨日凌寒盛开之花,今日已经片片掉落了地上,肉眼可见,大半都已经枯萎。

        

而花瓣的尸体边,几株芍药和兰花盛放,这些可都是夏日的花朵。

        

四时八节全乱了,冬夏颠倒。

        

铁凌霜出了驿馆,走到大街上,果然,没有昨日半分景象,烈日当空,炙烤而下,来往之人穿着已经换成夏装,街头巷尾大群群的人聚在一起,闹轰轰的议论着,面色惊慌,又见愤恨,所言所指,都是头顶着那个大太阳。

        

胡子花白的老头,看来年纪辈分颇长,被众人的围在其中,此刻他满口叹息,脸上的皱纹都愁成了皱麻布一般。

        

“咱们的麦子深秋种下,就等着这一场大雪,今年有个好收成,能撑过今年,没想到一夜出了这个大太阳,把麦苗生生晒死在了地里,这可怎么半?天有异象,上德不修,这天下,是要出妖魔呀~”

        

“就是就是!太公啊,我刚从地里回来,那里麦苗全都枯黄干死了,您老说说,这交不上租,今年咱们可要怎么过去啊?”

        

老头子活了一辈子,乱世挣扎过来,好不容易几年清净,又轮到了靖难,山东一省,加租加徭,这些年已经是勉力维持,如今冬日转夏,直直要坏了这一城百姓的性命。

        

他摇头叹气,指着城门楼外,

        

“咱们啊,只能学者济南城里的人,乞讨为生,唉~别喊我太公,我没有脸做你们的太公了。”

        

说着,老头拄着拐杖,向小巷子中走去,腰背佝偻,一步三喘,想来也是命数不多。

        

一群年轻人面面相觑,日子再艰难,也没有丢掉最后一丝尊严,没想到今日一场大雪化夏日,从此以后,就真成了乞丐了。

        

“门外的乞儿,昨日冻死的,今天都被晒臭了,咱们那本来不管事的县太爷,不知道怎么了善心大发,在几个城门都开了粥场,现在看来,那臭的也喝不下去了。”

        

“......”

        

老百姓遇到大事,总是第一时间,想到生计

        

铁凌霜黑着脸,一路走过,没有听到太多惊奇,都是指着老天大骂。

        

麦子遇天冷大雪,来年收成更好,这是自古而来的真理。

        

麦子被晒死在麦田里,来年颗粒无收,这是个傻子都明白。

        

如今眼看断了生计,今年如何过去,还真是不好说了。

        

铁凌霜走到城门外。

        

果然,两侧驾起了大锅,熬煮米粥,供给前来乞讨之人。

        

但是,没有米粥清香,腐烂臭味扑面而来,铁凌霜看向城墙下的草棚里,臭味都是从哪里传出。

        

昨日看的清楚,饿死冻死的人都被放进了那里,天气骤热,尸体迅速腐烂,有一群人蒙着脸,正在从中搬出一具围满苍蝇的尸体。

        

铁凌霜抬头看着头顶那颗炎炎灼烧的太阳,张嘴骂道,

        

“哪个混蛋天神,让你大冬天冒出来的?!呃。”

        

刚骂完,铁凌霜眼睛忽然瞪大。

        

如果,她不是梦中,那她记得清楚。

        

昨日,好像自己说过,要让大雪消融,烈日当空。

        

“口含天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