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看完让人湿的文字

2021年5月12日11:40:45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看完让人湿的文字已关闭评论 4

“阿芯,立刻通知人过来。如果我没有猜错,刚刚那些人,很有可能不是真的警察。”

        

在驾驶越野车离开检查点没多久,苏乐辉对身边的程若芯道。

        

程若芯凝重的点了点头:“你跟我想的一样,刚才那些人的举止很古怪。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支援到哪里了。”

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看完让人湿的文字

        

说完这话,程若芯拿起电话就拨打了出去:“关sir,你们和车队汇合了吗?”

        

“ada,你突然让我带人支援,我总需要时间召集人手吧。我召集完人手,还要告诉他们情况吧!而且你的情报,是真的假的还不清楚!”电话那一边的关悦诚,漫不经心的道。

        

程若芯听到这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出去。

        

“杨sir,以最快的速度,带一队人马到告士打道与我汇合,越快越好。记住,带上武器和防弹衣!”程若芯吩咐道。

        

“武器和防弹衣?明白了ada,我马上带人赶过来!”电话对面的人,在听到程若芯的命令后,立马答应道。

        

“从警署到这里,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押运教授的车队,是在我们离开十分钟后出发的。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要争取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放下电话后,程若芯表情有些严肃。

        

苏乐辉笑了笑:“好久,没一起并肩作战了。”

        

“是啊!”程若芯一边笑道,一边检查起自己的手枪来。

        

五分钟后,一个车队出现在之前苏乐辉发现的哨卡面前。

        

看着被拦截下的车队,苏乐辉和程若芯对视了一眼后,便拉响警铃,启动越野车冲了过去。

        

“警察,举起手来!”

        

就在那些伪装成警察的匪徒,准备劫囚车的时候,苏乐辉从车窗探出头,举枪瞄准了那些人。

        

看到苏乐辉去而复返,之前与他对话的匪徒喊道:“干掉他!”

        

说完这话,这个匪徒举起手里的霰弹枪,一枪打在了最前面一辆车的驾驶室上。

        

爆开的弹丸,将主副驾驶位的两个警员,给打成了筛子。

        

而苏乐辉这边,一个匪徒端着一把步枪一边扫射一边朝着越野车走过来。

        

苏乐辉见状第一时间摇上车窗,随即从副驾驶位爬了出去。

        

“辉哥,接着!”看到苏乐辉出来,提前一步下车的程若芯,将一把步枪扔给了他。

        

从程若芯手里接过步枪和弹匣,苏乐辉把手枪插回枪套,随即把步枪架在引擎盖上进行了反击。

        

至于程若芯,正拿着车载无线电联络总台。

        

“总台,我是港岛重案组总督察程若芯,我们在告士打道辅路,遭遇持枪匪徒袭击囚车。匪徒总共三人,有两把霰弹枪,一把AK。”程若芯汇报道。

        

之前苏乐辉发现那些匪徒身上有无线电,因为不清楚对方能不能收到警用频率,所以他们不敢提前通知总台,以防对方知道后提前离开。

        

现在既然已经交火,也就无所谓了。

        

“总台收到,正在通知附近的冲锋车过来支援。预计,五分钟内赶到。”总台这边,第一时间进行了警力调配。

        

结束了通话后,程若芯放下无线电,举着手里的霰弹枪加入了反击的队伍。

        

“支援什么时候来?”看到程若芯加入战斗,正在和匪徒对射的苏乐辉问道。

        

“需要五分钟左右!”程若芯一边用霰弹枪攻击,一边回答道。

        

“五分钟吗?那我们需要拖延一下时间了。”苏乐辉说完,趴在地上,一枪打在那个手持AK的腿上。

        

砰的一声,那个拿着AK的匪徒,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同伴受伤倒地,另外两个匪徒在救下教授后,第一时间跑过来准备支援。

        

苏乐辉见状,再一次故技重施,打在了其中一位匪徒的腿上。

        

“TD!”

        

看到两个同伴倒地不起,剩下的那个匪徒怒了。他从怀里掏出一颗手榴弹,拉下引信就扔了出去。

        

“手榴弹,小心!”程若芯看到对方扔出手榴弹,大声提醒苏乐辉。

        

苏乐辉听到提醒,一个翻滚离开了越野车。

        

啪嗒一声,手榴弹掉在地上慢慢的滚到了越野车的车底。

        

轰的一声,沉重的越野车被手榴弹给炸的跳了一下。

        

虽然有越野车挡住了大部分伤害,不过余波也让苏乐辉和程若芯有些难受。

        

摇了摇头,等苏乐辉和程若芯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却发现受伤的匪徒还有囚犯已经上了一辆接应他们的轿车上。

        

苏乐辉见状,跑到越野车上想看看越野车还能不能启动。

        

只是刚刚的爆炸肯定是伤到什么元件,苏乐辉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靠!”

        

越野车抛锚,让苏乐辉一阵火大。他忍不住一拍方向盘,发泄心中的不爽。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苏乐辉和程若芯束手无策的时候,两辆警用摩托车从远方行驶了过来。

        

苏乐辉和程若芯对视了一眼,拦下了其中一辆。

        

“重案组总督察程若芯,摩托车现在我征用了。你们留下照看现场,等待支援,我们去追击匪徒。”程若芯掏出警官证对其中一位骑警道。

        

对方看了一眼警官证,又看了一下现场情况,很果断的把摩托车交给了程若芯。

        

骑在摩托车上,程若芯对苏乐辉道:“辉哥,上车。”

        

苏乐辉也没有犹豫,坐到摩托车的后面单手搂住了程若芯的细腰。

        

“ada,sir,头盔。”就在程若芯要走的时候,两个骑警把头上的头盔交给了她和苏乐辉。

        

接过头盔,程若芯和苏乐辉道谢了一声就带了起来。

        

“辉哥,坐稳了。”程若芯带好头盔后,提醒了一句便驾驶摩托车追向了匪徒。

        

“好!”

        

坐在摩托车后面的苏乐辉,拿起摩托车上对讲机呼叫道:“总台,匪徒乘坐一辆车牌号为FG6705的黑色宾志从告士打道由南向北行驶,请通知附近警员进行拦截。”

        

“总台收到!”

        

总台在收到苏乐辉的汇报后,立刻调遣附近的警车前往附近。

        

而苏乐辉在汇报完后,便倾斜身体,举起步枪进行了攻击。“阿芯,立刻通知人过来。如果我没有猜错,刚刚那些人,很有可能不是真的警察。”

        

在驾驶越野车离开检查点没多久,苏乐辉对身边的程若芯道。

        

程若芯凝重的点了点头:“你跟我想的一样,刚才那些人的举止很古怪。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支援到哪里了。”

        

说完这话,程若芯拿起电话就拨打了出去:“关sir,你们和车队汇合了吗?”

        

“ada,你突然让我带人支援,我总需要时间召集人手吧。我召集完人手,还要告诉他们情况吧!而且你的情报,是真的假的还不清楚!”电话那一边的关悦诚,漫不经心的道。

        

程若芯听到这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出去。

        

“杨sir,以最快的速度,带一队人马到告士打道与我汇合,越快越好。记住,带上武器和防弹衣!”程若芯吩咐道。

        

“武器和防弹衣?明白了ada,我马上带人赶过来!”电话对面的人,在听到程若芯的命令后,立马答应道。

        

“从警署到这里,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押运教授的车队,是在我们离开十分钟后出发的。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要争取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放下电话后,程若芯表情有些严肃。

        

苏乐辉笑了笑:“好久,没一起并肩作战了。”

        

“是啊!”程若芯一边笑道,一边检查起自己的手枪来。 记住网址m.x63xS.com

        

五分钟后,一个车队出现在之前苏乐辉发现的哨卡面前。

        

看着被拦截下的车队,苏乐辉和程若芯对视了一眼后,便拉响警铃,启动越野车冲了过去。

        

“警察,举起手来!”

        

就在那些伪装成警察的匪徒,准备劫囚车的时候,苏乐辉从车窗探出头,举枪瞄准了那些人。

        

看到苏乐辉去而复返,之前与他对话的匪徒喊道:“干掉他!”

        

说完这话,这个匪徒举起手里的霰弹枪,一枪打在了最前面一辆车的驾驶室上。

        

爆开的弹丸,将主副驾驶位的两个警员,给打成了筛子。

        

而苏乐辉这边,一个匪徒端着一把步枪一边扫射一边朝着越野车走过来。

        

苏乐辉见状第一时间摇上车窗,随即从副驾驶位爬了出去。

        

“辉哥,接着!”看到苏乐辉出来,提前一步下车的程若芯,将一把步枪扔给了他。

        

从程若芯手里接过步枪和弹匣,苏乐辉把手枪插回枪套,随即把步枪架在引擎盖上进行了反击。

        

至于程若芯,正拿着车载无线电联络总台。

        

“总台,我是港岛重案组总督察程若芯,我们在告士打道辅路,遭遇持枪匪徒袭击囚车。匪徒总共三人,有两把霰弹枪,一把AK。”程若芯汇报道。

        

之前苏乐辉发现那些匪徒身上有无线电,因为不清楚对方能不能收到警用频率,所以他们不敢提前通知总台,以防对方知道后提前离开。

        

现在既然已经交火,也就无所谓了。

        

“总台收到,正在通知附近的冲锋车过来支援。预计,五分钟内赶到。”总台这边,第一时间进行了警力调配。

        

结束了通话后,程若芯放下无线电,举着手里的霰弹枪加入了反击的队伍。

        

“支援什么时候来?”看到程若芯加入战斗,正在和匪徒对射的苏乐辉问道。

        

“需要五分钟左右!”程若芯一边用霰弹枪攻击,一边回答道。

        

“五分钟吗?那我们需要拖延一下时间了。”苏乐辉说完,趴在地上,一枪打在那个手持AK的腿上。

        

砰的一声,那个拿着AK的匪徒,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同伴受伤倒地,另外两个匪徒在救下教授后,第一时间跑过来准备支援。

        

苏乐辉见状,再一次故技重施,打在了其中一位匪徒的腿上。

        

“TD!”

        

看到两个同伴倒地不起,剩下的那个匪徒怒了。他从怀里掏出一颗手榴弹,拉下引信就扔了出去。

        

“手榴弹,小心!”程若芯看到对方扔出手榴弹,大声提醒苏乐辉。

        

苏乐辉听到提醒,一个翻滚离开了越野车。

        

啪嗒一声,手榴弹掉在地上慢慢的滚到了越野车的车底。

        

轰的一声,沉重的越野车被手榴弹给炸的跳了一下。

        

虽然有越野车挡住了大部分伤害,不过余波也让苏乐辉和程若芯有些难受。

        

摇了摇头,等苏乐辉和程若芯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却发现受伤的匪徒还有囚犯已经上了一辆接应他们的轿车上。

        

苏乐辉见状,跑到越野车上想看看越野车还能不能启动。

        

只是刚刚的爆炸肯定是伤到什么元件,苏乐辉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靠!”

        

越野车抛锚,让苏乐辉一阵火大。他忍不住一拍方向盘,发泄心中的不爽。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苏乐辉和程若芯束手无策的时候,两辆警用摩托车从远方行驶了过来。

        

苏乐辉和程若芯对视了一眼,拦下了其中一辆。

        

“重案组总督察程若芯,摩托车现在我征用了。你们留下照看现场,等待支援,我们去追击匪徒。”程若芯掏出警官证对其中一位骑警道。

        

对方看了一眼警官证,又看了一下现场情况,很果断的把摩托车交给了程若芯。

        

骑在摩托车上,程若芯对苏乐辉道:“辉哥,上车。”

        

苏乐辉也没有犹豫,坐到摩托车的后面单手搂住了程若芯的细腰。

        

“ada,sir,头盔。”就在程若芯要走的时候,两个骑警把头上的头盔交给了她和苏乐辉。

        

接过头盔,程若芯和苏乐辉道谢了一声就带了起来。

        

“辉哥,坐稳了。”程若芯带好头盔后,提醒了一句便驾驶摩托车追向了匪徒。

        

“好!”

        

坐在摩托车后面的苏乐辉,拿起摩托车上对讲机呼叫道:“总台,匪徒乘坐一辆车牌号为FG6705的黑色宾志从告士打道由南向北行驶,请通知附近警员进行拦截。”

        

“总台收到!”

        

总台在收到苏乐辉的汇报后,立刻调遣附近的警车前往附近。

        

而苏乐辉在汇报完后,便倾斜身体,举起步枪进行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