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点快~我把护士日出了白浆

2021年5月6日13:47:15深一点快~我把护士日出了白浆已关闭评论 3,988

     

朝辞草庐彩云间,抵达塔克拉玛干时,东方天际刚刚微明。

        

请问,陈子文离开草庐居具体时间?

        

……

        

江山已改,人事已非,唯独这片沙漠,给陈子文一丝熟悉。

深一点快~我把护士日出了白浆

        

陈子文站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目光望着远方胡杨横逸竖斜,杂芜而立,体会到一种生命的不屈。

        

放下感慨,陈子文尸气化云,将自身载到天上。

        

尸气凝聚成一台望远镜。

        

陈子文对着望远镜,望向沙漠深处。

        

扎格拉玛神山位于沙漠深处,陈子文已无法确定方位,虽然沙漠还是沙漠,但沙丘流动,地形完全变了。

        

陈子文没有在意,开始展开地毯式搜索。

        

一处找完再找一处。

        

一片区域找完,就雷遁到另一片区域。

        

扎格拉玛神山非常巨大,当初陈子文见到时,一眼根本望不到边。

        

可是陈子文浮在空中找了许久,却没有发现神山影子。

        

陈子文皱了皱眉,心中暗暗担心,莫非这个世界,乃是平行世界,没有《精绝古城》?

        

忽然,陈子文眼睛一亮,望见了一处略带熟悉的建筑——西夜古城。

        

陈子文身影一个跳跃,出现在西夜古城中。

        

望着这座有些熟悉、又有一些地方不同的建筑,陈子文开始寻找城中那口水井。

        

想要确定这是否是《精绝古城》的世界很简单,在《精绝古城》中,西夜古城城中水井下方,有一座姑墨王子墓,里头有一些关于精绝女王的画,还有姑墨王子夫妇的尸体。

        

只要找到这些,就能确定下来。

        

陈子文很快找到水井,飞快下至墓室,很快见到熟悉的场景,一时松了口气。

        

没错。

        

这个世界仍然包含《精绝古城》!

        

陈子文得到这个结论之后,没有去动墓中尸体,一个闪身离开墓室,再度四处寻找起来。

        

可是这一找,找了一天一夜,却仍无收获。

        

陈子文终于察觉,并非找不到扎格拉玛神山,而是这座神山连带着精绝古城,被沙子彻底淹没了。

        

这个发现让陈子文感到头疼。

        

自己尽管拥有雷遁,可以满沙漠溜达,可精绝古城若深埋地下,一时之间,自己还真发现不了。

        

塔克拉玛干沙漠太大了,若是用笨方法去找,恐怕挖沙十年,也未必能找到。

        

“对了!召唤法阵!”

        

突然,陈子文想到什么,冷静下来。

        

陈子文的左眼,曾经融合过精绝古城神殿中的那只巨大玉眼,得到了一些空间感知的能力。

        

陈子文将其命名为太极瞳。

        

太极瞳开启时,外围虹膜纹路中,有十个由红色血丝扭曲成的鬼洞文字——这是一个坐标,亦是一组契约符号。

        

契约的对象,乃是鬼洞中一条会孵出蛇卵的蛇母。

        

在精绝古城中,曾经的精绝人会在神殿中激发玉眼所在的一个召唤法阵。当法阵激发,法阵中心的玉眼,便会沟通鬼洞中的蛇母,后者会诞下蛇卵,通过法阵,将蛇卵传送出来。

        

陈子文曾经通过此法阵,逆行进入过鬼洞。

        

并且,当年精绝古城被埋没后,陈子文还寻找了大量古材料,造了一个召唤法阵,然后以自身太极瞳为感知,以血煞气为能量,开启法阵,成功找到了契约蛇母。

        

可惜的是,当时蛇母离开了鬼洞,而精绝女王尸遁入了鬼洞,陈子文没能得偿所愿。

        

可如今,蛇母断然身在鬼洞之中。

        

只要陈子文重建召唤法阵,再度激发大阵,就能直接进入鬼洞,然后从内部出现在精绝女王葬身之地!

        

这个方法绝对可行!

        

陈子文想到这点,大感高兴。

        

当年为了建造召唤法阵,陈子文四处奔波,最后拆了一座真仙观,才完成法阵。

        

如今则不必如此麻烦。

        

因为陈子文还记得那座真仙观位置,里头古材料多不胜数,连买都不用买,直接取来就成。

        

陈子文暗骂自己浪费时间,若早知如此,在草庐居时,自己就该筹备此事。不过转念一想,若非亲身来此一趟,自己也不敢确定这就是曾经那个世界。

        

一念及此,陈子文不愿耽搁,化为一道残影,遁往东南。

        

……

        

陈子文离开塔克拉玛干后,这方世界繁华的应天府不起眼的一角,一个十分简陋的算命摊子前,来了一位身穿道袍的客人。

        

“你又来了。”

        

算命摊子旁坐着一个衣服破旧的老人,此时正低头抠着脚丫,听到脚步声后,抬头看了看,一边继续抠着脚,一边与那道人打招呼。

        

“这是算金。”

        

道人丢下一包东西,声音冷漠又刺耳。

        

抠脚老人将布包抓过,打开数了数,一共二十七个金元宝,他用脏兮兮的衣角将这些金元宝擦了擦,笑嘻嘻地收起,然后掏出两个快要生锈的洪武铜钱,问了一句:“还是一样?”

        

见道人不语,老人笑嘻嘻将铜钱上抛,一边道:“那人究竟怎么得罪你们茅山了?天天来我这儿,可惜啊,他天天躲着,我也没法。”

        

“咦?”

        

老人忽然声音一顿,看着地上两枚铜钱,来了兴致。

        

“你们找的人出现了。”老人笑道。

        

道人闻言目中杀意一涨:“在哪里?”

        

老人摊摊手:“我怎么知道?这种实力高强,还炼成飞尸的神仙,凭两个铜钱,怎么可能算得出来…………得加钱!”

        

道人没有生气,直接道:“要多少?”

        

老人想了想,搓了搓拇指与食指,咧嘴笑道:“三张替死符。”

        

道人皱了皱眉,然后张开嘴,突然吐出体内三张仅有的血色符箓,交给老人。

        

老人笑嘻嘻接过,也不嫌脏,一把塞进嘴巴,然后蹲在地上,先将两枚铜钱捡了起来,用脚将地上枯枝树叶踢开,接着将上衣脱下,翻了个面,摊开丢在地上——只见衣服上写满小字——做完这些,老人取出一把铜钱,随手一抛。

        

哗啦啦。

        

铜钱数量很多。

        

有的滚到地上,有的重叠在一起,有的盖住文字……只有十来枚,中心方孔正好圈住衣服上的小字。

        

“北山之真坤,观仙之内交?趾浮罗舆?”

        

道人盯着那十来个被铜钱方孔圈起来的小字,一一念出,然后皱起眉头盯着老人:“如何解读?”

        

老人一枚枚捡起铜钱,然后穿起衣服,搓了搓手指,笑嘻嘻道:“这是另外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