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表妺:公主玩弄自己的丫鬟

2021年5月5日08:50:21山村小表妺:公主玩弄自己的丫鬟已关闭评论 3

“怎么上去?我蹦跶上去吗?”那中年男子斜瞥了刘墨一眼,以一种“你眼瞎吗”的不耐语气说道。

        

刘墨一愣,仔细看去,这才注意到原来这齐云山从山脚往上,竟然如刀削斧刻一般的棱角分明、干脆利落,不留一点可供人攀爬的着落点。

        

“这齐云山上面不是有一座齐云寺吗?这山这般,就算有人想去寺里上香,这也上不去啊?”

山村小表妺:公主玩弄自己的丫鬟

        

刘墨疑惑的说道,心里却是想着,若是自己,靠着这笔直山壁上生长出的草木,靠着这一身的轻功,或可一试,只是他并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成功。

        

不过秦公子应该不成问题。

        

“听你这话,就知道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了。”

        

那个原本对刘墨爱搭不理的中年男子,听到刘墨这近乎自言自语的话,却又叹了口气,主动搭话道:“最近这几个月来,我们这里发生了很多变化,都说再不离开,就活不下去了,我们也是凭着本能往北跑,就算粮食没有,起码还有草根野菜可以裹腹,能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

        

你们原本那地界应该早就崩了吧?”

        

刘墨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开了。”

        

想到自己在铿城的家,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已恍如隔世。

        

“也对!”中年男人叹了一声,“等我们离开了,又哪里知道这里将会是什么样?

        

不过我倒是相信,这个地方……按照现在说的应该是世界,这个世界终将会不复存在,且不说这段时间以来,气候变化无常,从天到地似乎都在逐步恶化,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往着不可预料、不敢想象的地步发展,就比如这齐云山吧,以前不是这样的。”

        

中年男子似乎起了谈兴,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通,刘墨耐着性子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忙问道:“齐云山以前是什么样的?”

        

“以前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只是更高一些更陡一些,你看现在这山笔直笔直的,就像被大刀阔斧从上到下劈下一部分一般,虽然没人看到齐云山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模样的,可是要我说,就是被劈下了一部分,将走出来的路以及修出来的路连同承载那些路的山体都给一起劈了下来,所以这山就成了眼下这样。”

        

中年男子继续说道,“我记得小时候还随我娘一起到齐云寺上过香的,若是那时候的山是现在这样,我们怎么上的去?”

        

“就是啊,我觉得之前那大和尚说的未必是真的,说什么等等就能上去了,这路是能等出来的吗?”中年男子话音一落,旁边就有人附和。

        

“什么大和尚?”刘墨连忙问道。

        

雷小闪王金屋等人也一同朝说话的那人望去。

        

搭话的也是个中年男子,见自己的话吸引了周边人的注意,知道这些人都是后面来的,并没有听到大和尚说的话,便扬着嗓子准备好好说道一番。

        

“姑姑,快看,前面有路了。”

        

正在这时,谢宝盖惊喜的叫道,只见一道金灿灿的光芒从天而降,似乎眨眼间,整个齐云山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条路。

        

一条干净宽阔,平整的石阶,通直向上,一眼就能看到山顶上的齐云寺。

        

一天杂草丛生,狭窄而蜿蜒,不知其有多曲折,亦不知其尽头在何处。

        

“这路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奇怪,太奇怪了!”

        

“咦,大和尚呢,他人怎么不见了?”

        

“呵,我看这路就是他弄出来的,两条路肯定只有一条通向齐云寺,有一条肯定是假的。”

        

山脚下的人们焦躁的议论起来,只是该走哪条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踏出第一步。

        

“老子走这条。”

        

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一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他直接走上了那条荒草丛生的狭窄小路。

        

他这一动作,倒让焦躁的人群安静了一瞬。

        

“他走的是对的!”忽然,有人叫道。

        

雷小闪朝说话的人看过去,竟然是一个装扮雍容华贵的妇人,梳着高髻,头上插了几根金钗,额前缀着华胜,还贴了花钿,带着亮闪闪的红宝石耳坠,穿着一身广袖长裙,身边跟着几名侍卫。

        

虽然这样的打扮,与眼下很有几分不相符的违和感,但是在这样的地方,竟然还能做到这样的装扮和排场,雷小闪可不敢小看这妇人的身份。

        

或许这妇人真有几分见识,因此雷小闪竖着耳朵准备听听这位贵妇人的见解。

        

“这位……夫人,您是不是知道这里的事,若是知晓,就和大伙说说!”一个干瘦的老叟咧着嘴赔笑问道。

        

若是平日,他这样一个穷汉,见到贵人,不是跪着磕头连眼睛都不敢躲往人身上看一眼,要不就是弓着腰躲开,哪里还敢主动上前搭话,小命不想要了?还是觉得身上太舒坦,想讨一顿打?

        

那贵妇人看了老汉一眼,干瘦老汉涎着脸笑着,并无惧色。

        

“这位大嫂,你若是知道什么,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周围又有人催促道。

        

贵夫人刚才那句话也只是忽然福至心灵后的冲口而出,她又怎么会愿意和这些人解释,她看了众人一眼,便吩咐身边的侍卫道:“我们走吧!”

        

那些侍卫忙挡开周围的人,为贵夫人开出一条路来,就要引着贵夫去那条杂草丛生的小路。

        

“慢着!”

        

贵夫人刚刚踏出两步,就听到一声喝声,她停下脚步,朝后看去,却是刚才那涎着脸的老汉,此刻那老汉脸上的笑早已不见,而是板着一张枯瘦的老脸,浑浊的双眼闪着世故而狡诈的精光。

        

贵夫人蹙眉看向老汉,面上已露出明显不悦之色,她尚未开口,身边的一名侍卫已经怒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和我们家大小姐这般说话,柳二,将人拿下!”

        

那名叫做柳二的侍卫闻声便立刻抽出腰间悬挂的佩刀,便要上前去抓住老汉。

        

老汉却嘿嘿一笑,扬声道:“大家伙儿,现在这世道可是变了,我可是听说了,我们大家伙要去的地方可是仙界,大家伙儿只要有那修仙的资质就能成仙,但是若是没那资质一切就免谈,不管你是穷的吃不起饭穿不起衣裳,还是富得像这位夫人一般,到时都是一样的境况。

        

到了那地界,那些富贵人儿说不定还不如我们穷人呢。

        

现在都这地步了,你们看这些有钱人还在这里耍威风,既然她说要走那一条小路,肯定是知道什么,大家伙儿,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老汉话音一落,他身侧立刻就有人跟着附和道:“张伯说的对,现在我们根本不必怕什么贵人!”

        

“对,他们就那么几个人,能拿我们怎么办?皇帝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就是就是,都落到这地步了,还想欺负我们!”

        

顿时,附和声越来越多,很多人推搡着那贵夫人身边的几名侍卫,即使贵夫人被几名侍卫围在中间,这种情况下,也不免受到波及,被推搡的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