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花唇然后挤进去/扒下她的粉色内裤

2021年5月3日12:55:34巨大的花唇然后挤进去/扒下她的粉色内裤已关闭评论 2

我开启了妖魔乱世第一卷·白泽图第140章:风雨欲来夜色温婉,静默如水。

        

天空中,一团乌云从丰县的方向将那清朗的月色缓缓遮掩。

        

桃夭看着老人慢悠悠挑灯朝着山下走去,她娇嫩的唇瓣微动,道:“惊蛰。”

巨大的花唇然后挤进去/扒下她的粉色内裤

        

“属下在。”

        

“去做吧。”

        

桃夭的眼中,粉色的光晕流淌,娇笑道:“江州,要下雨了。”

        

轰隆——

        

此刻,一道闷雷响起,天地间,起风了。

        

“是!”

        

佛主深深低头一拜,转身朝着殿下而去。

        

他宽大血红的僧袍下,一条生着白色倒刺的青尾露出衣摆。他的后背隆起,就如生长着巨大的肉瘤,将壮硕的身体压的有些佝偻。

        

微凉的夜风吹起桃夭的长发。

        

她娇柔的面孔足以融化任何男人的心,人畜无害的面孔生着一对单纯清澈的眸子。

        

“圣君。”

        

此刻,旁边的蝉衣悄悄注视着桃夭的侧脸,眼神有些痴痴。

        

“嗯?”

        

随着少女转过头来,蝉衣又略带慌张的低下头去。

        

“我想去杀了他。”

        

蝉衣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冷声道:“上一次没和他交手,我不甘心。”

        

刺啦——

        

蝉衣抬手,将自己脸上的绑带拆下。

        

白色的布条缓缓散落在他的脚下,蝉衣的脸上已经有些恢复了,但却还是如瓷器般错落着密密麻麻的裂痕。

        

他的血肉下浸透着金色的角质,四只眼睛渗透着冷冽的寒芒。

        

上一次,许惑的表现的确是强横,而且让人难以捉摸。

        

但是现在,站在桃夭身边看着那少年和温庭筠两人搅弄整个乌山的风云,蝉衣有些站不住了。

        

叟伯解决温庭筠,自己决绝那少年。

        

闯入乌山的人就被处理掉了。

        

“咯咯咯。”

        

此刻,桃夭转头看着蝉衣,轻笑着走上来。

        

她的脚尖抵在蝉衣的脚上,轻轻仰头,凝视着他支离破碎的面孔,道:“你是想为我杀人,还是为这佛主?”

        

“你!”

        

蝉衣一愣,忙道。

        

他和桃夭对视一眼便收回目光,颔首道:“自然是为圣君!”

        

哒!

        

桃夭温柔的伸出手,勾起蝉衣的下巴,柔柔道:“可以为我去死吗?”

        

“可以!”

        

蝉衣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

        

甚至连带着他的眼神都没有一丝的颤抖。

        

桃夭笑了。

        

“那就陪我看着。”

        

说着,她凝视着蝉衣眼中【白露】两个字,道:“你四只眼睛,只有一个魁位,还是太少了。”

        

哒哒!

        

桃夭足履一点,轻轻来到了屋檐,看向山下的战斗。

        

啪!

        

一点雨滴,轻轻砸在她的发丝。

        

轰——

        

乌云遮掩月色,雷鸣如蛇。

        

下雨了。

        

……

        

佛殿。

        

嘭!

        

佛主站在了大殿后的水潭中。

        

此刻,他的眼中【惊蛰】越来越亮。

        

但若是仔细看,他眼中的【惊蛰】二字上,却有被什么东西缠绕着。

        

那是什么?

        

是神隐的封印。

        

有这个封印在,自己的修为就不会提升,每当自己的法力提升,都会被【惊蛰】二字吸收掉。

        

这是限制,神隐对手下妖魔的限制,尤其是对魁位的限制。

        

邪教之徒,能有什么信用可言?

        

尤其是自己这种后面加入神隐的妖魔。给自己一个魁位,没有限制定然担心自己拿到后跑路。

        

啪!

        

佛主轻轻摘下了帽子。

        

而那帽子下的脑袋,在波光中狰狞沧浪。

        

若是此刻许惑看到这群和尚的头领竟然是这个模样,定然会惊讶!

        

因为这个脑袋,不是青蛙。

        

肥大圆润的脑袋上布满青色的滑腻皮肤,但是那张圆嘴上,却是一颗后凸的无角龙。

        

就好像,是青蛙和蜥蜴糅杂而成的一个怪物。

        

佛主看着面前的池水,眼神带着一丝静默。

        

如果事成,自己就会被允许解除封禁。

        

这四年的积攒,应该可以让自己直接突破五品。加上获得的魁位,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刻,它缓缓抬起手掌。

        

嗖!

        

面前的水潭中,潭水慢慢升空旋转,化为了一根根密密麻麻的水绳。

        

哗啦——

        

下一刻,数以千计的水绳瞬间冲入了它背后的黑暗之中!

        

仿佛在其身边构架处一道道银链。

        

片刻,黑暗中一团湿润的哀嚎声传来。

        

那水绳的尽头,一头变婆被捆绑着骤然飞来!

        

噗通!

        

噗通通!!

        

一头、两头、十头、百头!!!

        

那大殿中,和紫藤花高度融合的变婆一头头的被水绳拉进了水潭之中!

        

它们想要挣扎也很难做到。

        

因为它们的肉体本身就被佛座上一根钢钉贯穿,身子外又被紫藤花给牢牢捆绑。

        

除非是之前韩昭借助白头公的御兽之法,使得变婆恢复活性,不然绝难挣脱。

        

轰隆——

        

背后殿门大开,雷鸣声撕开了殿内的黑暗。

        

佛主背对大门站在蠕动的波光中,身边密密麻麻的变婆被水绳拉入深潭。

        

无数挣扎的手掌在水边疯狂摇曳,仿佛缠绕着紫藤花的海草。

        

咔嚓!

        

当最后一只变婆被卷入水底,佛主将帽子上那红色玛瑙取下。

        

此刻,透过晶莹剔透的玛瑙,可以看到其中流淌着一丝金红色的浓郁法力。

        

这一股法力,就算是自己带在身边四年,也曾用过无数次,还是忍不住颤抖。

        

这是桃夭四年前给自己的。

        

代表着她背后神隐最神秘的恐怖大能。

        

这玛瑙中的火,足以让所有锻造师和方士疯狂。

        

咔!

        

此刻,佛主猛然将玛瑙捏碎,瞬间将其丢入了水潭之中!

        

轰!

        

磅礴的火焰在水面燃起!

        

几乎瞬间,那上层的所有变婆直接死寂下去。

        

在水面摇曳的手臂也尽皆化为了飞灰。

        

乳白色的蒸汽眨眼间溢满了整个大殿!

        

哗啦啦——

        

门外,雨声大了起来。

        

蒸汽游离在门檐,被冷雨隔绝在内。

        

佛主法力涌动,包裹着掺杂浓郁地气的蒸汽疯狂向下压缩!

        

在那水潭的底部,就如有一张巨大的嘴巴,吞噬着所有蒸汽。

        

这些蒸汽,掺杂了浓郁的地气和星光,在可以淬炼提纯一切的火焰中,尽皆释放!

        

水汽起到了包裹作用,每一粒蒸汽都暂时性的包裹住了一团瘟疫。

        

惊蛰之毒。

        

不过盏茶的时间,一切销声匿迹。

        

轰隆!!

        

门外的雷声越来越密集。

        

闪烁的银芒让空荡荡的大殿忽明忽暗。

        

那面前的深潭中,歪七扭八着密密麻麻的浅褐色根茎,最粗壮的根基,几乎有人的腰肢大小。

        

现在,那些根茎上散发着点点银芒,挂满了融化的铜汁。

        

嘭!

        

佛主跳入其中,将手放在根茎上,法力狂涌!

        

这是紫藤花的根茎。

        

那密布在整个丰县城下的所有紫藤花,都是自此开始。

        

这些瘟疫,会随着根茎,顺着地道,在法力的推动下直奔丰县。

        

所有变婆,都会被引诱着直奔地道,然后冲入丰县。

        

到了那里,它们在吞噬掉瘟疫后,会被地面二十万人密集的血气吸引,破土而出。

        

然后,屠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