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在实验室把校霸做@和黑人滚单的感受知乎

2021年5月3日08:19:31学霸在实验室把校霸做@和黑人滚单的感受知乎已关闭评论 2

    

“喂,警官,那边在大排档吃饭穿花格子衬衫的就是牛屎华,你们是警察,我不好带着警察去抓我小弟的,那我先闪?”和联胜的草鞋丧狗在街角一边指了指马路斜对面的一家大排档,一边对林家俊赔笑说。

        

“也不是抓他,有件案子找他问一问。”林家俊点点头,微笑说:“你走吧,不过我们找他,不要对别人说起。”

        

“明白,明白,大头哥亲自交代的事,我一定守口如瓶。阿sir,你们忙,我先走,有空请你们饮茶。”丧狗留下一句林家俊招牌话语,转身走入小巷。

学霸在实验室把校霸做@和黑人滚单的感受知乎

        

林家俊等了一个绿灯,大步穿过马路,来到对面,径直走到牛屎华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边个啊?”牛屎华回过头来,嘴角还沾着饭粒,昂起头瞪着林家俊。

        

“牛屎华是吧?有事找你聊。”林家俊道。

        

“你边个,我又不认识你,找我聊咩鬼啊?再说了……”牛屎华说着,忽然用见了鬼的眼神看向林家俊身后,惊诧的问:“咦,你怎么来了?”

        

林家俊下意识回头看过去,只见身后马路上人来车往,并没有什么很特殊的人,正奇怪,忽然心中一动,骂了声我靠……

        

果然这是牛屎华的障眼法,林家俊刚回头,他就从椅子上跳起来,拔腿就跑。

        

“喂,站住啊。”林家俊给他搞得哭笑不得,这么大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耍这种把戏……他妈的,大马路上跑,你能跑得过我一个受过专业训练,加过技能点的警察?

        

让他先跑出一百米都没问题嘛。 

        

果然,不到半分钟后,林家俊就后发先至,一把将牛屎华按在了墙上。

        

“喂喂喂,你是边个啊?当心我报警啊!”牛屎华跑得血脉喷张,红着脸气喘吁吁的说。

        

“自己做了什么,还要我说?”林家俊心想这家伙肯定有事情在身上,不然不至于见了陌生人好像鬼一样跑。

        

“喂,大佬,我最近真的没钱,有钱一定还你,你们这样逼我也没有用,我好歹也算是和联胜的人,大家都是江湖人,不是一定要翻脸吧。”牛屎华哭丧着脸说。

        

“边个是江湖人?我是警察!”林家俊一把松开他,拿出证件亮了一下。

        

“警察?”牛屎华仔细的看了看林家俊的证件,确认对方是警察之后,整个人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趾高气昂的问:“警察找我做咩啊?我是良好市民来着。”

        

“都是出来混,人家豪车别墅女明星,你一屁股高利贷吃大排档,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一点眼色都没有。”林家俊拿出手铐,不由分说咔嚓一下把他拷上:“配合调查,不然让你一辈子被高利贷追杀。”

        

……

        

把牛屎华带回警局,单独审问之后,很轻松的就问出了那天事情的来龙去脉,牛屎华以前开小巴,后来嫌赚的少事又多,就自己当了包车司机,贷款买了一辆商务车,那天去别墅的生意是临时接到的,委托人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没有告诉他名字,只是给了钱。

        

“我靠,你做生意,连客户的名字都不问?”肥波一拍桌子;“是不是想漏税啊?”

        

“阿sir,我开车嘛,当然是谁给钱我给谁开,那个女人给了三倍价钱,我当然做。还有啊,我赚这么一点点钱,连还债都不够,你们警察还好意思和我说税?你们每年收这么多税,还不是满大街都是古惑仔、高利贷,害的我这样的老实人吃亏,家破人亡?”牛屎华一肚子牢骚说。

        

“名字记不得,长相总该记得住吧?”林家俊问。

        

“反正就是长得很靓,身材高,大长腿,胸部呢就很一般,我又不是专业的画家,你要问,我只能说记得这么多。”牛屎华说。

        

警方有专业的素描师,电视剧里也经常可以看见,警方拿出一大堆各种各样五官的图片,让人拼图把相貌拼出来,其实现实中,这些都十分不准确,除了很熟悉的人,正常情况下陌生人之间,很难仅仅见一面就能记住对方长相,然后看着一大堆图片或者通过语言描述,还原出对方相貌,除非对方长得十分有特点,否则即便还原出,相似度也差距很大,没有什么用。

        

“不过阿sir,我若是能帮助你们找到这个女人,你们是不是也能帮我,搞定高利贷?”牛屎华忽然问。

        

林家俊心中一动,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欠多少钱啊?债主是谁?”

        

“债主是水房的贵利柴,柴叔,钱呢也不算多,本金只有十几万,可是利息一日比一日高,按照他那种算法,我一辈子都还不清。”牛屎华说。

        

水房虽然也号称四大,不过这些年随着港岛本土的饮料汽水行业的没落,主要成员都是汽水厂工人的水房,衰败也很快,各个有些实力的大佬都出来单混,自立山头,表面上还是一个社团,其实已经有像14k各自为战的趋势。

        

贵利柴这个人林家俊听说过,水房老一辈的白纸扇,算是水房著名大佬之一,主业却不是放高利贷,而是走私。当然,江湖人手下有几个财务公司,捞捞快钱,也很正常。

        

如今在社会上,还能混的下去,并且混的好的大佬,都有一条共性:尽量不得罪警方。贵利柴也不例外。

        

“若是你的线索管用,我去找他聊,利息就算了,只收你本金。”林家俊说。

        

“哇,那多谢多谢!”牛屎华好像吃了喜鹊屎一样笑了起来,双手合十连连拜拜,然后才笑嘻嘻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啦,那个女人最后留了一张名片给我,告诉我,若是以后有问题,可以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打给她。不过我当时没在意,就随手丢在车中,现在去找,应该可以找的到。”

        

“我靠,就这么简单?!你刚才怎么不说!”肥波恼火道。

        

“阿sir,刚才你们一直在问我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模样,又没有问她有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给我。”牛屎华一脸无辜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