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马背上挺进公主@熬夜看完的小说有甜有肉

2021年5月3日07:16:22将军马背上挺进公主@熬夜看完的小说有甜有肉已关闭评论 1

        

吕布悍勇非常,只孤身一人,就敢冲闯敌阵,所过之处,常人难挡其锋,其胯下的赤兔马,更是天下绝品,让人望尘莫及,只见那赤兔马好似一道红色的流光,在人群之中,不断穿梭。

        

管统面露骇然之色,朝身旁的辛毗说道:“佐治,吕布不愧是天下第一武将,这等武勇,何人能挡啊?”

        

见管统心生胆怯,辛毗激励道:“管将军,你怎能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己威风呢?吕布虽勇,但也只是一人而已,我军将士,驻扎边地多年,时常厮杀,杨家军比之都要稍逊一筹,只要我军合围过去,便能困死吕布,到时候,纵使他吕布再怎么厉害,也是难逃一死!况且,击杀天下第一武将,那是何等的战功啊?我军将士,岂会拱手相让?”

将军马背上挺进公主@熬夜看完的小说有甜有肉

        

辛毗的一番话,说得管统热血沸腾,当下朝四周高声道:“弟兄们,都给本将听好了,谁若是斩杀了吕布,本将便亲自为他请功,到时候,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在话下!”

        

此话一出,彻底激起了全军将士的血性,纷纷悍不畏死的朝吕布冲去,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袁军的死命相抗,竟让赤兔马的冲势受阻,值此危急时刻,吕布展现出了天下第一武将的绝代风采,只见他把手中的方天画戟快速挥舞,越来越快,到最后,就只有一道道残影,戟芒闪过,皆是身首分离,惨死当场。

        

吕布身边的尸首越来越多,赤兔马也变得焦虑不安,最终,在吕布无情的斩杀之下,四周的袁兵,纷纷后退,他们终于看清了现实,蜉蝣岂能撼动苍天大树,吕布竟凭一己之力,再次震慑袁军,此时的吕布,征袍染血,煞气十足,只单单与之对视,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得到空隙的赤兔马,再次提起速度,朝着管统奔去。

        

这一次,管统心神皆震,内心跌宕起伏,他怕了,他终于对吕布产生了恐惧,二人虽未交手,管统就失去了与之交战的信心,刚才的局面,若换做是他,管统定是身死当场,无力回天,然而,吕布却是做到了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见吕布越战越勇,管统在心中叫苦不迭,二人即将相遇之时,管统想到袁谭昔日的恩情,当下朝一旁的辛毗吩咐道:“佐治,吕布骁勇非常,若是让他这般继续冲杀下去的话,还真会被他给杀到跟前,本将决定亲自带人前去拦截,若是本将有所不测,你便接过军权,指挥全军与敌交战。”

        

辛毗惊声道:“管将军,吕布乃是匹夫之勇,只要我军奋力上前,他必有力竭被杀的一刻,你何必去争这一时之长短呢?”

        

管统摇头拒绝道:“那些都是跟随本将多年的老部下,本将岂会让他们这般白送性命?况且,本将亲自上阵,定能激励士气,稳定军心,免得被吕布杀破我军士气。” 

        

言语一落,管统就带着数百亲兵,加入到了战场之中,准备合围吕布。

        

然,吕布之勇,世所罕见,寻常人等,难近其身,这群幽州边军虽然悍不畏死,拼命拦截,但双方实力悬殊,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近百斤重,真可谓是擦着即伤,碰着即亡。

        

血腥的刺激,同袍的战死,让幽州将士在一段时间内,丧失了理智,皆是冲锋上前,可在伤亡逐渐扩大后,吕布越战越勇,所向睥睨,让人对其产生了深深地恐惧,只要吕布体力尚存,那他便可无休止地杀戮下去。

        

面对如此一尊地狱杀神,幽州悍卒的心境,即将到达崩溃的边缘,人性使然,只要有一人率先胆怯,那他们这个群体,便会逐渐失去斗志,最终驻足不前,士气尽丧。

        

鲜血溅射在赤兔马那赤红的身躯上,让其变得更加妖艳,吕布则是满脸狰狞,甲胄破损,如此状态下的吕布,就好似一头蓄势待发,饥不择食的蛮荒凶兽,别说是与其对视,就连距离较近的士卒,都会被其自身的煞气所摄,嗜血的野望在吕布心间升腾,眼中平静无波,好似一潭死水,又好似无尽的深渊,让管统看上一眼后,就浑身冰冷,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就连手中的兵刃,在此刻,都觉得无比的沉重。

        

吕布仅凭一己之力,竟杀得上千名幽州边军,胆气尽丧,军心动荡。

        

无双飞将的威名,在这一刻,再次威震四方,仿佛是在向世人宣告,天下第一将的威名,不容他人侵犯。

        

吕布与管统相距数十丈,可这二三百步的距离,却令管统没有丝毫的安全感,让其不由自主的退后。吕布抓住时机,猛地怒喝一声,道:“呔,尔等鼠辈!焉敢蜉蝣撼树,本将今日,便要让你尝尝,惹怒本将的后果!”

        

言落,人动,马奔。

        

这一声怒喝太过突然,犹如九天神雷,在人们心间猛地炸起,惊得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然,在这愣神之际,赤兔马就好似一道红色旋风,朝着管统席卷而去,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携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宛如奔雷,直刺管统前胸。

        

管统双目圆瞪,全身僵硬,已是被吓得肝胆尽碎。

        

随着‘噗嗤’一声,只见那方天画戟,已然在管统身上,穿胸而过,赤兔马冲势不减,吕布单手挑起管统的尸首,就这般环绕战场,返回本阵。

        

吕布剑眉倒竖,虎目泛冷,在这变得寂静的战场之上,猛然怒吼,道:“尔等主将已死!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吕布,待看清了管统那惨死的模样后,皆是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

        

两支幽州军的临时主将,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吕布这样特立独行的战斗方式,彻底刷新了他们的认知,吕布用行动向他们展示了,何为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如此高端的武力,已经得以彰显,无奈之下,韩珩与辛毗都同时下达了撤军之令。

        

幽州军败退,吕布岂会放过这个绝佳的追击时刻,当下带着数千骑兵,乘胜追击,猛追数十里,直到幽州军四散而逃,彻底溃败后,吕布这才下令回军。

        

涿县之战,四万袁军合围吕布,却被吕布擒住二将,阵斩一将,一下子击碎了袁军的中枢枢纽,主要核心,最终被杀得大败而回。

        

继酸枣一战后,吕布再次为自己扬名,他用无双之勇,再次为其赢得了滔天战功,无上荣耀,而吕布之名,也在此战过后,再次名扬天下,成为了百姓们闲时的茶饭谈资。

        

此战过后,袁军折损过万,溃兵无数,就连领军之将,也折损三人,让本就战将不多的袁谭,雪上加霜。

        

这日,蓟县城,州牧府中。

        

袁谭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四万人,合围吕布的两万人,居然被其杀得大败,其中还有两万幽州边军,那些可都是老兵啊!乃是我军的中流砥柱,一下子就被你们给葬送了大半!混账,真是混账!”

        

韩珩、辛毗二人,皆是低头不语,不敢接话,更不敢反驳,合围之计,乃是他们共同商讨出来的,为此,他们不惜舍弃了代郡,也要花费许多时间来布局,然,起初一切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就在吕布爆发出了夸张的战斗力后,仅凭一人之力,就扭转了战局,实在令人有些瞠目结舌。

        

不过,既然错事已经犯下,那必须得有人来承担这个后果,如若不然,袁谭他不好向全军将士交代,更不好向那些一直支持他的世家交代。

        

见袁谭开始眼神不善,在韩珩与辛毗之间来回徘徊,辛评见状一惊,深知袁谭脾性的他,岂会不知道,袁谭此时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当下出列说道:“主公,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如今的五阮关,危在旦夕之间,吕布就大胜了一场,我军将士,士气低迷,又连丢代郡、涿郡二地,导致军心动荡,民间哀声哉道,世家离心离德,此刻,我军需要一场大胜,来鼓舞所有人的信心!”

        

袁谭怒骂道:“那你说,本将该怎么做?”

        

辛评擦拭了下额间冷汗,回道:“依在下之见,我军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