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帮帮我第5章/遥控关掉求求你

2021年4月29日14:18:29医生,帮帮我第5章/遥控关掉求求你已关闭评论 6

“跪下!”岑素萍冷喝着。

        

要她跪岑素萍?赵木兮低不下膝盖,“皇后娘娘,不知臣女做错何事?”

        

“本宫要惩罚你,还需要理由吗?”岑素萍看着赵木兮的脸庞,那股无法抑制的嫉妒让她生出奇怪的快意,她要这个跟盛乔木长得相似的女子跪在她面前,匍匐在她脚下,就像看到盛乔木卑微的样子。

医生,帮帮我第5章/遥控关掉求求你

        

“皇后娘娘是天下女子的表率,如此不分青红皂白惩罚世家嫡女,未免有失身份。”赵木兮淡声地说道。

        

“放肆!”岑素萍上前就要一巴掌打过去。

        

元元尖叫出声,用力地推着岑素萍。

        

“公主,你怎么可以对母后动手,才几天的时间,居然就被人教坏了!”不愧是盛乔木的女儿,母女俩一样讨厌。

        

赵木兮连忙护着元元,怕岑素萍伤到她。

        

岑素萍见状,立刻又打了一巴掌。

        

啪——

        

真解恨啊!岑素萍脸上浮起一个狰狞的笑意,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凭什么那个女人就能够得到皇上的心,她为皇上付出那么多,却什么都没得到。 

        

撕碎盛乔木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下,真是太解恨了。

        

赵木兮白皙的脸庞立刻肿了起来,巴掌印清晰可见。

        

岑素萍扬起矜持高贵的下巴,得意地看着赵木兮。

        

她就是打了,就是惩罚了,那又怎么样?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赵木兮算什么东西!

        

赵木兮清澈透亮的眸子闪过一抹冷笑,她只是偏了偏头,冰冰冷冷地看了岑素萍一眼,嘴角微微一扬。

        

“皇后娘娘打够了吗?”赵木兮低声问。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表情还能这样的平静?居然没有下跪求饶?

        

这不是她想要的反应。

        

岑素萍脸上得意的笑容僵住,“给本宫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往死里打!”

        

九芯和白芷立刻护在赵木兮的前面,“皇后娘娘,皇上召见赵姑娘进宫照顾公主,要打要罚,也该禀报皇上,由皇上定夺。”

        

“两个贱丫头,也配教训本宫?”岑素萍早就想收拾这两个丫环了,她们是盛乔木的心腹,留在宫中就是碍眼,她冲着身后的宫女怒道,“还不去把人给拖过来。”

        

“谁敢上来!”九芯冷声道。

        

“你想把谁往死里打?”楚不域不知何时来的,正站在不远处,目光低沉冷漠地看着她们。

        

岑素萍吓了一跳,惶恐地跪下来,“臣妾……臣妾见过皇上。”

        

楚不域本就生得隽秀清俊,只是多年浴血沙场,早已经威势天成,一举一动都有着俯瞰天下的魄力,他慢步走来,虽然面庞依旧沉静,却已经把周围的人吓得瑟瑟发抖,全都害怕地跪了下来。

        

他的目光凝在赵木兮红肿的脸颊上,神情冷漠,谁也看不出这位帝王在想什么。

        

“父皇!”元元见到他,张开手抱住楚不域的小腿,眼睛含着两泡泪水,“打,娘亲,痛痛。”

        

这一年来,元元终于开口喊他父皇了。

        

楚不域的心又酸又软,他将元元抱起来,垂眸看着岑素萍,“皇后好大的威风,连朕的女儿都要教训吗?”

        

“臣妾没有。”岑素萍急忙叫道,心里想的却是既然她是皇后,他的女儿难道就不是叫她嫡母吗?她为什么不能教训元元。

        

岑素萍抬起头,心有不甘,“是赵木兮目中无人,臣妾只是想让她长记性,她……”

        

“谁允许你这么做?”楚不域道,“皇后,朕说过,养心殿的人,不要插手管教。”

        

“皇上?”岑素萍面色一变,皇上这是将她的尊严狠狠地踩在地上。

        

她是皇后,他却没有给她半分皇后的待遇!

        

如果不是为了元元,楚不域根本不会将岑素萍继续留在宫里。

        

“下去吧。”

        

岑素萍心里委屈不敢宣泄,只是愤愤不平地瞪了赵木兮一眼,彻底地将她恨上了。

        

楚不域将元元交给九芯,“元元,你先回去,父皇一会儿再去看你。”

        

“娘亲。”元元嘟着嘴,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赵木兮。

        

赵木兮微微一笑,“元元该回去吃药了,快点好起来。”

        

御花园里,只剩下楚不域跟赵木兮。

        

“不要自作聪明。”楚不域冷声开口。

        

“皇上的意思是?”赵木兮偏头一笑,伸手摸了摸还热辣辣痛着的脸颊,“这是臣女送上去打的?”

        

他倒是厉害,一眼看出她是故意的。

        

楚不域沉黑的眸子对上她,“何人教你蛊毒?”

        

“臣女是在天水跟随一个老大夫学的。”那老大夫已经去世,就算楚不域想查也查不出真实来。

        

“所以,你知道朕中的是什么蛊毒?”楚不域问。

        

赵木兮脱口而出,“不知道。”

        

楚不域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回答得太快了。

        

“朕身上有蛊毒的事,你最好不要告诉第二个人。”楚不域寒声地威胁,这么久以来,除了身边的高福和唐御医,没人知道他的头痛是蛊毒引起的。

        

“这是令牌,以后允许你进宫陪元元,治好元元的身子。”楚不域没有等赵木兮说话,将一块巴掌大的玉牌交给她。

        

诱惑太大了!赵木兮根本找不到理由拒绝。

        

不过,楚不域居然只是希望她治好元元,他不想解了身上的蛊毒吗?

        

赵木兮犹豫了一下,双手接过令牌,“是。”

        

楚不域转身大步地离开。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赵木兮握紧手中的令牌,明明死了心,竟还是希望他能够解了蛊毒。

        

大概……看到他这么在意元元,所以她才有些心软。

        

回到国公府,赵木兮脸上的巴掌印太清晰,把赵老夫人都惊动了,赶紧过来亲自给她上药。

        

“阿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老夫人心惊胆颤,不知赵木兮是在宫里做错什么事。

        

“皇后。”赵木兮淡声说,她有的是药可以让巴掌印消失,但她骗不这么做。

        

岑素萍果然没有长进,目光短浅,脑子还不聪明,就算是皇后,也不能够无缘无故惩罚国公府的嫡长女。

        

本来岑家就不是京都城本土贵族世家,如果不是太后生了个好儿子,岑家如今还不知在什么地方。

        

当初她在宫中过着步履艰辛的日子,不就是拜岑太后和岑家所赐吗?

        

她要清算的账,才刚刚开始。

        

赵老夫人一惊,“皇后为何要打你?”

        

“元元公主不肯叫她母后,她便将怒火发泄在我身上了。”赵木兮轻声道,“皇上允许我以后每天都进宫陪元元公主。”

        

“……”赵老夫人一时沉默,皇后看来是将赵木兮视作眼中钉,那皇上又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