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大人轻轻宠作文/把黄瓜慢慢推进去…啊

2021年4月29日09:11:28学长大人轻轻宠作文/把黄瓜慢慢推进去…啊已关闭评论 56

再无人间第四百一十章挺身而出的人?本章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音乐:撒野

        

宫廷深院……

学长大人轻轻宠作文/把黄瓜慢慢推进去…啊

        

那雨就那么下着……一滴两滴三滴……

        

人们说生在皇族的孩子没有童年,他们享有的除了无尽的王权富贵以外,更多的是来自于那皇家与生俱来的争斗……

        

是好是坏?结果是褒贬不一……

        

生在那皇室的孩子盼望着可以拥有一个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平常家庭,独自占有着来自父母最简单也最朴实的爱。那种感觉,似乎跟那从小生在穷苦人家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腰缠万贯的孩子的愿望一样,与生俱来……

        

平民有着平民的迫不得已,帝王亦有着帝王的无奈至极……毕竟世上好像没有什么东西,什么人,或是什么样的故事,真的自由自在,不被约束……

        

就像是那雨一样,有人说它滋润万物,却也并不妨碍有人怪它浸透衣衫。

        

哎……我早知道这尘世里有着万般的无奈,可却没想过连雨……也不例外……

        

神罗帝国

        

深院之中

        

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孩子,静静的望着那窗外的雨。发出了如同上文一样的叹息……

        

那样的叹息……似乎不该是一个不过八岁的孩子发出的……可是那样的叹息却还是那么的发了出来……

        

那声叹息,仿佛带着一种看破了好多事情的沧桑。可是那样的声音从一个孩子的嘴里发出来,却让人觉得心疼……

        

钟离韵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雨,叹息着,缓缓说道:“这么说……那替身的事情,亚天终于还是已经有了察觉吗?……”

        

“看样子是的。”

        

其身后正站着一个黑衣侍从低着头,回答道。

        

“他们怎么说?”钟离韵又问。

        

黑衣侍从似乎跟钟离韵有着很大的默契听到了钟离韵的话,只是回答了四个字:“道貌岸然……”

        

钟离韵听了,那张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苦笑:“道貌岸然……原来如此……”

        

“殿下……”黑衣侍从问道:“准备怎么做?”

        

钟离韵却缓缓转过身,对那侍从笑道:“那不正是我们的目的吗?”

        

“殿下的意思是……”那黑衣侍从思虑片刻说道:“是准备借着亚天帝国的力量推翻现在王座上的替身?”

        

钟离韵轻轻点头:“我们的力量不足,现在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帮助,当然要好好利用……”

        

黑衣侍从立在那里,那头始终低沉着,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戴宗主?”钟离韵问道。

        

那黑衣人缓缓抬起头。露出了一张让人意想不到的面孔。

        

如若此刻戴沐沐在场,恐怕会惊掉了两颗门牙……那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戴沐沐的父亲,日月宗主,戴明……

        

其实,钟离末实则已经被狸猫换太子,变成了一个替身的事情。作为身处于神罗的两个大宗,圣火宗和日月宗都是早已经有所察觉的。

        

而面对这样的事情,死了儿子的墨枫却似乎无能为力……那毕竟是一个跟钟离末长相完全一样的人,是一个如今坐拥着帝君之名,也拥有着帝君之实的人……那意味着,即便他是个替身并不是钟离末本人,如果不找到一个让那芸芸众生信服的理由,恐怕也难以推翻他的统治……

        

毕竟,只要那芸芸的众生相信,他是钟离末,那他便是钟离末,便是这神罗的帝君。

        

那个时候,无论是何种正义的目的,恐怕也要被披上一件背叛的皮袄,遭到那芸芸众生的敌对。而正好,这也正是圣火宗最害怕的事情。对于圣火宗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是比那悠悠众口更可怕的了……

        

所以即便是墨铭诚死了,墨枫极度心痛,到底也是没有办法奈何的了这个冒牌货……

        

而同为四大宗之一的日月宗。戴明自然也早就看出了不少的端倪。不过同样作为四大宗之一,同样身为宗主。戴明拥有着跟墨枫相同的考虑。而与墨枫不同的是,戴明拥有着一双更好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日月瞳的缘故,戴明看人的眼光也从来独到。

        

虽然从前的钟离末是个变态,是个暴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过戴明也确实不得不承认,钟离末是个暴君不假,但却绝不是一个昏君。正相反,钟离末是戴明见到过的最有治国才能的领袖……

        

而现在,钟离末死了。为了日月宗的兴盛,也为了神罗帝国。戴明发现了另外一个贤君之才——钟离韵!

        

钟离韵虽然只是个八岁的孩子。不过这个孩子似乎跟同龄的孩子不一样。戴明看得出,这个孩子,有着这个年龄所不该拥有的城府,有谋虑亦有手段。之所以之前没有注意到,也不过是因为他的年龄太小,而属于钟离末的光辉又太大……

        

如今钟离末死去,一个如同跳梁小丑的替身竟然位居那朝堂的顶端,自居着帝王之名……倒是给了这个孩子一个极大的机会,一个脱颖而出,成为新君的机会……

        

因为这样种种的原因。于是乎,戴明选择了私下联络钟离韵,选择了私下帮助钟离韵,希望可以凭借着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和势力帮助钟离韵登上王座。而如果是这样,那么以后日月宗在神罗的地位也必定会有很大的提升。

        

而钟离韵呢。倒也真的不负戴明的期望。这个孩子虽然只有八岁,不过心思却极度缜密,城府莫测。

        

这个八岁的孩子,竟然可以把圣火宗和日月宗两大宗门和神罗帝国的关系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这样的关系,并不能被完全的称之为君与臣……

        

就像是戴明,见到自己也从未真的表露出一种言听计从的他态度。

        

而这样一个可以把所有问题分析的清清楚楚的人,自然也可以把问题处理的明明白白。

        

所以,钟离韵当即便对戴明许下了一个诺言。

        

“待我即位,立刻取消神罗圣女制!”

        

那只有八岁的孩子,站在那屋檐之下,如是的说……

        

戴明还记得,那天他仿佛觉得在这个孩子面前,自己才是那个不懂事的存在……

        

戴明突然发现,这个孩子,可能在很早以前就暗中对圣火宗和日月宗做了很大力度的调查……甚至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早已经猜到了如今自己的选择。

        

自从知道了心臣死去的消息,戴明便没有一日睡的舒坦……脑海里那钟离魂青涩的脸,总是在那闭眼的瞬间便会猛然浮现……

        

那睡梦之中,钟离魂就那么笑着看自己,笑着告诉自己,她不怨自己,只怨那与生俱来的诅咒!害得她,永生不能去爱那个她爱之入骨,爱之如命的人……

        

戴明在睡梦中无数次惊醒,那心中对神罗的圣女制自然也是充满了怨恨的……

        

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戴明曾经认为这个世上在也不会有人懂得。可是,当钟离韵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待我即位,立刻取消神罗圣女制!”

        

那句话,仿佛是一阵响雷一样的在戴明耳边炸开,那是一种被人一句话直捅心窝的感觉,那是一种被人一眼便看穿了的感觉……

        

钟离韵所说,便是戴明的毕生心愿。不为了让后人免受那该死制度的迫害,戴明没那么高尚。也不是因为发现了那制度某种方面的漏洞,戴明没那个能力。如此去想,如此去希望,只不过是为了给那已经离开的故人,给她一个交代,让她可以真的笑着离开……

        

这样的诺言,无疑是给戴明最大的褒奖,所以戴明也就毫无疑问的真正成为了钟离韵的左膀右臂……

        

此刻被钟离韵叫了一声,戴明缓缓抬头。

        

笑了笑道:“倒也没什么,只是想着,这世上的山,可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是啊……”钟离韵再度转过了身,看向窗外,那窗外的雨似乎已经小了不少……

        

“上山容易……下山难……”钟离韵兀自重复着,却又笑了笑:“不过……倒也很少有人真的被那下山的路难住吧?总有办法,戴门主您说呢?”

        

钟离韵的聪明,是戴明所不能比拟的。虽然平日里,戴明总能轻而易举的抓住钟离韵所思考的重点,但是这思路想随时随刻都跟上这个孩子的头脑倒也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此刻听了钟离韵突然发问,戴明的脑子里却只有不解。

        

沉默片刻,问道:“还请殿下明示……”

        

“哈哈哈……”钟离韵笑了起来:“方法是要想的嘛……又何须明示呢?毕竟……有些方法到了紧急关头自然会灵光乍现……有些人……到了关键时刻……”

        

钟离韵说到这里,缓缓停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也自然会挺身而出……对吗?邪尊大人?”

        

邪尊大人。

        

听到这四个字,戴明整个身体都跟着颤了颤。他不知道这四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恐怖的含义。

        

不过……戴明知道。这四个字至少意味着一个叫做李一凡的魔头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