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丫鬟老太爷/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2021年4月29日08:17:40高H丫鬟老太爷/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已关闭评论 17

仙魔三国大玩家正文卷第272章阳球的小弟们鸡哥很懂事:“是,仙尊!我一定演好,绝不浮夸。”

        

不浮夸就更好。所谓假装主要还是让对方觉得已经得手,晚上也不会继续搞事。只是这么大的雷电阵仗,仅仅只是为了鬼上身一个鸡哥?不太可能吧?

        

大春似乎听到街道上传来的敲锣声,这是灾情?

高H丫鬟老太爷/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算了,多了也管不了了。

        

大春为了保证明天的决战状态也不想多费事:“休息!”

        

“好!”

        

鸡哥吐出一口长气,再度呼呼大睡。

        

大春还真惊了,都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他怎么还睡的着?因为有我这个仙尊在给他守夜么?

        

好吧,不得不说,这鸡哥也是有优点的啊。据永昌的玩家说,他开局建这鸡场的半年,从第一窝鸡仔孵出来开始,也基本是天天守夜的。想必很能体会被强者守护的幸福?

        

卧槽,我也想睡,谁给我守啊……总之,全力恢复吧。

        

……

        

洛阳,暴雨如盆,雷声轰鸣。

        

洛阳医馆的“住馆大堂”里烛光闪闪。

        

雨停的脑袋上包扎着缝好的耳朵,是多么希望这雨赶紧停。不得不说,这两天发生的事简直起伏跌宕,如梦似幻。

        

就在前天,雨停割了恶少一只耳朵,然后躲进牢房中获得了阳球的认可也正式获得了他的武将符。结果恶少的狗腿异常嚣张,还是把自己喊出去了。

        

就像牢中那位王甫讽刺的:为了一个球的符得罪了张常侍的势力?阳球罩的住么?

        

果然罩不住么?雨停虽然嘴上大喊着大不了赔对方一只耳朵,但心里多少心灰意冷,甚至极度恐惧不安。

        

出牢的时候,正见到那十几位狗腿的狞笑面容。

        

雨停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出狱司的门,没准就会被当街砍死。怎么可能只赔一只耳朵?

        

还不如自己来割?!这个念头对于现代人而言,显得相当疯狂难以接受。但貌似某岛的一些帮派经常就有这个桥段,自己割掉手指上门赔罪,互相都算是“体面”……

        

雨停一咬牙,直接扯起自己一只耳朵猛力一割……这种脑门血气狂涌的剧痛冰凉感觉简直恐惧的难以形容,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

        

但是割都割了,只能死扛到底气势到底!

        

“来啊,屁大的事就喊张常侍,你们废物啊?老子赔你们少爷一只耳朵就是!”

        

这一声大吼让满街的围观百姓一片叫好!

        

那狗腿当然不满意:“你的一只耳朵能和少爷的一只耳朵比?老子在卸你一条胳膊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雨停心下一凉,感觉自己的穿越人生似乎就这么到头了。

        

但也就在这时,人群中飞过来一个萝卜,直接在狗腿的脸上砸的稀碎,并当场砸晕!

        

这功力看的雨停心头剧震!

        

围观人群“暴动”了:“赔了一只耳朵还想怎滴?你们少爷的肉几文一斤,我们剁来试试……”

        

总之,雨停迷糊之际就被这些赶走狗腿的热心百姓送到了医馆缝耳朵,在这个仙魔世界,缝耳朵似乎也不算什么特么难的事情。

        

然后雨停才知道,这些热心人都是阳球的人!阳球的历史背景就是年少时,有官员辱其母,阳球就带了几十个游侠少年把那官员全家的都杀了,非但没有死罪,反而还因至孝名动一时!

        

自己获得阳球的武将符不仅仅是获得阳球的认可,还因为刚才的不算拉胯的气质表现也正式获得了这些人的认可,于是被他们接过来奉为二当家了!而从他们出手的情况看,这些各个都是高手啊!

        

雨停简直难以置信啊!更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高手对自己极度尊敬,根本不会因为自己“武功不行”而看低自己。

        

这就当二当家了?

        

为了确认这事,上午休息好了不少的雨停还专门带上酒肉去牢里看望一下阳球。当然,兄弟们前后左右若即若离的护着呢,大人物的保镖配置啊!说不出的爽。

        

结果一进牢才知道牢里出大事了,封易在晚上咬舌自尽了。

        

雨停虽然对封易不了解。但也知道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活的不耐烦的人,一定有大事发生?

        

总之,阳球对这二当家这事表示了肯定,鼓励好好干。也明说这几天洛阳会有大事发生。然后就只顾哈哈的喝酒吃肉。

        

让雨停难以置信的是,这次阳球居然分出半斤肉扔给隔壁的王甫父子!这?反常!!而且今天也没听到阳球和段熲的日常对骂了。

        

情况全变了!自己就是割两只耳朵而已,究竟触发了怎样一个剧情?

        

想不通,但是自己成为一个几十名游侠组织的二号人物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注定是自己质的飞跃了!这个时候不滚雪球更待何时?

        

对于用人,雨停的思路很清晰,先打听任何要出大事的地方情报。

        

这些游侠小弟果然不愧是长期混本地的混子,消息情报相当灵通:蔡府这两天事情特别多,特别是蔡文姬居然逃到了陈留!

        

这消息还真是惊到雨停了。一般而言,NPC不会轻易挪窝的,更不要说蔡文姬这种寻常玩家难得一见的大家闺秀。只可能是玩家触发任务!而自己身为“洛阳第二人”都没这个可能,那就只可能是河内司马杠了!

        

让一个玩家,还是一个外籍玩家带走蔡文姬这种级别的女将……这让雨停心里很不舒服。好吧,以前确实是没实力和这司马家争,但现在有了几十个高手游侠恐怕就未必了。

        

第二个消息是蔡府从白马寺请到一个和尚将星来给天威大将军做宣传……

        

蔡府,从封杀第一人的资金盘到现在,搞大事的全是蔡府!

        

那么这莫名其妙的暴雨,必定就意味着蔡府又要有大事发生?雨停当机立断,今晚派出全部人手在蔡府附近打伞蹲点……

        

然后大街上锣声响动,接二连三被雷击起火的坏消息纷纷传来!而且这雷火居然不会被暴雨熄灭,反而遇水化汽,越烧越旺!这是传说中的天火?

        

正茫然间,立刻有一名游侠回来汇报:“蔡府被雷打了!蔡邕的书房被烧,我等兄弟正上前隔离灭火!”

        

雨停心下一紧,坐不住了:“我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