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塞 一个一个来 一女两男前后夹击大肉

2021年4月29日07:35:45不可以~塞 一个一个来 一女两男前后夹击大肉已关闭评论 1,235

原本的一天五顿猛地缩减成三顿,碳水主食只有一顿,每餐主菜换成了垫不饱肚子的草,配上口感极差的糙米,白水蛋,和干巴巴的鸡胸肉之类的寡淡食物,陶然不觉得难受,可对这具身体却是折磨。

        

恶心,反胃,甚至看到沙拉就想吐。

        

提到吃饭就无比想念味道浓重的烤鱼烤肉火锅干锅。

不可以~塞 一个一个来 一女两男前后夹击大肉

        

但她还是凭着毅力扛过了这最关键难熬的第一周。

        

上秤。

        

85KG变成了82.5KG。

        

一周瘦了五斤,这个数字还算可以。

        

而最让她欣喜的,是经过一周的护理,她的面部问题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油光减半,痘痘不显,整个皮肤虽依旧偏黑,但看着已经清爽太多。假以时日,她有信心,让陈怡也拥有美貌,至少不会因为外貌而叫人取笑。

        

……

        

另一边,王树三人的律师找来,希望可以取得受害者谅解,用经济补偿来弥补对陈怡的伤害。 

这次,陈坚很尊重女儿意见,他表示一切都按女儿想法来。

        

对方律师:“毕竟,王树和谭超未满十四,即便提告,也根本不可能量刑。而刘华检举有功,也会从轻发落。陈怡同学你这么坚持没有意义。”

        

“不好意思,我还只是个孩子。这样的事,还是交给法律来办吧。”

        

“其实我们建议您好好想想,法院判的话,赔偿不会太高。您不如心平气和坐下来,大家谈一谈,赔偿方面,可以尽量按着您的意思。”

        

陶然就呵呵。

        

和解和坚持提告,可能结果是一样的。但意义却不同!

        

王树三人害怕人生留污点所以想和解,而她要的,则是坏人得到应有的审判。

        

陶然当然知道那三人即便进了少管所,也关不了几天,但哪怕就只为了社会警示,她也不能这个时候鸣金收兵。她借力社会,总得给些回报出去。

        

“很多坚持,不是为了钱。”她留下了这一句。

        

既是为了他人,也是为了曾被伤害,结束了生命的陈怡。这个公道,必须要讨回来。

        

陈坚对女儿刮目相看,接手了所有提告事宜。

        

她的这番坚持很快传了出去,有记者来给她做专访。

        

她则直言,官司结束后,拿到的所有赔偿款,她都将捐于社会,帮助那些遭遇暴力而自保无能的同龄人。陶然觉得,这一定是陈怡的心愿。

        

陈怡的慷慨表态在开庭前,又一次上了热搜。

        

世人对她夸赞,对她钦佩,对她支持的同时,也开始了反思这个社会应该怎样更大程度去保护少年儿童等弱势群体?

        

原本以为,事情很快就会平息的马秀珠母女没想到,事件的热度不但没有降,反而还升了。陈怡又一次成了名人。

        

社会的关切度越高,她们就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虽然这场官司没她们什么事,可世人看她们的眼光早就变了。

        

似乎全世界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导致马秀珠最近连门都不想出了。

        

周青青更难受。

        

被孤立的感受,太痛苦了。

        

她缠着马秀珠天天闹。

        

马秀珠没办法,只能想法子给她办转学。

        

本市的初中走了一圈,却到处碰钉子。

        

没有哪个学校愿意接收周青青。

        

这样的“名人”,招进来是找事吗?是惹媒体注意吗?那周青青现在人憎狗厌,还与小痞子还有牵连,来了后不但容易惹是非,家长们也一定不答应。

        

于是,纵然马秀珠找人四处走动,却依旧没有办法。

        

她们只能把视线放在了私立学校,马秀珠更是主动表态,她愿意出一笔赞助费。

        

可她还是遇到了难题。

        

陈坚不答应。他扣住了户口本,让马秀珠一筹莫展。

        

“为人父母,公平最重要。孩子们现在都是上的公办学校,不能厚此薄彼。小怡受了那么大委屈都没说要换学校,你们倒是有脸!青青要上私立学校,学费一年好几万,加上赞助费那是一大笔钱,而小怡则上的是义务教学的公办,你们是觉得咱家素材还不够,想给那些记者再提供些你压迫继女的证据?”

        

马秀珠再次与陈坚不欢而散。

        

而且陈坚说得有理,马秀珠思考一二后,也只能安慰女儿,暂时再忍一阵……

        

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陈怡案件的庭审已经开始。

        

而陈怡最近一次月考的成绩也出来了。

        

成绩稳步提升,让人欣喜。

        

先前的她班级倒数,现在的她在刻意隐藏了自己真正的英语实力后,总成绩已经上升到了中游水准。这更佐证了先前的各种压迫对她造成的影响,让众人更对王树那些误人子弟,差点害人性命的痞子深恶痛绝。

        

开庭那天,为了保护受害者,所以陶然并未出席。

        

但她全程语音参与了。

        

她再次感叹当日那干脆直接的一跳来得值。

        

如果没有那一条,王树他们最多就赔点钱。

        

但她跳了,性质就完全改变了。若没有那张气垫床,她的性命就没了,那他们便是板上钉钉的过失杀人,甚至蓄意杀人。所以,这三人到底没能躲过被送进少改所的命运。

        

此外,刘华的招认,同学的检举和陈怡身上如铅笔头伤口,记载几人行为的日记本这样的证据被提交,王树等人过去的恶行也被曝光,引发了另一度舆论哗然。

        

总之,案件审理很顺利。

        

最终,三人都被关去了少改所。

        

王树是主谋,判了六个月。但由于未满十四,减为三个月。

        

谭超和刘华各自由于未满十四和检举有功,从三个月减到一个月。

        

刑事处罚可以减,但经济补偿却不能少。

        

这一年多三人对陈怡造成的伤害被估算,又以十倍价计算了赔偿,最后判定:王树,谭超和刘华分别赔偿陈怡二十万,十万和十万。

        

对于这个判决,家境尚可的谭超和刘华倒是平静。但王树没法接受。

        

他家条件不好。

        

要不是他缺钱,他至于一直被周青青拿钱吊着对她言听计从吗?现在让他一人背锅,凭什么!于是,他当庭就表示不服,要提起上诉,再次攀咬是周青青指使他的所有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