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噗嗤噗嗤好撑/粉嫩的鮱鱼15P

2021年4月27日13:57:07两根噗嗤噗嗤好撑/粉嫩的鮱鱼15P已关闭评论 29

距离祥德酒楼仅有半条街距离的一座偏僻仓库里,被咸鱼拉回来的以萨迦坐在装满了子弹的塑料箱子上,指着铺在桌子上的地图详细的介绍着自己的计划,“按照那些帮派的惯例,他们的谈判一般都会放在科隆城区边缘的这座咖啡馆里。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会在凌晨的时候谈判,所以等下我和咸鱼兄弟会直接去那座咖啡馆附近等着。剩下的事情就要你们配合我了。”

        

“需要我们怎么做?”

        

石泉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句,同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座仓库里整齐码放的货架上。

两根噗嗤噗嗤好撑/粉嫩的鮱鱼15P

        

这里是祥德酒楼李老板的秘密仓库,秘密到以萨迦来这里,必须收掉所有的电子设备同时蒙着眼在城里逛好几圈的程度。不过对于俱乐部里的众人,李老板倒是给予了足够的信任,不但直接告诉了他们地址,甚至还给了他们一把不用还回去的备用钥匙。

        

按照祥德酒楼李老板的话说,这条街大部分和他关系不错的华人老板都有这座仓库的备用钥匙,他们只不过不知道具体地址而已。

        

能让李老板如此上心的这座仓库里,密密麻麻的货架上下摆满了各种武器和子弹。甚至连以萨迦之前用过的那支vss微声狙击步枪,都是从这里拿的。而同款的vss,这里有整整一个货架,甚至连子弹都有上百箱。

        

这里当然不止狙击步枪,不管美式的ar系列步枪,还是苏系的系列步枪,乃至各种冲锋枪、手枪、甚至机枪,完全就是按照一个货架一种枪,同时配套相应的补给弹药来摆放的。

        

更别提在他们的脚下,还铺着厚厚的一层防弹衣、防弹头盔乃至成箱的手雷甚至榴弹发射器之类的大家伙。

        

一个酒楼的老板私藏这么多的武器,究其原因其实和在菲猴国盖炮楼的霍老板一样。

        

用李老板的话说,他当年跟着霍衡,一起经历过印尼的那场排花事件,而这些武器,就是为了预防着哪一天巴拿马也发生同样的惨剧时,不至于连反击的武力都没有。甚至他都预测到了万一自己的人扛不住的时候,让附近街区的同胞们自己武装自己的情况。

        

这份心气儿和谋划,把包括大伊万和以萨迦的在内的大部分“外国人”都给唬的一愣一愣的,同时也让以石泉和咸鱼为首的华夏伙计们佩服万分。

        

这座仓库,在某种意义上和瑞士的社区武器库几乎毫无二致,它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只不过前者是由一个酒楼老板维持运转,而后者由一个所谓的中立国家来运转罢了。

        

见石泉等人的心思似乎都放在了周围货架上的摆着的武器上,以萨迦无奈的敲了敲不锈钢桌面,“你们要去旧城区,在敌对帮派驻扎的那座贫民窟周围等着,等我的信号之后,朝那座贫民窟随便开枪,制造要和他们火拼的假象。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你们打完必须马上就跑,往隐藏着情报站的那座贫民窟方向跑,他们之间距离只有不到五公里,换句话说,给你们脱身的距离也只有五公里。”

        

“行了,麻雀战术加祸水东引嘛。这都我们华夏老祖宗玩剩下的了。”何天雷探头扫了眼地图上的具体位置,“等把人引过去之后呢?”

        

“引过去之后,我们在这里集合。”

        

以萨迦在地图上着重画了个显眼的六角形,“这里有一栋非常显眼的白色三层楼,上面有个非常大的披萨图撒。在那里汇合之后,我们找机会进入贫民窟核心的情报站。”

        

“撤退路线呢?”大伊万稀罕摆弄着一支泛着枪油味的微声狙击步枪问道。

        

“分散逃跑怎么样?”

        

以萨迦刚说完,原本像是在逛超市一样的石泉突然停住脚步,“分散逃跑没问题,但是以萨迦,你最好别耍心思。”

        

以萨迦摊摊手,“我已经在被那脆和犹太同胞们追杀了,不会再愚蠢的交恶唯一的盟友了。”

        

“最好这样”

        

石泉重新开始逛起了货架,同时隔着货架说道,“如果没有其他安排,你和咸鱼现在就出发吧。”

        

“合作愉快”

        

以萨迦心态极好的朝石泉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随后闭上眼,任由咸鱼帮他戴上了一个镜片喷涂了厚实黑漆的老式防毒面具。

        

几乎就在以萨迦和咸鱼离开的同时,李老板也从仓库角落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李老板,这事儿您怎么看?”石泉客气的问道。

        

“这个小犹太的心眼可够脏的”

        

李老板笑意盈盈的评价了一句,随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经过他们这一闹倒也是好事儿,那两个帮派在当地都不是什么好鸟,所以到时候你们别担心后果,闹的动静大点儿也没关系。”

        

“有李老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石泉稍稍松了口气。

        

“你们拿着分一下”

        

李老板说话的同时,从兜里摸出一盒名片递给了石泉,“等你们从贫民窟往外逃的时候,只要看到有汉字的招牌,只要招牌上有名片上同样的图案,直接敲门就行,店老板会帮你们躲起来的。”

        

石泉接过一张名片看了看,这张大红色的名片其中一面上,用金色的线条勾勒出了一颗枝繁叶茂飘着花瓣的大树,而在另一面,则用苍劲的笔力写着“枝繁叶茂,落地生根”八个小字儿。

        

“枝繁叶茂,落地生根,这寓意不错。”石泉双手接过一整盒名片,转手递给艾琳娜示意她发给众人。

        

“咱们华人在海外不容易,能扎下根儿更不容易,再不相互帮衬着,就真要遭人欺负了。”

        

李老板颇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朝着石泉摆摆手,“仓库里的武器你们随便拿随便用,到时候记得还回来就行。”

        

“拿我们就不客气了”石泉感激的说道。

        

送走了李老板,众人把一盒名片各自分了一张,除了刚刚好给咸鱼剩下的,却是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而除了名片,所有人也不约而同的拿了一支微声狙击步枪,这玩意儿可比加了消音器的冲锋枪好用多了,尤其适合贫民窟那种环境。

        

临近离开之前,何天雷敲了敲仓库终于的不锈钢桌子,朝站在一起的涅涅茨汉子们说道,“阿瓦,等我们在情报站所在的贫民窟外围汇合之后,你带着你的族人在外面接应。”

        

还不等阿萨克说话,石泉也跟着补充道,“另外女士们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我们这是被歧视了?”艾琳娜笑眯眯的问道。

        

“当然不是”

        

石泉指了指头顶,“我们的无人机和穿越机大老远背过来总不能闲着,到时候我们能不能从贫民窟里跑出来可全指望你们了。”

        

“既然你这么说,我没有反驳的理由。”艾琳娜耸耸肩,同意了石泉的安排。

        

“记得把穿越机上的温压弹换成辣椒手雷。”石泉最后笑着提醒道,“我可不想龙和熊探险俱乐部变成世界知名孔布组织。”

        

咸鱼低头看了眼挂在胸口的温压手雷,失望的问道,“我们也是?”

        

“难道你觉得你的速度和穿越机一样快吗?”大伊万饱含深意的调侃换来的自然是咸鱼的中指。

        

“老板,要不然你带人负责接应的工作吧?”阿瓦总算等到了开口的机会,“我们去贫民窟里就行。”

        

“老板跟着我们才更安全”

        

阿萨克一边往胸前的防弹衣上固定装满亚音速穿甲弹的弹匣,一边朝自己的族人说道,“如果你们觉得太清闲了,就去旧城区开枪帮吸引敌人吧。”

        

“没问题!”阿瓦开心的拍着胸脯做出了保证。

        

“雷子,你带他们去。”石泉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我去吧。”原本一直在看热闹的海宁突然冒了出来。

        

“我们的大机械师也忍不住手痒了?”娜莎笑着调侃道。

        

“根妮雅说让我在老板面前表现一下。”海宁一如既往的直来直去,压根儿没有注意到身后捂着脸的根妮雅几乎已经咬碎了满嘴的牙。

        

“这可不是逞强的时候”艾琳娜提醒海宁的同时,还责怪的看了眼根妮雅。

        

“我可是个芬兰人”海宁这次倒是格外的自信,“你们的武器是枪,我的武器是车,所以放心吧,我肯定把他们都活着带回来。”

        

“能行吗?”石泉看向了娜莎,这些人里,对海宁最了解的除了根妮雅恐怕就是娜莎了,毕竟这位机械师以前可是安德烈的手下。

        

“应该没问题”

        

娜莎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竟然怜悯的看了眼阿瓦等人,这才说道,“你们小心一点儿,我们会在半路接应你们的。另外路上别太快,不然后面的敌人容易跟丢了。”

        

“我会注意的”海宁颇有些兴奋的做出了保证。

        

“既然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岗位,我们也出发吧。”石泉看了眼手机屏幕,“现在是凌晨两点四十,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小老板儿,我们就不跟着去添乱了。”

        

跟着过来的邓师傅赶在众人出发之前问道,“你们就说想吃啥,我给你们提前准备出来。”

        

“红烧肉和红烧排骨”大伊万第一个喊道。

        

“红烧任何东西都可以”阿萨克咧着大嘴,用跑调的汉语跟风说道,“但是量一定要大,另外请把米饭换成馒头。”

        

“你们呢?”

        

“小鸡炖蘑菇”艾琳娜想都不想的喊出俩人最喜欢吃的,随后揽着石泉走出了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