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被两人吸乳小说

2021年4月27日09:39:45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被两人吸乳小说已关闭评论 4

       

马车驶过一处庄园,这里正有人搭锅施粥,人群挤得接踵擦肩。

        

因为彼此推搡,惊叫、喧哗声不断。

        

“排好队,排好队!”

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被两人吸乳小说

        

“都有,都别挤,按顺序一个个来。”

        

有劲装光头大汉主持着秩序,并不时双手合十,口中诵念佛号。

        

“三劫临凡,弥勒渡世!”

        

“三劫临凡,弥勒渡世!”

        

“我佛慈悲!”

        

施粥之际,流民也随之口诵佛号,然后就会有大碗热粥递来。

        

莫求放下车帘,目露思索:

        

“三佛教吗?” 

        

“公子。”许钺压低声音,道:

        

“我感觉这三佛教有些古怪,有收拢民心之嫌,不知道陆府会不会管?”

        

最近几个月,东安府多有流民,其中自也滋生出各种古怪教派。

        

这三佛教,就是其中之一。

        

类似的教派不少,大都是江湖势力假借仙佛之力,用来招揽手下,借机寻找有潜力的年轻人。

        

而这三佛教,却不知背靠哪方势力,竟然敢在内城大张旗鼓传教,也不怕被陆府盯上,不知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有恃无恐。

        

不过……

        

这与自己有何关系?

        

对于这些流民来说,更是能填饱肚子不至于饿死,就心满意足,哪还顾得上其他。

        

“算了。”莫求摇头:

        

“走吧!”

        

“是。”

        

车辙转动,行向内城繁华之地。

        

雀楼。

        

马车在酒楼门前停下,莫求弯腰下车,正见两个酒楼伙计在驱赶流民。

        

“滚开!”

        

“快点滚开!”

        

“真是晦气,这种人也能进内城,不知道身上有没有染上病瘟。”

        

莫求驻足,视线落在几个流民身上,眉头下意识皱起。

        

其中一人蓬头垢面、面无血色,这也就罢了,他皮肤上还有不少脓疱。

        

陵县出现的瘟疫,已经扩展到这边了?

        

当下心中轻叹一声,让许钺在后面停好马车,先行迈步上了雀楼。

        

顶楼。

        

符鳌早已恭候多时,听到脚步声,连忙迎了过来,一脸焦急:

        

“莫兄,你总算是来了!”

        

“好像时间还早。”莫求看了看天色:

        

“符兄很着急?”

        

“那当然。”符鳌一脸凝重:

        

“鱼俱罗先是挑战了潜龙雏凤榜第十七的红叶公子、第十三的飞叉太保,今日又要在这里接连挑战第七位的秋水仙子还有我。”

        

“我又岂能不急?”

        

“鱼俱罗。”莫求眼露沉思:

        

“可是那位来自豫州的青年才俊?”

        

“不错。”符鳌点头:

        

“此人岁不过二十出头,已是一流高手,自半年前来到东安府,就开始不停挑战潜龙雏凤榜上的人物。”

        

“现在,终于轮到我了,我可不想在最后一年,被人灰溜溜赶下去。”

        

符鳌绰号涉海金鳌,年岁与莫求相当,目前排在潜龙雏凤第三名。

        

下一年,就算修为又有增长,也会因为年龄的原因,自行下榜。

        

在他前面的,是来自摘星楼的无影神刀丰朝恩,和六合刀董小婉。

        

董小婉,已经连续两年,名列此榜第一!

        

至于原本的飞剑客彭玉南等人,则不是入了陆府,就是年龄超过,尽皆下榜。

        

“别担心。”莫求放缓声音:

        

“郭姑娘剑法出众,实力不凡,虽然排在第七,实力却可入前五。”

        

“鱼俱罗想胜她,没那么容易。”

        

“正是如此,我才担心。”符鳌叹气:

        

“如果连秋水仙子也不是鱼俱罗的对手,我怕自己也难以取胜。”

        

“胜败乃兵家常事,符兄不必执着。”莫求拉过椅凳,自行坐下。

        

“这次不一样。”符鳌摇头:

        

“潜龙雏凤榜是东安府排出的名号,岂能让外人占据此榜前三?”

        

“况且,不说董小婉,我与丰朝恩的实力相差不大,若是我输了,鱼俱罗怕是能连登第二,再过两年怕是第一也会被他夺走。”

        

东安府的潜龙雏凤榜,第一名却不是东安府的人,说出去确实不好听。

        

“嗯。”莫求了然: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简单。”符鳌双眼一亮,轻拍手掌,朝着窗外一指,道:

        

“等下鱼俱罗和郭姑娘会在分江台上比武,莫兄看看,为我指点迷津。”

        

“高手相争,胜负只在一线,有时候天气、心情乃至穿着打扮都会影响胜负。”莫求侧首看去,面色淡然:

        

“我就算看出些什么,想胜,符兄你自己才是关键。”

        

“我明白。”符鳌松了口气:

        

“不过有莫兄法眼,看出对手的破绽,符某心中也能多些底气。”

        

“可惜!”

        

他轻叹一声,道:

        

“莫兄你不愿意显露实力,若不然这榜单之上,第一名非你莫属。”

        

“说笑了。”莫求摇头:

        

“潜龙雏凤榜看中的是修为,进阶先天的潜力,我剑法虽然不错,但修为却不足。”

        

相较于其他人,二十出头乃至十八九就成就一流,他确实太慢。

        

“也是。”符鳌应是,面色突然一肃:

        

“开始了。”

        

两人凝神,隔着窗扇朝外看去。

        

分江台沿江水而立,本事舟船的停靠点,早些年荒废后就成了不少人约定武斗的地方。

        

今日。

        

横行刀鱼俱罗在此挑战秋水仙子、涉海金鳌两大高手,早已引来不少的围观者。

        

“唰!”

        

彩缎飘飞,倩影当空转折,秋水仙子郭芸已是轻飘飘落上擂台。

        

她背负长剑,俏面发寒,看向台下一人:

        

“鱼俱罗,上来吧!”

        

她不得不怒。

        

对方今日一口气挑战两人,她排在前面,显然在鱼俱罗眼中,自己只是为了挑战后一人而举行的热身,甚至没有想过会输。

        

等下,要你好看!

        

台下围观众人,更是纷纷叫好。

        

虽然秋水仙子也非本地人,但她嫁给了飞剑客彭玉南,不算外人。

        

相反,鱼俱罗不仅是外地人,还如此嚣张,自是引起众怒,奈何实力够强,目前无人能治,只盼今日能有人给他点颜色瞧瞧。

        

“呵……”

        

台下,一位身材精壮的男子咧嘴轻笑,不疾不徐一步步踏上擂台。

        

男子身着短坎,腰悬长刀,赤肘、赤脚,短发根根如刺,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野性意味。

        

上了擂台,鱼俱罗抱拳拱手:

        

“郭仙子,请了!”

        

“请!”

        

郭芸俏面一肃,长剑铮然出鞘,落入掌中,剑意一起,心中杂念尽消。

        

只有一股凌厉剑意,蠢蠢欲动。

        

“唔……”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变化,鱼俱罗双眼一缩,面上也露出凝重。

        

能在潜龙雏凤榜名列前茅,此女不容小觑!

        

不过他也不惧,被对方剑意一激,不见退缩,反而战意昂扬。

        

“仙子,请出手!”

        

“好!”

        

一声娇喝,长剑掠空而来。

        

剑光犹如秋水,波光粼粼,折射万千幻影,让人难辨其中真容,更别提如何抵挡,唯有束手就擒。

        

“这把秋水剑,据闻是飞剑客自陆府换来,可吹毛断发,锋利无比。”符鳌双眼微眯,道:

        

“而且,与秋水仙子的剑法相得益彰,一人一剑,巾帼不让须眉。”

        

“嗯。”莫求点头:

        

“郭氏兄妹的二十四节气剑法极其玄妙,如四季轮转,可谓别出蹊径。”

        

“一招一式串联无碍,毫无破绽。”

        

当然,所谓的没有破绽,也只是理论上,实际上剑法没有破绽,人却有。

        

实力不足,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

        

在莫求眼里,速度太慢、力道太弱、变化迟缓,这些通通都是破绽。

        

自古以来,没有无敌的功法,只有无敌的人。

        

说话间,擂台上的两人已经正式交手。

        

横行刀!

        

刀意纵横,肆无忌惮,去势之凶狠酷烈,更有一种极致的癫狂。

        

只是一瞬间,刀光就充塞四方,挤压的场中剑影化作无数碎片,让人一眼看去,就感觉双眼刺痛。

        

对此,莫求的评价却极其平淡。

        

“刀法不错。”

        

符鳌挑了挑眉,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毕竟对方有实力这么说。

        

他自己,则是一脸凝重。

        

脑海中更是把自己代入郭芸所在,尝试去破解、对抗横行刀。

        

“铮!”

        

剑身铮鸣。

        

剑影碎片竟是破而不灭,无数道凌厉剑气或真或假旋转而出。

        

剑影纷飞,犹如秋雨飘落。

        

下方,刀光纵横,肆意无畏,化作重重刀影,反向朝剑影急掠。

        

一时间,擂台上刀剑碰撞声不绝,火星四溅,劲气纵横,但见刀光剑影,再难发现其中人影踪迹。

        

唯有少数人,眼力惊人,还能勉强看清局势。

        

“秋水剑看似柔软,实则坚韧,能于不可能处生出变化,已得剑意变换之妙。”莫求面露沉思,道:

        

“横行刀招式凌厉,却缺乏精妙,论及变换,实则不如二十四节气剑法。”

        

“不过这门刀法立意极高,中意不重招,在鱼俱罗手中可尽展威能。”

        

“那……”符鳌开口:

        

“以莫兄看,此战谁胜谁负?”

        

“不好说。”莫求摇头:

        

“他们两人的修为相差无几,都是一等一的内功,就连招式也……”

        

“不对!”

        

莫求双眼一眯,突然开口:

        

“鱼俱罗还身怀一门顶尖硬功,奇怪,我竟然从没见过,郭姑娘要输了。”

        

“啊!”符鳌面色一变:

        

“这么快?”

        

“放心。”莫求开口:

        

“没那么快,就算鱼俱罗实力够强,要想击溃对手,也需一段时间。”

        

“除非,他不掩饰自己的硬功,不过看样子这是他的底牌,不会轻而易举显露出来。”

        

说话间,不禁目露沉思。

        

鱼俱罗的硬功很强,能硬接剑气而不伤,堪比第六重黑煞真身,以他的年纪来说堪称可怖。

        

“莫兄。”符鳌眼露忐忑:

        

“以你看,我有多大胜算?”

        

“符兄对自己也太不自信了。”莫求有些无语:

        

“你的玄丝真劲乃是东安府一绝,真气之精纯,同阶之中几无敌手,只要一开始全力以赴压制横行刀,别让他发挥出招式精妙,最少也有七成的几率能胜。”

        

至于硬功,玄丝真劲同样能锤炼肉身,虽然不及鱼俱罗,却也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