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系列小说_老公出差回来要了三次

2021年4月27日06:55:23校花系列小说_老公出差回来要了三次已关闭评论 10

源自破阵引的光华褪去, 水镜上的团团雾气便也随之消散。秘境里的景象再度铺开,显露出两个女孩的影子。

        

本应蜷缩在树下的邪祟,时至此刻已然不见踪影。

        

“不过区区灵祟, 于清知而言定是小菜一碟。”

校花系列小说_老公出差回来要了三次

        

一位世家长老笑道:“傅道友毋须多虑。”

        

傅霄静静立于镜前,却是没有出声。

        

身为一个父亲, 他能察觉到女儿的不对劲。

        

清知那孩子自小听话懂事, 在刀法的修炼上,更是家中子女里最为勤奋刻苦的那一个。要说除魔, 她向来不会多加犹豫,往往手起刀落,迅捷如影。

        

……他曾隐约听说过,清知能与某些邪祟彼此感应的事情。

        

对于刀客来说, 那样的感知只会在对决里添乱。降妖伏魔乃是天经地义, 他们的道路唯有拔刀屠戮这样一条, 一旦生出不应有的同情, 只会让自己落入被动地位。

        

努力把所有不应当出现的情绪压在心底, 是那孩子必须做到的事情。

        

只有这样,她才能成为一名足够合格、也足够优秀的刀修。 

        

思绪在此刻停下, 男人默然抬眸,定定看向水镜之中。

        

江星燃与姬幸跑得飞快,这会儿不知冲去了哪里。

        

四周阴森的气息经久不散, 秦萝虽然拿着灯,心中还是难免感到害怕, 步子悄咪咪挪了挪,离傅清知更近一些。

        

神色冷峻的少女觉察到这个小小的动作, 无言抿了抿唇。

        

她在沧州长大,与苍梧仙宗隔了十万八千里, 对于秦萝并不熟悉,只在宴席中远远见过几次。

        

听说这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脾气算不得好。那时傅清知晃眼望去,大多数孩子身边都陪伴着三三两两的伙伴,唯有秦萝孑然一身,满脸不耐烦地吃着点心。

        

她似乎还和江家的江星燃吵过一架,一张嘴叭叭不停,把后者怼得哑口无言眼眶通红,最后甚至险些动手打起来。

        

真奇怪。

        

修真界关于秦萝的风言风语多不胜数,傅清知听在耳朵里,自然对她生不出什么好印象。可是――

        

视线匆匆掠过女孩精致的侧脸,傅清知意外地有些怔忪。

        

可是……秦萝与她想象中的模样完全不同。

        

没有嚣张跋扈,也没有目中无人,她和世界上所有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有种澄澈又直白的温柔。

        

秦萝甚至能捕捉到她那番小小的停顿,因为顾及她的感受,特意捏碎一团破阵引。

        

完全不会让人心生厌恶。

        

当身边那团浅粉色的影子靠近时,傅清知居然生出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想要伸出手去,如同对待真正的妹妹那样,把秦萝牢牢护住。

        

她眼皮跳了跳,没说话,往秦萝身侧微微一贴。

        

山里修为不高的邪祟全是炮灰,被江星燃与姬幸尽数消灭。

        

待得穿过苍黝茂密的丛林、一条早已干涸的小溪、布满蛛网的小径,等杂草越来越密集,秦萝终于望见了一座庙宇的影子。

        

说来奇怪,如今正值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

        

山下的蝈蝈蛐蛐叫个不停,吵得人耳朵发麻;山顶分明是草木最密的地方,此时却安静过了头,只能听见晚风拂过树叶的声音,OO@@。

        

背靠着神庙外铺天盖地的邪气,这种死寂的氛围更吓人了。

        

秦萝暗暗打了个哆嗦,把四面八方环视一圈,终于在不远处的草堆里发现两道熟悉的影子。

        

她刚要开口,却见江星燃神色严肃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同样蹲在草丛里的姬幸眉梢微挑,朝她勾了勾指头。

        

这是在叫她和傅师姐过去。

        

神庙周围的气氛实在诡异,秦萝努力按耐住心口的瑟瑟发抖,尽量不发出声音,蹑手蹑脚向二人靠近。

        

“怎么样,我的效率还不错吧?一路上是不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没有?”

        

江星燃乐呵呵:“如今山里的小怪物们见了我就跑,全都受了惊,一刻不敢多加逗留,这叫什么――大惊小怪!”

        

“‘大惊小怪’是这样用的吗?江师弟可曾上过学?读过多少书?”

        

姬幸冷笑:“你倒是逞威风,将山里的灵祟妖邪全部吓走了。它们逃出魔掌,几日后再出来为非作歹,那要怎么办?”

        

傅清知:……

        

其实这个“逃出魔掌”……听起来似乎也怪怪的。

        

“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关你什么事儿?”

        

江星燃梗着脖子:“这叫活学活用!”

        

“那我也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关你什么事儿?”

        

姬幸懒洋洋往树上一靠,瞳孔被月光映出晦暗不明的亮色,嗓音带了漫不经心的笑:“这叫诚实做人。”

        

他的言论简直无赖,江星燃瞪大眼睛:“你你你不要学我说话!”

        

姬幸笑意加深,眼里的讽刺更浓:“就就就你能说那些话啊?而且你不是说了么,活学活用。”

        

眼看两个熊孩子又要吵起来,傅清知赶忙出声,掐断堪堪燃起来的火:“神庙里情况如何?”

        

于是剑拔弩张的氛围立即停下。

        

“神庙里的邪气,比山脚山腰加起来还浓。”

        

江星燃压低声音:“试炼绝不可能让我们轻轻松松拿到镇邪剑――方才我和姬幸勘察一番,发现有好几只邪物待在那神庙里,保守估计,每个的修为都在练气巅峰。”

        

好几个练气巅峰的大怪物。

        

秦萝小圆脸倏地一皱。

        

修真界的等阶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江星燃的修为差不多在这个水平,姬幸与傅清知年纪稍大,应该到了筑基初期。

        

只有她还在练气高阶,一旦对上那里面的怪物,恐怕很是吃力。

        

就像让一个一年级小学生,硬生生去和五六年级的学长学姐们狂刷奥数题,想想便让人无比头大。

        

“闯过这一关,就能顺利取得镇邪剑,将阴蚀妖彻底封印了。”

        

齐薇笑道:“省去冗长的探索搜证环节,他们的速度应当比预想中快了不少吧?”

        

“千万别把这儿想得太简单。”

        

不远处的天音阁大长老扬声笑笑:“神庙里的邪祟个个实力强劲,即便他们四人群起而攻之,恐怕也会落于下风――齐薇长老应当知道,新月试炼的难度何其之高。”

        

之前他们深入山中,一路上全是不值一提的小喽。究其根本,是为了让参赛弟子们降低戒心,产生轻敌的念头。

        

按照幻境制定者的习惯,神庙里必有一场恶战。

        

此时此刻的秦萝:对不起,轻敌不起。

        

身为一名练气阶段的小菜鸡,即便山里设下了令人降低防备的障眼法,凭借菜鸡的自觉,小朋友还是不由自主绷直了脊背。

        

说老实话,就算是面对那些“让弟子们降低戒心”的小炮灰,凭她一己之力要想杀出重围,或许都够呛。

        

“待在神庙?”

        

秦萝认真思考,皱了皱眉:“为什么这些修为高强的邪魔要一起聚在这里?”

        

又不是群英荟萃萝卜开会。

        

“它们都想拿到镇邪剑。”

        

姬幸冷冷一笑:“镇邪剑既然是剧情里的重要神器,想必蕴含了极其浓郁的灵力。对于我们,它能重塑阵法、将阴蚀妖彻底封印;对于这些邪祟,它则是一块抢手的香饽饽,一旦将其炼化入体,想必修为大增不成问题。”

        

秦萝一愣:“可它们为什么还没有把它拿走?”

        

“因为镇邪剑自身的力量吧。”

        

江星燃几乎是接着她的余音开口,完全不留给姬幸任何插话的机会:“镇邪剑镇邪剑,既然叫了这个名字,就一定身怀正气,让邪魔歪道不敢接近。那群家伙之所以盘踞在这里,应该是为了琢磨出一个能把它带走的法子。”

        

他说着顿了顿,神色严肃许多:“据我们之前的观察,神庙里应该有五个邪魔,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两个出来巡逻。”

        

“倘若直接对上它们五个,我们的实力必然不敌。”

        

姬幸点头:“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人先引开巡逻的两个,其余人趁机进入神庙,把镇邪剑拿到手――我身法最好,引走两个邪魔应该不成问题。”

        

他们修为不算太高,不能悄无声息将邪魔抹杀,一旦动手,定会惊扰神庙里留下的三个。

        

为避免打草惊蛇,将其引开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江星燃平日里与他吵来吵去,这会儿到了紧要关头,竟毫不犹豫一口应下,没有丁点儿对着干的意思:“姬幸带走两个,要凭我们三人对付庙里剩下的邪魔,其实也并不简单。”

        

他和秦萝都在练气,庙里的大怪物个个是筑基。傅清知固然很强,却也没办法顶着两个拖油瓶。

        

“我也可以勉强支开两个。”

        

傅清知凝神:“待会儿庙里只剩下三个魔物,倘若我执刀而入,定能吸引它们的注意――届时我逃往庙宇之外,它们虽会追击,但为了守住镇邪剑,应该会留下其中之一。”

        

秦萝眼前一亮,小小声鼓掌:“这样的话,我和江星燃就可以一起对付它了!”

        

江星燃弹她脑门:“是‘江哥哥’!”

        

他说罢皱了皱眉,腮帮子飞快一鼓:“你们以一人之力对抗两个邪物,定然很是危险。切记万事保重,事成之后立即离开,不要恋战。傅师姐,还有――”

        

江星燃嗓音干巴巴:“姬幸。”

        

姬幸双手环抱在胸口,懒懒勾了勾唇,学着他方才的语气:“是‘姬幸师兄’。”

        

小朋友们一拍即合,很快通过了这个计划。

        

正如江星燃所说,神庙门前幽影摇曳,不过一会儿,缓缓显出两道高大的黑影。

        

和山脚山腰的小喽相比,这两道影子壮硕如小山,骇人非常。甫一出现,便有铺天盖地的威压倏然溢开,冷森森的寒气一直沁入心里头,让秦萝打了个哆嗦。

        

姬幸默念口诀,身形隐于夜色之中。

        

两个大块头不愧为筑基期的邪魔,很快就察觉出黑暗里的风吹草动。然而这股异样的气息似有若无,全然摸不着方向,二者对视一眼,顺着气息步步往前,逐渐深入林中。

        

“……它们走了?”

        

江星燃也是头一回遇见这种九死一生的事儿,紧张成一只一动不动的小鹌鹑,半晌之后,听见身边杂草的微弱响声。

        

傅清知与他们二人交换一瞬目光,安静点了点头。

        

她不像姬幸那般擅长隐匿行踪,神庙里的邪魔生而为恶,也无法同她发生感应。要想吸引注意力,傅清知只能拿着长刀咬牙去拼。

        

少女屏住呼吸,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起身之际,手背似乎被人轻轻捏了捏――

        

秦萝怯怯抬了眼睛,双目清明,满含着澄澈干净的关切与信任。

        

因为这道目光,她的心跳一点点趋于平静。

        

姬幸的身法极快,傅清知的刀同样令人目不暇接。

        

少女纤细的背影踏入神庙,不过瞬息,便有迅捷白光纷纷如雨下。紧随其后,是两个形貌古怪、径直冲出庙宇的巨大黑影。

        

……她成功了。

        

秦萝暗暗握了握拳,正对上江星燃的视线。

        

在巨大的夜幕里,两个小豆丁的身影显得渺小又单薄,几乎引不起旁人的丝毫注意。秘境之外,越来越多的长老闻风而来,饶有兴趣观望着水镜里的一举一动。

        

神庙不大,因为荒废多年,四处尽是灰蒙蒙的蜘蛛网。秦萝被灰尘呛了一下,小心翼翼抬起脑袋。

        

正中央摆着的神像从胸膛处被剖开,露出黑漆漆的洞口,以及洞口之中发着白光的长剑。

        

神像前的贡品台空空如也,除了月光,剑芒是庙宇里唯一的光源,于黑暗中勾勒出剑身流畅的轮廓,自有一派不可亵玩的凛然之威,皎皎如玉。

        

神像之前,则是一个牛首人身、身形魁梧的怪物。

        

“这群孩子倒是有勇有谋。”

        

宋道长任由长须随风飘动,心里觉得有趣,哈哈道:“庙里的几个怪物顶多筑基初阶,只要江星燃与秦萝联手,对付它定不在话下。”

        

这次的试炼着实有趣,就这样匆匆落幕,他居然还有些舍不得。

        

毕竟除了秦萝几个,其他弟子无一不是在一板一眼地打怪升级、探秘寻宝,叫他提不起太多兴趣。

        

秘境之中,江星燃已经祭出了法器:“区区筑基也胆敢耀武扬威,今日就让你这邪魔看看,什么叫天降正义!”

        

“看来这一回,新月试炼的通关时间要破纪录。”

        

另一名长老抚掌笑道:“以他们的实力,不过半个时辰,便能结束――”

        

他话没说完,满脸的笑意忽然停在嘴边。

        

水镜昏暗的画面里,江星燃同样动作一愣。

        

“等、等等――”

        

宋道长倒吸一口冷气:“筑基中阶?!”

        

牛首人身的怪物发出厉声怒号,凶残戾气瞬间四散,震得窗棂呼呼作响。

        

属于筑基中阶的威压沉重如山,江星燃哪曾料想过此等修为,于半空被狠狠一拍,径直摔出窗外。

        

“庙里怎么会有筑基中阶的邪魔?那群老――前辈怎么想的?这种强度的怪物,起码需要姬幸和傅清知的联手围攻!”

        

眼看江星燃穿过窗户,狠狠摔出神庙之外,宋道长浑身一抖:“这这这、他们两个才七八岁的年纪吧?这不是送死吗?”

        

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剧情从这一刻起,似乎变得不大对劲了。

        

――虽然从头到尾,这群孩子的所作所为都算不上正常。

        

江星燃被毫不费力拍出窗外,宋道长正暗道不好,晃眼一瞧,居然又见到傅清知的影子。

        

他的预感更加糟糕了。

        

果不其然,正与两个庞然大物缠斗的傅清知闻声仰头。

        

她不清楚庙宇里发生的变故,见到江师弟的身影,下意识以为他与秦萝夺得镇邪剑,成功逃离了神庙。

        

空茫夜色里,少女惊喜的嗓音清晰得过分:“你们拿到镇邪剑了吗?”

        

宋道长:……

        

宋道长绝望扶住身旁的树干。

        

话音落下,缠斗中的两只邪魔纷纷停下动作,似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一并转身扭头,望向神庙所在的角落。

        

“不、不是!”

        

江星燃疼得没法动弹,汪汪大哭:“出事了!”

        

傅清知神色骤紧,刀法愈凶,试图将身前的邪魔继续留下。

        

然而邪魔不傻,怎会猜不出她的意图,其中一只奋力将少女缠住,另一个人身马面的怪物迅速转身,向神庙狂奔。

        

完了完了,局面全乱了。

        

宋道长一个头两个大,匆匆移开视线,把目光落在秦萝身上。

        

江星燃被一掌拍开,她一人留在破庙里,早已是面色惨白,这会儿跑也不是打也不是,只能发着抖仰起脑袋:“我、我朋友很快就到,你……你不要做过分的事情!”

        

毫无威慑力的狠话,搭配着小女孩粉嘟嘟的圆脸。

        

一想到这团薄粉很快会被一掌拍飞,宋道长神识里的小人疯狂抹眼泪。

        

崽,跑,快跑啊!很快就到的不是你朋友,而是一个身长八尺的大马头!

        

庙里的邪魔发出轻蔑冷笑,杀气再度四涌,庙宇如山崩。

        

无处不在的邪气化作锋利小刀,一下又一下割在皮肤,秦萝咬牙忍住疼痛,手指拂过问春风,用音律勉强抵御大半攻击。

        

神像之中,镇邪剑因为方才的震动应声落地。

        

……他们必须拿到这把剑。

        

秦萝轻颤着深吸一口气。

        

如果这次无功而返,这几个邪魔一定会严加防守,到时候以他们几个的实力,再想夺得镇邪剑,无异于天方夜谭。

        

一旦变成那样,小师姐的药就没办法得到了。

        

镇邪剑就在那里,只要一点点……只要勇敢一点点,她就能拿到手上。

        

“秦萝怎么还留在庙里?”

        

墨门长老蹙眉:“以她的实力,如何能应对筑基中阶的魔物?”

        

江逢月眸光微凝。

        

水镜里的女孩仓促避开又一道光刃,身形倏然一动。

        

然而却不是如所有人料想中那样,毫不犹豫向庙外奔逃――

        

秦萝动作很快,小小的身影几乎被夜色吞没。她显然也十分紧张,手臂与小腿不停发颤,旋即在下一瞬,径直扑向地上的镇邪剑。

        

秦止默然不语,轻轻搭上江逢月手背。

        

女孩飞速将长剑抱在怀中顺势一滚,在漫天飞舞的灰尘里,跌入祭品台下。

        

与此同时,凛然杀气汹汹而来,人身马面的魔物闯入庙中。

        

秦萝此番凶多吉少。

        

宋道长不自觉屏住呼吸,不忍心继续往下看。

        

“奇怪。”

        

墨门长老迟疑出声:“你们觉不觉得,这牛头和马面……好像在互瞪?”

        

互、互瞪?

        

涣散的神识瞬间聚拢,宋道长愣愣看去,眼皮重重跳了跳。

        

祭品台上铺着红布,一直垂落到地面上,秦萝被红布整个遮住,偌大神庙里,仿佛只剩下两个凶神恶煞的怪物。

        

迟迟而来的马面沉默无言,看一眼空空如也的神像。

        

“傅清知当着它的面说过,‘你们拿到镇邪剑了吗’。”

        

宋道长膛目结舌:“如今秦萝藏在台下,庙里只剩那牛头,镇邪剑又不见了……”

        

不会吧。

        

它不会以为牛头是傅清知口里的同伙吧?

        

马面横眉冷目,从腰间抽出长刀:“把它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牛头满身戾气,毫不掩饰眸中杀意。

        

――这贼子,果然觊觎那把剑!

        

墨门长老努力捋清如今的局势:“秦萝的上一句话……好像是‘我朋友很快就来了’?”

        

马面与另一个邪魔一并前去追击傅清知,如今后者杳无音信,很可能已经身首异处,它却完好无损回到这里,还是在秦萝的那句话之后。

        

不会吧。

        

牛头不会以为马面是秦萝口中的朋友吧?

        

“凭你也想杀我?”

        

牛头哈哈大笑:“以为就你有同伴?我身后可不是没有人!等它们待会儿赶来,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马面怒吼扬刀。

        

――这贼子,果然和那群小鬼是一伙的!

        

宋道长神情恍惚,呆若木鸡。

        

――根本没有在讨论同一件事情!你们清醒一点啊大哥!这是真实存在的剧情吗救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用来给予小弟子们社会毒打的凶恶邪魔,它们自己偏偏就是打起来了。

        

一时间扬尘乱飞,两道影子从庙里打到庙外,从地上打到半空,丝毫没有察觉祭台下的红布微动,探出一个小小的毛茸茸脑袋。

        

萝卜丁抱着比她还要长上一些的剑,迈着小短腿一步步走开。

        

另一边的傅清知已经解决了其中一只邪魔,把江星燃搀扶起身。

        

至于姬幸――

        

苍黝夜色里,隐有暗影浮动。

        

姬幸修习邪法,对于身法的造诣可谓炉火纯青。

        

倘若面对面遇上这两个大块头,定会被鼻青脸肿地狠狠打出秘境,然而当他祭出家传的浮影步,局面就截然不同了。

        

少年对自己的实力一清二楚,并未吃力不讨好地出手攻击,仅凭身法,便已让两只邪魔晕头转向,找不清东南西北。

        

至少在宋道长看来,它们稀里糊涂劈出了无数刀,刀刀落在虚无缥缈的残影上,一下也没击中姬幸。

        

等少年得了信号离去,只剩下两个茫然的大块头四目相对。

        

“兄弟,”其中一个呆呆开口,“你砍中他几刀?”

        

大块头二号不知为何受了重伤,奄奄一息躺在树下:“零刀。”

        

一段短暂的沉默。

        

大块头一号:“……那你砍中我几刀?”

        

一段稍微漫长一些的沉默。

        

“对不起,兄弟。”

        

大块头二号奄奄一息抬头,奄奄一息抬起右手,比了个奄奄一息的手势:“八刀。”

        

“没关系,兄弟。”

        

对方憨憨一笑:“我砍了你五十八刀。”

        

“哈哈。”

        

大块头二号含笑而逝:“○你○(此处有害儿童身心健康,故和谐)。”

        

宋道长:……

        

苍天啊。

        

救,救,邪,魔。

        

“那个,”一位长老目瞪口呆,颤巍巍举起右手,“我是新来的。你们这边的试炼,全都这么狂野吗?”

        

墨门长老迟疑应声:“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更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