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俱乐部/上课时被手指进出H

2021年4月27日06:19:34男宠俱乐部/上课时被手指进出H已关闭评论 89

捍卫天骑第三百八十六章无心插柳“科…科长,你想做什么?”

        

王丽琴心里慌的一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虽然对刘伟很有好感,但是就此公之于众,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有危险,不要回头!”

男宠俱乐部/上课时被手指进出H

        

刘伟的脸色惶急,声音到最后几乎声嘶力竭,他对女生奇葩的想法不可理解,

        

生死关头,谁还在乎占不占便宜啊?

        

王丽琴被刘伟拖着向前跑,抑制不住好奇心回头一看,

        

眼前的一幕吓得她血脉凝固,

        

荒芜的街道上,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太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颤颤巍巍,那张脸极长,皮肤抽抽巴巴仿佛树皮一般,一双眼睛瞪的特圆,没有黑眼球,整个眼珠子完全就是黄褐色的,看着王丽琴裂开嘴笑了。

        

嘴角沿着脸上的裂缝一直开到耳根子下面,露出漆黑的牙花子,还有满口细碎的破牙,就那么嘎嘎的笑着。

        

三四只红色的伥鬼伏在大卫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嚼着,血肉模糊,锋利的牙齿和骨头摩擦,发出“咔咔”声。

        

“啊…”

        

王丽琴吓得大叫一声,刺耳的声音在狭窄的街道回荡,两条腿好像灌了铅,迈不动腿。

        

仿佛被她的叫声惊醒,伥鬼抬起头死死地盯着王丽琴。

        

笑婆的死亡凝视和王丽琴的眼睛碰了个正着,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链接,将两人串联起来。

        

刘伟用力一拖,却发现王丽琴步履沉重,完全靠他拖动,小女生竟然在关键时刻,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麻烦了!”

        

刘伟头皮发麻,脑袋瞬间变得清明,全力开动。

        

这时候最理智的选择自然是放弃王丽琴,猥琐的念头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就被抛之脑后。

        

与此同时,支援部队也发现了刘伟两人的异样,事实上,因为视线角度的原因,他们比王丽琴更早发现笑婆。

        

执法记录仪将笑婆的形象实时上传到执法系统,孙长老坐在指挥台前看得一清二楚,脸色瞬间剧变,他当然记得笑婆,大叫不好,道:

        

“坏了,叛军要搞事情!”

        

推开桌椅,腾地站起来,惶恐地大吼道:

        

“启动一级警报,出动机动2师!”

        

王涛的目光闪烁,若有所思,与孙长老不同,他在藏宝洞吃过斯诺大叔的亏,同为地狱族的手段,他无力判断两者的区别,但确定是叛党无疑。

        

荷拉斯家族两次和叛党产生关联,之前的黑市走私案,和现在的刺杀刘伟案,他可不相信一切都是巧合。

        

心里暗自后悔,大意了,看来有必要深入调查荷拉斯家族。

        

仙都预警系统响起一级警报,一个九段金仙在人口密集区使用法术,破坏力惊人,这是仙都不可承受之重。

        

大马金刀坐在禅房中的冠军王豁然站起,双目睁开,好像是两轮初升的旭日,冰霜战甲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动组合成型。

        

一百零八道神霞缭绕,每一道皆是璀璨晶莹,隐约浮现出一百零八个大世界,沉浮白云,变化苍狗,

        

双手一伸,拳刺根根刺出,汇集一百零八世界之力,抓住虚空猛地用力一撕,“撕拉”一声脆响,好像是丝帛被撕开。

        

漆黑的夜空中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绵延几百公里,好像是浑然一体墨玉上出现一条火红色的杂质,触目惊心。

        

另一边,刘伟正陷入绝境之中,笑婆正在一步步的走近,王丽琴却浑身战栗,几次想要把她扛到背上,都被王丽琴挣扎着掉下来,想要背起一个挣扎的人,太过于困难。

        

“姑奶奶,快醒醒!”

        

刘伟急得满头大汗,破口呵斥,他知道王丽琴是被笑婆的金仙威压震慑住心神,

        

其实他第一次碰到孙长老全力施展金仙威压的时候,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是他又不甘心撒手不顾,眼睁睁看着王丽琴死去,

        

看着步步迫近的笑婆,他的目光四处搜索。

        

笑婆显然认出了刘伟,毕竟刘伟三次从她的手里逃脱,更是斯诺大叔力保的年轻人,脚步有片刻的迟疑。

        

刘伟看到笑婆的脚边,突然眼前一亮,左手抬起点38手枪,对准前方。

        

笑婆露出不屑的讥笑,用点38手枪来威胁一个九段金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躲都没躲,径直向刘伟走来。

        

刘伟努力的瞄准前方,汗水不断从额头滴下,只有一枪的机会,生死就在一线之间,考验的是大心脏。

        

“biu”

        

符文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直线,在笑婆诧异的目光中,笔直地击中她脚下的一枚手雷。

        

“轰!”

        

剧烈的爆炸,将笑婆掀了一个跟头,摔得四仰八叉,她根本没想到会有人穷极无聊在那里放了一颗手雷,还是拉开保险销的。

        

死亡凝视被生硬地打断,王丽琴整个人仿佛如梦初醒,害怕地看着刘伟。

        

刘伟知道十万火急,顾不得那许多了,一把将王丽琴背上,拔腿就跑,双脚腾云驾雾,如同踩着风火轮。

        

这次王丽琴总算非常配合,盯着刘伟的后脑勺好一会儿,而后感激地将头趴在刘伟背上,秀发随风飘扬,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嘴里轻声呢喃:

        

“谢谢!”

        

援兵们亮出长枪短炮,“咔咔”声响成一片,子弹上膛,呼喊着跑过来支援。无知者无畏,他们对笑婆的恐怖战斗力一无所知,仗着人多势众,热心地上前帮忙。

        

“快跑啊!”

        

“快撤!”

        

刘伟一边跑,一会向同事们挥舞左手,示意他们快撤。

        

可惜人声鼎沸,好像菜市场一般,同事们显然误会了刘伟的意思,小黑利用黑人特有的大嗓门,嚣张的大吼:

        

“科长,不用慌,我们来了,大家并肩子上,打死这个老妖婆!”

        

刘伟机智地绕开汹涌的人群,一边向外跑,一边喊道:

        

“快撤,快跑!”

        

他喊的声嘶力竭,可是没人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王丽琴两条大长腿死死地夹住刘伟,在同事面前,装作鸵鸟,“我看不见”,躲到刘伟背后。

        

笑婆从地上爬起来,伪善的笑容变得狰狞,黄褐色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刘伟的背影,手中突然亮出勾魂索,通天的锁链缭绕,画出美丽8字,好像是毒蟒在草丛中巡游,蜿蜒游行,发出恐怖的能量波动。

        

就在笑婆正准备飞身而起,将众人一网打尽的时候,

        

天边喀喇声响,一道红色裂缝出现在黑色的夜幕上,绵延百里。

        

龙纹清风剑雪亮的剑尖出现在天穹破裂处,宛如架海紫金梁,绽放出冲天的杀气。

        

是冠军王,

        

他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笑婆含恨看了刘伟等人一眼,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就差一个呼吸的时间,为了一群乌合之众,她不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勾魂索一抖一圈,无数阴魂在其中嘶吼,阴风阵阵,画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圆圈,在生与死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里面诡异阴森、灵魂怒号。

        

刘伟站定身体,和众人一起惊惧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心里好奇,勾魂索怎么会落到笑婆手里?她和鬼狐有什么关系?她潜伏在这里肯定有大阴谋,只是被自己无意间破坏了。

        

刘伟觉得信息太少,无法得到推演,或许见到斯诺大叔,可以得到某些答案。

        

王丽琴想悄悄地从刘伟背上下来,却不料被刘伟的的大手在屁股上托了一下,

        

“危险还没过去,稍等一下。”

        

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样亲近的动作,她感觉刘伟的大手好像有魔力一般,热气直透心底,芳心一阵甜蜜、一阵委屈,再也不敢有任何异动。

        

笑婆纵身一跃,临走前猛地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猎物,一脸的不甘心,伸出瘦骨嶙峋的右手,屈指轻弹,一个红点仿佛天边流星,一闪而逝,直扑刘伟而去。

        

临出手时,笑婆突然想起斯诺大叔对刘伟的力保,手一抖,红点稍微偏了一点方向,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刘伟的目光全部集中在红点上,转身撒开脚丫子就跑,跑出几步路后,方才想起来,惶恐地大喊:

        

“大家快跑!”

        

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刺耳。

        

幸好王丽琴还在背上没有下来,不然刘伟还要多浪费工夫。

        

刘伟在后勤部威望高,小黑等几个后勤部同事毫不犹豫跟着刘伟就跑,其他部门的同事还有一丝犹豫迟疑,在他们看来,冠军王都来了,肯定万无一失。

        

说时迟,那时快,红光落地,

        

“轰!”

        

人群中心爆炸出一朵红色蘑菇云,直冲几千米高空,天崩地裂,强力的冲击波所致,整片拆迁区化为乌有,残垣断壁漫天飞舞,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刘伟抱着王丽琴,仿佛一团风滚草,连续滚动,推出去几千米远,埋在一片瓦砾堆里。

        

几分钟后,

        

“轰!”

        

两个灰头土脸的脑袋从瓦砾堆里破土而出。

        

“我们总算活下来了!”

        

王丽琴喜极而泣,抱着刘伟连蹦带跳,满是灰尘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从小到大,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直面死亡。

        

刘伟搂着王丽琴柔软的腰肢,轻轻地拍了拍,提醒注意影响,沉声道:

        

“咱们赶紧救死扶伤,今天的事情搞大了!”

        

王丽琴这才注意到两人亲昵的动作,好在她脸上满是泥垢,倒也看不出脸红,转头四顾,顿时眼神都变了。